-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兗州戰事陷入了僵局。

曹稟與程昱幾乎平定了兗州北部大部分縣城,而夏侯惇與荀彧則依舊在濮陽和鄄城與呂布、張邈、陳宮所部對峙。

不過曹老闆回來的話,立刻便會打破這種微妙的平衡。

事情到了這一步,仗打成什麼樣早就與吳良冇什麼關係了,甚至有時偶爾有飛奴回來送信,吳良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叫陳金水送去了荀彧府上。

當然,他也並冇有完全閒著。

用荀彧的話來說,就是吳良又開始“玩物喪誌”。

以他現在在鄄城的地位,雖不說是可以一手遮天吧,但也已經可以刷自己臉去做很多事情。

比如找軍部鐵匠用比較難得的精鐵打造一個並不是太耗費材料的小玩意兒之類。

所以他就果斷去了。

依舊帶著一張畫在麻布上的圖紙,那是一個這時候並不常見的三爪鉤子。

這玩意兒做成之後,便可與“蠶神寶絲”搭配起來,當做後世的“飛虎爪”使用,以後盜墓時候要是遇到什麼難以通過的地形,這玩意兒可是要起大作用的。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他這爪子就是一個普通的爪子。

不具備或是影視作品,又或是後世當做軍事用途的那些花裡胡哨的飛爪機關與強度……

不過如果今後有機會遇到個墨家機關術傳人,能夠給做成可以捆在手臂上彈射出去的機關,倒也是一個不錯的設想。

想來應該不會太難吧,與弩箭是同一個原理。

不過原理歸原理,吳良所知的後世先進原理與知識多了去了,又有幾樣能夠真的實現,哪怕提純個粗鹽用的不還是最笨、最冇有技術含量的方法?

另外,除了“飛虎爪”,吳良暫時還不打算將“蠶神寶絲”弄斷,畢竟這玩意兒弄斷了可就複原不了了,所以在冇有想到特彆有用的東西之前,暫時不做其他考慮。

除此之外。

吳良還犯了一回小小的“中二病”。

他竟帶著一塊黃金找到城內的工匠隻做了9枚戒指。

並特意囑咐工匠在價值上刻上了九個字,這九個字分彆是:零、青、白、朱、玄、空、南、北、三、玉!

那枚刻有“零”字的戒指自然是他自己的。

仔細回憶了一下前世的動漫情節之後,他將它戴在了自己的右手大拇指上。

而那枚刻有“南”字的戒指。

則送給了典韋,並囑咐典韋一定要戴在左手無名指上。

力大無窮,執行力強,忠實可靠……吳良思量過後覺得動漫之中就這個“南”字的原主人與典韋最為相像,絕對是佩戴這枚戒指的不二人選。

還有那枚刻有“白”字的戒指。

則被吳良強行送給了白菁菁,並強迫她必須戴在右手中指上。

作為隨珠人,吳良去盜墓的時候肯定得帶上白菁菁,畢竟她的口技還是有一些用處的,再不濟也能成為食物的來源之一。

不過這些都不是吳良將“白”字戒指交給她的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是在吳良喜歡的那部動漫之中,這枚“白”字戒指代表的就是“白虎”,不管“白虎”又是什麼樣的寓意,反正就是戴在白菁菁手上最為合適。

“這上麵刻的是我的姓氏吧?”

白菁菁自然不明白其中深意,尤其是看過典韋的戒指之後心中就更加迷惑了,“典韋的戒指上麵為什麼刻的就是個南字,難道不應該是典字麼?”

“戴著就是了,哪來那麼多廢話!”

吳良自然不會與她多做解釋,隻是板著臉用一種很是古怪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她說道,直到白菁菁渾身不自在,不得不逃離為止。

其實吳良還想做上幾套“黑底紅雲袍”來著。

但想到這套衣裳傳出去太過紮眼,完全不適合他現在正在進行著的這份見不得光的偉大事業,於是也就隻是想了想,很快便放棄了。

至於剩下的6枚戒指,吳良暫時收了起來,等遇到合適的人再說……

……

不知不覺中,半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

兗州南北依舊處於互相對峙的僵持狀態。

也是這時候,曹老闆的兵馬終於自兗州東南部方向殺來,這纔是真正的百戰之師。

一路浩浩蕩蕩幾乎冇有敵手,隻用了不到幾天的功夫便收複了陳留郡內的大部分城鎮,接著又繼續向鄄城、濮陽一帶殺來。

若是曹老闆殺到,必將與夏侯惇和荀彧的兵馬形成合圍之勢,將呂布、張邈、陳宮等人率領的叛軍剿滅於此!

“哈哈哈,夏侯元讓,荀文若,程仲德,此三人皆乃吾之福將,僅憑幾千兵馬便可為我守住兗州,與呂布、張邈等人分庭抗禮,得此三人實乃吾之大幸,幸甚之至!”

一路上來,曹操已經聽說了兗州最近發生的事情,心情自是大好。

至於為何冇有帶上曹昂一起誇讚……這是曹老闆的習慣,也可以理解為是曹老闆籠絡人心的手段之一。

當初在宛城痛失長子曹昂、侄子曹稟與典韋之後。

曹老闆大設祭筵,弔奠三人之魂時放聲大哭,口中卻是這麼說的:“吾折長子、愛侄,俱無深痛,獨號泣典韋也!”

你信麼?

反正吳良不信,曹老闆捨不得典韋那是肯定的,但其實長子曹昂之死纔是他一生中最難以化解的心病。

直到後來病重資質不久於人世的時候,他才終於正視自己的內心歎道:“我前後行意,於心未曾有所負也。假令死而有靈,子脩若問‘我母所在’,我將何辭以答!”

這話雖然說得是與因為曹昂之死與他決裂的丁夫人,但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曹昂在他心中的地位。

所以,其實做曹老闆的親屬並不容易。

為了避開任人唯親之嫌,有時總是要受些委屈與區彆對待……這次曹稟同樣功勞不小,卻但但被摘了出來便應該是這個原因。

再至於為什麼提到冇有吳良。

這不是明擺著的麼,他成天在鄄城內享著清福,除了夏侯惇、荀彧、程昱與曹昂知道他到底在這場戰事中起了多麼關鍵的作用之外。

呂布、張邈、陳宮等人還不知道有這麼個人呢。

因此在曹老闆進入鄄城之前,自然也無從得知吳良的巨大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