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聽了於吉的話,吳良頓時停下腳步。

莫非這個老頭真的掌握了堪輿之術?

並且還真的具備幫他逆推陵墓位置的本事?

看於吉一臉誠心誠意的表情,吳良心中意外的同時其實也是略微有些相信……

畢竟,就像他所說的,堪輿之術與其他的方術不同,這是一門有跡可循的“科學”,隻要掌握了其中規律,像後世中描述的那樣“分金定穴”完全是有可能的。

並不像他裝出來的占卜,又或是辟穀、食氣、返神……等等方術那麼玄學。

不過。

吳良卻並不相信於吉這個人。

倒不是擔心於吉出去將瓬人軍的所作所為到處亂說敗壞了曹老闆的名聲,曹老闆這方麵的名聲壓根不需要敗壞,已經是後世人儘皆知的事。

甚至在這個時代冇過多久就有一個叫做陳琳的學士發表了一篇叫做的檄文,公開譴責曹老闆特製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四處盜墓的惡行……至於怎麼暴露的那就不好說了,瓬人軍兵士,知道內情的官員,總歸不可能管住每一個知情人的嘴。

當時曹老闆正苦於頭風,病發在床,因臥讀陳琳檄文,竟驚出一身冷汗,翕然而起,頭風頓愈。

你看看,這反倒還成了一件好事。

而且後來曹老闆也根本就冇計較此事,袁紹的兒子袁尚徹底被滅之後,寫的陳琳歸附曹老闆,曹老闆還是一樣用他,甚至誇讚他檄文寫的不錯,命其管理記室,專門為曹老闆撰寫軍國書檄。

所以,吳良其實並不擔心曹老闆會因為瓬人軍暴露而製裁於他。

曹老闆這樣的大梟雄,渾身上下被人詬病的事情多了,虱子多了不癢,還會在乎這麼一件無關痛癢的小事?

他主要是擔心自己的安危。

盜墓是一件風險係數挺高的事情,如今戰亂年代群雄割據,除了要小心對立陣營的敵軍,以及墓主人的防盜機關與陷阱之外,還必須格外小心自己的隊友!

有道是“財帛動人心”。

人心隔肚皮,真有一大堆黃金珍寶擺在麵前的時候,難免會有心術不正的人動歪心思,尤其是一同下墓的人,到時候防不勝防可要出大危機。

像典韋、白菁菁這兩個人。

一個是知根知底的曆史名將,出了名的忠心不二。

另外一個則是一根筋的守墓人,並且還有致命把柄在自己手上……廣川王劉去墓的具體位置與當前機關,他就算被害死,也可以提前安排人前去將守墓人一鍋端了,並且將那座陵墓徹底毀掉。

因此可以絕對信任。

但於吉這個人,則屬於那種十句話隻有半句能夠相信的江湖方士,對於他的人品曆史上記載也是極少,而且正史中的記載還略偏向於負麵……

這樣的人,在抓住他的死穴之前,實在不能給與太多的信任。

否則那就是對自己的生命和事業不負責任!

所以吳良就算打算海昏侯墓來驗證一下於吉的堪輿之術,也不會輕易信任於他,更不會這麼快就讓他加入瓬人軍一起下墓。

甚至。

吳良想了想,要不就隻先驗證一下他的堪輿之術?

而後便讓兵士將他帶離現場看管起來,根本就不讓他知道瓬人軍究竟做了什麼,免得在歸途時出什麼岔子,這樣才最為保險。

於是。

“這有何難?”

吳良笑嗬嗬的說道,“不過在這之前,老先生得先幫我找到祖墳,否則我對老先生的堪輿之術還有一些疑慮。”

“這是自然。”

於吉點了點頭。

“除此之外,老先生恐怕至少需侍奉我三年,當然這三年並不會虛度,我會傳授老先生一門獨有的冥想秘訣,不瞞老先生說,當年我打開天眼入門占卜秘術便用了整整三年。”

吳良又笑了笑道,“待老先生打開天眼之後,我再將占卜秘術的要領一一傳授,決不食言。”

吳良最擅長的就是順杆爬,既然於吉說了他可以提任何要求,吳良自然不會與他客氣。

至於三年之後……

天命!

資質!

方纔於吉就提到了這兩個“成仙”至關重要的因素,若是於吉的天命與資質實在不夠,吳良也冇有辦法,不是麼?

再至於於吉的堪輿之術,吳良其實也不確定自己有冇有“天命”與“資質”學會。

總之,儘力而為吧。

至於為何後世也有,那些知名的考古學家看過之後卻無法掌握堪輿之術的要領,吳良覺得可能與傳承有關。

這書據悉最早的時候總共有170卷,結果流傳到宋元時期便已經殘缺不全了。

最終流落到後世,隻餘下殘本共為67卷宗,其中還有10卷根本就不是,而是。

如此一直到了1960年,才又被人連編帶抄拚了一下,勉強上恢複了170卷的輪廓。

但這早已不是原版。

等同於武俠中流傳的假秘籍,修煉不成不說,還有可能將人帶入歧途。

“多謝公子。”

於吉十分痛快的點頭答應,接著也道,“其實老夫當年完全讀懂的堪輿之術篇章,也使用了整整三年,將其中要領融會貫通則更加費時費力。”

果然老而不死是為奸啊!

我給你來了個三年,你他孃的也給我來了個三年,一點都不肯吃虧!

那咱們就走著瞧。

看看誰能笑到最後!

吳良心中暗罵,卻並未表露出來,咧開嘴哈哈笑道:“既然如此,來人,在馬車上給老先生騰出個地兒來,彆把老先生累壞了!”

“那就多謝公子照顧了。”

於吉也是老實不客氣的等待坐車,他這年紀,腿腳卻是跟不上瓬人軍的步伐。

“哦對了,還有一事。”

吳良忽然又想到了什麼,騷騷一笑揚著眉毛小聲對於吉問道,“老先生,不知房中之術你懂得多少?”

這裡的“房中”指的可不僅僅是那種事,而是一種強身健體之術,其要領在於“還精補腦一事耳”。

還有一種比較通俗的說法:“若要不老,還精於腦。”

說白了就是做那種事的時候,掌握了其中要領與訣竅,非但於身體無害,反倒能夠在享受的同時延年益壽,有那麼點“采陰補陽”的意思。

“這……實不相瞞,也隻掌握了些皮毛。”

此刻於吉已經將吳良當做了“明人”,也就不再說那些與尋常人說的“暗話”。

“來來來,哪怕是皮毛也請老先生與我詳細說說,此道我真是一竅不通。”

吳良果斷將於吉扶上馬車。

自己則強行擠在了於吉身邊,一副“虛心求學”的好學生模樣……

……

九日後。

瓬人軍已經到達豫章郡城內,用些糧食問了一個比較樸素的院落暫住下來。

楊萬裡等人也準時返回,一大早便與吳良派去北門接應的人會了麵,一起回來向吳良彙報此行探得的訊息。

“惡咒?”

聽到楊萬裡說出這個詞,吳良眉頭微蹙。

楊萬裡點了點頭,正色說道:

“不錯,我聽當地的鄉民說,多年前劉賀被謫為海昏侯時,帶領4000食邑前來豫章郡立國。”

“立國初期劉賀為建造城池安置自己與那4000食邑,強行占據了大片鄉民耕種的豐饒土地,因此當地鄉民多有不滿,最終竟聯合起來反抗劉賀。”

“後來劉賀上書搬來救兵,在鎮壓當地鄉民的時候大肆屠殺,又將屍首全部丟入那湖之中,幾乎將湖中的湖水全部染成了紅色。”

“也是那時,惡咒便出現了。”

“當時漢軍正將屍首拋入湖中,天空驟然變色,大地隨之震顫,赤紅色的湖水忽然翻滾起來,不多時竟在湖上形成了一片白色氣雲,如同仙境一般縹緲。”

“緊接著一聲巨響,一條高達數十丈的水龍柱平地而起!”

“數息之後,幾千漢軍竟悉數倒於地上,當人們發現時那些漢軍早已冇了氣息,隻有滿地的屍體,他們的身上看不到任何傷痕,臉上的表情也十分平靜,彷彿頃刻之間被某種不為人知的力量吸走了魂魄一般。”

“除此之外,湖中魚蝦龜蟹也是悉數死絕,白花花一片漂浮在湖麵之上。”

“當地鄉民說,這定是因為那海昏侯劉賀多行不義,惹得蒼天震怒,因而派下神仙吸走了助紂為虐之人的魂魄,就連那些食屍而肥的魚蝦龜蟹也冇有好下場。”

“後來劉賀死後,他的兩個兒子也在收到繼位詔書之後立即暴斃,最終導致海昏國被除國。”

“鄉民們說,這也是因為劉賀此前所為有違天道。”

“蒼天派下神仙吸走那些助紂為虐之人的魂魄時,便對劉賀血脈以及海昏國降下了惡咒,非但國運已儘,繼承海昏侯之位的血脈也不會有好下場。”

說到這裡,楊萬裡嚥了口口水,頓了頓終於迴歸正題道:“我都打探清楚了,豫章郡往北兩百裡左右方圓百裡隻有這麼一個湖泊,這湖如今便被稱作靈湖,當地鄉民認為這湖受神仙下凡時留下的靈氣庇護,若遇不平之事,又或是求雨求子諸事,便會來到湖邊祭拜禱告,如今已經形成了一種風俗。”

“隻是那海昏侯劉賀死後是否葬於此處便不得而知了,那些鄉民都說不上來,問了也是白問……”

emmm……

聽完楊萬裡的話,吳良沉吟片刻,又問:“後來這種‘神仙下凡’的事後來可曾再出現過?”

既然這湖現在就叫靈湖,而且方圓百裡就隻有這麼一個湖泊,那麼應該就不會錯了,海昏侯墓必定在此。

因此現在比較關鍵的問題是這個怪湖,得先搞清楚這個湖到底有什麼蹊蹺。

否則若是瓬人軍到達湖邊掘墓的時候,這個怪湖忽然再來這麼一次異象,不隻是瓬人軍要莫名其妙全軍覆冇,就連他恐怕也難以倖免,死的不明不白。

“後來又出現過兩次。”

楊萬裡點頭說道,“一次是第三代海昏侯劉保世繼位不久之後,劉保世見靈湖風景優美,本打算將其建造成一處彆院,但隻建了一半便有出現類似的異象,數百工匠無一生還,不久之後,海昏侯又被除國。”

“另外一次是第四代海昏侯劉會邑上位不久之後,此人倒並未做什麼天怒人怨的事,也不曾對靈湖有什麼非分之想,甚至還打算遵照當即鄉民已經向成的傳統,帶人前來靈湖求雨祭拜。”

“隻可惜法壇隻建了一半,靈湖便又出現意象,非但工匠莫名離世,就連一些圍觀的鄉民也一同被吸去了魂魄。”

“不久之後,海昏國再被除國,從此天下再無海昏國一名。”

“有鄉民說,這也是蒼天對海昏國降下的惡咒所致。”

“劉賀血脈均時罪惡深重之人,蒼天不願受其祭拜,因此才降下異象教其遠離靈湖,不得靠近半步。”

如此說來……

聽著楊萬裡的描述,吳良已經開始推演其中的規律。

初代海昏侯劉賀前來立國時,是公元前63年。

海昏國第二次被除國,印象中應該是在公元8年前後。

第三次徹底被除國,則是好像在公元104年前後。

公元前63年→公元8年→公元104年。

分彆間隔了71年與96年。

如果除去靈湖出現意象到海昏國被除國中間的時間誤差,可以推演其中的間隔時間應該是在50年以上,100年以下。

除此之外。

每次靈湖出現意象雖然看似難以理解,但其實都有一個共同點:屍體投湖、建造陵園、搭建祭壇。

也就是說其實都受到了外界的侵擾……

心中推演著這些規律,吳良忽然有些擔心。

如今乃是公元193年,距離靈湖上次出現意象,間隔了89年,似乎正在他推演出來的靈湖出現意象時間間隔之內。

而這一次。

他帶著瓬人軍來到此處,既然要發掘海昏侯墓,那麼便必然會動土施工!

這對靈湖來說,自然也算是一種來自外界的侵擾……

又會不會引發那可怕的意象?

儘管後世這裡已經被建成了海昏國遺址博物館,並且曆史上也從未記載過靈湖出現的異象,後世更冇有,但卻不可不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