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至此,對於曹稟來說,這場盜墓之旅已算圓滿。

這批黃金至少得有幾噸重,換算成漢朝的計量單位,那就是幾千斤,甚至可能是上萬斤,運回去絕對可解曹軍糧餉之急,甚至能夠維持一段時間的軍需。

因此他立刻征詢了吳良的意見,在得到吳良肯定的答覆之後,便派人出去集結人馬開展搬運工作。

等待的過程中,曹稟又像許多中了彩票的人一樣患得患失起來,將吳良拉到一邊小聲的問道:“有才賢弟,我還有些擔憂,有道是財帛動人心,這些黃金教人來搬,難免有人動了貪念私藏,到時未必便能尋得出來,如何才能防範於未然?”

“這個好辦。”

吳良淡然笑道,“軍候隻需預先在金磚上刻好編號,再將編號與每一個參與搬運的人員一同登記入冊,如此便可責任到個人,自然誰也無法私藏。”

“妙啊!賢弟此計甚妙!我為何不曾想到!”

曹稟頓時喜笑顏開,用力抱住吳良的肩膀晃了晃,讚口不絕道,“有才賢弟真乃天人也,賢弟進可趨吉避凶開墓破土,退能獻上妙計解我憂愁,我何德何能竟能得賢弟相助,實乃此生之大幸!”

“軍候謬讚了,良不敢當。”

吳良低眉順眼的道。

“不然!在為兄看來,你的才華已可比肩使君身側謀士戲誌才,或許那戲誌才還未必比得過你。”

曹稟搖頭正色說道。

戲誌才……

這個人吳良當然也是知道的。

此人大名喚作“戲忠”,誌才隻是他的字,乃是曹操早期最重要的謀士,冇有之一。

戲忠曾助曹操陳留起兵,施計大破黃巾軍,獲降軍三十餘萬,人口百餘萬,隨後又將降軍精銳整編為曹操戎馬生涯中最為重要的嫡係部隊“青州兵”,匡亭六百裡大追擊大敗袁術、黑山軍、南匈奴……

可以這麼說,曹操能夠在中原站穩腳跟成就大業,戲忠發揮著不可忽視的作用。

隻可惜此人命不太好,去世的比較早,再加上受眾麵更廣的《三國演義》中並未提及此人。

以至於後世大多數人都隻知東漢末年有句名言叫做:“郭嘉不死,臥龍不出”,殊不知,在這句話之前還有一句類似的名言:“誌纔不死,郭嘉不出”!

事實也確實如此。

《三國誌·魏書·郭嘉傳》中有便有這樣的記載:太祖與荀彧書曰:“自誌才亡後,莫可與計事者。汝、潁固多奇士,誰可以繼之?”彧薦嘉。召見,論天下事。

自誌才亡後,莫可與計事者!

莫可與計事者!

僅憑這六個字,便足以看齣戲忠在曹操心中的地位,若非此人早早去世,曹操還真就未必會啟用郭嘉。

說白了,郭嘉也不過隻是戲忠死後,曹操退而求其次才找來的替代品而已。

甚至就連曹操的兒子曹丕正式稱帝之後,也曾用八個字來描述戲忠:“朕非戲誌才,不帝也!”

需知戲忠的死亡時間是公閱輳茇y某鏨奔湓蚴槍89年。

如此算起來,戲忠死時曹丕不過隻有7歲,試問到底是多麼逆天的才情,才能在一個7歲的孩子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

“軍候莫要折煞我了,我如何能與戲誌才相提並論?”

吳良連忙說道。

這次可不是假謙虛,而是真佩服。

“他誌才,你有才,你二人字中皆有一個‘才’字,為何不能相提並論?”

曹稟笑道。

“軍候說笑了。”

吳良搖了搖頭,悄然將話題引向他處,說道,“稍候軍候要在此處監督搬運黃金,不如將方纔一同入墓的兵士派與我,我率他們繼續向深處探索,或許能另有收穫。”

“然也。”

曹稟自是欣然應允。

……

吳良選擇繼續深入,其實藏了私心。

一來,他想親眼見識一下被中外專家學者讚譽爲“敦煌前之敦煌”、“敦煌外之敦煌”的原版《四神雲氣圖》與後世早已見不到墓中原始佈置;

二來,則是想開梁孝王劉武的棺木一探究竟。

眾所周知,那些黃金雖然價值不菲,卻也不過是身外之物罷了,真正珍貴的東西墓主人通常都會選擇隨身陪葬。

像梁孝王這種身份的墓主人,隨身陪葬的東西必定不簡單。

……

印象中,梁孝王墓共有兩個連通的主墓室,地勢較高的是殿室,地勢較低的則是存放棺槨的棺床室。

不過時間比較充足,吳良並未直接前往主墓室,而是帶著剩餘的九名兵士原路折返,相繼探索了另外兩條同樣能夠主墓室的墓道。

位於這兩條墓道兩側的幾個墓室與東宮之內也都有不少留到後世能夠稱為國寶的文物,不過並冇有這個時代需要特彆值得關注的東西,因此一行人也就既小心謹慎又走馬觀花似的逛了一圈。

此刻,兵士們與吳良已經達成了某種默契,在吳良冇有開口的情況下誰也不會下手觸摸任何東西。

如此大概一個時辰後,眾人終於來到其中一間主墓室。

這間主墓室便是殿室。

殿室佈局與古裝劇中皇帝早朝的金鑾殿有些類似,隻是規模小了許多。

殿頂便是傳說中的《四神雲氣圖》,這圖主要以紅色顏料作底,一條黃色的騰飛巨龍貫穿東西,另有朱雀、白虎等神獸作為陪襯,再輔以靈芝與雲氣紋圖案裝飾,看起來教人蕩氣迴腸,絕對比此前在教科書上看到的照片要來的震撼。

殿室頂頭是一個漢白玉雕刻堆砌而成的小高台,台上擺有一張金絲楠木打造的椅子,應該算是梁孝王劉武坐的“龍椅”吧。

不過兵士們的注意力卻完全被“龍椅”左右的四個栩栩如生的侍女俑吸引了過去:

“真俊美呐。”

“這身段,若是真人就妙了。”

“真想摸上一把……”

漢朝以“細腰”和“體輕”為美,這四個侍女俑自是完全附和這些特征。

而在仔細看過《四神雲氣圖》之後,吳良則率先注意到了位於殿室中心的一個直徑大概兩米的水潭。

隻見水潭中間的水彷彿煮沸了一般,不停的翻滾,發出“汩汩”的水聲。

“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內藏眢’吧?”

吳良心中暗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