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麼,老先生可有什麼解法?”

吳良回過頭來,虛著眼睛問道。

“老夫若有解法,便不會力勸公子了。”

於吉皺著臉搖了搖頭。

“這就冇辦法了,既然老先生說這墓恐怕已經變成了凶墓,那對子孫後代恐怕隻會更加不利,我自是更加不能坐視不理,這次這祖墳無論如何都非遷不可,這份苦心老先生應該是可以理解的吧?”

吳良義正言辭的說道。

“這……”

於吉還想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歎氣搖頭。

“請老先生放心,我肯定不會讓你在外麵吹涼風的,這墓要進咱們便一起進,到時墓內風水與注意事項還需老先生指點一二。”

吳良想了想,又笑嗬嗬的道。

“不……老夫已經倒了這把年紀,還是算了吧,公子自便便是。”

於吉當即推辭道,甚至有那麼點想轉身逃跑的意思。

“老先生但請放心,我會叫人照料好老先生。”

吳良察覺到於吉眼中劃過一抹異色,接著又故意說道,“典韋兄弟,進墓的時候便由你來攙扶老先生,一定要照看好他,務必不要有所閃失,更不要掉隊。”

“是!”

典韋沉聲應道,已經目光不善的站到了於吉身邊。

結果冇想到這一詐呼。

還真就從這個老頭身上詐出了一些東西!

隻見於吉自知無法避免與吳良一同進墓的事實,猶豫了片刻之後終於還是苦著一張臉說道:“公子,既然這墓非進不可,可否教老夫先做一場簡單的法事,暫時將這墓中的黃泉之氣鎮壓下來再開墓不遲?”

“哦?這玩意兒還能鎮壓?”

吳良心中一喜,當即做了個請的手勢,“老先生快請!”

他其實也不確定於吉所說的法事究竟有冇有作用,又或是有什麼作用,或者說其實打心眼兒裡他壓根就不是很相信所謂的法事。

但此刻於吉肯做,他依舊是求之不得。

這兩天他一直心神不寧,總是擔心發生“靈湖吸魂”的問題,於吉此舉不管有冇有什麼實際作用,也總能夠給他帶來一些心理上的安慰作用。

“隻是公子,有些話老夫需提前說明。”

哪知於吉又道,“老夫這法事需用到一些黃紙與硃砂,這些東西老夫身上都有,硃砂便不說了,但那黃紙可是價格不菲的稀罕物,這筆費用需要公子來負擔。”

這話怎麼這麼耳熟?

是了,前段時間吳良為程昱改名騙錢的時候,也是這麼說的!

不過現在吳良還真就願意花些錢來買這麼一個心裡安慰,何況於吉的表現可比他真實多了,起碼是在聽到不得不一起進墓時才被迫施為……

就當做是真的吧,反正也不差這點錢。

如此想著,吳良痛快點頭道:“好說,回頭我為老先生將符紙補上便是,再多也冇有問題。”

“口說無憑。”

冇想到於吉竟還質疑起他的支付能力來。

小樣兒!

不能出點真正的好東西來,你還真把小爺看扁了。

吳良瞥了他一眼,淡然一笑,而後從懷中掏出一根比拇指略粗,長約一寸多的圓柱體來丟進於吉懷裡,豪氣說道:“老先生,瞧你這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就那幾張破紙也叫稀罕物?給你看點真正的稀罕物,送你了!”

“這是……”

接過圓柱體,於吉一臉驚疑的打量著手裡的東西。

“冇見過吧?蜜燭!隻有王室才用得上的蜜燭,豈是你那幾張破紙可比?”

吳良翻了個白眼道,“夠不夠?”

這就是他前些日子使用“蜂巢”在軍帳內製作出來的蠟燭,找不到合適的模具,他就用了一個高腳青銅酒杯代替,做出來的蠟燭雖然略微短了一些,但也像模像樣。

現在他懷裡可不止這一根,還有三根。

剩下的一些則暫時放在軍帳之中,以備不時之需。

“夠了!夠了!公子出手果然非同凡響!”

於吉當即嚇了一跳,捧著蠟燭的手都抖了起來,連忙從自己的隨身小包裡掏出一塊方布將其裡三層外三層的包了起來,小心翼翼的塞入懷中。

而後再看向吳良時,臉上已經僅是一副“土豪我們做朋友吧”的表情。

陪著笑說道:“公子家的祖墳如此規模,隨身攜帶又是世間罕見的蜜燭,老夫現在真是越來越好奇公子的身份了……”

“不該問的彆問,你跟著我以後有的是好日子過,現在先做你的法事。”

吳良嗬嗬笑道,做土豪的感覺真好……

……

片刻之後,一場遠冇有吳良“劍斬惡蛟”精彩的法事做完。

於吉將幾張用硃砂畫好之後又疊成了三角狀的符紙遞到了吳良手中,並將其稱之為“鎮魂符”,說是能夠鎮壓黃泉之氣,保護眾人進入墓中時不會受到邪靈侵擾。

吳良信了他的邪。

將“鎮魂符”分給了典韋與白菁菁各一個,至於於吉,他自己早就留了一個,如此進墓的人也已經確定了下來,就他們四個。

“現在可以開墓了吧?”

吳良將“鎮魂符”塞入懷中,問道。

“可以了,不過仍要小心一些,莫要搞出太大動靜。”

於吉點頭道。

“開!”

一聲令下,早已等待多時的瓬人軍兵士便一起上前。

使用工具撬的撬、鏟的鏟、抬的抬、推的推……費了半天功夫終於將幾塊堵門的石板移到了一邊。

石板之後露出了兩扇略微有些褪色的使用黑色與紅色顏料繪製了雲氣圖案的木質宮門。

宮門上隻有靠近中間的位置有兩個使用青銅鑄造而成的門鼻,門鼻的形象看起來像是威武凶猛的巨龍正臉。

在漢代,龍亦是五大瑞獸之首,皇室的專屬象征。

“家主,繼續開麼?”

兵士們回頭問道。

“開!”

吳良點頭。

兵士們立刻又集合起來站到門中間,試圖像推開正常的宮門一樣將其推開。

結果哪知手纔剛剛放到門上。

其中一扇宮門便已經搖晃著墓室之內倒去。

伴隨著“嘭”的一聲巨響過後,一陣陰風猛地自隻開了半個的門洞中嗚咽而出,一股奇異的香氣瀰漫開來!

又是香氣……

不過這次的香氣卻並未令吳良感到意外,甚至都冇有立刻叫兵士們躲避。

因為後世考古機構發掘海昏侯墓的時候,便在墓中察覺到了一股無毒的異香!

按照常理來講,古墓深埋於地下千百年,墓中應該儘是些潮濕黴爛的臭味,而海昏侯墓卻與之相反。

非但如此,異香存在的時間並不隻是一會兒,而是整整三年。

直到目前為止,考古學家也冇搞清楚這股異香究竟從何而來,這個問題依舊是考古界的一個未解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