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起碼也應該記個數字不是?

想著這些,吳良便叫典韋將鐵柵欄上的銅鎖砸開,進入這間奇怪的龕室仔細檢視。

這裡麵的十多具屍首雖然也已經隻剩下了枯骨,但通過這些十分完整的枯骨還是可以判斷,這些人殉生前應該冇有受過嚴重的外傷,並且冇有中毒的跡象。

那麼這些人殉便隻有兩種死因。

要麼是通過比較溫和的方式殺死葬入了這裡,比如:割脈放血之類,如此便不會在骨骼上留下外傷。

要麼便也是活葬。

吳良比較傾向第二種,畢竟如果是提前殺死的話,便完全冇有必要加裝一個鐵柵欄將這龕室改造成一個“牢房”,這不是脫褲子放屁麼?

可惜這間龕室隻有這些屍骨,並冇有發現其他能夠證明這些人殉死因的東西。

如此從這間龕室中退出來,吳良又進入了旁邊的一間更加寬闊的龕室。

這間龕室可就厲害了,其中設置竟與古代的配藥房十分相似。

除了入口的那麵牆,其他的三麵全都靠著一排古代藥櫃一樣的木頭櫃子,上麵密密麻麻全都是裝有青銅拉環的小抽屜。

每一個小抽屜上還都刻了一些小字:

香樟、陰香、月桂、白蘭、黃蘭、含笑、天女花、優曇花、黃梔子、金櫻子、香莓、藿香、麝香、鼠圍香……

這些小字標註的應該就是小抽屜內所裝的……藥材?

吳良知道,在這個方士眾多的年代,任何事物都可以作為藥材使用。

甚至包括含有劇毒的水銀與一些重金屬礦物,都可以被那些方士拿來煉製長生不老的“仙丹”,而且還有大把的人相信。

當然,後世許多西藥中也會使用一些毒物中元素用來製藥。

但兩者真心不可相提並論,這時候的“煉丹術”,講究的可不是什麼對症下藥,而是將這些亂七八糟“藥材”放在一起一頓煮一頓燒,燒完了隻要能成丹,方士們就敢說這玩意兒是上天所賜,必有延年益壽長生不老的功效。

火藥就是這麼出來的……

雖然這些小抽屜上刻下的名字,其中大部分放在後世也確實是一味藥材。

但若仔細去判斷,似乎又冇有那麼貼切,倘若非要將它們歸入同一類的話,它們又並非全都是藥材,更貼切的分類應該是香料!

如此去分類。

再與瀰漫整個墓室的異香、以及外麵那個看上去極有可能是用來提煉“香精”的壓榨裝置相結合,似乎就合理多了。

難道正是因此,後是發掘海昏侯墓是發現的香氣纔會那麼持久?

畢竟。

那個裝置壓榨出來的“香精”已經溢位了小玉碗,與地上的磚石和泥土融為了一體,再加上後來又被死水完全灌滿,這些濃鬱的“香精”雖然被稀釋了一些,卻又將整個海昏侯墓的每一個角落都浸泡了一遍。

而且一泡就是近兩千年,因此香氣才久久不散?

這種可能性很大啊……

帶著這樣的推測,吳良打開幾個抽屜檢視,因為年代久遠,這些香料也都已經全部腐朽發黴,不過透過簡易的防毒麵罩,還是能夠聞到不同香料那特有卻又有些變質的味道。

看來這些“香料”是不能要了。

吳良有些惋惜的將抽屜重新關上,又從這間龕室中退了出來,走向隔壁的一間真的裝有一扇完整鐵門的龕室。

不過此刻,這扇鐵門是此刻虛掩的狀態。

吳良很輕易的將其拉開。

然後。

就看到了似曾相識的一幕!

隻見這間龕室中存放了更多的枯骨,像墓室外麵那一片“蔭屍”一樣累積了厚厚的一層!

隻是這些枯骨看起來要比外麵那些“蔭屍”更加纖細一些,也更加低矮一些。

除此之外,這些枯骨與之前柵欄裡的枯骨有一點不同,這些枯骨身上並冇有殘留的衣裳,並且保留還相對比較完整……尤其是胯部,因此吳良很容易便能夠通過骨骼的特征來辨彆它們的性彆。

這也是考古專業必修的一門課程——體質人類學。

最簡單的方式便是檢視恥骨,恥骨弓夾角大於直角的就是女性,恥骨弓夾角小於直角的就是男性。

女性……

女性……

女性……

還是女性!

吳良一連檢視了十幾具屍骨,無一例外全部都是女性!

再觀察這些枯骨的粗細與長度,與鐵柵欄中的枯骨差彆並不太大……因此不難判斷,那裡的枯骨與這裡的枯骨都是尚未達到行笄禮年齡的少女!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吳良心中疑惑不已。

這個小小的龕室之中至少堆積了上百具、甚至可能是更多的少女屍骨,就算是人殉恐怕也冇有這樣的規矩吧,更何況還是基本已經杜絕了人殉惡俗的西漢?

就在這時。

“咯吱咯吱……”

不遠處的枯骨之下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異響,吳良瞬間驚醒過來,立刻抄起工兵鏟向後退了幾步,小心防範。

典韋則趕緊擋在了前麵。

而白菁菁與於吉也是麵色一緊,緊張的望著聲音傳出的地方。

片刻之後。

“嘩啦!”

幾根枯骨翻動了一下,竟是一隻個頭略小一些的怪蟲從裡麵鑽了出來,而後便擺動著還不算太利索的節肢努力向龕室之外爬去。

這應該是一隻後知後覺的怪蟲幼蟲……

“呼——!”

虛驚一場,眾人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然而這一瞬間,吳良卻是猛然意識到了什麼,立刻對典韋說道:“典韋,用工兵鏟將這些枯骨刨開,看看下麵是什麼?”

“是。”

典韋略微反應了一下,立刻開乾。

僅僅是十幾個呼吸的功夫,便在原地挖出一個深約半米的坑。

而在挖開的坑下,果然再一次發現了“蜂巢”一般的巢穴,這怪蟲九成九就是埋葬蟲的一個古代品種!

而且很顯然。

這些埋葬蟲並非憑空出現在這間龕室之中,而是有人在進行圈養,並且提供的食物全是少女的屍體!

“那個叫廉石的方士?”

吳良很自然的想到了這個在中出現過的人。

一手籌建陵墓,自願被封入墓中……種種跡象都指向了這個人,隻有他有可能做到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