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根據漢代禮製,西漢王室陵墓的棺床室共有五個必不可少的部分。

這五個部分自外而內分彆是:外藏槨(地宮之內所有墓室的統稱)、便房、黃腸題湊、梓宮(墓主人棺木)和金縷玉衣。

如今吳良等人進入的這間規模宏大的木房,應該便是其中的便房。

對於便房的用處,考古界一直存在有兩種看法:

一種看法認為“便房”是供墓主人靈魂休息使用的地方,因為在許多漢代諸侯王墓葬中都出土過一些餐飲與樂舞用具,因此可以證明便房的功用便是休息娛樂;

另外一種看法認為“便房”是供前來祭拜死者的親屬休息的地方。

吳良則更加傾向於後者。

這就需要與外麵的那個用了“自來石”的巨大墓門聯絡起來了。

如果下葬之後不準備再讓人進來,那麼墓穴就完全冇有必要設置使用“拐釘鑰匙”便可輕易打開的“自來石”了不是麼,直接封死豈不更加保險?

除此之外。

吳良記得《後漢書·禮儀》還有一段皇帝進入墓室祭拜先帝的記載:“黃道開通,皇帝謁便房。太常尋至羨道,去杖,中常侍受。至柩前,竭伏哭止如儀。辭太常導出,升車歸宮。”

這段記載,便又一次證實了便房的真實用途。

此刻吳良等人麵前的這個便房也是裝飾的富麗堂皇,其中擺設多以樂器為主。

首先進入眼簾的便是一套規模十分誇張的編磬,這套編磬分為上下兩層,支架使用青銅鑄造而成,磬體則全部由大小各異的青色玉石打磨而成。

吳良細數了一下,上下兩層磬體竟達三十二枚之多!

這種規模的編磬若是放到後世考古圈,絕對是要引起轟動的……因為據他所知,迄今為止考古發現的最大規模的編鐘也隻有三十二枚,而且磬體皆為石製,與這套玉製編磬相比無疑要差了一些。

在這套編磬的旁邊,還有一套規模相當的編鐘。

編鐘用不上玉石,於是通體由青銅鑄造,隻有一層,從左到右由大變小,總共十三個青銅鐘體。

不過與那套編磬相比,這套編鐘就要平庸許多了。

因為在1978年,考古學家曾在戰國時代的曾侯乙墓中發現過一條堪稱“之最”的編鐘,那套編鐘一共由65件鐘體組成,這套編鐘之大,一鍋燉不……呸呸呸,一個現代音樂廳的整個舞台才能勉強放下。

e…

想到這裡,吳良暗自將“曾侯乙”這個名字在心中重複了好幾遍,進一步加深記憶。

這個墓在東漢末年之前,而且他又知道大概地址,有機會或許可以去光顧一下,看看“曾侯乙”的墓中除了這套編鐘還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一起“保護”起來。

不過現在,還是要先處理好眼前這座墓的事情。

同時看到編磬與編鐘,吳良更加確定,便房就是供前來祭拜死者的皇室親屬休息的地方。

因為這兩樣大型樂器與休閒娛樂關係並不大,通常情況下隻有皇室舉辦宮庭雅樂或盛大祭典時纔會使用。

磬鐘合鳴。

“近之則鐘聲亮,遠之則磬音彰”。

如此方可展現出皇家的恢弘不凡的氣質。

除此之外,便房之內還有一些諸如竽、笙、瑟、琴、箏等小型樂器,但這些樂器在磬鐘麵前,最多也隻能算作陪襯。

查探過這裡的情況之後,吳良率領眾人穿過便房,終於走進位於後堂的墓室。

火把的光亮所過之處,四周地麵皆由削成了同樣長度同樣規格的黃心柏木坊累積而成,南北兩側縱向擺放,東西兩側縱向擺放,如此呈“口”字圍成了一個極為工整的長方形墓坑。

這畫麵可能逼死密集恐懼症患者,卻又對強迫症患者極為友好。

不過這就是“黃腸題湊”由來。

所謂“黃腸”,指的是材料,說的就是這些黃心柏木坊。

而所謂“題湊”,指的則是擺放方式與結構,這些柏木坊層層平鋪,又與同側壁室呈垂直方向,從內部向外看,四壁都隻能看到柏木坊的橫截麵,“題湊”這個詞用的倒也貼切。

在這些“黃腸題湊”圍出來的墓坑之中,吳良等人終於看到了梁孝王劉武的“梓宮”。

那是一口用料極為紮實的大棺材。

通過棺材上麵的微紫色木紋,以及散發出來的特殊香氣,可以判斷這口棺材使用的材料乃是香楠。

這種楠木雖然冇有金絲楠木的品相,但勝在香氣悠遠又不刺鼻,能夠蓋過部分屍體特有的異味,同時又可以有效的預防蟻蟲襲擾,更加適合作為棺木使用。

但現在,吳良與眾人的關注點早已不在棺木的材質之上。

他們更加關心的問題是——這棺材的蓋子,怎麼是敞開的!?

“吳良,這、這是怎麼回事?”

兵士們頓時有些慌神。

從進入石門到現在,梁孝王墓中絕無半點有人在他們之前進來過的跡象,一切殉葬品也都完好無缺,但現在墓主人的棺材蓋子卻不知為何被掀翻在了一旁,這一點都不科學!?

“莫慌,待我先看看!”

吳良心中也是頗為疑惑,隻得先穩住眾人,而後手持火把小心翼翼的來到棺木近前,伸著脖子向棺材裡麵看去。

首先入眼的便是擺放在黃色內襯之上的“金縷玉衣”。

金縷玉衣也叫“玉柙”,乃是漢代皇室成員死後專用的殮服,外形與人體形狀相同,通體使用玉片與金線編造而成。

其實一些大臣與貴族也可以使用這種形式的殮服,不過他們隻能使用銀線與銅線編造,但那不叫“金縷玉衣”,而叫“銀縷玉衣”或“銅縷玉衣”。

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副金縷玉衣的胸口位置不知何時竟破開了一個大口子,透過那個破口可以看到,這副金縷玉衣已經隻是一個空殼,原本應該包裹在裡麵的屍體竟不翼而飛,連一根枯骨都冇有剩下!

屍體呢!?

吳良心中一寒。

他很清楚,哪怕經過幾百年,這種封閉墓穴中的屍體也斷然不可能完全消失。

難道被什麼生物、譬如穿山甲之類的食腐生物吃掉了?

也不可能!

吳良當即又否定了這種猜測,因為從這副破損的金縷玉衣上的許多細節可以判斷,這玉衣分明是自內而外破開,絕非外力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