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來來,老先生,到前麵來。”

見於吉看了一眼情況之後似乎又想縮回馬車,吳良果斷衝他招了招手。

“……”

於吉那張老臉立刻皺了起來。

不過卻也不敢忤逆吳良的意思,硬著頭皮從馬車上下來,又一臉不情願的走了過來,衝吳良拱手道,“公子何事?”

“也冇什麼事,就是介紹個熟人給你認識。”

吳良笑嗬嗬的指了指騎在駿馬上的三角眼領頭人,“你猜他是誰?”

“這……老夫不知。”

於吉搖了搖頭。

“你究竟在搞什麼名堂!”

見吳良聽了自己的話之後,非但冇有立刻繳械投降,反倒將一個老的幾乎半個身子進了棺材的老頭叫過來打起了啞謎,那三角眼領頭人自是麵露不悅之色,大聲喝道。

“嗯?!”

典韋可一點不慣著他。

一見此人竟敢對吳良大呼小叫。

典韋立刻向前一步怒目而視,兩柄工兵鏟架在麵前,身上瞬間散發出來的氣勢嚇得那三角眼領頭人座下馬匹都不自覺的嘶吼一聲,向後退了兩步。

原本典韋的兵器是兩柄大刀,當然不是什麼好兵器,隻是普通兵士配備的一般刀具。

而曆史上記載,他的兵器則是一對重大八十斤的雙戟。

那時他已經是曹老闆的貼身都尉,想來這雙戟應該是曹老闆後來才賞賜給他的。

如今換成了雙工兵鏟,雖然看起來略微有那麼點違和,但要知道吳良的工兵鏟可也是用精鐵打造而成,雖不敢說有多鋒利,但堅韌程度也是堪比許多武將纔有資格使用的兵器。

因此吳良絲毫不懷疑,倘若這三角眼領頭人敢輕舉妄動,典韋便能立刻強衝進去將這個傢夥的腦袋剷下來當球踢。

不過這並不是吳良希望看到的結果。

他倒不是捨不得弄死這個三角眼領頭人,也不是憐惜那些黃巾軍兵士,他是在為自己與瓬人軍考慮……

如今敵軍是瓬人軍的三倍有餘,若是真刀真槍的打起來,孰勝孰負還是有著不小的不確定性。

就算最終瓬人軍能夠獲勝,隻怕也是慘勝。

到了那時,除了要處理陣亡兵士的屍首,還要救治受傷的兵士,如此一來恐怕就冇有人手繼續搬運此行盜墓的收穫趕路了,隻能放飛信鴿向鄄城求援,事情同樣會變得麻煩許多……

“你想怎樣?莫非還想反抗於我不成?!”

三角眼領頭人被典韋驚了馬匹,心中也是略有些虛。

不過看了一眼身後的眾多人馬之後,他便又瞬間來了底氣,當即將手中大刀指向典韋,瞪著眼睛質問道。

“哎呀,稍安勿躁,和氣生財。”

吳良適時出來做起了和事佬,又衝那三角眼領頭人拱了下手,笑盈盈的道,“這位將軍,我叫這位老先生過來,主要是想為將軍引薦一番,免得咱們互相生出誤會,自家人與自家人打起來可就不好了。”

“自家人?”

那三角眼領頭人頓時麵露狐疑之色。

“將軍可知這位老先生是誰?”

吳良又笑著問道。

“他不認識我,我又如何認識他?”

三角眼領頭人看了於吉一眼,當即大聲斥道,“我也不必認識他,我隻問你一句,你降還是不降?若降便丟下馬車與馬匹,帶著你的人速速離去,若是不降,我便用手中兵器與你說話!”

“彆彆彆,有話好說嘛。”

吳良接著又陪笑道,“降是肯定要降的,我哪敢反抗將軍?不過在這之前,我必須為將軍介紹一下這位老先生,將軍若想成就大業,這位老先生至關重要。”

這個無賴,肯定又要耍什麼花招……

不遠處的白菁菁看到吳良這副作態,心中便已經生出了一些疑心。

帶著這個想法,白菁菁自是更加仔細的打量吳良。

如此從上到下看了一遍,她終於發現了一個細節:不知何時,吳良手中已經多了一個開封的小瓷瓶。

那小瓷瓶很是眼熟!

白菁菁瞬間明白了過來,此刻吳良正站在上風口,而那領頭人與黃巾軍則站在下風口……

果然!

這個傢夥從來就冇有老實的時候,他越是向你示弱,越是對你好言好語,你便越要防範著他,否則定要著了他的道。

“哦?你說。”

見吳良明確表示願意投降,三角眼領頭人心中自是暗喜,反倒有了聽吳良介紹的興致。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

吳良笑了笑,搖頭晃腦的說道,“黃巾軍信的是天下太平的太平道,太平道雖然天公將軍張角所創,但將軍可知,那太平道的綱領《太平清領經》又是何人所創?”

“自然知道,乃是天上神人所創!”

三角眼領頭人抱拳向天說道。

“不錯!那麼將軍可知,究竟是誰親自見了天上神人,又是誰從神人那裡求來了《太平清領經》?”

吳良又問。

“這……”

三角眼領頭人終於被難住,眉頭皺了起來,“難道是他?”

“正是!”

吳良重重點頭,終於攙著於吉隆重介紹道,“這位老先生當年不但見到了神人,從神人那裡求來了《太平清領經》,還跟隨神人修行多年,學會了許多神奇方術……自天公將軍張角駕鶴西去之後,黃巾軍逐漸式微,但若將軍得了此人相助,便可成為下一個天公將軍,非但可還天下一個太平盛世,將軍亦可百病不侵長生不老!”

“……”

聽到這話,於吉自己都有點懵,還有那麼點飄。

老夫真有這麼厲害?

為何老夫自己卻一無所知?

不過……此話說的也有些道理,當年那張角從老夫這裡得了《太平清領經》,卻過河拆橋自稱天公將軍,絲毫冇有想過將老夫供奉起來過好日子,這或許纔是那張角早亡,黃巾軍成不了事的主要原因。

如此薄情寡義之人,如何能不遭報應?

定是如此!

哼!

“哦?你說這位老先生學會了許多神奇方術,何以見得?”

聽了吳良的話,三角眼領頭人頓時對於吉生出了不少興趣,就連稱呼都變得尊重了一些,不過卻並未輕易相信。

“這有何難?”

吳良當即對於吉笑道,“老先生,你便勉為其難的顯露一回神通,吞把刀給這位將軍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