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經進入豫州境內的馬車上。

“想不到你竟還有些良知,終是不忍心將那夥人逼上絕路。”

一隻手托著下巴,白菁菁饒有興致的打量著吳良,一直看到吳良以為她要對自己行不軌之事,考慮自己要不要脫了褲子配合一下的時候,她才忽然勾起嘴角嫣然一笑,如是說道。

“菁菁姑娘,需知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小心我告你誹謗,我鐵血無情小郎君向來不會做這種婦人之仁之事,那車糧食純粹是不小心忘了,若不是發現的晚,我肯定帶人回去拉走!”

吳良故作凶態,撇了撇嘴道。

“不要裝了好麼?你私下安排楊萬裡留下那車糧食的時候,我可全都聽到了。”

看到吳良那煞有介事的模樣,白菁菁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

“噓!你小聲點行麼!”

吳良立刻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鬼鬼祟祟的道,“那車糧食是從那夥黃巾軍的營寨裡麵搶出來的,本該平分給咱們瓬人軍兵士,我不過是慷他人之慨罷了,這事要是叫大夥知道,回頭肯定得埋怨我。”

“……”

一聽這話,白菁菁頓時愣住。

她是死都冇想到那車糧食吳良居然是這麼算的,說起來瓬人軍這次出來帶的糧餉也挺充足,就算冇了也能在經過某個城鎮的時候,使用墓中盜來的黃金購買。

但吳良卻偏偏將那車糧食算到了所有瓬人軍兵士頭上,這還真是慷他人之慨,果然是江山易改稟性難移啊……

這個無賴!

不過轉念再一想,胡扯麼這不是,還裝的跟真的似的!

誰不知道瓬人軍出征,糧餉都由曹老闆提供,又不是吳良自己的,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這些糧餉就算少個那麼一車輛車,甚至就是那些黃金少個十斤八斤,曹老闆都無從知道,更冇什麼影響,不也一樣是慷他人之慨?

而且以她對吳良的瞭解,讓這個傢夥從曹老闆與瓬人軍兵士兩者之間選擇坑一個,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坑無關痛癢的曹老闆,而不是隨時可能發現真相的瓬人軍兵士。

他可精著呢!

不過白菁菁也不傻,見吳良在這裡使勁狡辯,她也不再提及此事。

如此繼續托著下巴饒有興致的看了他半天,接著又故意說道:“也不知道那夥黃巾軍現在怎麼樣了,你那一車糧食最多也就夠他們吃兩頓,怕是治標不治本呢。”

“那就是他們的事了,與我又有什麼關係?”

吳良也是太過無聊,於是又接話說道。

“其實你可以把他們帶回來交給曹孟德,曹孟德想稱霸群雄最需要的就是兵馬,隻要他們主動投誠,曹孟德一定會欣然接受,到時候你又是功勞一件,那夥黃巾軍從此也有飯吃了,豈不一舉兩得?”

白菁菁想了想又道。

“那他們就得上戰場打仗,如果他們真願意打仗,隨便找個勢力前去投誠,定有大把的野心家欣然接受,但他們寧願做山賊都不曾這麼做,這就是他們的選擇。”

吳良笑了笑說道,“而且,你覺得我像是缺功勞的人麼?”

“這……”

白菁菁再一次愣住。

她得承認,自己確實冇有吳良想得深,這年頭參軍打仗就是最好的選擇麼?

顯然並不是。

一場慘烈一些的戰爭下來,傷亡半數都是極為尋常的事,他們這三百來人至少有一半再也無法開口吃飯。

所以他們早已做出了選擇。

倒是自己一廂情願的以為是在為他們考慮,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到了那些人身上,而吳良卻給了他們選擇的機會,也可以說是尊重了他們的選擇。

“我現在隻希望他們不要再跟著我,否則我就隻能將他們獻給曹老闆,到時候可就由不得他們自己選擇了。”

吳良笑著搖了搖頭,掀開馬車的簾子望向外麵黑漆漆的夜景,喃喃說道,“菁菁姑娘,漫漫長夜無心睡眠,我以為隻有我一個人睡不著,想不到菁菁姑娘你也睡不著,不如咱們找點事做吧,我再救菁菁姑娘一次如何?”

說話之間,白菁菁見吳良已經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瓷瓶,瓶上刻有“失魂香”三字。

“你這無賴敢!我下去走路!”

白菁菁神色一變,立刻回身逃命似的跳下了馬車。

……

八日之後。

吳良終於率領瓬人軍回到了鄄城。

安排兵士們帶著物資前往軍營駐紮之後,吳良並未立刻前去找曹老闆覆命,而是率先回了一趟小宅。

這一走就是兩個多月,吳良雖然從來不會虧待自己,但畢竟出門在外,此刻的形象依舊不比隨處可見的流民能強多少,是時候先整理一下儀容了,不說把自己搞得像荀彧那麼香吧,也總得有個校尉的體麵樣子。

見到吳良忽然進門。

陳金水等人與十個美人自是大喜過望。

一個個連忙跑過來噓寒問暖,歡歡喜喜的將他迎了進去。

接著便買肉的買肉,買酒的買酒,燒水的燒水,端茶的端茶,揉腿的揉腿……將吳良伺候了個舒舒服服。

不久之後。

“到底還是家裡舒心啊。”

吳良舒舒服服的蹲在木桶內,任由鮑柔用水瓢將桶內溫度適宜的溫水從頭澆下,身體與心理上的疲憊都隨之消散了不少。

“柔兒,如今距離你的生辰還有多久?”

熱水中吳良血脈噴張,再透過蒸汽看到鮑柔那玲瓏的身段與姣好的麵容,又開始想起了桃子。

“回家主的話,還有不到一月……”

鮑柔恭順的答道。

“嗯……”

吳良發出一個意味深長的鼻音。

時候差不多了,不過生活還是要有儀式感,起碼要先給美人們、尤其是我的柔兒行過笄禮再說,暫時就將良辰吉日定在大年初一吧。

“哦對了,婢子忽然想起一事,家主不在的這些日子裡,香兒得空做了一個小玩意兒,可惜她臉皮子薄不敢來找家主說話,便央求我將這個小玩意兒送給家主。”

鮑柔忽然想到了什麼,連忙說道。

“百裡香?什麼小玩意兒,拿來給我瞧瞧?”

吳良頓時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