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了曹老闆,吳良自然也是一樣的解釋。

順便還將“靈湖吸魂”的現象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番,說的那叫一個險象環生,如果不是運氣逆天,隻怕整個瓬人軍都要交代在豫章郡。

聽得曹老闆都是一臉的唏噓,不住的歎道:“竟有這等怪事,天下之大真是無奇不有啊!”

曹老闆雖然不太相信人為的裝神弄鬼,但對於這種天地之間的奇妙異象,還是頗為相信的……畢竟當初在梁孝王墓的時候,那頭犼的事情曹稟便親自與他說過,那件事並不見得就比“靈湖吸魂”尋常。

不過最重要的是,吳良這次依舊給他帶回了實實在在的東西。

“明公請看,這便是這次取得的黃金總覽,末將並未來得及稱重,不過想來應該可與上次發掘梁孝王墓時所得媲美。”

吳良將一卷竹簡交到了曹老闆麵前。

這裡麵記錄的便是這次自海昏侯墓中盜取的黃金,每一件金器都根據搬運時刻下的記號記錄在了竹簡當中,保證不會出現任何差池。

“可與梁孝王墓中發掘出來的黃金數量媲美?!”

曹老闆早就樂得合不攏嘴了,連連點頭稱讚道,“好!好好好!好啊!有才,你可真是我的一員福將,有了這批黃金,來年再征徐州時,定可一舉將那呂布小兒與叛徒張邈拿下!好!此次你冒瞭如此大的凶險,險些將性命搭上,我真不知該如何賞賜你了,說吧,你想要什麼,我定當極力滿足!”

吳良自然不會主動要賞賜,而是恭順的笑了笑,又拱手說道:“明公,除了這批黃金,末將這次還得到了幾車奇物。”

“哦?什麼奇物?”

曹老闆頓時又來了興趣,身體微微前傾道。

“便是這個。”

嘿嘿一笑,吳良從懷中掏出一支此前用剩下的蠟燭,交到曹老闆手中,“明公見多識廣,定然認得出這是什麼東西。”

“蜜燭?!”

曹老闆將那支蠟燭拿在手中,仔細檢視了一番,隨後立刻驚喜的站了起來,瞪大眼睛問道,“你此行竟得到了蜜燭,而且是幾車蜜燭?!”

“倒也不是,這蜜燭乃是末將自己做的。”

吳良說道,“末將隻是找到了幾車用來製作蜜燭的蟲蠟,明公,末將粗略估算了一下,若是將這幾車蟲蠟做成蜜燭,恐怕不會少於五千支。”

“你說多少?”

曹老闆眼睛瞪的更大,幾乎快要凸出來。

“五千支。”

吳良重複道。

“再說一遍!”

曹老闆又道。

“五千支。”

吳良笑道。

“再再說一遍!”

“五千支。”

“再再再說一遍!”

“五!千!支!”

吳良知道,在他說第一遍的時候,曹老闆已經聽的一清二楚,他問了這麼多遍根本就是在享受這個數字帶給自己的驚喜。

就好像一個人忽然中了五百萬彩票,總想找人一遍一遍確定這個數字一般,每聽一次感覺都不一樣。

所以,他也挺配合的不斷重複那三個字。

“哈哈哈哈!”

曹老闆終於不再追問,隨即發出了暴發戶一般的粗獷笑聲,“五千支蜜燭,那可是五千支蜜燭啊,此物雖然不能立刻變現,但我若拿它去籠絡那些個自視清高的士族豪門,旁的俗物他們或許還瞧不上,可這隻有皇宮纔有的奇物卻能立刻令他們大開眼界,到時誰還敢低看了我曹孟德?”

“如今明公戰事喜人,本來也無人敢低看明公,明公哪裡需要去籠絡他們,最多隻能算是對他們的賞賜。”

吳良笑嗬嗬的道。

“好!說得好極了!誰與我交好,我便賞賜他幾支,帶他長長見識,若是不識抬舉的人,我又何須給他好臉色?”

曹老闆讚賞笑道,“有才,這次我便不在與你搞那些虛的了,這批黃金統計出來之後你先得兩成,剩下的再歸為軍餉,從今往後你我二人便立下這個規矩,無論盜回來黃金多寡,你都一人獨占兩成,你可滿意?”

“明公太客氣了,良冇什麼大誌向,夠吃夠喝即可,實在用不了這麼多。”

吳良連忙“誠惶誠恐”的道。

“規矩就這麼定下了,你若再推辭我便不敢信你!”

曹老闆當即拍板,甚至語氣中還有那麼一絲脅迫的味道,強行逼他收下。

“這……那就當明公暫時寄存在良這裡,日後若明公用得上時,隻管派人來取便是,良絕不敢私藏。”

吳良十分“勉強”的道。

“除了這些,你可還有其他想要的賞賜?”

曹老闆正在興頭上,接著又問。

“明公,末將想回陳留居住。”

吳良這纔將自己以前計劃好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又是為何?”

曹老闆終於收起笑容,微微皺眉道。

“稟明公,陳留南臨豫州,西臨司隸,那兩處乃是炎黃子孫重要的發源之地,因此遺留下來的古墓也應當多於他處,末將接下來若要繼續探聽古墓訊息,此處便是最好的據點,定可事半功倍。”

吳良拱手說道。

“原來如此,那便像上回說的,我上書請朝廷封你為陳留太守,你意下如何?”

曹老闆又問。

“請明公三思,陳留乃是戰略要地,無論城防守備與百姓穩定都尤為重要,末將既不懂攻守之道,又不會為民請命,若是教末將做了陳留太守,恐怕要誤明公大事!”

吳良連忙推辭道,接著想了想,又說,“若明公真有此意,不如命末將做個陳留周邊的縣令,平日末將便帶領瓬人軍隱於縣內,教兵士們種些地安居樂業,探得陵墓訊息時,亦可冇有任何負擔,隨時丟下一切事務為明公效命。”

這就是他為瓬人軍兵士爭取的福利。

在這亂世中,能夠有一塊田地種些糧食,娶個媳婦生幾個孩子繁衍生息,這便已經是神仙難尋的好日子了,夫複何求?

“你既有此意,我自當成全。”

曹老闆沉吟了片刻,終是點頭道。

“多謝明公賞賜。”

吳良連忙拜謝,接著卻又陪著笑道:“另外,末將還有一個請求。”

“說。”

曹老闆點頭道。

吳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不瞞明公,末將聽聞董卓舊部張濟的夫人鄒氏美貌端莊、善解人意,實乃天下難得的大家閨秀。明公與那董卓餘孽勢不兩立,他日終有一戰。因此末將鬥膽請求明公答應末將,倘若他日明公滅了張濟,請務必將張濟的夫人鄒氏賞賜給末將,也教末將嘗一嘗這大家閨秀的滋味……”

吳良這是又開始套路曹老闆了!

此乃從關二爺身上的慘痛教訓中學來的套路。

他希望曹老闆儘快解決了呂布與張邈的事,儘快去解決董卓舊部,也好儘快找一找百裡香父親的下落,所以就用上了這個套路。

曆史上曹老闆能搶關二爺看上的人妻,自然也能搶自己“看上”的人妻。

最重要的是。

曹老闆可是“曹賊病”的創始人。

並且,這個鄒夫人還就是曆史上曹老闆搶來的人妻之一,由此可見,曹老闆見到這鄒氏,定是會邁不動腿,走不動路的。

因此,吳良如此“順水推舟”一下,問題也並不大。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到時候一定得防著點張濟的侄兒張繡與“毒士”賈詡,彆把曹老闆、連帶曹昂和曹稟向曆史中的那樣玩進去。

畢竟這一次,曹老闆可冇有典韋守護。

不過同時,曹老闆又多了自己這麼一個守護……

果然。

“這鄒夫人果然如你所說那般美貌端莊、善解人意?”

曹老闆那雙精明的眼睛瞬間亮了一下,眼角的魚尾紋都彷彿在這一刻變得圓潤起來,接著又正色說道,“若真是如此大家閨秀,當做物品賞賜恐怕有些唐突,此事尚需再議,不過……那董卓乃是天下共誅的逆賊,如今董卓餘黨依舊把持朝政危害天下,而那張濟既是董卓舊部,便也是人人得而誅之的逆賊,我必誅之而後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