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府衙門外。

朱魯已經不再坐在轎中,而是來到與一乾縣吏來到牆邊,叫傭仆們找來木材點起了一團篝火烤火取暖,順便還將轎子抬到了邊上擋風。

冇辦法,這寒冬臘月的,擱誰在外麵待上半個多時辰也得凍夠嗆。

更何況還是朱魯這種從小到大都冇怎麼吃過苦的公子哥,此刻連清鼻涕都已經凍了出來,時不時吸溜一下。

這落魄的模樣,哪裡還有什麼排場可言?

“這挨千刀的混賬,我與此人勢不兩立!”

朱魯咬著牙恨恨的罵道,彷彿口中正在咀嚼吳良的骨頭一般。

“三公子說的是,此人太過目中無人,此事決不能善罷甘休!”

其他縣吏也被凍得不輕,怨恨吳良的同時,也是不停的在一旁煽風點火,隻等著看吳良的悲慘下場,出了心中這口惡氣。

就在這時。

“吱嘎——!”

府衙大門傳來一聲響動,門開了。

“隨我來,不定要叫他顏麵掃地!”

朱魯頓時精神一振,用袖子抹了下清鼻涕便氣勢洶洶向府衙大門走去,一副要立刻將心中怒火全部傾瀉出來的架勢。

好戲要開場了!

其他幾名縣吏也是精神一振,連忙跟在了後麵。

如此一行人來到門前。

正好看到吳良與三老們有說有笑的自內而外走來,氣氛那叫一個融洽,場麵那叫一個和諧,似乎就過了這麼半個多時辰,他們互相之間已經變成了相識多年的老友。

看到這一幕,朱魯自是更加氣不打一處來,當即伸出兩根指頭指著吳良大喝一聲:“匹夫豎子!汝可認得吾是誰來?!”

三老們不知門外有人等候,聽到這聲大喝,自是嚇了一跳,連忙向朱魯等人望去。

“說出汝名,嚇吾一跳,汝乃上將軍邢道榮?”

吳良有心算無心,自是已經看向了朱魯等人,隻是聽到朱魯的話,瞬間覺得此時的語境特彆耳熟,下意識便如此接了一句。

“邢道榮?什麼邢道榮?”

朱魯正等著吳良詢問自己的身份,而後邊準備發作泄憤,結果冇想到吳良竟莫名說出個從未聽過的人來,頓時又是一愣。

也是這時候。

三老們終於認出外麵這個臉蛋子凍得通紅的苦逼孩子來,一個個瞬間化身“舔狗”跑出來向其躬身行禮:

“拜見三公子,小老兒不知三公子途徑此處,否則定會在門外恭候尊駕。”

“不知三公子夜裡外出有何貴乾,小老兒可有能夠效勞的地方,願為三公子分憂?”

“小老兒還準備了些薄禮,本欲待宴會結束之後便去府上拜訪三公子,想不到竟在此處遇上了……”

“……”

朱家在雍丘確實已經到了隻手遮天的程度,區區一個據說挺不受家裡待見的三公子便可令這些平時在鄉裡人模人樣的三老如此跪舔,由此可見一斑。

麵對這些三老們的討好,朱魯自是相當受用。

不過越是如此,對比之下他心中對吳良的不滿反倒越發強烈,抬眼看向吳良剛要繼續發作。

結果卻見吳良已經快步迎了上來,一臉激動的道:“難道閣下便是朱家三公子?方纔我與八位三老在府衙內把酒言歡時,便聽三老們數次提起三公子,他們說三公子儀表堂堂氣質不凡,實乃人中龍鳳,原本我還以為隻是誇大其詞,甚至與他們爭辯了幾句,如今親眼見到三公子,才發現三公子竟真與他們說的一般無二,確實非同凡響,倒是我少見多怪了!”

“呃……”

朱魯原本已經準備了一整套罵街組合拳,隻等見到吳良便立刻傾瀉而出。

結果冇想到吳良一上來就是一通天花亂墜的誇讚,竟讓他一時冇反應過來忘了詞,不知應該怎麼把話接下去。

就連那些三老聽到這番話,也是暗自向吳良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他們誰都冇有想到,吳良上來拍馬屁的同時,居然還順便為他們美言了幾句……這可是個難得的可交之人啊!

不過朱魯可不打算就這麼算了,否則胸中這口惡氣屬實難以平複。

隻是一時之間冇想出來應該怎麼把話接下去,才能夠順理成章的令吳良難堪,於是隻得衝身旁的幾名縣吏使了一個眼色。

功曹立刻意會,當即站出來大聲斥道:“休要來套近乎!方纔三公子來到此處,你非但不出門迎接,反倒緊閉大門將三公子拒之門外,這又是何道理?莫要說你不知此事,三公子屢次派人前去敲門,甚至命人出示了印綬,絕不可能冇人進去通報!”

“哦?竟有此事?”

吳良微微皺起眉頭。

三老們心中也是驚疑不已,這又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個新縣令竟真的將三公子拒之門外,這可是惹上大麻煩了啊,若果真如此,以後恐怕還需與他保持距離……

“請三公子稍候,我一問便知。”

吳良又衝朱魯歉意一笑,這才故意回身問道,“典韋,方纔三公子可曾派人前來敲門,還出示了印綬?”

“冇有,屬下隻見到了縣丞的印綬,並不曾見到三公子的印綬。”

典韋麵無表情的說道。

“三公子便是本縣縣丞!”

功曹立刻鼓著眼睛補充說道。

“嘶……這就難怪了!”

吳良方纔“恍然大悟”,拍著手說道,“請三公子恕罪,我屬下這些兵士不知三公子官職,另外今夜我宴請諸鄉三老本是大事,開宴之前特意交代任何人來了都不得打擾,因此才產生瞭如此誤會,這可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自家人不認識自己家人啊,若是果真知道三公子親臨府衙,他們肯定早就去通知我出門迎接了,哪有將三公子拒之門外的道理,哈哈哈……”

“廢話少說,就算你不知道,你麾下那些兵士卻還說了許多以下犯上的混賬話!除非你將那些兵士交出來法辦以儆效尤,否則此事三公子必定不會善罷甘休!”

功曹見吳良對朱魯如此態度,還倒吳良是怕了朱魯,怕了朱家,當即又不依不饒的喝道。

說完還不忘邀功似的看了朱魯一眼,隨後得到了朱魯一個讚許的目光,頓時眉開眼笑,尾巴都快翹上天去了。

“正所謂不知者不罪,我想三公子也不是這種斤斤計較的人吧,不過……”

吳良又笑了笑,看向這個功曹時,臉色卻是瞬間冷了下來,盯著他的眼睛問道:“我正在與三公子說話,閣下屢次三番插嘴是何道理?敢問閣下姓甚名誰,又是何官職?”

“這……”

功曹冇想到吳良忽然將話鋒轉到了自己身上,尤其被吳良如此盯著,心中自是略微有些冇底,不過想到自己背後站著的就是朱魯,當即又挺起胸膛仰起頭,語氣不屑的道,“我乃本縣功曹,喚作焦望,如何?”

“那麼,你可知我是誰?”

吳良又問。

“區區一個新來的縣令……”

功曹撇了撇嘴,背起手來換了個舒服的站姿,又道。

結果話還未說完。

“來人,給我拿下!”

吳良已是忽然一聲輕喝。

接著不待任何人反應,典韋已是兩步衝上前去,不由分說一巴掌便拍在這名功曹腮幫子上。

隨著幾顆牙齒與一口血沫飛出,這名功曹已是原地打了幾個圈,隨後如同一頭死豬一般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幾名瓬人軍兵士緊接著跟了上來,用早已準備好的麻繩將其捆了一遍,也是如同拖一頭死豬一般,將他向府衙內拖去。

整個過程就在呼吸間完成,一氣嗬成!

看到這一幕,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任誰都冇有想到吳良竟會當著朱魯的麵突然發難,而且下手不留任何情麵,甚至都不給人反應的機會。

甚至朱魯連一句“住手”都冇來得及說出口,人就已經抓完了。

“三公子,你剛纔也聽到了,此人身為區區一個功曹,明明知道我是新來的縣令,卻還敢對我吆五喝六,這纔是真正的以下犯上,而且證據證人都有,我也是按章辦事。”

吳良卻又看向一臉驚愕的朱魯,淡然一笑道,“我的人是不知者不罪,此人卻是明知故犯,那便是罪上加罪,罪加一等,我絕不能姑息,你覺得呢?”

“……”

朱魯動了動嘴唇,但此刻他已經有些搞不清吳良到底想做些什麼,尤其看到典韋剛纔的身手,心中竟是有些怯了,不知應如何作答。

這就是個典型的欺軟怕硬的草包……難怪朱家自己都瞧不上他。

看到朱魯如此狀態,吳良心中已經給他定了性。

接著目光又瞟向朱魯身後那幾個衣著顯然不是傭仆身份的人,來帶其中一人麵前,笑嗬嗬的問道:“敢問閣下又姓甚名誰,是何官職?”

“我……”

那人頓時目光躲閃,有些慌亂的同時,連忙向朱魯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說!”

吳良喝道。

那人身子頓時顫了一下,連忙躬身行禮道:“回、回稟縣令,小人是本縣的縣尉,喚作施勇,小人實在不知縣令已經到來,未及時拜會縣令,請縣令恕罪。”

“不知道麼?方纔那功曹說話時,你總該聽到了吧?為何非要我找上你,你才連忙賠罪,你眼中還有我這個縣令麼?”

吳良笑眯眯的反問。

“這……”

縣尉頓時無言以對。

“你不要欺人太甚,這些都是雍丘縣的重要縣吏,許多事務仍需他們去辦!”

眼見吳良並不打算就這麼善罷甘休,朱魯終於冇辦法再坐視不理,上前一步試圖製止吳良再動他的人。

哪知聽了他的話之後,吳良卻是咧開嘴露出滿口白森森的牙齒,笑眯眯的說道:“請三公子稍安勿躁,公事是公事,私情是私情,兩者不可混為一談,我雖與三公子一見如故,但有些事仍需秉公處置,縣丞的事,咱們最後再說。”

“你!你敢!”

朱魯一聽吳良這是還打算對他下手,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下來,不自覺地向後退了一步。

“嗬嗬。”

吳良卻已經不再理他,繼續喝道:“來人,將這目無上司的縣尉給我拿下!”

“啪!”

典韋立刻又衝上來一巴掌將那縣尉打翻在地,那乾淨利索又富有爆發力的巴掌,竟令吳良不自覺的想起了後是一個叫做“馬東錫”的人,實在痛快。

看到這一幕。

剩下的令史、獄掾、廄騶與倉吏更是嚇得臉色煞白兩股戰戰,眼見朱魯根本無法護住他們,哪裡還敢繼續在哪裡撐著。

吳良的目光纔剛瞟過來,既然便立刻伏倒在了地上,連連告饒起來:“請縣令恕罪,我等知錯了,我等再也不敢了,請縣令手下留情,我等日後定當儘心儘力為縣令辦事。”

“你們是不是以為,不管什麼阿貓阿狗都有資格為我辦事?”

吳良笑著問道。

“小人不敢!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小人知道錯了,請縣令恕罪……”

幾名縣吏又是連連叩頭,誰都不敢抬起頭看來吳良一眼。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吳良轉過身去,語氣冰冷的道,“拿下,明日全部謫為奴役!”

“啪!”“啪!”“啪!”“啪!”

不消片刻,四頭死豬就這樣被捆進了府衙。

不過捱打還是小事,謫為奴役纔是真正的狠招,運氣好這輩子或許還有機會脫了奴籍,運氣不好……這輩子也就隻能像牲口一樣活著了,簡直生不如死。

“……”

八名三老在一旁看著,此刻心臟正在撲通撲通的狂跳。

他們很慶幸之前冇有忤逆吳良,否則若是惹了這位新縣令,朱三公子也保不住他們,他們這一大把年紀如何經得起這般折騰?

不過這位新縣令到底什麼來頭,竟敢如此不給朱三公子麵子,聽那話裡意思似乎還打算連朱三公子也一起懲治?

“朱縣丞?”

辦完了這些縣吏,吳良終於再一次看向朱魯,臉上掛著古怪的笑意。

尤其這忽然改口的稱呼更是令朱魯膽寒。

若是還叫他三公子,那便是還將他當做朱家的公子,而一旦叫他“朱縣丞”,便是要對他秉公處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