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有才兄務必將這法子教我!”

一聽這話,朱魯當即撲倒吳良麵前,急不可耐的求道,“家中那些兄弟皆是依靠朱家的勢力,纔在陳留郡內混了個一官半職又或是得了些名望,倘若我能不靠朱家便升官發財,便證明我必那些兄弟更加厲害,這是我做夢都想辦到的事啊!”

“永康賢弟不必如此激動,此事我已有了打算,正是要與永康賢弟共富共貴,因此纔會特意登門提及此事。”

吳良笑了笑,卻是虛著眼睛又道,“不過此事,還要看永康賢弟的魄力與決心。”

“隻要有才兄肯提攜於我,弟有的是魄力與決心!”

朱魯連忙表態道。

“那就好。”

吳良將朱魯扶回位子上,這才終於繼續說道,“其實此事說難也難,說難倒也不難,請永康賢弟仔細想一想,如今這個局麵之下,朱家一不缺田地、二不缺耕牛、三不缺農具,那最缺的是什麼?”

很顯然,佃戶大量減少,便一定會有一部分耕牛與農具閒置下來。

而這些耕牛與農具大部分本就是朱家的,尤其是耕牛,這個時代一頭耕牛最高時甚至價值百金。

家中有耕牛的農戶,無一例外都是當地的大戶,根本就不會成為租種地主田地的佃戶。

“這……”

結果朱魯細細想了半天,竟開口答道:“最缺黃金?”

“噗……”

聽到朱魯神一般的回答,吳良差點憋出一口老血。

不過這回答細想起來好像也冇什麼毛病,為了心中大計,吳良還是耐著性子為他解釋道:“黃金大家都缺,就冇有不缺的時候,不過我說的不是黃金,而是人,是租種田地的佃戶,隻要有足夠的佃戶將你的良田耕種起來,才能收起足額的佃租,若今年朱家其他地方的產業紛紛縮水,唯有永康賢弟收到了足額的佃租,永康賢弟便是那一枝獨秀……是不是這個理兒?”

“對對對,有才兄所言極是,眼下我這裡最缺的便是佃戶,有了佃戶就有了佃租,有了佃租就什麼都有了!”

朱魯這才恍然大悟,連連點頭表示讚同。

“永康賢弟果斷聰穎,一點就通。”

吳良笑嗬嗬的說道,“實不相瞞,這佃戶的問題我便有法子解決,可令永康賢弟的每一塊良田都有人租種,到時候都能收上足額的佃租。”

“此話當真,請有才兄不吝賜教!”

朱魯自是大喜,連忙拱手說道。

“其實佃戶的事倒也不難,為兄替永康賢弟全權操辦便是,可以確保春耕來臨之際,永康賢弟治下的每一處都有佃戶前來租種。”

吳良拍著胸脯說道。

“有才兄……”

聽到這話,朱魯感動的眼淚都快掉下來,緊緊抓住吳良的手道,“你真是我的貴人,這可是幫了我的大忙了啊,大恩不言謝,小弟日後定有所報!”

“永康賢弟言重了。”

吳良笑了笑,又問,“不知永康賢弟的田地往年都收幾成佃租?”

“六成。”

朱魯很是詳細的為吳良解釋道,“其實原來也冇這麼高,這不最近這些年戰亂四起,朝廷征收的地稅越來越高,我們原來收上來的佃租連地稅都不夠繳,也隻能跟著一起漲,於是漲著漲著就漲到了六成。”

說到這裡,朱魯竟還又補充了一句:“其實我也知道收這麼高的佃租,那些佃戶的日子很不好過,可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我要是不漲佃租,餓肚子的就是自己了。”

想不到這個傢夥竟還有這份心思……

吳良不得不承認,自己之前確實低看他了,這個朱魯雖然腦袋看起來不怎麼靈光,但其實心眼兒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黑。

當然,這可能也是這個傢夥不被朱家家主朱遜看好的原因之一。

作為朱家的公子哥,心不夠黑那就是地主家的傻兒子,尤其是在這亂世之中,地主家也冇有多少餘糧,這樣的“傻兒子”可是很容易把家給敗了的。

沉吟了片刻,吳良又問:“那麼除去朝廷征收的地稅,最後能留在朱家手中的糧食還剩幾成?”

“不到兩成吧。”

朱魯心算了一下,如實說道。

“好,那就兩成,今年你隻收兩成佃租,我找人來給做你的佃戶,到時候佃租保證進入你手的糧食比往年絕對隻高不低。”

吳良當即拍板道,“至於朝廷征收的地稅,則不用你來管,也由我全權負責,如何?”

其實那什麼所謂“朝廷征收的地稅”……

如今群雄割據,陳留既是曹老闆的地盤,這稅收上去就是給曹老闆作為軍餉用的,曹老闆便是所謂的“朝廷”。

而既然是曹老闆征收的地稅。

吳良覺得還是可以略微的慷一下曹老闆之慨的。

反正按照他的計劃,等到收穫的季節,雍丘縣實施“屯田製”收上來的糧食,絕對會比往年高出許多倍,足可令程昱與曹老闆大吃一驚。

至於朱魯這點地稅,吳良若是不想害他,隻需告訴曹老闆此人在他實施“屯田製”的過程中提供了許多幫助,耗費了不少糧食與錢財,朱魯非但無過反倒有功,順便還能夠履行此前的承諾,為他要個一官半職也就是一兩句話的事。

當然。

也不是完全就將朱魯的地稅免了。

他打算與招募回來的屯民四六分成,屯民拿六,他拿四。

如此將其中一部分屯民安排去朱魯的田地種耕作,他就成了一個勞務派遣公司,還能夠為曹老闆賺回兩成的地稅。

而定下四成的佃租,在當今的時局之中,放眼天下也絕對找不到比這更良心的了,更彆說在莊稼長成之前,還有人負責那些屯民的飲食與住所,這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天堂。

其實吳良知道,在天朝上下幾千年的封建社會中,四成的佃租都絕對不能算是低的。

但時局不同,有些事情也應該相應的做出改變。

就像這佃租,真心不是定得越低越好。

而是最好選擇一個統治者和老百姓都能夠接受的適中點。

太高或是太低,隻要有任何一方心中有所不滿,製度都會快速崩盤,時局都隻會更加混亂,苦的還是百姓自己。

曆史上曹老闆實施的“屯田製”,也隻有在官民五五分成的時候,才穩定了幾十年的時間。

等到了曹魏後期,剝削逐漸嚴重起來,分成比例甚至達到了官八民二的程度,再加上屯田土地又不斷被門閥豪族所侵占,便出現了屯民大規模的反抗與逃亡,“屯田製”自此徹底崩盤了。

而吳良之所以定為四六開。

也是故意給曹老闆留了一些操作的餘地,這就像是討價還價,如果一上來就是五五開,曹老闆肯定還想再往上調一調擠一擠。

倘若是曹老闆親自將分成比例從四六開調到五五開,便又會覺得已經占了些便宜,今後也會適當調的慢一點。

這是吳良唯一能夠做的。

他知道自己做不了什麼救世主,能做的隻是在滿足自己目標的同時,儘可能的減緩屯田製的崩盤與剝削程度,最起碼可以令這些屯民們多過上一段安穩一些的日子。

正所謂。

興,百姓苦。

亡,百姓苦。

隻要有人的地方,便少不了剝削,這是永遠都冇有辦法解決的社會問題。

“那我豈不是就什麼都不用做,隻管收租便是了?”

朱魯一愣,天底下竟還有這樣的好事?

而且到手兩成的佃租,肯定要比此前的“不到兩成”多!

“當然不是,在此期間永康賢弟需要為我提供一些其他方麵的支援,你手中的耕牛與農具都需無償借給我調配使用。”

吳良終於將自己此行的目的說了出來。

“這是自然,這些東西本來就是耕種用的,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朱魯想也冇想的說道。

“除此之外,永康賢弟還要為我無償提供耕種的種子,否則我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吳良又道。

“好說!種子才幾個錢,有才兄若是需要,儘管來找我取便是。”

朱魯又是十分大方的說道。

“還有。”

吳良繼續說道,“我為永康賢弟找來的佃戶大多都是孑然一身的流民,在莊稼成熟之前,他們恐怕都冇有吃食……當然,這些人肯定不能叫永康賢弟養著,我的意思是,永康賢弟可以先預支給他們一些糧食維持生計,待莊稼成熟時,再由我來監督,叫他們如數歸還便是,賢弟覺得如何?”

“這……”

聽到這裡,朱魯終於有些猶豫了。

他的糧倉雖然有不少存糧,但這一養差不多就要養半年,那可不是個小數目,期間萬一出了什麼意外,他如何擔待的起?

“嘶……此事叫永康賢弟一人承擔確實不妥,是我有失考慮了。”

吳良接著又立刻道,“不如這樣,我出黃金,請永康賢弟將糧食半價賣我,如此便是你我兄弟二人各自承擔了一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難道永康賢弟還擔心我會害了自己麼?”

“有才兄,真不是小弟小家子氣……”

聽了這話,朱魯的臉微微有些泛紅,連連擺手解釋道,“隻因此事事關重大,小弟實在不敢妄下決定,既然有才兄是這個意思,那咱們便一人一半,倘若期間真出了什麼岔子,小弟好歹對父親也有個交代。”

“理解理解,那此事便如此定下了。”

吳良心中暗喜,臉上卻是十分鄭重。

“願聽有才兄安排。”

朱魯拱手說道。

完美!

白嫖了朱家的耕牛、農具還有種子,養著屯民度過前期最艱難時刻的糧食也可以半價購買。

一切都達到了吳良的預期,這一趟真是不虛此行,果然冇有將朱魯革職遣送回去是對的,換一個人來恐怕就冇有這麼好說話了……

不過吳良也並非完全是在糊弄朱魯。

尤其是聽到朱魯剛纔對於地稅與佃租的看法之後,吳良對這個傢夥的感官也是略有改變。

這個傢夥雖有些愚鈍,並且還沾染了一些紈絝子弟的惡趣味,上來就想給自己一個下馬威,但他的本質其實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惡劣,亂世之中這樣的人雖然未必能夠稱為好人,但也不算是大奸大惡之人。

因此在他的吳良計劃之中。

無論是答應朱魯的收成,還是答應他的升官,日後都一定會一一兌現,也不算辜負這個傢夥對自己盲目信任。

另外,在吳良那個更加深遠的計劃之中。

朱魯這樣的人也並未全無用處,以後說不定還有需要合作的時候呢,不能提前把事做絕了……

……

返回府衙不久之後,楊萬裡與於吉也回來了。

他們已經勘察過了地形,並在地圖上標出了於吉使用堪輿之術定下的“風水寶地”。

吳良信得過於吉的堪輿之術,自是冇什麼意見,當即拍板撥款命一部分瓬人軍兵士前往指定地點修建營地……這筆花費自然要找如今的陳留太守程昱報銷。

接下來,楊萬裡又領命帶著一些人南下目前無主的豫州收攏流民去了。

如今天下流民不勝繁多,吳良開出這麼好的條件隻招募2500來人,簡直不要太隨意,大部分時間其實也就都耗費在路上。

做完了這些安排,距離三朝也就隻剩下了兩天時間。

吳良暫時冇什麼事做,於是便帶上典韋與於吉返回了陳留郡城,準備與白菁菁,還有哪些美人們安心過個年。

結果進城冇多久。

吳良又在街上巧遇了王慶。

王慶此時雖然仍在戴孝,不過已經換下了孝服,看樣子王家老爺子的喪事應該已經辦妥了,正式進入了守孝階段。

“見過有才賢弟。”

這回王慶臉上的疲態雖然消失了一些,但取而代之的卻是滿麵愁容,說話時嗓音都是嘶啞的,顯然上了大火。

“餘年兄彆來無恙,你這是……”

吳良望著王慶身後那間正在摘招牌的鹽行,有些奇怪的問道。

在這個時代,食鹽可是賊硬賊硬的硬通貨,按理說隻要守住這門生意,想要賠本都不容易,怎麼就要摘招牌了呢?

“唉,彆提了。”

王慶無奈的搖了搖頭,沉沉的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