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鹽行要如何擴張就得看餘年兄的本事了。”

聽了王慶的話,吳良淡然一笑,接著說道,“我們的鹽行暫時隻經營雪花鹽的業務,如此可以避免與其他鹽行的競爭,也算是另辟蹊徑,力求快速占領兗州的高階鹽業市場。”

“陳留郡若是遇到了阻礙你就去找程昱太守,我已經與他知會過了,他一定會鼎力支援。”

“至於東郡與濟陰郡,你就去找夏侯惇太守與荀彧太守,這二人我也通過了氣,一定會給與你一些必要的幫助。”

“剩下的事……便以後再說吧。”

這對於其他鹽行來說,其實就是溫水煮青蛙。

表麵上看起來“曹氏鹽行”的經營範圍隻有高階鹽業市場,其他的鹽行還有活路,但其實這隻是前期的鋪墊工作而已,一旦鋪墊完成,“曹氏鹽行”再掌握了大型鹽田,五步產鹽法便能夠立刻投入生產,輕而易舉的大批量生產雪花鹽。

到了那時,那些鹽行將瞬間遭受毀滅性的打擊,擺在麵前的隻有兩條路:

一是自願被“曹氏鹽行”兼併,如此還能勉強止損;

二則是被“曹氏鹽行”徹底擠垮,從此關張大吉。

而想要走到這一步,曹老闆纔是關鍵所在……

搜讀

據吳良所知,華北地區想要將鹽業做大,隻能以兩大鹽產地作為基礎。

一個兗州西麵的河東郡(今山西運城),此處擁有一個曆史悠久的鹽湖,同時也是吳良製造雪花鹽使用的唐朝出現的“五步製鹽法”的發源地。

二則是青州,青州原本就是春秋時期齊國的領地,因為靠海的地理優勢,早在春秋時期海鹽便是齊國重要資源之一,也是齊國成為春秋霸主的主要支柱產業之一。

而這兩個地方。

如今一個控製在河內太守張揚手中。

另外一個則控製在青州刺史田楷手中,麾下還有劉備、孔融助陣。

想要得到這兩處鹽產地的任何一處,都需要曹老闆帶著人真刀真槍去打,還要進駐兵馬去守,這纔是曹老闆在“曹氏鹽行”發跡的過程中真正需要發揮的作用。

所以曹老闆在“曹氏鹽行”中占據更多的乾股,一點都不過分。

而且,吳良那一份也算到曹老闆的收益之中的話,曹老闆便從中得到了其中的七成,這可比以前朝廷征收的鹽稅比例多的多了,等同於再一次實現了鹽業官營。

如此穩定的產業鏈一旦形成,食鹽的價格也將穩定下來,並且少了好幾層盤剝到時候老百姓的用鹽壓力也會隨之變小。

畢竟雪花鹽的定價吳良還是有著不小的話語權的……

“明白了,我會儘快安排人手在這些地方申領市劵開設分行銷售雪花鹽。”

王慶鄭重的點了點頭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樣。

除去其中的利益暫且不提,曹氏鹽行開到哪裡王家的名望便也會傳播到哪裡,這同樣是王慶此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冇有人知道他的內心有多激動。

不過答應完了之後王慶卻忽然又意識到了什麼,忍不住多嘴問了一句:“有才賢弟,你最近莫不是要出遠門?”

否則,吳良應該不會提前知會程昱、夏侯惇與荀彧等人更不會讓他有了什麼問題直接去找這些太守進行接洽。

這明顯是在提前做出安排。

“嗯最近要外出一段時間,短則一兩個月,長的話就不好說了。”

吳良笑了笑,點頭道。

趁著最近“屯田製”還處於準備階段,距離播種還有兩三月的時間“蝗災”也要到夏秋季節纔會出現,而“曹氏鹽行”也有王慶在打理絕大多數事情都不需要他親自過問,吳良打算再次啟程。

這次的目標就是薄姑那是《齊史》記載中偷偷埋葬了齊哀公的地點。

至於此行是否能夠找到齊哀公的陵墓,吳良也冇有辦法確定不過去碰一碰運氣還是很有必要的。

如果實在無法找到就當做是去旅遊散心好了。

至於王慶與曹氏鹽行他是一點都不擔心。

且不說王慶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吳良之前已經與他說的足夠清楚,但凡他還有點腦子的話,就會老老實實為吳良打理曹氏鹽行,而不是趁機反客為主。

因為如今的時局之下,隻有吳良才能夠保住這份產業,才能夠獲得曹老闆的鼎力支援。

脫離了這個前提,哪怕王慶將這個產業做得再大,最終也隻能是為他人做了嫁衣,還有很大概率會將整個王家給搭進去。

“賢弟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證,待你回來時,曹氏鹽行的招牌已經遍佈兗州。”

王慶拍著胸脯信誓旦旦的道。

“餘年兄辦事,我自然放心。”

吳良點頭笑道。

……

送走了王慶,吳良又將百裡香叫到了房中:“香兒,我叫你做的東西,你做好了麼?”

“做、做好了……”

百裡香的俏臉“唰”的一下變得通紅。

最近因為幾乎每天都要授課的緣故,她與吳良的接觸很多,其實已經不像之前那邊嬌羞,但這一次,她卻又恢複了之前的狀態,而且有過之無不及。

“拿來我瞧瞧?”

吳良笑道。

“請、請家主稍等,婢子這就去拿。”

百裡香聲若蚊蠅,話都冇說完就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回來時又帶著一個小布包,交到吳良手中時頭都不敢抬一下。

然後,眼見吳良要將布包打開,百裡香又連忙紅著臉、壯著膽子說道:“家、家主,婢子能不能先迴避一下……”

“去吧。”

吳良知道小丫頭臉皮子薄,也不想令她為難,於是便點了點頭。

“多、多謝家主,婢子告退!”

百裡香當即如蒙大赦,彷彿逃命似的向外麵跑去,一直跑到自己房裡,才終於捂著通紅髮燙的小臉喘了口氣:“羞、羞死個人了,家主竟讓我給他做那種東西……”

“我敢打包票,這禮物菁菁一定愛不釋手。”

而吳良則在仔細檢視過布包內的東西之後。

滿意的稱讚了兩句又將東西裝好,然後吹著口哨隻身來到了宅子後院的鴿舍,白菁菁正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