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世吳良看過的恐怖片可不少,玩過的恐怖遊戲也不少。

因此對於恐怖片中的許多經典視覺元素還是有些瞭解的,其中給吳良印象最深的便是類似於剛纔的畫麵:

電閃雷鳴的夜晚,或是燈光莫名閃爍的暗室。

在這種環境中,任何突然出現在視線中的鬼怪都要比平時嚇人好幾倍。

而更可怕的則是,每一次閃電或是燈光短暫提供視線時,這鬼怪都在不停的向自己靠近……

每次看到這樣的橋段時,吳良都有一種心臟快要從嗓子眼兒裡跳出來的感覺,呼吸都快停止了。

不過不同的是。

吳良當時很清楚自己是在看電影或者玩遊戲,心中略微有些底,因此才能夠坐得住。

而這些“陰兵”卻是真真切切的處在類似的情況之下!

那總是一閃而過的幽光,正是吳良使用“隨侯珠”玩出來的把戲。

那些七竅流血的屍首,則是瓬人軍使用雄黃水假扮而來。

那掉落著紅色液體的似鏟非鏟的奇異兵器,自然是吳良為瓬人軍特製的工兵鏟。

在看到“陰兵”們的時候,吳良便已經想好了這個對策,敢在他這個“懂王”麵前裝神弄鬼,“懂王”自然要好好給這些“陰兵”上上一課,好叫他們知道叫做天外有人,鬼外有鬼!

看到這恐怖的一幕。

“陰兵”們自是無比驚懼,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

甚至走在最前麵的將軍韓呈都一連退了好幾步,縮著脖子躲入人群之中,屏住呼吸不敢輕舉妄動。

這一刻,所有人的心臟都在“砰砰”狂跳,瞳孔都在不停的顫抖。

“隨侯珠”一閃而過的幽光,不但營造出了層層遞增的恐怖氣氛,同時也掩蓋了瓬人軍兵士們裝扮上的一些小漏洞。

若是讓瓬人軍兵士們直接站在“陰兵”們麵前,絕對不會像現在一樣令人恐懼,甚至看久了還會通過裝扮上的小漏洞,以及各自肢體語言上的表現察覺出端倪,畢竟……這些瓬人軍兵士又不是專業的演員。

同時。

就算“陰兵”之中有不信邪的人,也完全冇有辦法解釋這一閃而過的幽光究竟如何而來,要知道這個時代,人們照明用的還都是油燈或是火把,幾乎冇有其他的東西。

僅憑這一點,就已經足以令那些“陰兵”們對眼前出現的異象信以為真……

就在這時。

那抹宛如白晝的幽光再次一閃而過。

這一次,“七竅流血”的瓬人軍兵士距離他們又近了一段距離,此刻已經將低著紅色液體的工兵鏟舉過頭頂,正麵目猙獰的向他們奔來。

這一刻。

“鬼啊!快跑啊!!!”

“陰兵”之中不知誰忽然發出一聲破了音的驚叫。

恐懼,是會傳染的。

就像在鬼屋中一樣,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夠保持冷靜淡定,基本上就不會出什麼亂子,倘若有一個人忽然一驚一乍起來,那麼整隊人也會立刻受到影響,聽到一點動靜就到處亂竄。

伴隨著這一嗓子,“陰兵”們瞬間便亂了起來。

“跑啊!”

“咱們難道遇上了真正的陰兵?”

“快跑啊,不要擋著我,滾蛋!”

“爹!娘!救我!”

原本還保持著沉默的“陰兵”們之中忽然傳來一陣鬼哭狼嚎,忽然推搡著爭先恐後的向遠處跑去。

他們已經驚懼到了極點,現在隻怕比同伴跑得慢,最終被這些“真正”的陰兵索了命。

吳良此刻也是“七竅流血”,混在裝神弄鬼的瓬人軍之中。

眼見這夥人馬陣腳已經徹底淩亂,現在就算有人站出來告訴他們真相,恐怕也未必能夠將他們勸回來。

“典韋,看到那個穿著與麵具截然不同的人了麼?將其拿下!”

吳良早就已經瞅準了“陰兵將軍”韓呈,當即對跟隨在自己身邊的典韋說道。

其實他還想告訴典韋儘量留下活口,以供他稍後審問,這個人的級彆應該不算太低,說不定通過他可以瞭解一下樂安國境內的“壽曹道”情況,也瞭解一下“陰兵”與薄姑的情況。

不過想到典韋那從不打折扣的執行力,吳良還是冇有將這個命令說出口。

一個活口而已。

倘若典韋在抓人的時候因為他的命令有所顧忌,最終導致受到了傷害,哪怕隻是劃破了一點皮,吳良也會覺得不值當。

這種事吳良雖然冇有親身經曆過。

但在後世的影視作品或是之中看的可不少,就因為反派的一句“留活口”,讓多少死到臨頭的主角逃出生天,甚至最終完成了反殺。

吳良隻想當主角,反派的事堅決不做。

“是!”

典韋應了一聲,拎著工兵鏟便衝了出去。

其他瓬人軍的兵士見狀也是立刻一擁而上,如同餓狼撲食一般撲向那群正在哭爹喊娘、如同冇頭蒼蠅一般拚命逃竄的“陰兵”……

……

人群之中。

“滾開,彆擋老子!”

“陰兵將軍”韓呈眼見自己的手下一個個慌不擇路的逃竄,根本冇有人有護他的意思,韓呈驚慌之餘哪裡還有一丁點“陰兵將軍”該有的樣子,也是一邊對身邊的人又推又踢,一邊拚了命的試圖逃竄。

冇有人是不怕死的,尤其還是被“真正”的陰兵索命。

何況這本來就是一群上不得檯麵的烏合之眾,而韓呈也隻是一個上不得檯麵的潑皮。

隻不過機緣巧合之下成了“壽曹道”最早的一批信徒,那時“壽曹道”正值用人之際,“大賢天師”見他是個敢殺人越貨的潑皮,便命他做了個“陰兵將軍”。

自此韓呈便有了事做,白天四處散播“陰兵過境”的恐怖傳聞,夜晚殺人越貨為“壽曹道”籌集物資。

而他的手下,也都是類似的背景。

如此一群烏合之眾湊在一起殺人越貨還行,等到了生死關頭,自然是各顧各的,誰也不會管誰。

結果。

“誰他孃的踢老子?滾一邊去!”

前麵一個被他踹了屁股的“陰兵”也正忙著逃跑,卻又不肯白受這一腳,看也不看便用力還了一腳。

哪知這一腳不偏不倚,剛好踹在了韓呈襠部。

“我……唔!”

韓呈慌亂之餘冇有防備,更是冇有想到有人竟敢如此對他,這一腳自是捱了個結結實實,連罵人的話都冇罵完便痛叫了一聲。

隨後麪皮瞬間脹得通紅,額頭於脖子上的青筋更是根根暴起,捂著褲襠便如同蝦米一樣弓起了身子。

然而還來不及做出反應。

“閃開,彆他孃的擋道,你想死老子還想活!”

背後緊接著又傳來一聲罵腔,一名“陰兵”一腳踹在他撅起的屁股上,瞬間將他踢了個狗吃屎,然後踩著他的後背便跳了過去,直奔遠處跑去。

“呸呸!挨千刀的……啊啊!”

韓呈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一邊吐著吃進嘴裡的泥土,一邊抬頭想要看看到底是誰敢如此對他。

結果口中的臟話依舊冇有罵完,便又有一個“陰兵”踩著他托在地上的手快速跑過。

“王八蛋,老子……嗷——!”

又一個“陰兵”踩著他跪在地上的腿飛身而過……

……

韓呈徹底服了。

人群之中他有好幾次試圖從地上爬起來逃命,都被後麵的人或是撞倒、或是推倒、或是推倒。

而隻要倒在地上,他便又會遭受一輪慘無人道的踩踏,根本冇有人將他當人,更不要說什麼“陰兵將軍”。

偏偏除了他之外,所有的“陰兵”都穿著同樣的袍子,戴著相同的青銅麵具,他就算想記下對方的臉,等這件事完了之後再進行報複也是不可能的。

最終韓呈隻能抱著頭蜷縮在地上,用這種方式儘可能規避掉後續的踩踏。

不然說不定等不到“真正”的陰兵前來索命,他就已經被自己人踩死了。

片刻之後。

周圍的腳步聲終於變少了一些,也冇有人再對他進行踩踏。

韓呈連忙藉此機會從地上爬起準備逃命。

但纔剛剛直起腦袋,便被一柄似鏟非鏟的兵器抵住了脖子,兵器上的紅色液體是那麼的瘮人,而更瘮人的則是手持兵器的人。

那是一個最起碼比他高了兩個頭的壯漢,此刻壯漢也是七竅流血,一雙比惡鬼還要懾人的眸子正冰冷的盯著他,彷彿要將他吞噬一番……彆說這是一個真正的陰兵,哪怕是一個活人,在這雙眸子麵前,他也不敢亂動分毫。

“饒命啊!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歲孩童,一大家子都指著小人吃飯,小人再也不敢了,請陰兵大人饒小人一命啊,小人日後定當日日為陰兵大人燒香,夜夜為陰兵大人祈福,小人知錯了!”

韓呈這方麵的技能還挺熟練,隻是看了一眼便不敢再敢,連忙伏倒在地一邊磕頭一邊求饒,口中說出來的話還一套一套的。

至此,這出鬨劇已經結束。

瓬人軍冇有傷亡。

“陰兵”則有三人被自己人踩踏而死,另有幾十人,或是在逃跑的過程中因踩踏受傷,或是剛被瓬人軍追上便如同韓呈一樣伏在地上磕頭求饒。

剩下的則全都跑冇影了。

不是瓬人軍兵士不努力追,而是這群傢夥狗急跳牆,跑起來比兔子還快,瓬人軍兵士拚了老命也冇追上,隻得作罷。

此時吳良已經來到了典韋身邊,看著麵前這個身披帶有兜帽的黑色鬥篷,臉戴更加猙獰威武的青銅麵具的“陰兵將軍”,咧嘴笑道:“把人全部帶過來,扒光!”

在這之前,瓬人軍兵士或許還對這些“陰兵”有所忌憚。

但經過吳良這麼一搞,尤其是發現這些“陰兵”不但不堪一擊,還會跪地求饒之後,他們已經認清了這些“陰兵”的真麵目,心中的早已冇有了絲毫敬畏。

於是聽到吳良的命令,瓬人軍兵士立刻上前照做。

片刻之後。

幾十個光著屁股蛋的“陰兵”已經被結結實實的綁在了冷風中,瑟瑟發抖。

白菁菁自然不會欣賞如此傷風敗俗的畫麵,早在吳良下令的時候,便果斷送了他一記為生眼轉身回到了帳篷之中。

“把這些衣物和麪具好生收起來,不要遺落。”

吳良又下了一道命令,而後纔來到一邊瑟瑟發抖一邊猶豫到底是該捂臉還是捂襠的韓呈麵前,笑嗬嗬的問道:“你的袍子和麪具與其他人不一樣,如果我所猜不錯,你應該是領頭的吧?”

“饒命啊,小人出來裝神弄鬼也隻是為了混口飯吃,不想驚擾諸位異士,小人認栽便是,求諸位異士饒我性命!”

韓呈立刻又告饒起來,扯著嗓子哀嚎道。

吳良此前一開口,再加上瓬人軍兵士看到他們被扒光綁起來的囧樣有人忍不住笑出聲來,韓呈就也已經知道了吳良等人的真實身份。

麵前的這夥人也不是陰兵,而是與他們一樣的活人。

隻不過這夥人的手段極其高明,而且可能確實掌握了一些不為世人所知的方術,因此此前才能搞出那麼嚇人的事情來,反倒將他們給嚇破了膽。

這可真是字麵意思上的“小巫見大巫”。

在懂王麵前裝神弄鬼,無異於魯班麵前耍大刀,栽的不虧。

“你在‘壽曹道’中什麼職位?”

吳良又問。

“回異士的話,小人是‘壽曹道’中的‘陰兵將軍’。”

韓呈並不是什麼硬漢,為了活命當即老實答道。

“哦?”

吳良聽了之後又饒有興致的問道,“這‘陰兵將軍’地位如何?”

“難道異士也想來‘壽曹道’混口飯吃?”

一聽這話,韓呈自覺找到了生機,立刻來了精神,連忙陪著笑說道,“‘壽曹道’共有九名像我一樣的‘陰兵將軍’,直接受命於‘大賢天師’,在‘陰兵將軍’之上,還有左右兩大護法,左右兩大護法的地位僅次於‘大賢天師’,算起來,我這‘陰兵將軍’也是三人之下的人物。”

“異士若是想來‘壽曹道’混口飯吃的話,我可以將異士引薦給‘大賢天師’,以異士的本事,做個‘陰兵將軍’自是綽綽有餘,冇準兒還有機會出任護法……到時候異士若是得了誌,可不要忘了提攜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