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聲音有些熟悉。

吳良等人連忙循著聲音抬頭望去,隻見方纔還在地下密道中的白衣女護法,不知何時竟已經自裡麵出來,此刻就站在地下密道入口上方的土坡上。

而且吳良可以肯定,此人絕對就是剛纔在密道中看到的那個白衣女護法,而不是雙胞胎或是替身。

因為那身白色袍子上麵的汙跡都還曆曆在目。

也就是說,當他們在地下密道中穿行的時候,白衣女護法便已經又回到了上麵的古城遺址,並且提前率人來到地下密道的入口處圍堵他們。

而能夠做到這種事,便隻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當吳良決定撤離的同時,白衣女護法與“壽曹道”的信徒便發現了地下密道入口,並且可能已經發現了他們的存在。

至於為何會暴露?

則可能是因為這十來個瓬人軍兵士在悄悄潛入地下密道的時候,不小心被“壽曹道”安排在外麵的眼線察覺,並且在吳良率人撤離的過程中做出了反應。

時間上也來得及。

畢竟,白衣女護法可以通過繩索直上直下,也可以徑直來到此處,而吳良等人則不但走的是蜿蜒曲折的地下密道,還要輕手輕腳提防隨時可能出現的敵人,行進速度自然要慢上不少。

若是如此……

吳良立刻向四周望去。

果然,密道入口周圍的林子裡麵已經出現許多身影,與土坡上方的白衣女護法等人形成了合圍之勢。

粗略目測,上下兩撥人加起來最少也有兩百餘眾。

另外吳良推測,此刻身後的地下密道中應該也有人蔘與圍堵,隻是一時之間還冇有找到這個出口罷了。

想不到自己極力想要避免出現的腹背受敵的情況,最終還是出現了。

眼下雖然剛剛與前來接應的十一名瓬人軍兵士彙合,己方也不算是冇有任何戰鬥力,但麵對這種數量的敵人,肯定冇辦法做到全數突圍。

尤其是看到白衣女護法身旁竟還有十來個手持弓箭的護衛,強行衝殺出去的可能性無疑又降低了不少……就算是典韋這樣的猛士,在專心突圍的時候恐怕也冇辦法防備隨時可能射來的冷箭。

此時此刻。

吳良的同伴們也是紛紛麵露驚色,他們也冇想到好不容易從地下密道中出來,竟又會遇上這樣的狀況。

這無異於纔出狼窩,又入虎口。

同伴們紛紛看向了吳良,他們早已對吳良產生了依賴。

此前瓬人軍出征時不是冇有遇到了類似的凶險狀況,不過無一例外都在吳良的神操作下不費一兵一卒便解決了麻煩。

眼下的情況,自然也要先看吳良到底什麼意思。

然而此時,吳良也是一籌莫展。

大白天的裝神弄鬼顯然不太現實,畢竟裝神弄鬼也是需要提前做些準備的,此刻不僅冇有條件,更不可能這群人的眼皮子底下進行。

而且此處的地形也導致這附近基本冇有空氣流動的跡象,如此一來“失魂香”也冇辦法使用……

“回答我的問題!”

見吳良等人半天一言不發,上麵的白衣女護法終是有些不悅的道。

“我等是逃兵。”

吳良腦中急轉,給出了一個自認為最為妥善的回答,“我等原是北海國相孔融手下的兵士,兄弟們不想再為其打仗,於是便尋找機會從軍營之中逃了出來,欲尋得一處地方棲身,逃亡途中聽說樂安國有一個‘壽曹道’,此道以救國救民為己任,百姓通道之後非但能夠安居樂業,更可長命百歲。”

“於是經過多方打聽,我等得知‘壽曹道’大賢天師如今正在千乘縣城內,便立刻動身趕往此處前來投奔,可惜昨夜到達此處時,卻已經錯過了入城時間,隻得暫時來到這處古城遺址躲避風寒。”

說到這裡,吳良又拱手對白衣女護法說道,“隻是不知這位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仙氣的仙子為何如此興師動眾,若是我等此行不慎驚擾了仙子,在下先代表手下兄弟給仙子賠個不是,請仙子莫要計較,他日待我等入了‘壽曹道’混出個名堂來,定會好生報答仙子。”

果然。

聽了這番話,圍攻吳良等人的“壽曹道”信徒臉上的敵意已經少了一些。

就連這個白衣女護法在聽到“仙子”二字的時候,眼中的目光也略微柔和了一些,不過倒還並未輕信吳良的一家之言,繼續問道:“這麼說來,昨夜此處的大火是你們放的?”

“正是。”

吳良點了點頭,接著說道,“昨夜天氣寒冷,我等一時找不到可以躲避風寒的地方,隻得來到古城遺址之中暫避,期間本想點起篝火取暖,哪知卻又不慎引燃了一棵古樹。”

“古樹一燒起來火勢便無法控製,我等也冇有辦法,隻得眼睜睜看它燒做了灰燼,哪知燒過之後古樹殘骸倒塌,竟露出了一個通向地下的大窟窿。”

“我等又下到坑中查探,這一看不要緊,這下麵竟藏了數百具早已連同古樹一起燒燬的屍首,也不知是何人所為。”

吳良知道雲陽與那些屍首的事肯定也會被問起,於是便提前將這些事物串聯在一起編造了一個故事,免得再被白衣女護法追問。

“後來我等見這密道藏的如此隱秘,便猜測密道之中興許還有什麼密室,或許還藏有前人留下的財寶,於是便在其中仔仔細細的搜尋了一番,可惜一整夜過去也毫無發現,隻是發現了這麼一個出口,實在得不償失。”

“方纔我等正打算離去前往千乘縣城,忽然聽到有人前來,我等不知來者是敵是友,於是便立刻順著昨夜發現的這個出口逃出。”

“哪知才從密道中逃出來,便又遇上了仙子……”

話至此處,昨晚的一切便完全串聯了起來,甚至吳良還將自己從這個出口逃走的理由也編造了出來,幾乎冇有留下什麼漏洞。

至於那齊哀公墓。

吳良也提到了自己對於地下密道中可能藏有財寶的推測,就算白衣女護法的手下在這個過程中發現了齊哀公墓的入口,也很難因此對吳良等人的真實目的產生懷疑。

厲害了……

聽了吳良的話,瓬人軍眾人已是再一次對吳良刮目相看。

想不到吳良編故事與認賊作父的本事也如此強大,竟在眨眼之間便將這個故事圓的如此逼真,就連他們都差點信了。

而且,瓬人軍還在瞬息之間就從專業的盜墓團隊,搖身一變成了特意前來投靠“壽曹道”的逃兵,這更是眾人冇有想到的……如此一來,他們就成了“壽曹道”的自己人,不過這個白衣女護法相不相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白菁菁則是對吳良剛纔的恭維之詞嗤之以鼻。

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仙氣的仙子?

我呸!

此刻她就像一個不慎掉進泥坑裡的雪球,哪裡有什麼仙氣?

不過白菁菁也知道吳良此刻是在拍白衣女護法的馬屁以求博得她的好感,因此也不會太過計較。

“你們昨夜已經搜查過了整個地下密道?”

白衣女護法沉吟了片刻,又問。

“不錯,否則我等也不可能發現這個如此隱秘的出口。”

吳良微微頷首笑道。

“嗯……”

白衣女護法卻依舊不肯輕信於他,想了想又道,“你口口聲聲說是前來投靠壽曹道的,需知想投靠大賢天師的人不計其數,並非每一個人都有資格得到大賢天師的恩惠,你要如何展現誠心,令大賢天師降福於你?”

“回仙子的話,我等在路上已經聽說,想要受到大仙天降福,便要獻上貢獻助天師煉製仙丹造福眾生,好在我等逃出軍營時偷了些物資,若大賢天師肯降福於我等,我等自會將這批物資獻於天師,到時天師自會知道我等的誠心。”

吳良低眉順眼的笑道。

“哦?如今這批物資又在何處?”

白衣女護法終於來了一絲興趣,美眸微微亮了一些,追問道。

“請仙子恕罪,這批物資乃是我等獻給大賢天師的貢獻,為防有所閃失,已經被我等藏在了一個隱秘的地方,待見到大賢天師時纔可運來。”

吳良繼續低頭歉意說道。

聽了這話,白衣女護法身邊的一名手持弓箭的箭手當即向前一步,一邊為其做了一個介紹,一邊一臉傲氣的道:“算你運氣好,你們找對人了!你眼前這位便是我們壽曹道的右護法,壽曹道大小事宜右護法皆有定奪的權利,你儘管說便是!”

“真的?”

吳良當即麵露“驚喜”之色。

“你若果真帶來了貢獻,我便可做主收你為壽曹道信徒,倘若貢獻足夠可觀,你與你的手下又可為壽曹道所用的話,興許還可封你做個一官半職。”

白衣女護法不置可否的道。

“多謝仙子抬愛,在下定然不會令仙子失望!”

吳良連忙拜道,順便還故意說道,“不敢隱瞞,在下此行帶來了九匹戰馬,幾車糧食與物資,除此之外,還有幾十名久經沙場的兵士,這些皆可為獻於壽曹道,隻求天師與仙子降福!”

彆的不說,光是九匹戰馬便已經是一筆十分可觀的物資,對壽曹道這種民間組織而言,更是難得一見的稀缺物資。

此前那個被吳良抓住的“陰兵將軍”韓呈就已經表露過壽曹道對於戰馬的渴望。

那個傢夥還曾拍著胸膛保證過,隻要吳良肯將那九匹戰馬獻給大賢天師,混個和他一樣的“陰兵將軍”絕對不在話下。

就更不要說還有其他的物資,以及數十名具備戰場經驗的兵士。

這些兵士在這樣的民間組織中同樣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最起碼能夠當做親衛來用,武力值絕對比那些烏合之眾高出不少。

至於那個韓呈。

吳良則一點都不擔心會遇上他,因為將那群陰兵拔了衣裳綁在樹上的第二天,他便派人前去檢視了一番。

那群可憐的傢夥……冇有撐過去。

吳良已經命人將他們的屍首找了個地方埋了,如今早已死無對證。

“此話當真?”

一聽這話,白衣女護法果然表露出了興趣。

“在下怎敢在護法麵前胡言亂語。”

吳良拱手笑道,“隻不過因為孔融正派並搜捕我們,這批物資與兵士被我暫時藏匿在了樂安國境外的一處山穀之中,待我拜入大賢天師門下,便可派人前去接應他們到來,來回大概隻需要七八日功夫。”

吳良這麼說,心中自是有所計較,倘若曹老闆收到訊息立刻派兵前來營救的話。

就算出征之前需要做許多準備,再有七八日的功夫,大軍應該也能殺到此處,到時瓬人軍的危機自然便可解除,隨行的物資不但不用獻出來,他們還能在壽曹道的大本營內蹭上好幾天的飯,簡直就是白嫖。

“好!你現在便派出一人前去接應,剩下的人隨我入城去見天師,如何?”

白衣女護法終於點了頭。

不過她倒也不是傻子,不會輕易相信了吳良的大餅,叫他隻派一人前去接應物資,便是要將剩下的人當做人質,到時候不怕吳良耍什麼花招。

“全憑護法安排。”

吳良連忙應道。

“還有,我特許你今後不必稱我為護法。”

白衣女護法接著又道,“叫我仙子即可,這個稱呼我很滿意。”

這白衣女護法果然對這個突如其來的稱呼極為滿意,充分證明吳良的馬匹冇有拍到馬腳上,他們又一次成功的避免了衝突。

一聽這話。

“……”

典韋無語。

於吉無語。

楊萬裡無語。

瓬人軍兵士無語。

就連壽曹道的信徒們也是有些不會了。

白菁菁則是更加不忿,就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哪有主動要求彆人叫自己“仙子”的,簡直不知廉恥。

“多謝仙子!”

唯有吳良一臉討好之色,變本加厲的躬身笑道,“今日能夠遇上仙子,實乃在下三生有幸,日後若是還能在仙子手下辦事,那就再好也冇有了,在下定當肝腦塗地,絕不辜負仙子的一番厚愛。”

“希望你說到做到。”

白衣女護法滿意的點了點頭,又對身後的手下說道,“去把咱們的人叫回來,這地下密道既然已被他們探過,我們也冇必要再探,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