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美!

如此一來,齊哀公墓便能夠暫時不再受到“壽曹道”信徒的搜尋,因此也就減少了提前暴露受到嚴重破壞的風險。

這對吳良來說自然是一件好事。

正當他心中竊喜的時候,白衣女護法又接著說道:“你現在便可以派一個人前去接應物資與兵士了,剩下的人隨我一同回城麵見天師。”

“是。”

吳良應了一聲,回過身來叫過一名軍官,衝他眨了一下眼道,“你回去告訴兄弟們,我已經給大夥找到了安身立命之所,叫大夥帶上東西務必在‘七八日’之內趕到千乘縣來,到時候大家一起跟著天師與仙子過好日子……哦對了!”

說到這裡,吳良又是一副忽然想到了什麼的模樣,拍了一下腦門道:“此行路途遙遠,你一人出門在外定要吃些苦頭,來,大夥把隨身攜帶的乾糧與水囊拿過來給他帶上,總不能叫他在路上餓了肚子。”

“說的是。”

瓬人軍眾人雖然並不明白吳良到底什麼意思,但還是紛紛走上前來將自己的乾糧與水囊塞到了這名軍官懷中。

吳良也是趁勢將自己的水囊與包裹在布包之中的乾糧遞了過去,順便還將自己的冬衣也脫了下來,披在這名軍官身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囑咐道:“寒冬臘月的也彆凍著,弟兄們可就全指望你了,若是路上有什麼閃失,天師與仙子可就要以為我此前是胡言亂語了,難免懷疑咱們的誠心。”

“是!保證完成任務!”

那名軍官當即行了個禮,帶著一大串水囊與乾糧向人群之外走去。

他已經明白了吳良的意思,那加重了語氣的“七八日”三個字,顯然是叫他回去穩住瓬人軍兵士,這段時間千萬不要再輕舉妄動。

而且看那白衣女護法此刻對吳良的態度,短期之內應該也不會為難吳良等人。

所以眼下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趕回去通風報信,免得剩下的瓬人軍兵士等不到人,再做出一些影響吳良實施計劃的事情來。

隻是這臨彆送出水囊與乾糧的舉動,卻是令他有些看不懂了。

明明瓬人軍兵士藏身的山穀距離此處並不遠,就算他要防止被跟蹤,可能需要繞些遠路,也完全不至於餓了肚子。

帶著這樣的疑問。

這名軍官越走越遠,很快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如此故意在山路中兜了不少圈子,又鑽了好幾處密林,終於可以完全確定自己冇有被跟蹤。

不過這名軍官依舊躲在一處山石之中,一直等到太陽落山,周圍再也冇有一絲光亮,更不可能有人發現他的行蹤之後,才悄無聲息的返回了瓬人軍藏身的山穀。

向眾人講述過吳良等人的經曆,並將吳良的意思轉達之後,這名軍官才終於又想起了此前的疑問。

於是。

他一人進入帳中,將所有的乾糧袋子打開細細檢視。

直到打開吳良給他的那個乾糧袋子是,一抹幽光忽然自乾糧袋子中照射出來——竟是隨侯珠!

不過這名軍官並不知道這顆會發光的珠子便是隨侯珠,瓬人軍中的大部分官兵也並不知道隨侯珠的事情,隻知道吳良有一顆會發光的寶珠。

“嗯?!”

軍官一愣,連忙又將乾糧袋子掩了起來,“想不到校尉竟將這顆寶珠托付給了我……請校尉放心,末將定會好生守護這顆寶珠,待你歸來之時親手交到你手中!”

……

另外一邊。

望著那名軍官越走越遠,白衣女護法並未有所表示,吳良心中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

他身上雖然還有許多稀奇的東西,但一旦被搜身,最容易引人注意的便是隨侯珠。

這玩意兒一旦落入敵手,一定會被當做寶物珍藏起來,倘若再有人動了什麼心思,在不同的人手中倒上那麼五六七八手,想要找回來可就比較困難了。

而隨侯珠一旦遺失,白菁菁這個隨珠人一定是最難受的,說不定還會不得不離他而去。

因此,吳良纔會果斷選擇先偷偷將隨侯珠送了出去。

其實他剛纔完全可以選擇讓白菁菁帶著隨侯珠先走,或者於吉啊、楊萬裡啊、典韋啊這幾個對自己更加重要的人先走也行。

但他最終還是否定了這樣的想法。

這幾個傢夥恐怕難以下定決心先走,而剛纔的一切都在白衣女護法眼皮子底下進行,一旦扯皮起來,若是白衣女護法略微動一動心思,就有可能叫人檢視他們送出去的乾糧袋子,甚至說不定臨時改變主意非讓人跟著那名軍官一同前去接應,到時候事情可就又要麻煩一些了,一定要趁她冇有懷疑之際將一切小動作完成。

“吳有才,一會等到了地方,你可要提前將隨侯珠藏好,莫要叫這夥人發現,否則他們定會取走。”

在“壽曹道”眾人的護送之下,白菁菁也是終於想到了這茬,私下來到吳良身邊,壓低了聲音小聲說道。

“你這麼擔心隨侯珠,是不是因為不願離開我?”

吳良嘿嘿笑道。

“我在與你說正事!”

白菁菁有些羞惱的跺腳道。

“放心吧,隨侯珠如今已經長出翅膀飛走了。”

吳良向那名軍官離去的方向斜了下眼睛,笑嗬嗬的道。

“就會作怪……”

白菁菁反應了一下,終於明白了吳良的意思,隨即便又一臉嗔怪的擰了他的後腰一下,冇好氣的道,“倒是你,我看你呀,怕是早已不願離開這位仙子了吧?這位仙子對你笑一下,你的心都快化了。”

“逢場作戲而已嘛……”

吳良一邊躲一邊笑道。

就在這時候。

此前那名站在白衣女護法身邊說過話的箭手來到吳良等人麵前,對吳良勾了勾手指,麵無表情的說道:“你!隨我來一下,護法有話要與你說。”

“好嘞!”

吳良當即腆著臉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

“且慢!你身上可有攜帶利器?”

那名箭手上下打量著吳良,接著說道,“若是有,最好提前拿出來,若是被我查到你攜帶利器,定不輕饒了你!”

“有,有,隻是一柄小匕首。”

吳良繼續陪著笑將彆在腰後的銅匕首抽了出來,遞給身後的典韋的同時衝他使了眼色,告訴他不必跟著,而後又從上到下拍了一遍,說道,“這下冇有了。”

“走吧。”

那名箭手這才點了點頭,帶他向前麵走去。

……

人群前列。

“我叫你過來,是要糾正你方纔的錯誤。”

看到吳良過來,白衣女護法一邊向前走路,一邊側過臉說道。

“哦?請仙子示下,在下定當痛改前非。”

吳良連忙說道。

同時他也在回憶自己剛纔說過的話做過的事,如此細想了一遍,自認為並未出現什麼疏漏,更不曾說過什麼會惹得白衣女護法厭煩的話,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你方纔用了一個‘弟兄們’。”

白衣女護法聲音冷漠的道,“我剛纔注意到,在你的人手之中還有一名女子,我雖然並不清楚這名女子因何與你們同行,但此刻顯然與你已是同一夥人,既然你的人中有一名女子,你便不能隻說‘弟兄們’,如此便是忽略了那名女子,是對女子的不尊重,這便是我要指出的錯誤。”

“呃……”

吳良聽完當即愣住。

“怎麼?難道我說的不對?”

白衣女護法問道。

“對對對,仙子說的極是,聽了仙子這一席話,在下實在羞愧難當。”

吳良小雞啄米似的點頭,義憤填膺的握拳道,“其實仙子所說之話,在下心中早有感觸,每當看到有人欺辱、輕視女子的時候,我便氣得渾身發抖,大熱天的全身冷汗,手腳冰涼,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這個世界還能不能好了?女子到底要怎麼活著人們才滿意?這個世界到處充斥著對女子的壓迫,女子何時才能真正的站起來!”

“?”

聽了這番話,白衣女護法忽然停下腳步,回過身來有些奇怪的望著他,半晌之後那雙冷漠的桃花眼竟變得亮晶晶起來,開口問道:“你真是這麼想的?”

“自然,在下雖然算不上英雄,但也從不欺辱女子,遇上此事也會忍不住出手相助,因為在下心中深知,隻有閹人才欺辱女子,真男人就應該乾男人!”

吳良挺了挺胸膛,像個男人一樣正色說道。

“非也非也……”

白衣女護法卻又搖起了頭,微微蹙眉道,“你這便又是在歧視女子了,你口口聲聲說從不欺辱女子,又以真男人自稱,這番話本身便是建立在你認為男子比女子更強的基礎之上,若是離了這個基礎,這話便無法立足。”

“……”

我去,這女人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吳良覺得麵前這個女人很有思想,至少擁有常人無法匹敵的辯才,思路也比一般人清晰很多。

“不過這也怪不得你,世道本就如此,活在這世道之下,你說出這番話來,便已經比多數男子強出了百倍。”

白衣女護法倒也並未繼續糾纏這個問題,隻是歎了口氣道,“我倒看你越來越順眼了,回去見了天師之後,你便跟著我,隻要你誠心為我辦事,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

“多謝仙子抬愛,在下感激涕零!”

吳良又是連忙拜謝。

“回到城中去見天師時,與你一道的那個女子便暫時安置去我府上吧,她還算有幾分姿色,最好不要被天師見到,這塊麵紗你拿給她,以後出門便教她戴在臉上。”

白衣女護法說著話,又從懷中掏出一塊乾淨的麵紗遞了過來。

這似乎纔是她將吳良叫過來的主要目的。

言下之意應該是說那所謂的“大賢天師”是個老色批,見到白菁菁便一定會想方設法占為己有,而白衣女護法並不希望此事發生。

想不到她竟還有這個心思……倒叫吳良刮目相看了。

“屬下遵命。”

吳良當即又拱起手來,也不再自稱“在下”,直接自稱為“屬下”,不動聲色的便將自己的“歸順”之心表現了出來。

與此同時,吳良心中又不自覺的好奇起這個白衣女護法的麵容來。

除了白衣女護法那冷漠而又慵懶的禦姐音令人食指大動……

她誇讚白菁菁時隻是用了“還算有幾分姿色”這樣的說法,無形中便透露出了那麼點“我更有姿色”的自信,至少在她心裡是這麼覺得的。

但問題是如果“大賢天師”是個老色批,而這個白衣女護法又美麗動人的話,她恐怕也會受到“大賢天師”的垂涎吧……

那麼“大賢天師”到底是對她下了手,還是冇有下手呢?

吳良更傾向於冇有。

畢竟通過白衣女護法的言語,便能夠看出她是一個胸中藏有傲氣的女人,並且這席傲氣顯然還不曾受到過挫折。

“另外。”

正如此想著的時候,白衣女護法又正色道,“見了天師之後,將你的油嘴滑舌收起來,他問什麼你便說什麼,不要說多餘的話,若是他來到你身前,你便立即躬下身子,絕不要抬頭,更不要與他對視,否則我也保不了你。”

“仙子,屬下有些不明白,這又是為何?”

吳良奇怪的問道。

“照做便是,哪來這麼多廢話?”

白衣女護法有些不耐的道。

……

千乘縣城內。

一行人走過街道,時不時有“壽曹道”的信徒遠遠便衝白衣女護法躬身施禮,臉上儘是尊敬與虔誠之色。

白衣女護法則隻是淡淡的看上他們一眼,並不做任何迴應。

而跟隨白衣女護法出城的信徒們,也漸漸的散去了各處,看樣子應該是臨時應征起來的人手,各自還都有各自的職責。

最後跟在白衣女護法身後的,就隻剩下二十幾個箭手以及瓬人軍眾人。

白衣女護法安排一名箭手領著白菁菁去了彆處,自己則與剩下的箭手帶著吳良等人徑直來到了城南的一處挺有規模的廟宇前麵。

這廟宇的建築風格頗有那麼幾分佛寺的味道。

吳良心裡清楚,這是一座“浮屠仁祠”。

說白了就是天朝最早的佛寺。

早在東漢年間,佛教便已經傳到了天朝,關於此事史書早有記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