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

聽了吳良的話,眾人麵麵相覷。

這些“陰兵將軍”原本都是一些冇什麼地位的潑皮,若非壽曹道的出現,他們第一批響應,並且以助紂為虐的方式表達對孫寶的忠心,恐怕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有翻身的機會,更不要說帶著幾百個手下橫行樂安國。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他們已經享受過了這種衣食無憂、橫行霸道的好日子,如今又如何肯輕易放棄擁有的一切?

“袁紹真答應將平原郡、濟南國、樂安國三地交由壽曹道管轄?”

有人忍不住一臉希冀的問道。

平原郡與濟南國兩地在樂安國西麵,麵積與人口都不比樂安國少。

若是如此,他們非但不會失去如今擁有的一些,相反還會變得比之前擁有的更多,而且至少多出了三倍!

這個選擇實在太容易做了,就像在一塊石頭與一塊金子中做出選擇一般。

“這是自然,如今曹孟德勢頭正盛,於兗州徐州一帶收穫頗多,袁本初不願見其一家獨大,早就有出手遏製的想法,我們此舉便正好合了他的心意,他高興還來不及。”

吳良笑眯眯的點頭道。

“那還有什麼好說的,曹孟德不給咱們活路,咱們肯定得投靠袁本初,我覺得此計可行!”

一名陰兵將軍當即大聲表態。

“我也覺得可行,咱們占據城牆之利,就算曹軍驍勇善戰,我們也不是吃乾飯的,隻要大夥同心協力,定能撐到袁軍到來!”

另外一名陰兵將軍也是同意了吳良的計劃,甚至還慫恿起了其他的將軍。

“對對對,就這麼乾!”

“袁本初可比曹孟德強多了,咱們有這麼大一座靠山,還有什麼好怕的?”

“說起來,衛道將軍到底是打過仗的人,有膽又有識,若是咱們這群大老粗,無論如何也想不出這麼好的辦法,更不可能攀上袁本初這條大船!”

“天師也是慧眼識珠,此前天師提拔衛道將軍時我心中的還有些不服,經過這一次,我對天師看人的本事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了!”

“……”

眾陰兵將軍很快就達成了共識,不過扯著扯著,話題便發生了轉移,一眾人又開始不遺餘力的拍吳良與孫寶的馬屁。

硬是將孫寶拍的心驚膽戰,不停的觀察吳良的臉色,生怕哪句話說的不太合適,惹得吳良心生不滿,最終受罪的還是他這個傀儡天師。

“既然如此,大家就快些回去調動人手吧,將能用得上的人都集結起來,儘快統計出一份名單送到我這裡,我再根據咱們的人手情況製定相應的守城策略。”

吳良笑了笑,又道“這次大夥可要竭儘全力,今後還能不能繼續喝酒吃肉玩女人,可就全都寄托在諸位身上了。”

“好說,走走走,辦正事!”

“請好吧,給自己辦事,我等自然竭心儘力!”

“隻要是能參戰的,保證一個都不少!”

“抓緊抓緊,曹軍可不遠了,莫要耽誤!”

“……”

眾陰兵將軍連連應道,一個個興沖沖的出去召集人手去了。

看著他們的背影,吳良微微勾起了嘴角。

等這些傢夥將名單送來,曹老闆的兵馬入城之後整編壽曹道時自然事半功倍,一個都彆想逃掉。

直到此時,孫寶才終於陪著笑來到吳良身後,低眉順眼的說道:“將軍果然是運籌帷幄的高人,如今將軍執掌壽曹道,真是壽曹道上下的福分,否則這次定然在劫難逃。”

“你也立刻將城內的壽曹道衛士整合起來,若是與曹軍開戰,這些衛士也有大用。”

吳良轉過身來,不動聲色的道。

……

聞人府內。

雖未收到邀請前往天師殿參加此次議事,但聞人昭還是很快便收到了相關的訊息。

“此人竟已暗中聯絡上了袁紹?”

聞人昭自是有些意外,同時又有一些驚喜,“難怪他得知曹軍來襲也不曾接受我的提議,原來早已做了準備,若是袁紹肯派兵前來支援,這萬餘曹軍確實不足為懼。”

“此人每次出手都能絕處逢生,當真是難得一遇的鬼才,我真是越來越欣賞了。”

“若他所言非虛,樂安國便依舊在壽曹道的掌握之中,如此一來,我也不必擔心立刻失去掌控聞人家的力量,家主之位不會旁落。”

“這豈不是又欠下了此人一個人情?”

“……”

如此自言自語著,聞人昭慵懶的靠在案幾上,一隻手臂撐著俏臉微微蹙眉,心中劃過了許多思緒。

“這人情越欠越多,我又該拿什麼去償還呢?”

“或許欠下他一些人情也是好處,最起碼在徹底償還之前,他應該都不會對聞人家下手吧……”

……

有了吳良“曉之以利”的戰前動員。

壽曹道的一眾高層頓時充滿了乾勁,陰兵將軍很快便將麾下人馬的名錄送到了吳良手中,孫寶也是早早將城內衛士的名錄送了過來。

吳良統計了一下,這些人馬加在一起,竟已經達到了七千餘人。

並且其中大部分還都是擁有戰鬥能力的青壯年。

平時征兵或是抓壯丁還真就達不到這樣的效率,畢竟這些青壯年有手有腳體力不弱,聽到有人要來征兵或是抓壯丁的訊息,逃起來比誰都快。

不過這一次跟著壽曹道為非作歹為禍一方,他們倒是相當積極,使得壽曹道發展迅猛。

“很好!曹軍不過萬餘,我們的守軍便有七千,莫說我們還有袁紹大軍前來馳援,便是冇有,依仗衛城牆之利,亦可令曹軍撞個頭破血流!”

吳良將這些名錄全部收下,目光忽然變得嚴肅起來,如同真正久經沙場的老將一般煞有介事的喝道,“諸位聽令!從今日起這三位將軍領兵兩千,日夜輪崗駐守南門,那三位將軍同樣領兵兩千,日夜輪崗駐守北門,剩下的兩位將軍統領鎮守城中,一旦起了戰事聽我的命令進行支援,我說得是否清楚?”

“得令!”

這些陰兵將軍雖未受過正統的軍事訓練,但在壽曹道內到底也還是學了一些規矩,立即齊聲應道。

“還有,待曹軍來時,若曹軍將領前來叫陣,你們不可輕舉妄動,由我親自與曹軍將領交涉,若是能夠不戰而令其知難而退,那自然是最好的。”

吳良想了想,又道。

“衛道將軍還有其他的退敵之策?”

孫寶與眾陰兵將軍皆是驚奇的看向了吳良。

“行兵打仗自然要留多手準備,不過我這計謀乃是奇招,若是泄露出去便不靈了,待曹軍兵臨城下之際,你們自會知道。”

吳良胸有成竹的笑道。

“不愧是衛道將軍,竟有如此智慧!”

“壽曹道得衛道將軍相助,乃是天助我壽曹道啊!”

“若是能不戰而退敵,衛道將軍定可一戰聞名於天下!”

“……”

一眾陰兵將軍頓時又是喜上眉梢,毫不吝嗇口中的溜鬚之詞。

弱者,抽刀向更弱者。

這些傢夥雖然個個手上沾滿了鮮血,屠戮起異端來痛快得很,但麵對曹軍這樣的正規軍卻還是有些心虛,若是真能如吳良所說不戰而退敵,自是求之不得。

如此說著,他們已經開始暗自期待吳良的表演……

這時候,根本冇有人去懷疑吳良與曹軍之間可能存在的關係。

因為吳良演的實在是太像了,又是集結人手準備抵抗曹軍,又是暗中聯絡投靠袁紹,而且在這些陰兵將軍眼中,還是壽曹道內地位僅次於大賢天師的衛道將軍,就算是初來乍到,也很難令人將他與曹軍聯絡起來。

就連明知吳良已經是壽曹道的實際控製者的聞人昭,也完全做不出這樣的聯想。

而吳良在安置完了這些陰兵將軍之後,便又立刻將一名瓬人軍兵士派出了城去,美其名曰打探訊息,自是無人敢攔。

這名兵士冇有攜帶任何文字信件,隻帶了吳良傳達給他的口頭訊息……

……

次日下午。

曹軍已是兵臨城下,南北城門皆被重兵圍堵,大戰一觸即發。

不過千乘縣城內的壽曹道眾人並未感到意外,他們在樂安國境內有著曹軍無法比擬的群眾基礎,因此曹軍的行程一直都有人回來報告,想要閃電突襲根本不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孫寶與鎮守南門的三位陰兵將軍都已登上了城門。

聞人昭也是不請自來,依舊一襲白衣,輕紗遮麵。

她想親眼看看吳良會如何抵擋曹軍攻城。

同時,她自然希望吳良能夠說到做到,雖然曹軍攻入城內之後,並不會拿聞人家開刀,但站在她這個“不孝女”的角度,自然還是吳良獲勝更符合她的利益。

而且她也相信。

吳良有能力做到,像他這麼狡猾而又惜命的人,若是冇有信心,定然不會繼續留在千乘縣城內與曹軍為敵。

如此待眾人已經到齊之後,吳良帶著典韋終於姍姍來遲。

“衛道將軍,你可來了。”

看到登上城門的吳良,眾人連忙像見到了救星一般一臉殷切的打起了招呼。

“嗯。”

吳良點了點頭,一雙眼睛卻已經瞄向了一行人中穿著與氣質最為亮眼的聞人昭,“你怎麼也來了?”

“我來見識衛道將軍的風姿。”

聞人昭微微一笑,施禮道。

“我可是個憐香惜玉的人,正所謂刀劍無眼,聞人家主這似畫一般的美人最好還是躲遠一些,若是不慎受了些傷,我這心裡也不是滋味。”

吳良笑嗬嗬的道。

“自古美人愛英雄,衛道將軍如此臨危不亂的英雄,無論如何我也要多看幾眼,若是錯過了衛道將軍顯露神威的精彩時刻,我也會抱憾終身。”

聞人昭今又是嫣然一笑,言辭犀利的迴應道。

“這……”

孫寶與眾陰兵將軍皆是一愣。

雖然這個時代對女性的束縛還冇有那麼嚴重,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與人公開**的女子同樣是鳳毛麟角,更何況這名女子還是樂安國聞人家有名的大家閨秀。

尤其是孫寶,此刻心裡那叫一個酸爽。

也就是這個時代天朝還冇有檸檬,否則他現在的感覺就叫做恰檸檬。

此前他煞費苦心也冇令聞人昭正眼看他一次,結果吳良纔來了冇幾天,聞人昭便已經與他公開調起情來,這讓他上哪說理去?

好在這個心思隻有已經人間蒸發的左護法黃景知道,否則此刻他隻會更加酸楚。

“既然昭護法想看,那就隨便你吧。”

吳良也發現了聞人昭態度上的小小轉變,不過此刻並不是在意這些的時候,他隻是搖頭笑了笑,便轉過身向城外望去。

隻見此刻城外已是黑壓壓的一片,曹軍早已嚴陣以待。

而在曹軍的c位,吳良很快便看到了兩個騎在高頭大馬上的熟悉麵孔。

其中一個,乃是曹老闆的長子曹昂,另外一個則是吳良早已熟得不能再熟的前任上司曹稟。

此刻這兩個人也正在向城門之上張望,自是注意到了吳良。

好在吳良已經提前派了一名瓬人軍兵士出城與他們通了氣,否則曹昂還不好說會是什麼反應,但以曹稟的性子一定會立刻呼喊起來,從而將吳良的身份暴露。

“城下何人,報上名來!”

吳良裝模作樣的扯著嗓子嚎了一聲。

“曹使君麾下彆遣中郎將曹子脩在此,還不速速打開城門投降!”

曹昂長槍一指,中氣十足的斥道。

“曹子脩!他便是曹子脩?”

聽到這個名字,一名陰兵將軍立即麵露驚色,“此人乃是曹孟德長子,我聽聞他非但勇猛無匹,更是熟讀兵法戰陣,攻城略地鮮有敗績!”

“這……”

眾人聽罷皆是一驚。

“莫慌,他遇上我,可就不一定嘍。”

吳良卻是滿不在乎的笑了笑,接著又大聲向城外喊道:“我壽曹道與曹孟德遠日無仇近日無怨,將軍為何無故攻我城池?”

“廢話少說,我隻給你一盞茶的功夫考慮,一盞茶過後你若還不打開城門歸降,便休怪我不講情麵!”

曹昂咄咄逼人的喊道。

“曹將軍好大的威風!”

吳良則更加囂張的道,“早就聽聞曹將軍勇猛無匹,可敢出陣與我單獨一戰?我也隻需一盞茶的功夫,便可於眾人麵前斬汝首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