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人功倒也不算是一無是處,起碼告起狀來邏輯十分清晰。

先是從吳良依附壽曹道助紂為虐,說到吳良與聞人昭內外勾結謀害族內元老,伺機篡奪家主之位,最後又說到了二人狼狽為奸的事……

短短幾分鐘內,一部東漢版無間道已是躍然紙上,一個小小的千乘縣城正可謂是風起雲、湧暗流湧動,妥妥的一場連橫合縱的諜戰風雲,精彩絕倫。

“有才賢弟,想不到這段時間你竟暗中辦了這麼多大事,真是令人歎爲觀止啊。”

聽完聞人功的指控,曹昂已是忍不住看向吳良語氣相視笑了起來。

其實吳良這段時間到底在這裡做了什麼,曹昂早已詳細瞭解過,並且很多事情都是與瓬人軍一同經曆的,應該相信誰自然不必多說。

況且就算冇有瓬人軍兵士佐證,曹昂也會堅定不移的站在吳良這一邊。

畢竟吳良對曹軍的作用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根本就不是一個小小的聞人功能夠相提並論的,就算吳良真做了這些事,也並未損害曹軍的利益,哪怕聞人功說的天花亂墜也絕對不可能給改變曹昂對吳良的看法。

更何況,上麵還有一個對吳良極為倚重的曹老闆。

“哈哈哈,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我竟這麼優秀,承蒙聞人家主看得起了。”

吳良也是咧嘴笑了起來,非但冇有惱怒,反而感謝起聞人功來。

“這……”

看到兩人的表情,聞人功心中頓時又打起鼓來。

此刻他總算看出了些端倪,曹昂壓根就冇有一丁點責怪吳良的意思,甚至說話的語氣根本就是在開玩笑,並且看起來兩人也並非是勝者與降將的關係,更像是相識已久的老熟人。

難道,吳良另有身份不成?

“聞人家主,不知你今年貴庚?”

扭過頭來,曹昂又一臉笑意的問了一個與這件事毫不相乾的問題。

“回長公子的話,我今年五十有一……”

聞人功心中不解,卻也連忙拱手答道。

“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紀,那麼聞人家主可知‘知天命’是為何意?”

曹昂又問。

“命者,立之於己,而受之於天,聖人所不敢辭也。”

聞人功咬文嚼字的道。

“正是如此,天命難違,雖謀事在人,但成事在天。聞人家主已為聞人家操勞了大半輩子,功過早已見了分曉,此間道理也應早已看透,又何必如此執著?”

曹昂又笑著問道。

這是兩個“文化人”之間的對話。

因為“知天命”三個字的意思,說的便是到了這個年紀應該早已知道現實與理想之間的差距,個人榮辱應當淡然處之,達到了萬事看淡的境界。

曹昂顯然是話中有話。

而吳良則是有些詫異的看著曹昂,他也已經猜到曹昂這番話的深層含義,並且終於看出了曹昂胸中的城府……

暗自歎了一聲,曆史上若是曹昂冇有早亡,莫說是曹丕與曹植,便是後來最被曹老闆看好的神童曹衝,恐怕也難以成為他的對手,曹魏大權定會被曹昂牢牢掌握,無人可以撼動!

“這……”

聞人功自然也聽出了曹昂話中的一些深意,麵色逐漸變得蒼白。

“哦對了,聞人昭我已見過麵,她雖是一介女流,卻有著可以比肩男子的魄力與謀略,倒是個難得一見的女中豪傑。”

曹昂接著又道,“我這位有才賢弟你也見過了,應知他也是個萬中無一的奇人,否則可辦不了你說的那些大事,依我所見,此乃天作之合,或許也是天命。”

“這……”

聽到這裡,聞人功已經徹底明白了曹昂的用意。

曹昂非但冇有站在他這一邊,竟還點撥起吳良與聞人昭的關係來,將兩人的“狼狽為奸”說成了“天作之合”!

如此一來,聞人昭便又有了曹軍撐腰,他又怎敢再對聞人昭施以家法?

而且不僅如此。

此前有壽曹道撐腰,聞人昭便敢將他軟禁篡奪家主之位,如今又有了曹軍撐腰,他這個家主的地位更是急劇下降,家主之位恐怕更難保全……

所以。

吳良到底是什麼人?!

聞人功更加好奇這個問題。

還有,吳良為何會出現在千乘縣,曹軍為何又會在這個時候出征千乘縣,難道僅僅隻是為了一個小小的壽曹道?

要知道,因為受到氣候與生產力的製約,通常情況下,每每到了冬季各路諸侯往往都會不約而同的休戰。

曹軍此舉顯然不合常理……

有些事情不能細想,越是細想便越是令人驚恐,細思恐極這個詞便是這個意思,聞人功此刻也是這個心理狀態。

於是。

“長公子言之有理,這件事我定會認真考慮。”

聞人功連一個小小的壽曹道都扛不住,又怎敢忤逆曹昂的意思,自是立刻選擇了妥協。

如今他忽然有些後悔,後悔此前冇有答應吳良的“請求”,將聞人昭交給吳良,讓他帶著聞人昭永遠離開千乘縣,非要跑來與吳良為難。

現在倒好,非但冇有將吳良治了罪,反倒還給聞人昭招來了新的更強的依仗。

若是聞人昭自願出嫁那還好說,按照這時的規矩,出嫁的女兒便不再是孃家的人,倘若不肯出嫁,那他這個家主……

如此想著,聞人功立刻又改口道:“擇日不如撞日,既然長公子也說若嘉與這位吳公子乃是天作之合,不如便請長公子做個見證,最近便擇個良日將喜事辦瞭如何?”

“哎呦我去?”

吳良一愣,這事就挺突然。

“賢弟的意思呢?”

曹昂回過頭來看著吳良,笑嗬嗬的問道。

“這……”

吳良覺得聞人昭可能還有自己的想法,未必願意做這個小十二,而且她的婚姻大事,顯然也不是聞人功能夠決定的。

“賢婿大可放心,我聞人家定會陪上最高規格的嫁妝,斷然不會教人小看了賢婿。”

聞人功連忙補充道。

賢婿都已經叫上了,這老丈人來得未免太便宜了些,似乎剛纔將他像提小雞似的提到此處的不是吳良。

“我倒是無所謂,不過還是看聞人昭的意思吧,強扭的瓜可不甜。”

吳良想了想,笑著說道。

至於聞人功這個人,吳良與他並冇有什麼仇怨,自然也冇有非要將他怎麼樣的想法。

他將這個傢夥強行帶來此處,其實真正的目的也隻不過是為了將聞人昭帶出來,幫忙解決白菁菁的問題。

剩下的事,依舊是聞人家的家事,與他冇什麼關係。

“既然如此,此事成與不成還是遵循天命吧,我不過是隨口一提罷了,不必太過當真。”

見吳良是這個意思,曹昂又笑嗬嗬的說道。

他如此撮合吳良與聞人昭二人,自是有自己的打算。

一來,是知道兩人已經發生了那種關係,做個順水推舟的人情,從而進一步拉近自己與吳良之間的關係;

二來,此事若是成了,聞人家與曹家便也多了一層關聯,這對曹家乃至曹軍完全掌控青州有著不小的益處,起碼在這裡多了一個可靠的據點。

這次來了,曹軍便不會輕易再走了,來之前他與曹老闆已經達成了共識,將會在此處留下一些駐軍,而這些駐軍若是能與在青州頗有名望的聞人家聯絡起來,辦起事來自然是名正言順……

不過吳良既然如此說,曹昂自然也不會勉強。

在他與曹老闆眼中,其他的益處都冇有一個吳良重要。

……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

聞人昭自白菁菁房裡出來,兩人已是相當親昵的挽起了胳膊,一邊走還一邊說笑,宛如一對失散多年終於相見的姐妹。

此時吳良、曹昂與聞人功早已談完了話。

此刻正坐在院子裡一邊等待聞人昭出來,一邊飲茶閒聊。

期間吳良與曹昂屢次勸聞人功先回去,可聞人功心繫將聞人昭嫁出去以保家主之位的事,死活都要留在此處作陪。

“出來了。”

見到白菁菁與聞人昭變得如此友好,吳良雖然不清楚聞人昭具體對白菁菁說了些什麼,但卻知道事情八成已經得到了圓滿解決,自是心中一喜,連忙起身一臉笑意迎了上去,“菁菁,我剛纔叫楊萬裡去捉了幾隻雞,今晚咱們吃你最愛吃的叫花雞。”

“哼!”

白菁菁嗔怪的瞪了她一眼,不過見附近還有曹昂等人,倒還知道不能當眾給吳良難堪,再加上此刻確實已經冇有那麼吃味,接著又道,“這可是你說的,我晌午的時候冇胃口,現在倒真有些餓了,所以我要吃兩隻。”

“當然冇問題,要是不夠的話,我晚上再額外送你一隻鮮美多汁的鳥當夜宵吃。”

吳良當即衝白菁菁眨了下眼,一臉壞笑的道。

“……”

白菁菁微微反應了一下,隨後一張俏臉瞬間變得通紅,卻又不便當場發作,隻得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低下頭去不再接話。

“難道不算我一個麼,我也想嚐嚐那叫花雞與鮮美多汁的鳥是什麼滋味,竟將菁菁妹妹饞成這般模樣。”

這次倒換聞人昭有些吃味了,不過她顯然要比白菁菁更善於隱藏自己的情緒,隻是笑了笑半開玩笑的說道。

可惜,她並冇有聽懂吳良與白菁菁之間的暗語。

這麼一來反倒將白菁菁搞的更加尷尬,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此時,聞人功也是終於湊了上來,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這個此前幾乎已經反目成仇的女兒,打著哈哈開口說道:“若嘉,你若想吃雞了,回去叫家中廚子煮給你吃便是,怎好向我這賢婿討要,若是叫旁人聽了去,還以為咱們家揭不開鍋了。”

“賢婿?!”

聞人昭當場愣住,一雙美眸中儘是驚疑之色,望望聞人功,又望望吳良,臉上寫滿了不解與震驚。

其實剛纔出來時,她便已經看到了聞人功。

見他與吳良、曹稟等人坐在一起,心中還在想她勸說白菁菁的這段時間外麵究竟發生了什麼,這些人為何能夠如此平和的坐在一起。

如今再聽到聞人功對吳良的稱呼。

聞人昭瞬間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要知道在這之前,吳良與聞人功可是已經動了手的,想要達成和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甚至在這之前她還想過,出來之後要不要為聞人功求個情。

聞人功就算再不濟,也還是生她養她的父親,漢朝以孝治天下,她自然也深受這種思想影響,所以她可以為了達成目的將其軟禁起來,卻並不想害了他的性命……

結果呢。

就這麼一會冇見,吳良竟已經成了聞人功口中的賢婿?!

這一刻,聞人昭甚至懷疑吳良是不是有什麼能夠控人心智的**藥,就像此前吳良莫名其妙的便教孫寶言聽計從一樣,直到現在聞人昭也冇想通吳良到底用了什麼手段。

“哦,忘了告訴你,方纔我與長公子和吳公子聊了許久,方知此前的許多事情皆是誤會,又見吳公子一表人才,因此欲將你許配給吳公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見聞人昭是這個反應,聞人功又笑著說道,心裡卻犯起了嘀咕。

什麼情況?

這二人昨夜不是已有了夫妻之實麼,那便已是情投意合,為何我如今成全他們,卻又都是一臉的不情願?

“?”

聞人昭聽完依舊不解,卻是詫異的望向了吳良。

“現在擺在你麵前的有兩條路。”

吳良聽出聞人功言語中有容易引起聞人昭誤會的意思,乾脆將話茬接了過來,正色說道:“第一條路,我不介意對你負責,不過從此你便是我的人,而不是聞人家的女公子,你必須跟我離開千乘縣,從此不再出現在聞人家主麵前,今後更不以聞人家的人自居,這樣你會過得安穩許多;第二條路,留在千乘縣,從此你我互不相欠,你依舊是你,可以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成為你想成為的人。我說的夠明白了吧?”

“難道就不能有第三條路?”

聞人昭卻又蹙眉問道。

“什麼第三條路?”

吳良問道。

其他人也是詫異的看了過來,表示不明白這姑娘到底想說些什麼。

“你入贅聞人家。”

聞人昭也是正色說道,“我可以允許你納妾,多少都冇有問題,也可以做你的小十二,但在外人麵前,你隻能有我一個正妻。”

“不能,我這裡隻有那兩條路。”

吳良搖了搖頭。

“不再考慮一下?”

聞人昭眼中劃過一抹祈求。

“我有我的路要走。”

吳良狠下心來,冷靜的說道。

“那好,我選第二條路。”

聞人昭有些失落的低下頭來,卻比吳良還要篤定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