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了!

天官賜福,百無禁忌!

這方銅印上的字竟與後世民間傳說中,發丘中郎將獨有的辟邪寶物“發丘印”隻相差了兩個字,而這“發丘印”便是吳良想做發丘中郎將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據說那“發丘印”也是一方銅印,印上刻有“天官賜福,百無禁忌”八個大字,號稱一印在手,鬼神皆避,乃是曹老闆賜給發丘中郎將的一件不可替代的神物,也是因此發丘中郎將也被稱為發丘天官。

隻不過傳說後來此印毀於明代永樂年間,自此不複存於世上。

也就是說,吳良所在的二十一世紀絕對不可能有人見過真正的“發丘印”,這個民間傳說的起源更是無從追溯,是否屬實也同樣無法進行考證……

因此吳良之前還曾想過,就算他最終做上了發丘中郎將,曹老闆到底有冇有“發丘印”可以賞賜於他?

眼下看到手中這方銅印,再看到銅印上的金文文字……

“太公賜福,百無禁忌……”

吳良又不自覺的唸了一遍,怎麼念都是那麼的順口。

這得益於“太公”與“天官”二字的首字母完全一致,怎麼念都冇有任何的違和感,心中不由的產生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這方銅印有冇有可能就是傳說中的“發丘印”?

畢竟許多民間傳說在流傳的過程中,從不同的人口中講述,又或是通過不同地區的方言講述,時間久了便有極大的可能出現偏差,“太公”二字漸漸的流傳成“天官”二字簡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就像很多傳話接力遊戲,就那麼幾個人去傳遞一句話,幾分鐘後傳出來的結果都能麵目全非,更何況流傳了數千年的民間傳說……

再結合那些直到現在都冇有追隨他們進入主墓室的痋蟲。

吳良剛纔就在想這個主墓室之中是否存在什麼能夠製約那些痋蟲的手段,用以確保墓主人的屍首不會受到那些痋蟲的侵害,若是這個情況與這方銅印有關的話,那麼這方銅印的功效便也得到了證實,確實與傳說中的“發丘印”有些類似。

除此之外。

還有“太公”二字所指的人物身份。

吳良第一時間便聯想到了齊國太祖薑子牙,或者又叫呂尚。

薑子牙不但在正史中有一個“太公望”的名號,吳良發現的《齊史》中也將他尊稱為“太公”,就連天朝流傳下來的道教神話中,也又許多宗派將其成為智神、武神,奉為“太公在此,百無禁忌”的護佑神靈。

再加上這裡又是齊國國君的陵墓,這“太公”二字,更與薑子牙脫不了乾係。

另外。

薑子牙的身上也確實存在著許多與仙術、神通有關的曆史記載,哪怕在後世人眼中,薑子牙也是一個難以超越的神人。

與這樣的神人有關的東西,帶上一些科學無法解釋的神秘屬性,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當然。

這些都是吳良的猜測,在冇有得到充分的驗證之前,他依舊隻能將這方銅印當做一方普通的印璽看待,並不敢托大。

“公子,這方銅印可有什麼不同之處?”

見吳良盯著銅印喃喃自語,臉上的表情屢次發生變化,於吉有些好奇的問道,卻又對棺內的人形屍首有些忌憚,並不敢輕易靠近。

其他人則隻是好奇的看著,他們對這方麵的事情瞭解並不算多,自然不會胡亂插嘴。

“你看看吧。”

吳良也不藏著掖著,回身將銅印交到了於吉手中。

“太公賜福,百無禁忌?”

於吉將銅印翻轉過來,也是不自覺的將這八個字唸了出來,而後微微蹙眉道,“這上麵的太公應該是齊國太祖呂尚吧,不過這應該不是他生前所用的印璽,通常印璽上隻會刻下主人的名號與名字,另外,冇有人會自稱太公,更不會刻下此等寄語,這方銅印恐怕是呂尚的子輩所製。”

“老先生果然見多識廣,這番話可真是說到點上了。”

吳良點了點頭,頓時又打開了一個新的思路。

在春秋時期,“太公”二字並非特指薑子牙,主要是對父親的尊稱。

就算曆史上薑子牙被稱為“太公望”,也是源於周文王姬昌所說的話,原話翻譯成白話文乃是“自從先君太公就說:‘定有聖人來周,週會因此興旺。’說的就是您吧?我們太公盼望您已經很久了。”的意思,因此薑子牙纔有了“太公望”的這個稱呼。

所以,於吉說這方銅印大概率是他的兒子們所製其實很有道理。

不過肯定也與薑子牙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其中的寄語或許便蘊含著薑子牙與他的子輩們多呂氏後人的護佑。

“哈哈哈,老夫隻是就事論事罷了,不足掛齒,不足掛齒,哈哈。”

得到吳良的肯定,於吉頓時捋著鬍鬚頗為自得的笑了起來,他也就是冇尾巴,要是有尾巴恐怕已經翹上了天。

這個老童子,真是個老小孩……

吳良也是笑了笑,將那方銅印接過來,小心裝入腰間的小布口袋中,接著又用工兵鏟將那方略小一些的玉質印璽鏟了出來。

這方印璽除了有一處明顯擊打過的痕跡之外,倒也冇有其他特彆值得注意的地方,就連印璽上所刻的字也是中規中矩——“壬公不辰”。

就隻有這麼簡單的四個字。

不過卻直接點明瞭棺內之人的身份,這口青銅棺材裡麵的人形屍首,正是這座陵墓的主人——齊壬公呂不辰!

“這真是齊哀公的屍首?”

吳良的眉頭立刻便又皺了起來。

這具人形屍首絕對有蹊蹺!

《齊史》中的記載與吳良後世看過的曆史文獻保持一致,足以證明齊哀公呂不辰就是受烹刑而死,如今他的棺木之中殮入的卻是一具頗為完整的屍首,這無論如何都無法說通。

“這不可能吧?”

於吉也是詫異的皺起了一張老臉。

關於齊哀公的生平,他所知道的可一點都不比吳良少,自然也冇有辦法接受這種說法。

眾人也是一臉的古怪,雖然有人並不明白吳良與於吉到底在說些什麼,但兩人的表現已經足夠令人疑惑。

“看來非進行驗屍不可了,是與不是一看便知。”

吳良又在青銅棺材裡麵檢視了一番,發現已經冇有其他多餘的陪葬品,終於慢慢的將手中的工兵鏟伸向了那具人形屍首。

他想先揭開人形屍首臉上的那張黃金麵具。

雖然吳良並不知道齊哀公的長相,更冇有辦法通過一張可能早已乾枯變形甚至是完全腐爛到隻剩下骸骨的臉來辨彆死者的真實身份,但起碼能夠先據此辨彆這具人形屍首到底是不是人的屍首。

人形屍首那隻微微抬起的保持著“o”型的手還在眼前,不斷的提醒著吳良此舉可能存在的風險。

但吳良此刻心中的好奇,無疑要比恐懼更重一些。

這是人類特有的一種秉性,也是人類不斷進步的核心動力之一,當然,同時也是作死的核心動力之一。

“……”

眾人也是慢慢的湊近了一些,一邊小心防範,一邊目光灼灼的注視著那張黃金麵具與吳良手中那柄漸漸靠近的工兵鏟,等待著答案的揭曉。

終於。

“哢!”

伴隨著一聲輕響,鏟頭碰到了黃金麵具的邊緣。

要掀開了!

眾人頓時屏住呼吸,眼睛都捨不得眨上一下。

然而就在這時候。

“喀嚓……”

青銅棺材中又傳來一聲古怪的響動。

確切地說,應該是青銅棺材裡麵的那具人形屍首中傳來一聲古怪的響動。

這一次不止吳良與白菁菁聽到了,剩下的人也都聽的一清二楚,並且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手中的兵器都隨之抬高了一些。

“!”

吳良心中一緊,握著工兵鏟的右手微微一顫,不知該退還是該進。

下一秒。

“唰!”

人形屍首本就那隻微微抬起的手竟又忽然動了起來,一把抓住了工兵鏟那靠近鏟頭位置的木柄!

“臥槽?!”

吳良頓時嚇了一大跳,拽著工兵鏟便像猴子一般向後跳開。

“唉?”

“啊!”

眾人也是大驚失色,嚇得連連向後跳去,一邊跳,口中還一邊不自覺的發出驚叫。

包括吳良在內,大家不管活了多大年紀都不曾經曆過如此詭異的事情,自然接受不了一個已經死了近千年的屍首還能行動的事實!

然而最令人無語的是。

大概是因為這具人形屍首這次抓得很緊,再加上工兵鏟前段那較為寬大的鏟頭阻礙,這一次吳良並未輕易將工兵鏟抽出來。

相反隨著吳良的奮力後跳。

他一不小心竟直接扯著這具人形屍首的手臂,將這玩意兒從青銅棺材裡麵拖拽了出來,而且一下子拖出了兩三米遠。

“吳有才,那屍首在跟著你呢,你倒是快鬆手啊!”

白菁菁見狀連忙急的大叫了起來。

“公子小心!!!”

典韋的反應也是極快,眼見吳良無法擺脫人形屍首,立刻又擋在吳良身前,手中工兵鏟高高舉起,拚儘全力向那具人形屍首那條不肯放手的手臂斬去。

與此同時。

吳良也是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連忙鬆開了工兵鏟。

“噹啷!”

吳良的工兵剷掉落在了地上,那具人形屍首也老老實實的伏倒在了地上。

“鏘——哢嚓!”

典韋手中的工兵鏟接踵而至!

率先斷裂的竟是典韋那柄工兵鏟的木質鏟柄,瓬人軍出征向來隻帶鏟頭,等到了地方纔原地取材製作鏟柄,因此鏟柄的木料都比較普通,強度隻能算是一般。

再看那具人形屍首。

此刻它的那條手臂已經被齊齊砍斷,就連包裹在手臂外麵的那層衣物也被斬做了兩截。

“殺!”

曹昂也不是吃素的,見此狀況當即一聲暴喝。

帶著那名親衛便衝了上來,揮動手中的兵器,儼然一副要藉此機會將這具人形屍首碎屍萬段、永絕後患的架勢。

然而。

“子脩兄,且慢!”

吳良卻在這時候忽然又攔住了他們。

“有才賢弟,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待我將其斬做數段再說旁的!”

曹昂跳著腳大聲說道。

“彆衝動,這東西好像根本就不是屍首。”

吳良又一把將他拽住,連忙解釋道。

“不是屍首?”

曹昂頓時愣住。

“?”

眾人也是一臉驚疑之色,下意識的再像那具人形屍首仔細看去。

直到這時他們才赫然發現。

方纔典韋那一鏟子砍斷的屍首手臂已經有一小截自衣物之下露了出來。

而那一小截手臂看起來確實不像是屍首該有的樣子,相反表麵竟呈現出一抹木色,甚至能夠看到上麵那一道一道的木紋?

就連斷裂處的橫截麵也是如此,那完全就是一段中空木頭被折斷的樣子,許多木刺都炸了起來。

“這到底是……”

眾人十分不解,誰也冇辦法理解眼前的現象。

木頭本該是死物,就算雕琢成為木偶也依舊是死物,死物又怎麼能夠動起來,並且一次抓住了吳良的手腕,一次抓住了工兵鏟,這分明是有的放矢吧?

甚至直到現在,那條被典韋斬斷的手臂,依舊牢牢的抓著那柄工兵鏟,始終不曾鬆手……

“子脩兄,長劍借我一用。”

吳良也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隻得先向曹昂借過較長一些的佩劍,而後在典韋的維護之下,壯著膽子將那條斷臂從衣物之中挑了出來。

此時這條手臂才完整的呈現在了眾人眼前。

這確實是一條完全使用木料製成的手臂,不過製作工藝卻要比此前見過的那些木偶精細得多。

非但形狀上與人手形狀無異,甚至手肘、手腕,以及手指各處的關節部位還都經過了特殊的拚接處理,使得整條手臂能夠像真人的手臂一樣進行活動。

這顯然是吳良與眾人都不曾想到的事情。

而且就算如此,這個木偶也完全冇有理由能夠自行動作纔對,除非它裝配了後世纔有的人工智慧科技,但這顯然不現實……

就在眾人不解的時候。

“這……”

於吉卻盯著這截手臂一臉震驚的道,“……該不會是傳說中的木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