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良也不知道這兩顆珠子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過附近除了這兩顆珠子已經冇有其他的物品,所以吳良隻能將方纔看到的紅色幽光與它們聯絡在一起。

當然。

在搞清楚這兩顆珠子的成分與功用之前,吳良肯定不會貿然觸碰,隻是用手中的工兵鏟將其自痋蟲漿液中剷出來細細檢視。

這兩顆奇怪的珠子通體呈血紅色。

從沉甸甸的分量上判斷應該是實心,材質並不通透,表麵也不光滑,而是比較平整的磨砂狀態,有點像是天然形成的卵石珠,卻又是十分標準端正的圓形球體。

“賢弟(公子),這又是什麼東西?”

眾人也很快便被吳良找到的這兩顆珠子吸引了注意力,一臉好奇的望了過來。

“我也不知道。”

吳良搖了搖頭,耐心對眾人說道,“不過這兩顆珠子是從痋蟲巨人身上掉下來的,此前我在痋蟲巨人身上看到了兩團紅光,因此懷疑那兩團紅光與這兩顆珠子有關。”

“賢弟說的可是那邪物的眼睛?”

曹昂立刻將話接了過去,微微蹙眉道,“方纔這邪物衝入墓道時化作了一張巨臉,彼時它的眼睛便是兩團紅光,看起來十分懾人。”

“正是。”

吳良回頭問道,“子脩兄可知這是何物?”

“哈哈哈,不知。”

曹昂乾笑了一聲,搖頭說道。

“老夫雖也不知這珠子究竟是何物,但心中卻有一個猜測。”

於吉卻在這時候主動說道。

“老先生請講。”

吳良又看向了於吉。

“老夫聽聞有些東西千年不死便可能生出妖珠,龍珠在頜,蛟珠在皮,蛇珠在口,魚珠在目,鱉珠在足,龜珠在甲……妖珠乃是這些東西的智慧與生命凝集而成的精華,乃是它們日積月累修得的道果。”

於吉一本正經的說道,“這座陵墓已儲存了近千年,這些痋蟲或許比這陵墓壽命更長,倘若老夫聽聞的這些傳聞是真的,它們也是有可能生出妖珠的,隻是這妖珠究竟有何用處,又或者是不是妖珠,老夫就不得而知了,尚需公子明察。”

老玄幻了。

一開口就是後世玄幻小說的設定。

吳良心中暗忖。

不過這妖珠的說法確實在先秦時期的一些文獻中出現過隻言片語。

而據吳良所知,後世玄幻小說中的一些設定,其實就有許多就是作者根據古代文獻改編創作而來,還有一些修煉境界的設定,天材地寶的設定,甚至就連修煉與提升的方式也可以在一些古代文獻中找到類似的描述。

在天朝的曆史上,追求長生不死、得道成仙便是一個永恒的話題。

拋開老百姓不說,光是沉迷此道,最終作死成功的皇帝就不知道有多少個,但這種風氣卻從未斷絕過,甚至哪怕到了後世,也依舊有不法之徒借用這個話題行騙,並且依舊有人相信……

也是因此,與此道有關的民間傳聞也是不勝枚舉,各種版本層出不窮。

以史為鑒,吳良原本是不太相信這方麵的傳聞的。

畢竟考古在後世其實也是一項科學研究工作,考古學者都是十分嚴謹的科學工作者,而不是玄學工作者。

不過在經曆了這麼多事情之後,尤其是方纔見過那個似乎已經具有了一定的智商與自我意識的痋蟲巨人之後,吳良也隻能對於吉的說法持保留意見。

最重要的是,方纔發出紅色幽光的很有可能就是這兩顆珠子。

僅憑這一點,吳良便覺得很有必要對其進行更加深入的研究與試驗了。

“老先生所言,倒也是一個值得考慮的方向。”

吳良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而後也冇有貿然去直接接觸兩顆珠子,而是取出一個布袋將其層層包裹起來,暫時放入不遠處的青銅棺材內,準備帶出去之後再慢慢研究。

事到如今。

這座齊哀公墓的發掘工作便已經算是畫上了一個句號,就算墓中還有其他的痋蟲存在,吳良也已經有了應對的辦法,完全不足為懼。

不過後續的工作還有許多。

比如那方“太公印”,再比如那個“木甲人”,還有剛剛發現的兩顆珠子。

這些東西身上還有許多疑點冇有解開,能不能解開也還是個未知數,這都是亟待完成的後續工作。

比較遺憾的是。

吳良在齊哀公墓中並冇有找到與海昏侯墓一樣的“築墓誌”,也冇有發現其他詳細記載這些陪葬品的文獻,所以之後的研究工作便是一個從0到1的過程,難度可想而知。

或許僅僅隻是埋頭研究也是不夠的。

吳良此前所學到的考古方法中便有提到過另外一種解開考古謎題的方法:繼續發掘更多的同一時期、或是與墓主人有所關聯的古墓。

同一時期的古墓有著相同的文化背景,因此這些古墓便可以串聯起來進行平行研究。

一座古墓中發現的文物,很有可能能夠在同一時期的另外一座古墓中找到相關的文獻,以此來得到答案。

有所關聯的古墓也是如此。

齊哀公墓中的殉葬品,也很有可能在他先輩或是後輩、甚至是友人的古墓中找到相關的文獻記載……

所以。

有關《齊史》的研究還要繼續下去。

與此同時。

吳良還打算從自己所知的曆史中列出同一時期前後的重要曆史人物,而後回顧後世學習或是瞭解過的考古發掘案例,將能夠明確具體位置的春秋古墓找出來優先進行發掘,或許也有可能找到相關的文獻記載。

“且不說這兩顆珠子的事,接下來咱們怎麼辦?”

見吳良似乎已經辦完了事,曹昂接著又連忙問道。

怪隻怪這些痋蟲漿液太過噁心,味道也是極其下飯,不隻是曹昂,眾人也是一刻都不想繼續待在這種地方。

“各位已經緩過勁來了麼?緩過來的話,咱們就準備出墓。”

吳良笑道。

“緩過來了,緩過來了。”

眾人連連點頭。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吳良總算下了命令。

於是吳良、典韋、曹昂、親衛四人再一次將青銅棺材抬了起來,白菁菁與於吉前麵開路,一行人拖著疲憊的身子向墓外行去……

……

一行人自墓中出來時,太陽已經到了山腳,天邊燒起了一片豔麗的火燒雲。

其實從午飯過後前往此處進入墓穴,再到現在出來中間經過的時間並不多,不過眾人卻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尤其對於曹昂這樣的新手來說,心中更是說不出的滄桑與疲倦。

至於另外一名被痋蟲巨人“擁抱”過的親衛,當眾人在返程的過程中再見到他時,他已經完全變成了痋蟲的樂園。

那些痋蟲正在他的遺體上肆無忌憚的鑽進鑽出,血水混雜著絞肉機絞過一般的肉泥隨著痋蟲的湧動,正緩緩的從他的七竅中緩緩流出……看得出來,雖然冇有像鍪子墳中的屍首一樣被封口,但這些痋蟲依然打算將他吃成空殼,然後當做繁育蟲卵的溫床,這似乎是這些痋蟲的本能。

曹昂冇有猶豫,施了個禮之後便在那名親衛的屍首上澆上了用來製作火把的火油,一把火燒了個一乾二淨。

而在這之後,所有的人心中那劫後餘生的喜悅也少了一些,全都陷入了沉默。

再至於齊哀公墓的回填工作。

吳良的計劃是將古城遺址之下的整條密道都進行填埋隱藏,曹昂當即大包大攬,很快便安排手下的嫡係部隊前去秘密辦理。

如此倒是給吳良與瓬人軍省了一些力氣。

吳良自然也冇什麼意見。

……

翌日。

吳良又一直睡到晌午才醒來。

肌肉痠痛,渾身乏力,這是昨天在墓中用力過猛之後的後遺症。

如此艱難的從床上爬起來走出屋子,卻見其他人已經都醒過來了,隻不過大家也都是差不多的樣子,甚至就連典韋都睡腫了眼睛。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典韋再強也是人,昨天出的力氣可比他大多了。

“公子,不久之前曹將軍來找過你,見你還冇醒來便冇有打擾,隻是叫你睡醒之後前去見他。”

典韋走上前來拱手報道。

“應該是想詢問瓬人軍接下來的行動。”

吳良點了點頭道,“如今這座墓也盜完了,他不但收穫了數千降軍,還收穫了那麼多珍珠,定時心滿意足喜出望外,巴不得早些回去覆命給使君一個驚喜呢。”

“那咱們呢?”

於吉湊上來問道。

“如今雖已入春,但氣候依舊有些寒冷,這次兄弟們出來吃了不少苦,咱們也先回陳留修整一些時日,待天氣暖和了再做打算。”

吳良說道,“對了,那套《齊史》也在陳留,勞煩老先生回去之後繼續對其進行研讀,那裡麵或許還有一些對我們有用的東西。”

“公子放心。”

於吉喜滋滋的道,他這把老骨頭最近確實是有些力不從心了。

“不知公子打算何時動身?屬下好提前去做準備。”

楊萬裡又適時過來問道。

“還要看曹將軍的意思,這次咱們與曹將軍一道返程,如此既不用擔心安全問題,又有人照料能走得舒服一些。”

吳良笑嗬嗬的道。

“是。”

楊萬裡應了一聲,卻又是一副扭扭捏捏、欲言又止的樣子。

“你還有事?”

吳良奇怪的問道。

“倒、倒也冇什麼特彆的事,隻是……隻是……”

楊萬裡依舊是一副吞吞吐吐,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

“瞧你那點出息,還是老夫替你說吧!”

於吉終是有些看不過眼了,接過他的話茬對吳良說道,“公子,楊萬裡今後也想跟隨公子一同入墓,願為公子出一份力,就是不知公子瞧不瞧得上他。”

“哦?”

吳良審視的看向楊萬裡,正色問道,“你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想法?”

“回公子的話,公子對屬下有再造之恩,屬下一直在想如何才能報答公子……方纔聽了公子等人昨日在墓中的遭遇之後,屬下便越發的惶恐不安起來。”

楊萬裡連忙抱拳說道,“屬下雖是一員降兵,但跟隨公子已有一些時日,再不濟也比於老先生要早,公子能帶於老先生一同入墓,與於老先生同生共死,卻從未帶屬下入墓,不給屬下與公子同生共死的機會,因此屬下惶恐,鬥膽懇請公子成全,屬下定會拚上性命維護公子周全,與公子共同進退!”

“楊萬裡啊,這你可就多慮了。”

吳良此前倒冇想到楊萬裡還有這種心思,笑著又為其寬心道,“常言道,術業有專攻,我見你你比較擅長刺探訊息,所以將刺探訊息的任務全部交給了你,大家隻是分工不同罷了,並未有厚此薄彼的意思。”

說著話的同時,吳良心中還在想,這次回去之後就把已經計劃好要給的戒指分給於吉和楊萬裡,也算是給了他們一個明確的核心地位,免得有人心中委屈。

“公子可是擔心屬下本事不夠,恐怕會拖了公子的後腿?”

哪知道楊萬裡竟又堅持道,“不敢瞞公子,這次屬下雖因那棵妖樹險些喪命,但卻也是因禍得福,身體出現了一些難以想象的變化,若非如此,屬下也不敢前來主動請纓。”

“哦?什麼變化?”

吳良奇怪的問道。

“這變化乃是屬下昨天夜裡才發現的,公子一看便知。”

楊萬裡又拱了下手,而後小跑著來到院子旁邊的磚牆前麵。

磚牆上正有一個四邊形的方形小洞,小洞中又用磚石砌出了一個十字,最終將其分割成了四個更小的方洞,形成了一個類似於窗戶造型的裝飾花樣。

吳良看得出來,這樣的小洞最多隻能容得下一個成年人的腦袋鑽過,所以他暫時還不明白楊萬裡到底想要他看什麼。

緊接著。

令吳良瞠目結舌的畫麵出現了。

隻見楊萬裡來到磚牆前麵之後,先是將一條手臂伸入小洞之中,而後整個身子便忽然扭動起來,全身上下的關節都隨之“啪啪”作響,彷彿要將自己撕裂一般。

下一刻。

楊萬裡猛地向前一擠,非但腦袋穿過了小洞,比小洞寬出許多的肩膀竟也極為神奇的穿了過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