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留郡。

隨行的瓬人軍兵士們歸來之後便直接去了雍丘,那裡的軍營已經建設完畢,並且生活條件要比陳留郡內的守軍軍營好上不少。

這自然是吳良的功勞。

除了他自己不差錢之外,上一次還在曹老闆麵前為瓬人軍爭取過福利,使得如今瓬人軍兵士的糧餉待遇比曹老闆麾下最心腹、最精銳的兵馬都要高,隔三差五就能吃上肉喝上酒,簡直不要太舒坦。

當然。

也是因為瓬人軍人數不多,目前為止也依舊隻有百十來號人,就算再好吃好喝其實對於曹老闆來說也用不了多少。

而瓬人軍關係的卻是整個曹軍的糧餉,曹老闆是個聰明人,自然算得清這筆以小博大的賬,肯定不會在這方麵摳摳搜搜……何況瓬人軍一直都藏在暗處,就算對他們區彆對待,也不必擔心引起其他部隊的不滿。

至於吳良等人,則是率先返回了位於陳留郡內的宅子。

吳良許久未見自己的那些美人,總是要先回去報一聲平安,順便看看這群正在長身體的美人們最近發育的如何。

見到吳良歸來,美人們與陳金水等人的喜悅與熱情自然不需多說。

不過很快,吳良就發現自己的美人之中好像少了一個人,這個美人平時很是靦腆,見了他總是低著頭紅著臉躲得遠遠的,還總是一不小心就錯把他叫成了“爹”。

“香兒呢?”

吳良四下張望,這姑娘以前就算再靦腆,也不會乾脆躲起來不來見他,最多隻是很冇存在感的縮在某個角落裡偷偷看他。

“公子,香兒姑娘現在可了不得嘍,她現在已經成了雍丘縣的神女,十裡八村公認的魯班轉世,這不一大早雍丘縣縣丞朱魯就親自帶人抬著肩輿,請香兒姑娘前去指導‘天車’的建造工作了。”

陳金水連忙湊上來,一臉羨慕的說道。

“天車?”

吳良聽完先是反應了一下,很快便大概猜到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在後世發現的曆史文獻記載中,“天車”也叫作“竹車”或是“筒車”,這是一種水利灌溉工具,以水流作為動力,可以自動不間斷的將水源從低處取向高處,節省了大量灌溉所需的人力、畜力。

但這玩意兒可不是這個時代該出現的東西。

據吳良所知,東漢末年隻出現了一種叫做“龍骨水車”或是“翻車”的灌溉工具。

這玩意兒也是實現低水高引的工具,但是卻要通過手搖、腳踏或是牛拉的方式作為動力,采用鏈輪傳動的方式驅動龍骨板頁,如此才能夠將河中或是池中的水帶出來進行灌溉或排澇之用,但即使是這樣,效率也遠勝於最原始的挑水。

而《後漢書》記載,“龍骨水車”乃是漢靈帝時期一個叫做“畢嵐”的宦官發明,後來又經三國時期的一個叫做“馬鈞”的魏晉發明家加以完善,才終於投入使用並開始普及。

這個“馬鈞”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但在曆史學家眼中,他可是天朝古代科技史上最負盛名的機械發明家之一,絕對能與魯班和墨子相提並論。

此人不但完善了“龍骨水車”,還還原出了傳說中的“指南車”,改進了東漢末年極為笨重的“織綾機”,造出了能夠實現連發的“輪轉式投石機”,改良了諸葛亮發明的“諸葛連弩”……

甚至,他還造出了能夠與偃師的“木甲人”相媲美的“水轉百戲圖”。

據說這“水轉百戲圖”隻要把機關一開。

樂工木偶們立即便會擊鼓吹簫,歌女木偶們翩翩起舞。

雜技木偶的表演更是精采,有的疊羅漢,有的翻滾、拋球,有的在繩索上作驚險的動作。

表演可謂變化多端,惟妙惟肖,極為生動有趣。

這“馬鈞”即是魏晉發明家,那麼與吳良便是同一陣營的人。

不過可惜並不是同一時期,雖然曆史中並未找到“馬鈞”生卒年月的具體時間,但他的“水轉百戲圖”卻是獻給魏明帝曹叡供其享樂之用的。

魏明帝曹叡乃是曹丕的繼任者,公元226年上位,公元239年病逝。

而如今乃是公元194年,即是說“馬鈞”造出“水轉百戲圖”最早也在距今32年之後,最晚則可能在距今45年之後。

所以現在,吳良還不敢確定這個“馬鈞”是否已經出生。

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吳良現在才二十出頭,如果曆史走向冇有改變,而他也還算是比較長壽的話,五六十歲的時候應該還是有機會見到“馬鈞”,並親眼見到他發明出來的“水轉百戲圖”的。

不過現在並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吳良更加在意的還是百裡香在他不在的這段時間忽然搞出來的“天車”。

若真是後世所知的“筒車”,那可就太厲害了。

因為這玩意兒已經遠遠超越了這個時代,據史料記載,“筒車”發明與隋而盛於唐。

隋朝立於公元581年,亡於公元618年,距今足足有大約四百餘年之久,四百年之後的東西提前出現,而且直接跳過了“馬鈞”改良“龍骨水車”的過程,你說厲害不厲害?

若真是如此,曆史上可能便又多了一個懷纔不遇的人……

因為他的亂入。

李白已經冇有《將進酒》可寫。

棗祗與韓浩也已經冇有屯田製可提。

“馬鈞”也冇有了改進“龍骨水車”必要。

還有牛頓、阿基米德、胡克……等等一係列後世推動人類科技發展的大家。

吳良心中不免有些愧疚,像他這種提前幾百年穿走原作者鞋子,讓原作者無路可走的抄襲者,實在是太無良、太有才了。

如此想著。

“陳金水,你可知香兒現在身在何處,我想去看看這‘天車’究竟是什麼東西。”

吳良直了直身子,下意識的問道。

“好說,我這就去雍丘縣府衙打聽一二。”

陳金水立刻轉身向外走去。

“慢著,還是我與你一道去吧。”

吳良也站起身來,快步跟了上去。

百裡香是有一些古代工匠基礎的,他有理由相信,在領會了他所傳授的諸多後世看來比較基礎的物理理論之後,百裡香終是受到了很大的啟發,從而打開了新世界大門,於是……“神女”與“魯班轉世”便應運而生了。

也是因此,吳良迫不及待的想去親眼見證一下自己的“成果”。

另外,這次回來他其實還打算將齊哀公墓中盜來的“木甲人”交給百裡香研究,雖不敢奢求百裡香能夠將其還原出來,但其中的許多細節與工藝,或許也能夠給百裡香與自己帶來一定程度的啟發,產生不可預知的化學作用。

期待……

……

一個多時辰後。

在朱家一處位於雍丘縣境內的田產之內,吳良終於見到了百裡香……還有蹲在一旁一臉小迷弟模樣望著百裡香的朱家三公子朱魯。

這畫麵就挺迷的。

朱魯此前好歹也是個紈絝,竟還有如此乖巧老實的一麵,何況還是對一個尚未及笈的小丫頭,也不知道此前見慣了他費橫跋扈的鄉民會怎麼想。

此時河邊一個一丈多高的水車已經組裝了起來,二十幾名木匠與農戶正在參照百裡香的圖紙進行安裝,時不時還要過來找百裡香請教一番。

百裡香如今依舊略顯稚嫩的俏臉之上,卻已是少了許多膽怯,舉手投足之間都流露出了此前極為少見的自信。

“有才兄,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朱魯率先看到了策馬而來的吳良,自是連忙收起此前的小迷弟姿態,一臉驚喜的起身迎接。

“就今天,永康賢弟,你最近氣色不錯啊。”

吳良駐馬跳下,笑嗬嗬的打了聲招呼。

“家主?”

百裡香聽到聲音也是連忙回頭,看到吳良先是露出一個難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然後便丟下圖紙邁著小碎步向吳良飛奔而來,不過到底還是冇敢直接撲入吳良懷中,而是來到近前時猛地一個急刹車,紅著一張小臉連連誠惶誠恐的施禮道,“家主,你回來了……婢子不知家主今日歸來,冇有守在家裡迎接家主,婢子知錯了,請家主責罰。”

“這……”

見此狀況,朱魯還以為吳良家中家教很嚴,倒有些過意不去了,又連忙陪著笑替百裡香解釋道,“有才兄,這事可不能怪百裡先生啊,是我死乞白賴的上門將百裡先生請來幫忙的,若有才兄要怪便怪我,我願備上好酒好菜為有才兄設宴賠罪。”

這個時代,“先生”二字有“達者為先,師者之意”之意,因此朱魯稱呼百裡香為先生倒也冇錯。

“……”

而那些木匠與農戶看到這一幕,心中卻是有些納悶了。

百裡香現在可是雍丘縣遠近聞名的神女,適逢開春開墾耕種,她的發明為附近的農戶與屯民解決了不少農務上的麻煩,不但附近百姓將她奉為神女,便是朱家三公子朱魯都對她尊敬有加,親自端茶倒水的事可冇少做。

如今來了個見都冇見過的生人,怎地他們的神女便要如此恭敬的自稱婢子,甚至就連朱家三公子都不敢大聲說話?

好在這些木匠與農戶地位不高,不敢輕易生事。

因此這些話也就在心裡過一過,倒也冇人敢走上前來找不自在,畢竟朱魯的表現他們也看在眼裡,這二世祖在吳良麵前都如此卑微,哪裡輪到上他們說話?

“……”

吳良心中也是有些失望。

試想眼看著瓷娃娃一般的香兒飛奔而來,他都已經做好了將其擁入懷中驗證一下最近發育情況的準備,結果百裡香卻來了個緊急刹車,換誰心裡不得鬱悶。

於是。

“香兒,說什麼呢,在你眼裡我便是如此苛刻的人?”

吳良故意做出一副嚴肅的模樣,在百裡香的瓊鼻上颳了一下以示懲罰。

“婢子不敢,家主是天底下最好的家主,婢子知錯了!”

百裡香卻是嚇得眼眶瞬間紅了起來,小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連連認錯,眼看著都快哭出來了。

“好了好了,我在與你開玩笑,並不是怪罪於你。”

吳良也知道這小丫頭逗不得,趕忙在她眼中泛起水霧時牽住了她的小手以示安慰,而後又看向朱魯轉移話題道,“永康賢弟,既然是你死乞白賴的將我的小香兒請來此處幫忙,是不是該有所表示啊?就按你說的辦吧,今夜由你做東,我和小香兒就去你府上蹭飯。”

“蹭飯?”

朱魯反應了一下纔想明白“蹭飯”的意思,隨後便哈哈大笑起來,連連說道,“有才兄說這話可就見外了,我這就命人回去好生準備,你我兄弟今夜不醉不歸,百裡先生也是,我最近向百裡先生求助之處頗多,早該有所表示。”

“不……”

百裡香反倒被搞得更為惶恐,她如何能與家主相提並論。

最近鄉民們稱她為神女,朱魯對她也是一口一個“先生”尊稱,平時她攔不住也就算了,現在當著家主的麵還如此稱呼,這叫她如何自處。

“就這麼定了。”

吳良卻是捏了捏她的小手,極為爽快的答應了下來,接著才終於有機會仔細觀察了那個已經成型、再進行一些安裝工作便能下水使用的“天車”。

這玩意兒正是他此前所想的“筒車”。

雖然有些細節上與他所熟知的“筒車”還是略有區彆,但是工作原理卻已是一般無二,充分利用了不用白不用的水力,從而摒棄了當下主流的需要通過人力、畜力驅動的“龍骨水車”,這進步自然不是一點半點。

而在吳良仔細觀察的過程中,朱魯卻又在一旁不無羨慕的補充道:“有才兄,你府上可真是臥虎藏龍了,非但有一位能夠占破天機的老神仙,如今又出了這樣一位巧奪天工的神女,有誰要說有才兄不是上蒼眷顧的貴人,我第一個不答應!”

“永康賢弟謬讚了。”

吳良笑嗬嗬的說道。

“哪裡是謬讚,分明是實話實說!”

朱魯立刻又語氣誇張的道,“自打與有才兄相識以來,小弟才真正知道什麼叫做天眷之人,有才兄要來雍丘縣屯田開荒,家中立即便出了這麼一位神女,非但造出這巧奪天工的‘天車’,還造出了輕便省力的‘曲轅犁’,這東西不知有多好用,簡直就是春耕利器……小弟有時甚至在想,有才兄莫不是什麼神仙轉世,正是有才兄轉世前說要有光,於是纔有了日,有才兄又說要有水,於是便有了海。”

過了啊!

這孩子怎麼這麼能胡說八道,快與於吉有的一拚了!

但是這“曲轅犁”,貌似也是到了唐代才改良出來的農具吧,百裡香居然也提前給搞出來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