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起楚國古都丹陽的位置,吳良其實比於吉更加清楚。

如今此地確實位於南陽郡境內,確切的位置應該是在丹水與浙水的交彙處,尋找起來非常容易。

不過吳良更感興趣的是丘穆公墓的具體位置,若是《齊史》中有確切的記載,尋找起來肯定要輕鬆許多。

另外。

南陽郡如今雖然不是曹老闆的地盤,但其實也還是要相對安全一些。

隻因原本袁術盤踞於此,去年被曹老闆於匡亭大敗之後,已經放棄南陽逃去了淮南一帶。

而南邊的劉表也以荊州為界據守,暫時並冇有對南陽表現出太大的興趣。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吳良此前特意給曹老闆上過眼藥的張濟,也就是於宛城一役中殺了典韋、曹昂、曹稟和絕影的張繡的叔叔。

不過問題應該也不大。

張濟如今屯兵於南陽郡北邊的弘農郡,隻有等到距今兩年後董卓舊部內訌,張濟為了掠奪糧草南下與劉表會戰,不慎中流矢而死之後,他的侄子張繡接管了部隊,纔會屯於南陽郡城外的宛城。

所以目前階段,南陽郡正處於冇有實際控製者的權力真空期,吳良現在前往探索正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除此之外,提到南陽二字。

吳良便像大多數後世人一樣,立刻想到了傳說中的諸葛亮。

根據《三國誌》記載,現在諸葛亮應該已經隨叔父諸葛玄遷移到了南陽郡隆中一帶。

不過諸葛亮出生於公元181年,如今才公元194年,就算天朝古代按都以虛歲計算年齡,他現在應該也就剛剛14歲左右,尚且是個小屁孩。

而且這個階段諸葛亮還是個十分狂妄的叛逆期小屁孩,讀過一些書便成天以管仲、樂毅自比,這樣的小屁孩放在後世就是人們眼中不知天高地厚的熊孩子,在當地自然也不怎麼討喜,周邊士族大多對他不屑一顧。

所以……

吳良倒還真挺想去見見這個熊孩子階段的諸葛村夫。

想來應該也不會太難找,畢竟現在諸葛亮的叔父諸葛玄還冇有去世,諸葛亮還冇有開始隱居,並且還是個頗為有名的狂妄小子。

“老先生,有冇有更具體一些的記載?”

吳良追問道。

“公子請看。”

於吉繼續攤開那捲竹簡,指著後麵的一些文字說道,“這上麵說,丘穆公的後人將其陵墓遷移至丹陽之後,特意選了一處風水寶地重新修建祖墳,這處風水寶地借了兩處砂勢,其中一砂‘尖秀方圓當麵起,子孫將相玉衡腰’,此乃堪輿之術中朝砂的選取口訣,另外一砂則‘筆架眠弓並席帽,鳳凰池上錦衣回’,此乃堪輿之術中案砂的選取口訣。”

“通過這兩句口訣,此處風水寶地中朝砂與案砂的風貌已在老夫心中,況且此等風水之地頗具特色,隻要到了南陽,老夫便有十足的把握找到這丘穆公陵墓的位置,連陵墓入口都算的分毫不差!”

話至此處,於吉那張老臉上已是露出了極為自信的神采,頗為自得的捋起了鬍鬚。

“好!很好!”

吳良頓時麵露喜色,點頭說道,“既然如此,咱們再休整幾天便動身前往南陽一遊,到時候我定要好好領教一下老先生的本事。”

“雕蟲小技罷了,哈哈哈。”

於吉笑的就像一隻喬巴,滿臉都是“就算你這樣誇我,我也不會很高興”的欠揍模樣。

……

如今已經入了春,正是開墾播種的重要時節。

雍丘縣的屯田工作在瓬人軍與朱魯的相互配合之下,再加上百裡香的“天車”與“曲轅犁”,既進行得有條不紊,又保證了開荒效率。

除此之外,曹氏鹽行的發展也還算是不錯,王慶已經親自動身前往樂安國找聞人昭商議貨源的問題。

這些都不需要吳良插手,他自然也是樂得做一個甩手掌櫃。

反正最終的成果都是要交給曹老闆的,他根本冇有必要那麼上心,要做的隻是耐心等待事成之後,藉機達成自己的目的……

這兩天,吳良又特意去拜訪瞭如今的陳留太守程昱,並從程昱那裡得知了曹老闆的最新動作。

據程昱說,曹老闆已經開始集結人馬,等天氣再稍微暖和一點便打算揮師東征,一舉蕩平徐州南部的廣陵郡與下邳國,自此完全將徐州收入囊中。

如今廣陵郡與下邳國已經集結了兩部兵馬。

一部便是此前被曹老闆打的丟盔棄甲的陶謙;

另外一部則是反叛失敗之後逃往此處的呂布、張邈所部。

聽程昱說,這兩部兵馬如今已經聯合在了一起,做好準備抵抗曹老闆的同時,還大有重新北上奪回徐州的意圖。

“使君如今兵強馬壯,糧草充足,豈是陶謙、呂布、張邈之流可以抗衡?我以為使君此次出征定是所向披靡,無往而不利!”

對此,吳良當然冇有發表任何實質性的意見,儘挑著好聽的說。

然而他心裡有數,曹老闆這一仗肯定不會太過順利,說不定還有可能吃些苦頭。

因為他即將麵臨的敵人有點多,除了陶謙、呂布、張邈聯軍,他還有會遭到目前盤踞青州的田楷、劉備從北麵夾擊。

曆史上劉備便與呂布在徐州相愛相殺了許久,過程中分分合合爾虞我詐,肥皂都不知道摔壞了多少塊,哲學的不要不要的。

最重要的是,劉備現在迫切需要一塊屬於自己的地盤。

彆看劉備現在跟隨青州刺史田楷在青州盤踞,手中也有了一些起步的兵馬,但他隻能算是田楷的部下,根本就冇有屬於自己的根據地。

這便是曆史的車輪,充滿了必然性。

為了有自己的地盤可以苟下去,他一定會參與到徐州的戰事中來,從而趁機名正言順的為自己尋得一處安身之地,這是劉備必然會做出的選擇。

除此之外,還有南方的袁術。

曆史上袁術也參與到了徐州的戰事之中,並且打敗劉備占領了廣陵郡。

甚至曹老闆一次外出時還遭到了袁術部曲的追殺,幸虧有一個叫做“秦真”的人冒名頂替,用性命替曹老闆當下此劫,曹老闆才得以生還……

所以吳良認為。

麵對如此多來自不同方向的敵人,即便曹老闆已經擁有了“飛奴”這樣的戰略級武器,又有戲誌纔在旁輔佐,恐怕也照樣難免顧此失彼,少不了會吃一些苦頭。

不過這對吳良來說倒冇有太大的影響。

隻要曹老闆冇有死,曹魏根基冇有動搖,就算曹軍多打幾場敗仗,又或是遭遇一些挫折,他的地位短時間內也不會輕易改變。

相反處於逆境中時,曹老闆反倒會更加倚重於他。

“這是自然,使君非但兵強馬壯糧草充足,還有吳校尉那‘飛奴’之利,足不出帳便可瞬息之間獲悉敵軍遠在百裡之外的動向,不日便可凱旋而歸,吳校尉自然也是功不可冇啊。”

程昱也是滿臉的笑意,卻還不忘拍了吳良一記馬屁,目光略微有些迴避的說道,“那個……吳校尉啊,有件事仍需厚顏與你說明,欠你那十斤黃金我暫時還未湊齊,可否再寬限一些時日,你放心,一旦黃金湊齊,我定會立刻送到府上。”

“程太守說笑了,我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麼?”

吳良鼓著眼睛說道。

“是……難道吳校尉此次前來不是為了討要黃金?”

程昱也是個要臉的人,自打上次吳良前來拜訪看什麼都像十斤黃金之後,他已經有了一些心理陰影,因此不待吳良說出口便提前說明情況。

“自然不是。”

吳良搖頭笑道,“其實我來主要是想拜托程太守一件事,最近我要率軍出趟遠門,暫時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因此要拜托程太守費心照顧一下我的家眷以及駐紮在雍丘縣的瓬人軍。”

“這是自然,吳校尉不說我也會儘心。”

程昱拍了拍胸膛,卻又有些好奇的問道,“不過吳校尉不是才從樂安國回來不久麼?這麼快便又要出遠門,這次又是要去哪裡?”

“秘密。”

吳良神秘一笑,接著說道,“此行要去什麼地方我已經派出飛奴傳達給了使君,請恕我不能多言。另外,最近我府上需要秘密打造一批工具,因此特來向程太守借幾名鐵匠與一批精鐵使用。”

“瓬人軍要打造工具,我自當全力配合,稍候我便抽調三名手藝最好的鐵匠攜帶精鐵前往府上,任憑差遣。”

程昱連忙正色說道。

瓬人軍對於曹老闆到底有多大價值,程昱算是為數不多的幾個知情者,莫說與吳良有這個交情,就算冇有他也斷然不敢故意刁難。

“那就多謝程太守了。”

吳良笑嗬嗬的道。

有了鐵匠與精鐵,他的“金剛傘”就可以提上日程了。

要說百裡香也確實是給力,在吳良將“金剛傘”與“飛虎爪”的設想說給這個小丫頭聽之後,她便立刻將其提上了日程。

就在昨天,她已經使用木料製作出了“金剛傘”的雛形。

隻不過受材料與工藝所限,這個雛形還冇有辦法實現“金剛傘”的全部功能,隻能算是一箇中看不中用模型。

但對此,吳良還是非常滿意。

他覺得隻要給百裡香請來手藝過關的鐵匠,再有足夠的精鐵配合多次試驗,這姑娘應該用不了太長時間便能夠將“金剛傘”給做出來。

當然。

這次前往南陽肯定是帶不上了,或許等他回來的時候,便能夠見到成品的“金剛傘”,那也很不錯。

除此之外。

百裡相研究“木甲人”的時候也有了新的發現。

她竟在“木甲人”內臟中的五色粉末中發現了“慈石”的成分!

東漢的所謂“慈石”,其實便是後世的“磁石”,在這個時代,人們普遍認為“石是鐵的母親,但石有慈和不慈兩種,慈愛的石頭能吸引他的子女,不慈的石頭就不能吸引了。”,“慈石”因此得名。

吳良知道磁石的原理,後世便有許多使用磁力作為動力的科技。

而基於他所知道的這些知識,吳良自然有理由推測“木甲人”的動力可能便與這些磁石有關,但目前也僅僅隻是推測,一切還有待百裡香進一步進行研究。

不過。

如果這些磁石成分真是“木甲人”的動力來源的話,那古人智慧在吳良心中的分量便又要增加一個層級了。

畢竟就算在後世,這種科技也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並且接觸到的高新科技,卻被三千年前的古人運用的如此純熟與絕妙,這簡直就是一件難以想象的事情。

而若是百裡香能夠助他將這種上古黑科技解密的話,那可就大發了……

……

十五日後。

在吳良的帶領下,五十餘名瓬人軍軍官途經昆陽進入了南陽郡境內。

還是老規矩,楊萬裡在聽過於吉對於丘穆公墓附近地形特征的判斷之後,率先帶領一小部分兵士脫離隊伍潛入周邊城鎮,一邊探查訊息一邊尋找疑似目標的地點。

而吳良等人則扮作遷徙的寒門士族繼續行進,與楊萬裡約定尋得目標之後在南陽郡西南、襄陽城以西二十裡處的鄧縣彙合。

吳良選擇將鄧縣作為落腳點,自是很有講究的。

一來此處距離楚國古都丹陽不遠,便於查探丘穆公墓;

二來此處正是諸葛村夫跟隨叔父諸葛玄躬耕隱居之地,如果想要見到熊孩子時期的諸葛村夫,自然不能不來這個地方。

除此之外。

襄陽城一帶還有不少隱居的名士,其中最為後是熟知的是一個總與諸葛村夫一同出現在人們口中的人,此人喚作龐統。

不過龐統乃是公元179年生人,也隻比諸葛村夫大了兩歲。

即是說,如今諸葛亮與龐統都還隻是個孩子,並且曆史上這兩個傢夥都是大器晚成,應該還不冇有混出“臥龍”、“鳳雛”的響亮名號。

至於小說《三國演義》中司馬徽曾說過這麼一句話:“臥龍、鳳雛,得一可安天下。”

這句話顯然是杜撰的,正史中並冇有類似的記載。

但這並不妨礙吳良想要親自見一見傳說中的臥龍、鳳雛的心情,儘管在後世的網絡中,臥龍、鳳雛已經成了一個流行梗,而且還是貶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