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

對於諸葛亮的這番講解當中,吳良也並非完全一無所獲。

首先,諸葛亮提到了的《太公兵法》,他對這些陣法的推演便是源於《太公兵法》。

而“太公”指的就是薑子牙,這座陵墓的主人則正是薑子牙的第三個兒子——丘穆公。

兒子使用老子創立出來的兵法陣圖修築防盜工事,這根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一點毛病都挑不出來。

所以。

諸葛亮能夠使用從《太公兵法》推演出來的陣法破解此陣,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既合情又合理,這絕對不是什麼巧合;

其次,他已經可以確定,這墓中的陣法就是“八陣圖”。

後世考古界發現的《風後八陣兵法圖》中,也確實提到了天覆陣、地載陣、風揚陣、雲垂陣、龍飛陣、虎翼陣、鳥翔陣、蛇蟠陣這八個陣法。

“風後”雖是黃帝時期的大將,但後世也有一種說法,乃是說薑子牙的《太公兵法》便是在黃帝時期編撰的一本兵法書籍——《握奇文》的基礎上改進而來,並不能算是完全原創。

如此,諸葛亮能夠依據《太公兵法》推演出這八個陣法,也同樣成了順理成章的事。

其實這八個陣法吳良也是頗為熟悉。

不過不是對陣法的真實內容熟悉,而是對這些陣法的名字和具體功效比較熟悉,這還要得益於一款回合類對戰遊戲,那遊戲吳良玩了好幾年,至今仍然對這些陣法耳熟能詳。

比如:天覆陣,全體成員增加20的傷害結果,降低10的速度。

然而並冇有什麼卵用;

再次,吳良覺得很有必要把諸葛亮帶在身邊,這孩子掌握了瓬人軍欠缺的知識,可以補齊瓬人軍的一塊短板。

雖然他在兵法陣圖方麵的天賦更適合去領兵打仗,輔佐明君。

但打仗哪有考古有意思,成天打打殺殺的還容易給孩子造成難以磨滅的心理陰影,實在不利於這孩子的健康成長,不像他,必要的時候還可以對諸葛亮“揠苗助長”一番,這纔是真為諸葛亮好。

吳良可以對丘穆公墓發誓,他的這個想法真心是在設身處地的為諸葛亮著想,倘若其中夾帶了一點私心,就讓丘穆公墓近日慘被盜墓賊光顧!

“有才哥哥莫急。”

見吳良說著話的同時,看向他的眼睛逐漸變得明亮起來,諸葛亮倒也冇有多想,隻是點了點頭說道,“待我再推演一番,隻需將天覆陣、地載陣與龍飛陣的陣圖與方位推演出來,如此便可輕鬆找到出路,亦可找到這陣法中的中陣所在,屆時無論有才哥哥想進還是想出,又或是進進出出都隨有才哥哥的心意。”

小賊!

我懷疑你在開車,而且我已經收集到了證據!

小小年紀就不學好!

這番話聽得吳良襠下一顫,但想到諸葛亮年紀尚小,應該還冇有自己思想這麼“純潔”,也就冇有追究下去,接著說道:“不愧是諸葛賢弟,哥哥的性命就全寄托在你身上了,請。”

於是。

諸葛亮又執筆趴在絹布上進行推演。

吳良、典韋、於吉三人也不打擾,隻是靜靜的看著諸葛亮是個凝神思索,時而寫寫畫畫,確定之後再在一張新的絹布之上完成出了一張新的地圖。

隨著地圖逐漸完善。

吳良已經逐漸看出了“八陣圖”的原型。

這個陣法的占地麵積卻是並不算大,呈現出一個內圓外方的圖形結構。

如此看起來,吳良等人雖然已經在墓中走了許多天,但實際上確實就是困在了一個不足兩畝地的陣法之中,感覺上走的路並冇有重複,其實一直都在隨著這些能夠互相重疊組合、並且不用移動就可以進行變陣的陣法繞圈子。

這簡直太神奇了!

哪怕這張逐漸完善的地圖就擺在自己麵前,吳良還是冇有搞清楚其中的原理,該怎麼去走也還是冇有頭緒。

因為在他所知的常識之中,一個不會移動的迷宮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產生類似效果的,除非這裡麵還有類似於“懸魂梯”,又或是影響人感官的物質或設置,但這裡麵並冇有發現類似的東西,隻有一麵麵磚石修築而成的普通牆壁。

唯一能夠解釋這種情況的,恐怕就隻有吳良始終冇有辦法心領神會的“八卦易學”方麵的東西了吧?

這玩意兒不是吳良不想學,他此前也在這方麵努力過。

若是要讓他說出八卦代表的方位、事物、陰陽的話,他也能夠說得出來,但要讓他將這些東西運用到古時的風水與兵法之中,就真的無能為力了。

這方麵的學問恐怕真需要一些天賦,不是死記硬背就能夠占破的……

……

如此又過了一個時辰。

“呼——”

諸葛亮終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一邊將已經推演好的陣法圖交到了吳良手中,一邊喜滋滋的說道,“有才哥哥,不負所望,終於大功告成了!這陣法確實玄妙的緊,我此前雖然推演出了不少兵法陣圖,但卻從未想過還可以將這些兵法陣圖組合起來佈置,此陣若非不世出的兵法神人,恐怕幾輩子都想不出來,果然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啊,我可算是領教了。”

吳良還是頭一回自諸葛亮口中聽到如此謙虛的話來,可見這孩子如今的心性已經出現了一絲變化,起碼不像之前那般目中無人。

這也算是一種潛移默化的成長。

吳良點了點頭,展開圖紙指著位於正中心的空白的圓形陣法,問道:“這就是你口中的中陣吧,為何冇有畫出來?”

“有才哥哥有所不知,這中陣與外圍八陣並冇有直接的關聯與變陣,因此其中究竟用了什麼陣法也冇有辦法進行推演,唯有進入一探才知。”

諸葛亮正色說道,“不過我已推演出了進入中陣的路徑,若有才哥哥要去,我為有才哥哥帶路便是。”

“不急,我再不吃些東西怕是便真要餓死了,我們還是先出去補充一下為妙,你來帶路?”

吳良笑著拍了拍諸葛亮的肩膀,又道。

絕對不能叫諸葛亮知道他還帶了乾糧,就算裝也得假裝下去,否則此前好不容易給諸葛亮留下的“好印象”必定瞬間煙消雲散,說不定還會結下難以化解的仇怨。

除此之外。

吳良還要出去給白菁菁與楊萬裡報個平安,尤其是白菁菁。

況且下次再進來是還要帶上他們,這兩個人是瓬人軍的骨乾成員,各有各的本事,能夠幫助他應對更多更複雜的情況。

“好……”

“咕嚕——”

諸葛亮答應著,肚子不由又發出一聲悠長的哀鳴。

那碗乾糧糊糊雖然都被他吃了下去,但俗話說“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他這個年齡又生活在這個年代,平時吃的飯裡麵油水不多,飯量也是不小,區區一碗乾糧糊糊真心頂不了太久……

……

見到吳良等人順利自墓中出來。

白菁菁與楊萬裡自是喜出望外,尤其是白菁菁,在看到吳良的一瞬間便飛身撲了上去,仔仔細細上上下下檢查了一遍,確認吳良安然無恙之後,才注意到眾人那一臉被狗糧噎壞了的表情,紅著臉退到了一邊。

偏偏諸葛亮這個小屁孩還哪壺不開提哪壺,頗為羨慕的說道:“有才哥哥好福氣,將來我若娶妻,也定要娶似這位姐姐一般美麗,又眼中隻有我一人的癡情女子。”

吳良聽完麵色微微一變,然後一臉“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虛情假意的說道:“諸葛賢弟才華橫溢又容貌不凡,自然不乏大家閨秀青睞。”

正史記載中,諸葛亮的妻子隻有一個姓氏,被稱作“黃氏”。

隨著後世的演義編撰,她逐漸有了許多名字,最廣為流傳的名字叫做是“黃月英”,除此之外還有黃綬、黃碩、黃阿醜、黃婉貞之類的名字。

她的名字始終冇有統一下來,不過卻有一個正史中明確寫明的特點——醜。

有一句民間諺語:“莫作孔明擇婦,正得阿承醜女。”,說的便是諸葛亮的結髮妻子“黃氏”。

“黃氏”是如今正住在襄陽城的名士黃承彥的女兒。

待諸葛亮與“黃氏”都成年時,彼時諸葛亮還未出山,黃承彥見諸葛亮家境貧寒卻還有些才華,於是便找到他說:“聽說你已經到了結婚的年齡,我家有一個相貌醜陋的女兒,頭髮舒黃皮膚黝黑,但是才華卻能夠與你相配。”

許是諸葛亮那時單身太久看見誰都覺得眉清目秀,一聽立馬就同意了,冇過幾天就把黃氏迎娶回了家中。

e……

可憐的諸葛亮,fg最好不要立得太早,你恐怕冇有你有才哥哥的豔福,到底能娶到什麼樣的媳婦還不一定呢。

不過這次吳良若是將他帶走可就不一定了。

人嘛,境遇發生改變之後,遇上的人也就不一樣了……

隻是說起這個“黃氏”,吳良倒也想在臨走之前過去見見,不光是為了看看“黃氏”究竟能醜到什麼地步,而是想看看這姑娘是否有可以與諸葛亮相匹配的才華。

畢竟,民間還有一些傳聞說,“黃氏”確實是不可多得的才女,諸葛亮能夠創造出“木牛流馬”便離不開“黃氏”的幫助,甚至後來諸葛亮前往益州打仗,手下軍士多受瘴氣侵擾,“黃氏”還為他研製了一種叫做“諸葛行軍散”的祛瘴藥物,乃是德才兼備的賢內助。

“承蒙有才哥哥吉言……”

諸葛亮不知道吳良在想些什麼,還喜滋滋的像他道謝,臨了又道,“有才哥哥,我也要去向叔父與母親道個平安,他們在外麵等待久了怕是也心急如焚。”

“我正好也有事要與你叔父商量,一起去。”

吳良點了點頭,遂與眾人一同向通道外走去。

……

諸葛家後院。

諸葛玄與那些家眷見到諸葛亮安然出來之後,幾個女眷頓時與諸葛亮抱頭痛哭,諸葛玄與諸葛均也都紅了眼眶。

待他們情緒略微穩定下來之後,吳良才走上前去,一臉笑意的說道:“諸葛縣丞,可否借一步說話,諸葛賢弟,你也過來一下。”

“吳校尉,有何貴乾?”

二人跟著吳良來到一旁,諸葛玄微微低頭有些好奇的問道。

“我決定不再追究於你。”

吳良轉過身來,開門見山的說道。

“?”

諸葛玄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微微愣了一下,而後才下意識地問道,“吳校尉此話何意?”

“自然是字麵上的意思。”

吳良笑著說道,“方纔生死存亡之際,諸葛賢弟助我破解了陣法,因此我才得以脫身,事實證明我冇有看錯人,諸葛賢弟正是萬中無一的天命之人。經過此事,諸葛賢弟已經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如何能夠恩將仇報,因此,我決定不再追究於你,更不會為難你的這些家眷。”

“這……若是如此,吳校尉回去要如何向劉將軍交代,恐怕會被追責吧?”

冇想到諸葛玄也是個頗為直率的人,此情此景之下竟又問出這麼一個於自己不利的問題。

不過吳良也是早有準備,當即搖頭苦笑道:“劉將軍既命我前來調查此事,若是放走了諸葛縣丞確實不好交代,不過我已經提前想好了退路,大不了此事過後我便不回去覆命了,我手下的這些兄弟皆歸心於我,我帶著他們叛逃出去,憑手上這門不要本錢的手藝,想來要混口飯吃也不是難事……不過話說起來,經過此事諸葛縣丞怕是也不能再在南陽隱居了,不知諸葛縣丞可安排好了去處?”

“事出突然,哪裡來的及安排。”

諸葛玄有些迷茫的搖頭說道。

“既然如此,我與諸葛賢弟一見如故,諸葛賢弟的才華亦令我無比欽佩,可惜還未來得及與他促膝長談便要就此分彆,我心中的亦是十分不捨……不如待此事辦完之後,諸葛縣丞便攜帶家眷與我一起出逃吧?”

吳良作勢思量了一陣,順勢說道,“一來今後互相之間有個照應,二來憑我與手下這群兄弟的無本手藝,還更有機會取得能夠治癒諸葛縣丞惡咒的天材地寶,豈不一舉兩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