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鎖”……

吳良立刻又想起了一個與諸葛亮關係匪淺的東西——孔明鎖。

相傳孔明鎖乃是諸葛亮根據八卦玄學的原理髮明創造的一種玩具,看上去簡單,其實內中奧妙無窮,不得要領,很難進行拚合與拆解。

還有一種說法則是,這玩意兒其實應該叫做魯班鎖。

傳說這是魯班大師為了測試自己的兒子是否聰明,特意製造出來這樣一種可拚可拆的玩具。

至於具體那個說法更加可信……

吳良比較傾向於第二種。

因為這種鎖其使用的是技巧,主要是天朝古代建築中獨具特色的“榫卯結構”。

而說到天朝古代建築中的“榫卯結構”,這顯然與工匠之神魯班大師的關係更近。

並且後世還有許多孔明鎖玩具,吳良小時候對這種玩具也是頗有一些研究,什麼“**榫”、“七星結”、“八達扣”、“十二方”、“姐妹球”……等等之類的孔明鎖玩具,他都親自下手玩過。

這玩意兒玩起來講究的主要是對於榫卯結構的理解與技巧,與所謂的“八卦玄學”冇有半毛錢關係。

所以非說孔明鎖是諸葛亮發明的,未免有那麼點牽強。

當然,如果孔明鎖像八陣圖一樣,是從諸葛亮起開始發揚光大的,因此諸葛亮得到了冠名權,這種說法就相對比較合理了。

如此想著。

吳良又小心翼翼的繞著方木“工藝品”轉了兩圈,從上到下從左到右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

彆說。

如果冇有方木“工藝品”上刻著的那些提醒還好,畢竟後世的“孔明鎖”作為孩子的玩具都很小,固化思維的影響下,使得吳良乍一看過去並未立刻將兩者聯絡在一起。

如今知道這玩意兒的本質是個“閉”,吳良再重新去看時,立刻有了新的發現。

“這玩意兒這麼看起來很像是孔明鎖中的‘二十四鎖’啊……”

所謂“二十四鎖”,乃是孔明鎖中難道較高的一種鎖法,後世分為a、b兩種不同的安裝與分解方法,就算是許多成年人看著教程都冇辦法玩轉。

不過吳良打小就對這種與傳統文化有關的東西很感興趣,這玩意兒可難不倒他。

隻是……

與之前玩孔明鎖的時候不同,眼前這個巨型孔明鎖顯然不是個普通的玩具,而更像是一個隨時可能引爆的巨型zha彈,而他們就是zha彈的拆彈員。

吳良不自覺的抬頭看了一眼頭頂上的倒立金字塔造型的穹頂。

還有貫穿於這個巨型孔明鎖的那根唯一用來支撐穹頂的金屬柱。

吳良有理由懷疑,一旦拆解方式出了差錯,對這個巨型孔明鎖施加了不太正確的外力,那根金屬柱便會受到影響,從而無法繼續支撐這可能裝滿了石油原油的穹頂……

這就像拆彈員在拆解zha彈的時候,選擇剪短藍線還是紅線一樣,稍有不慎便是萬劫不複的結果。

此情此景。

便是吳良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心理壓力,絲毫不敢輕舉妄動。

更何況,他現在還不能完全確定這個方木“工藝品”就是孔明鎖,並且就是孔明鎖中的“二十四鎖”,更不要說到底是後世的a類還是b類。

哪怕有一丁點不確定。

吳良都絕對不敢有任何進一步的行動。

於是。

“諸葛賢弟,這種‘閉’你可曾見過?”

吳良回身看向了諸葛亮。

與“八陣圖”一樣,吳良選擇了比較保守的做法,先看看諸葛亮這個傳說中的“發明者”有冇有什麼比較穩妥的解決方法。

“有才哥哥,這陵墓我還隻是第二次進來,更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又怎會見過?”

諸葛亮弱弱的說道。

方纔聽於吉說到“死無葬身之地”、“與整座陵墓一同化作塵埃”之類的話,這孩子已是有些畏懼,此刻麵色有些蒼白。

看來這玩意兒隻能是“魯班鎖”了。

時間也對的上,魯班大師乃是春秋時期的工匠大師,而丘穆公後人遷來楚國也是春秋後期的事,再加上丘穆公所在的齊國與魯班所在的魯國接壤,有些文化交流也在情理之中。

因此丘穆公的陵墓之中出現魯班鎖,並冇有什麼相悖的地方……

“說的也是。”

吳良點了點頭,又笑嗬嗬的對諸葛亮說道,“諸葛賢弟既然能夠破解‘八陣圖’,那麼想來應該也有本事破解這個‘閉’吧,請上前來與愚兄一同檢視,恐怕此事還要指望賢弟出力。”

“這……”

一聽這話,諸葛亮反而向後退了一步,小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皺著臉連連說道,“有才哥哥,墓主人已經勸我們見好就收了,咱們不如就這樣出去吧,否則萬一惹的墓主人不高興,咱們恐怕就真要死無葬身之地了,我還是個孩子呢……”

“怕什麼,有才哥哥陪著你,難道你忘了我們此前結拜時曾說過的誓言了麼,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而且,我相信你的本事,你絕對可以的!”

吳良果斷上前一把拉住不停向後退卻的諸葛亮。

“不要,我記得有才哥哥當時說的是‘但求此情可比日月’,哪裡是什麼‘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諸葛亮屁股努力向後撅著,任憑吳良生拉硬拽也是死活不肯上前。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與我較這些細節的真?乖,聽哥哥的話,咱們先看看,不著急動手,冇事兒的。”

吳良故意板起臉來說道。

“我不!我不去!”

諸葛亮還在拚命的掙紮。

“好,那咱們就在這裡耗著吧。”

吳良卻忽然鬆開了手。

諸葛亮一時冇防住,頓時重重的摔了個屁股蹲,疼的呲牙列嘴,眼淚都快出來了。

結果還未起身,便又聽吳良接著說道:“典韋,楊萬裡,看來我這諸葛賢弟又不知道自己有多優秀了,你們一定要看好了他,咱們帶的乾糧吃個兩三天應該不成問題,餓著他,咱們就在這裡耗著,隻是不知道我這諸葛賢弟這次要餓幾天才能餓昏過去,我賭還是三天,你們賭幾天?”

“韋賭兩天,他此前才餓過三天,隻出去歇了一天,恐怕還未完全恢複。”

典韋認真的說道。

“我也賭兩天,他那身子骨不行,要是典韋兄弟,餓個七天應該不在話下。”

楊萬裡也是似笑非笑的道。

“你們……”

諸葛亮眼中疼出來的淚花終於擠出了眼眶,現在他終於領會了吳良之前的話。

他這個“有才哥哥”豈止是比黃耳惡,簡直比惡鬼還要更惡,哪有這麼欺負人的,簡直不給人活路。

何況。

我還隻是個孩子啊……

“諸葛賢弟,你莫要怪哥哥,哥哥這麼做可全都為了你好,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你是要辦大事的人,現在吃的苦,終將照亮你未來的路。”

見諸葛亮居然真哭了出來,吳良心中終是有些不忍,趕緊瘋狂的給他灌起了雞湯,免得真傷了這孩子的心,回頭不跟自己混了。

但是再轉念一想,欺負弟弟要趁早,等諸葛亮成了傳說中的臥龍先生,那可就不是他想欺負就欺負的了。

何況。

彆說是後世,哪怕是三國曆史上,也冇幾個人見過諸葛亮這樣吧?

稀有成就:“親眼見證諸葛亮落淚”,達成!

吳良不由又想起了自己剛剛穿越不久時的另外一個期待過的稀有成就——“親眼見證曹老闆落淚”,這個成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達成……

……

如吳良所願。

諸葛亮終究還是不情不願的來到了方木“藝術品”前麵,卻極力與其保持著距離,謹慎的檢視上麵的一些細節。

這次吳良倒也冇有做甩手掌櫃。

他對孔明鎖本就有不少瞭解,若是能夠完全確定這就是他所認識的“二十四鎖”,他倒也不介意親自來解,而不是非要在這裡“考驗”諸葛亮。

經過這次仔細觀察。

吳良又注意到了一些細節。

這個方木“藝術品”用的正是後世孔明鎖的“榫卯結構”進行組合,離近了可以清晰的看到方木內側挖出的“凹凸”形狀的齧合結構。

除此之外。

在方形“藝術品”的正下方,也就是與地麵相連接的地方,確實有一些縫隙直通向下,“隨侯珠”的光芒甚至能夠通過這些縫隙向下照射出一段距離,也就是說這下麵的確是空的,應該正如方形“藝術品”上麵的刻字說的那樣,這下麵就是丘穆公墓真正的墓室。

“老先生,把絹布與筆借我一用。”

吳良隨即向於吉要來了這些東西,開始記錄能夠分析出來的方木形狀,以此來推斷這些方木的組合方式。

其實這並不容易。

像孔明鎖一樣,這些方木嚴絲合縫而又錯綜複雜的結合在一起,通常露在外麵的通常隻有兩端很小的一部分。

中間的部分除了能夠觀察到的,剩下的都需要進行腦補。

對於不熟悉孔明鎖的人來說,這種事情根本就冇辦法做到。

但吳良顯然不太一樣,他不但組合與拆解過許多類型的孔明鎖,小的時候還自己動手做過一些孔明鎖類型的木工,腦補與設計的能力還是有那麼一些的……

如此之下。

吳良與諸葛亮,一大一小兩人很快便進入了沉浸模式。

當然,諸葛亮的目的比較單純,隻是為了不餓肚子,這孩子之前都差點餓出心理陰影來了,想到兩天前的經曆肚子就直抽抽。

至於心中怨不怨吳良。

那肯定是有些怨的,就算吳良口口聲聲說是為了他好,他心中也是老大的不痛快。

難道隻要是為了我好,就可以為所欲為了麼?

這根本就是道德綁架!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冇有用,還是趕緊想辦法解除這個勞什子的“閉”吧,要不然又要承受被饑餓支配的恐懼了……感覺肚子已經有點餓了,要是能叼著一塊乾糧邊吃邊解該有多好啊,可惡!

吳良,果然人如其名!

無良!

欺負稚童算什麼本事?!

……

半個時辰後。

“有才哥哥,我發現這些木頭乃是使用榫卯結構進行結合,而且是‘抱肩榫’的結構,之間並冇有明顯的固定點,拆卸起來應該不費力氣,隻是需要一些比較高深的技巧。”

諸葛亮靜靜的觀摩了半天,終於對吳良提出一個自認為可以先換一塊乾糧的“驚人”發現,而後可憐巴巴的央求道,“我有點餓了,可以先給我一塊乾糧充饑麼……”

結果話隻說了一半,諸葛亮便說不下去了。

因為他直到這時纔看到,吳良麵前的絹布上,已經畫出了許多拆分開來的方木簡筆圖。

這些方木簡筆圖有長有短,大部分都呈“凹”字形結構,並且吳良還在每一根方木的旁邊都標上了從未見過的符號:“1,2,3……”

這些符號代表什麼,諸葛亮自然不懂,因為這時候天朝根本就冇有阿拉伯數字。

但是很顯然。

諸葛亮已經意識到他剛纔說的話,對於吳良來說根本就是一番廢話,若是冇有看出這是榫卯結構的“抱肩榫”,吳良又怎能畫出這些拆分開開的簡筆圖?

“你覺得呢?”

吳良回頭看了他一眼,笑著問道。

“我覺得……我應該再好好看看。”

諸葛亮一臉尷尬的道。

“再加把勁,你一定可以的。”

吳良點了點頭。

其實拆解孔明鎖真不是什麼大難題,難就難在這時大多數的人對這玩意兒還冇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因此也就無法建立相應的邏輯。

再加上這個孔明鎖那類似於“zha彈”的機關陷阱,使得拆解可能隻有一次機會,冇有辦法隨意進行嘗試,難度自然又提升了不少。

不過隻要給諸葛亮足夠時間,他肯定是可以順利破解的。

要不然後世也就冇有諸葛亮那有關“八陣圖”與“孔明鎖”的傳說與曆史記載了,有的隻是南陽郡發生的一次莫名奇妙的大爆炸。

“嗯……”

此刻諸葛亮心中卻是另外一番滋味。

原來,有才哥哥並非冇有本事破解這個“閉”,真的隻是在助我成為人上人啊。

有才哥哥,是我錯怪你了,你的用心良苦我已經知道了,今後我一定會加倍努力,絕不會再耍小性子令你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