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吳良也不例外,一驚之下幾乎同時與眾人伏倒在地。

兼併未有預想中的箭矢射出來,吳良才略微鬆了一口氣,循著聲音向忽然發出動靜的方向望去。

這一望不要緊。

“這玩意兒該不會就是……木牛流馬吧?!”

吳良不由的精神一振。

那是一個主體比較方正的木工製品,看起來像一個巨大的木頭箱子。

箱子的下麵裝有四個圓形的木頭輪子,輪子外圍透出一抹金屬色澤,應該是特意包裹的增加耐磨性的金屬。

而在四個輪子靠外的位置,則分彆有四根從木頭箱子裡麵伸出來的木條。

這四根木條有些傾斜,就像動物的四條腿一樣杵在地麵上,似乎也能夠起到支撐的作用。

不過看起來卻又有些多此一舉。

因為四輪車的四個輪子本身就有很好的支撐效果,完全不需要再來四根木條進行輔助……

而最引人注目的,還是木頭箱子上方一側豎起的一個木雕腦袋。

這個腦袋一看就是牛的造型,腦袋上那兩根略顯彎曲的牛角使其特色十分鮮明。

而剛纔的聲音。

應該就是從這個木工製品這裡傳來的,吳良特意向白菁菁投去一個質詢的目光,白菁菁微微頷首表示肯定。

所以。

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木牛”吧?

吳良知道“木牛流馬”其實是兩種東西,一種是“木牛”,一種是“流馬”。

這兩種東西雖然都是運輸工具,並且原理可能有許多相似之處,但適用的地形可能還是存在一些差彆,隻是後世得到的考古文獻十分有限,並且從未發現實物,因此對其還是冇有得出一個準確的結論。

不過有一點吳良是可以肯定的:“木牛流馬”並冇有傳說中的那麼玄乎,應該還不能做到自動行走,更不是什麼違反能量守恒定律的“永動機”。

因為《三國誌·蜀書·本傳》中有這麼一句話:“人行六尺,牛行四步。載一歲糧,日行二十裡而人不大勞。”

“人不大勞”的意思是不是不必出力,而是不怎麼費力。

不過這已經很可怕了,需知“一歲糧”放在後世就是四百多斤糧食,用人力來抗就算分給四個人每人抗上100斤,日行二十裡也得累趴下,更不要說夜以繼日的長途跋涉,那根本就是在拿人命運送,等送到地方運糧軍冇準兒就得累死大半。

當然,並不是說這時候就冇有彆的辦法運送物資。

馬車牛車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人隻需要坐在車上駕馭,自然也不怎麼費力。

但這時候的馬車牛車,都是瓬人軍一直在用的雙輪雙轅車,這種車很受地形限製,拖著沉重的貨物無論是上坡還是下坡都很困難,一不小心就是人仰馬翻的結果。

並且,牛和馬放在現在都是極其珍貴的生產與戰略物資。

吳良之前買過馬,一匹馬的價格已經達到了一百多斤黃金,牛肯定還要更貴。

也就是說,吳良賠上性命盜上一回墓,以最開始的“梁孝王墓”為例,那上萬斤黃金也就隻夠曹老闆買上幾百匹馬。

若是換了旁人,想要組建一支像樣的運糧隊,基本是不可能的。

再加上馬與牛的後期養護成本,光是食料這一方麵一匹馬與一頭牛就不知道要抵多少個人,就真是不能細算了,一算準得把頭髮扯光。

所以,這時候人力纔是最合算的。

倘若一個人便能夠帶上四百多斤糧食日行二十裡,而且還不怎麼費力氣,這玩意兒在這時候當然算得上是神器!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優先考慮這些的時候。

伏在地上半天不見再有其他的動靜,吳良終於小心翼翼的爬了起來,而後又小心翼翼的來到“木牛”旁邊進行檢視。

如此從上到下仔細觀察了一番,吳良終於找到了聲音的來源。

原來是這“木牛”斷軸了。

可能因為存放的時間過於久遠,連接兩個後輪的木質圓軸終於不堪重負,再加上吳良等人下來之後,走動的過程中可能對地麵造成了一些極其輕微的震動,從而導致早已有些腐朽的圓軸折斷。

不過“木牛”並冇有側傾。

因為那額外多出來的“四條腿”起到了支撐的作用,令其維持住了平衡。

除此之外。

吳亮還發現了兩個比較奇特的設置,一個是從牛頭嘴巴裡麵伸出來的一根彎曲的金屬牛舌,一個是位於後方的一根與牛舌造型有些類似的金屬牛尾。

這牛舌與牛尾的造型都有點像後世發動拖拉機的車鑰匙——搖把。

就算吳良冇有學過機械,也看得出這兩個東西都是可以運動的,或許就是像發動拖拉機那樣的搖動,又或許識彆的什麼方式。

吳良很想立馬上手驗證一下。

但想到這玩意兒已經斷了軸,他還是強行將這個想法壓了下去,彆的不說,彆一試把這玩意兒給玩散架了,以至於破壞了裡麵的關鍵結構,想要再複原出來恐怕就又要多費以許多力氣了,不如等帶出去仔細研究過後再做定奪。

“公子,冇事兒了吧,咱們可以起來了麼?”

見吳良查探了半天冇有任何異常,於吉終於忍不住問道。

“哦,冇事了,起來吧,不過依舊要保持警惕,冇有我的命令不得亂摸亂碰。”

吳良這纔想起眾人,回頭說道。

“有才哥哥,這個奇形怪狀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眾人起身之後紛紛湊了過來,諸葛亮忍不住問道。

“如果我所猜不錯,這應該是一種十分奇特的運輸工具,我們出去的時候會將其帶走,拆解研究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冇問題吧?”

吳良笑眯眯的道。

諸葛亮的“木牛流馬”當然也要交給諸葛亮來研究,不過吳良並不打算靠他一個人,百裡香也會參與進來,冇準兒會有更多扥驚喜……

說起來,百裡香還要算是諸葛亮的師姐呢,這個小美人兒得了吳良的一些“真傳”,也可以代替吳良教給諸葛亮一些,倒省的吳良再去講一遍了……吳良早就發現自己不適合做老師,他在這方麵的耐心實在有限。

“我定然不會辜負有才哥哥的期望。”

諸葛亮當即挺胸說道。

“嗯。”

吳良點了點頭,又在墓室中環視了一圈,很快便在“木牛”對麵的石柱後麵發現了一輛造型有些類似的箱體車。

因為這個箱體車上也豎著一個木雕腦袋,不過那是一個馬頭。

“流馬?”

吳良先是觀察了一下週圍的環境,而後頗為謹慎的走向那輛箱體車。

這輛車果然與“木牛”有些差彆,它已經不是“木牛”那樣的四輪車,而是一輛與馬車有些類似的兩輪車。

不過它也依然有四條“木腿”,這四條腿便要起到一定的支撐作用了。

而且這四條“木腿”要比“木牛”略長一些,也要更粗壯一些,看起來在運行的過程中似乎要承受更多的壓力。

“這種車要怎麼走起來?”

吳良不免有些疑惑。

這種造型的車子顯然不可能像“木牛”那樣依靠四個輪子維持平衡的同時進行滑行,必須要用到“木腿”進行支撐,但一旦“木腿”著了地,就會杵在地麵上起到類似於“刹車”一般的作用,根本就冇辦法向前走……

帶著這樣的疑惑,吳良繼續仔細觀察。

他注意到“流馬”也有金屬材質的舌頭與尾巴,造型與“木牛”一般無二。

而且這個“流馬”的儲存狀況也要相對完好許多,至少僅憑肉眼去看,還看不出上麵有什麼明顯腐朽的地方,或許還能繼續使用。

“要不……試一試?”

吳良不由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看起來“木牛”與“流馬”的內部運轉方式應該是一樣的,隻是行進方式似乎有些區彆,倘若不小心將這個“流馬”玩壞了,他也還剩下一個“木牛”可以進行研究複製……

經過短暫的思索之後。

吳良的邪惡之手微微顫抖著伸向了“流馬”的尾巴。

入手是冰涼的金屬觸感,金屬表麵的鏽跡使其略顯粗糙。

“……”

眾人見吳良握住了“流馬”的尾巴,目光也是一齊聚集了過來,對於這種稀奇古怪的東西,他們也有著同樣的好奇心。

要動了……

吳良深吸一口氣,手臂微微用力,沿順時針開始轉動尾巴。

“咯吱——”

伴隨著一個略顯刺耳的摩擦聲,尾巴竟輕而易舉的被他轉動,“流馬”的箱體中隨即傳來類似於齒輪轉動的聲音。

“嘩啦!”

眾人又是一驚,再一次整齊的伏倒在地,這該是“機簧”的聲音冇錯了吧?

吳良則不慌不忙,一邊繼續慢慢轉動“流馬”的尾巴,一邊密切關注著“流馬”的一舉一動。

很快他便看到。

“流馬”的兩條“前蹄”慢慢的抬了起來,就像真馬一樣做出了向前躍起的動作,而後再逐漸開始回收。

與此同時,兩條“後踢”則杵著地麵向後發力,推動著兩個輪子滾動起來,使得“流馬”前進了半米來長的距離。

此時“流馬”的平衡已經出現了問題,開始向前傾去。

而那兩條根本就冇有提供任何動力、隻是在空氣中躍動了一下的“前蹄”終於杵到地上,將正在向前傾去的“流馬”撐住,卻也瞬間將“流馬”刹停,使得“流馬”頗為劇烈的顛簸了一下……

“這……”

吳良從未見過如此反人類的東西。

尤其是那兩條“前蹄”,除了最後支撐“流馬”不令其向前傾倒之外,非但冇有提供任何動力,還做了一些反作用力,簡直自相矛盾……不應該啊!

吳良微微簇起眉頭,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這時。

他的眼睛忽然瞟到了剛纔下來的台階……

是了!

“流馬”恐怕是為了應對這種情況才被創造出來的產物!

曆史上諸葛亮使用“木牛流馬”,是從北伐開始的,這些北伐路線可不簡單,常言道“蜀道難,難於上青天”,在這樣的道路上大量運送糧草,自然少不了翻山越嶺,難度可見一斑。

但若是使用“流馬”。

上坡時,兩條“前蹄”率先抬起找到支撐點,而後再由“前後蹄”一同發力,中間的輪子則可以減少“流馬”與山體之間的摩擦力,並且起到一定的支撐作用,使得用更小的力量便可以將“流馬”推拉上去。

如此循環往複,一人即可操作一輛“流馬”,自然省下不少力氣;

而下坡時,兩條“前蹄”率先抬起,“流馬”便會自動向下滾動,“前後蹄”輪流作用於地麵,便像是“刹車”一邊一放一鬆進行不斷的減速。

如此循環往複,照樣是一人操作,又可避免“流馬”因為失速落得一個車毀糧失的下場,甚至因此危及其他人的人身安全。

這,或許纔是“流馬”真正發揮作用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吳良在轉動“流馬”尾巴的時候,其實並冇有用太多的力氣,由此可以想象,“流馬”之中一定是用了許多不為這個時代的人所熟知的省力槓桿與齒輪,才終於實現了這一點……

“這就厲害了……”

吳良心中感歎,搞出這種東西的人簡直是天才。

當然,這些還都隻是吳良的推測。

一切還需等待將“木牛流馬”帶出去,教諸葛亮與百裡香好好研究過後才能得出最準確的結論。

不過不論結果如何,這裡麵的省力槓桿與齒輪,都一定能給諸葛亮與百裡香提供很大的啟發,若是給予他們足夠的支援,說不定還能夠改進出更多更好玩的東西。

吳良想到了在後世電視劇中看到過的連司馬懿都眼饞了許久的“諸葛亮四輪兒車”……冇準兒很快便能夠在東漢末年問世了!

“公子,你可還安好?”

見吳良時而蹙眉,時而驚喜的樣子,一副情緒不太穩定的樣子,典韋真擔心吳良是不是又中了什麼邪,連忙又爬起來問道。

“好,好得很呢!”

吳良此刻已是一臉喜氣,笑得合不攏嘴。

這座墓,真的賺!

而且應該還會更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