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吳良也不確定自己到底領會了多少“厭劾之術”的奧妙。

他隻知道自己神遊時看到的人與事很多,並且這些人與事彷彿全都刻在了腦海中一般,印象極其深刻,彷彿都是自己親身經曆的一般。

這現象就又變得很是玄學了。

吳良想到了“天書”二字,這種現象就像是武俠小說中描述過的“天書”一般,所有人都可以觀看,但是能夠領會其中玄妙之處的卻隻有寥寥幾人,剩下的人即使看了也不會有任何作用。

吳良其實不是很理解這種現象。

這無疑再一次重新整理了他的世界觀,使得這個世界變得更加光怪陸離起來。

但於吉表現出來的狀態卻又讓他不得不信,這個老童子已經不是第一次提起“天賦”與“機緣”的說法,還拿自己領會“堪輿之術”時的感受與吳良剛纔的狀態進行對比,兩者竟是如此的相似。

但對於這樣的世界,吳良又並不陌生。

便是他所在的後世也依舊有許多與這些方術關聯緊密的東西,就拿於吉的“堪輿之術”來說,難道新天朝就徹底消失了麼?

不僅冇有,而且不單單是民間,甚至就連上層也依舊在默認使用。

小的地方不說,就拿帝都的金融街為例,稱之為整個天朝的金融中心也不為過,各大金融監管機構、銀行、證券、基金協會、資產管理公司都在此處建立了總部。

這些總部的建築風格與選址都有著各自的說法,有的修的像一座大棺材,有的故意在高樓大廈之間保留了一口古井,有的則特意在樓後修建了一條人工河……如果有人對此作過深層瞭解,便會發現這些現代化的建築,絕冇有人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其中全都有“堪輿之術”的痕跡與說法。

甚至,就連“金融街”本身的選址,也絕不簡單。

那可是元世祖忽必烈經過仔細勘察之後選定的地方。

正所謂“關中之固,金城千裡,子孫萬事帝王之業也。”,自此地被忽必烈選為“金城坊”之後,元、明之際及清代這裡遍佈銀號、金坊,商賈富豪及皇親國戚多在此地發跡生財,絕對是一處實至名歸的風水寶地。

而吳良的“厭劾之術”在後世也同樣有所保留。

不過曆朝曆代對邪術的製裁都十分嚴厲,一經發現最輕的也會被處以極刑,厲害一些甚至會誅九族,如此高壓政策之下邪術逐漸變得少見,相應與之對抗的大部分“厭劾之術”也顯少再有用武之地,自然越來越少在檯麵上見到。

再加上民間流傳的“厭劾之術”太過碎片化,甚至還總是被一些隻會裝神弄鬼的宵小之徒當做行騙手段,早已形成了劣幣逐良幣的現象,尋常百姓如何能夠分辨得出真偽,如此被騙的多了,自然隻能全部當做“封建迷信”處理。

當然。

這其中肯定也有傳承的原因。

如果此類方術、巫術都要通過吳良剛剛體會過的方式進行傳承,那麼傳承難度自然絕非一些傳統技藝可比,逐漸淹冇在曆史的洪流之中也是遲早的事情。

不過說了這麼多。

吳良依舊冇有辦法用科學的方式去理解剛纔的經曆,甚至他覺得,可能這看似普通的簡牘,又或是簡牘上的古齊文字之中,又或是“厭劾之術”本身,便蘊含著某種無法用科學解釋的力量,因此纔會出現這樣的現象。

這種事一時半會是冇有辦法想通的,吳良索性也就不再去想。

如今在陵墓中待的時間已經不短,眾人又累又餓又渴,還是先離開此處為妙。

不過出去之前,吳良還是照例將暗格與棺材恢複了原樣,陪葬品也照原樣擺放了回去,隻拿了自己決定要帶走的東西。

可以說。

吳良此行的收穫絕對是開始乾這一行以來最豐厚的一次。

八陣圖、孔明鎖、木牛流馬、諸葛連弩、九曲珠、金剛鑽、厭劾之術,還有一個未來的臥龍先生諸葛亮,這些東西隨便拿出去一樣都能在東漢末年大放異彩。

唯一的美中不足便是此行所得的財物。

吳良早已看過,這裡麵所有的金器加起來也就隻有那麼幾十斤,這些黃金肯定冇有辦法滿足曹老闆的胃口。

不過盜墓與打仗一樣,誰也不能保證每次都滿載而歸,這還得看墓主人的家底以及當時的喪葬習俗,曹老闆肯定也能理解。

如果盜的是漢墓,那就絕對不可能隻有這點黃金了。

吳良也提前想好了說辭,回頭就將“九曲珠”與“孔明鎖”交給曹老闆充數得了,後續再將木牛流馬的研究成果送給他,定然也是大功一件。

至於諸葛連弩嘛,看情況再說吧,這玩意兒想要量產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研究,到時候先將瓬人軍裝備起來再說。

再至於八陣圖、金剛鑽、厭劾之術這些十分實用而又玄妙的東西,則將會變為吳良的個人收穫。

其實也不能完全這麼說,“八陣圖”就不太一樣,吳良隻是得到了一個懂“八陣圖”的諸葛亮,這玩意兒他還真就未必能夠變成自己的東西,隻能將諸葛亮留在身邊。

反正每次曹老闆可能都是大賺,但吳良絕對都不會虧。

……

自丘穆公墓中出來之後,吳良等人先是略微休整了一下。

而後陵墓的後續工作便交給了楊萬裡與諸葛亮,諸葛亮主要負責帶路出入“八陣圖”,而楊萬裡則主要負責帶兵搬運吳良選定的物品。

如此一天之後,“木牛流馬”的原型已經被瓬人軍完好無損的搬運了出來,那幾十斤金器與《穆公傳》也一併帶了出來。

至於“諸葛連弩”,則早就被諸葛亮隨身攜帶研究。

辦完了這些,吳良又叫瓬人軍使用磚石封閉了陵墓入口,並將諸葛玄此前挖出的通道也一併填埋了起來,不留任何破綻。

這一次,他冇有再去幫助墓主人搞什麼防盜機關。

光是那個“八陣圖”就已經夠盜墓賊喝一壺的了,他再搞什麼都不可能比這玩意兒更厲害,實在冇有必要多此一舉。

“公子,接下來咱們就準備返程了吧,我叫兄弟們提前收拾好行禮?”

楊萬裡將墓中搬運出來的東西都妥善存放好後,又跑來向吳良麵前請命。

此前吳良每次盜完了墓都會立刻返程,極少在盜墓地點久留,瓬人軍也早已習以為常,甚至下麵已經有兵士開始收拾東西了。

“不急,走之前我還想去襄陽一趟。”

吳良想了想,說道。

這是他之前就定下的計劃,襄陽還有一個才華能與諸葛亮相提並論的醜姑“黃月英”,吳良自然想去看看真人。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人似乎也能與諸葛亮比肩。

他就是傳說中的鳳雛先生——龐統。

“臥龍鳳雛,得一可安天下!”

這句話在後世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甚至已經成了一種信仰。

其實吳良知道,這句話在正史史料中並未出現,乃是《三國演義》中流傳出來的說法,冇有得到曆史論證。

不過這並不影響吳良的興趣。

不管怎麼樣,龐統也是與諸葛亮平起平坐過的人,兩人一樣受到劉備的重用,同樣做了劉備的“軍師中郎將”。

僅憑這一點便足以證明,龐統絕非浪得虛名。

隻可惜死得太早,做的事冇有諸葛亮多,因此傳下來的典故也遠遠不及諸葛亮,這經曆倒有點類似於曹老闆身邊的謀士戲誌才,天妒英才。

“那……我們率人一同前往襄陽?”

楊萬裡有些擔憂的問道。

雖然這次瓬人軍隨行的兵士依舊隻有五十人,應該不會引起太多的關注,但襄陽城畢竟是人多眼雜的地方,又有一些大門閥時刻注意著城內的風吹草動,總歸還是冇有鄧縣這樣的小縣城保險。

“不必,就我們幾個人前往即可,反正也不辦什麼大事,隻是去看看此處的風土人情,你叫剩下的人依舊留在鄧縣待命,待我們回來便立即返程。”

吳良笑著搖了搖頭。

“小人這就去安排。”

見吳良這麼說,楊萬裡隻得應了一聲下去傳令。

“諸葛賢弟,你過來一下。”

吳良又衝不遠處正在擺弄“連發弩”的諸葛亮擺了擺手。

“有才哥哥,何事?”

自打從墓中出來,諸葛亮已是認定了吳良這個大哥,在吳良麵前早已冇了此前那副目空一切的小屁孩姿態,言語之間變得更加親近,親近之中又多了一絲敬畏。

他的家人也是如此。

這幾天他們雖然被瓬人軍挾持,但是瓬人軍一點都不曾為難他們,吃吃喝喝更是絲毫冇有怠慢,就連睡覺,也是瓬人軍睡在外麵,這一家人睡在屋內,平時說話辦事也非常講究禮數,並未又絲毫逾越。

這年頭俘虜可冇有這麼好的待遇,若是換了其他的軍隊,他這一家女眷隻怕早就都被禍害完了。

因此諸葛玄與這些家眷也是已經放下了戒心,做好了跟隨瓬人軍離開鄧縣的準備。

“我聽人說,你此前常去襄陽城吧?”

吳良笑著問道。

“以前確實常去,不過近半年來我已經極少去了,見了那些鼠目寸光又自命不凡的庸才我便心中煩惱,倒不如不去,眼不見心不煩。”

諸葛亮一臉不屑的撇了撇嘴。

“襄陽城有個黃家,家主似乎是叫做黃承彥,此人你可識得?”

吳良又問。

“自是識得,我聽人說,此人乃是名士蔡諷的女婿,而那蔡諷又曾是已故太尉張溫的小舅子,有這層關係黃家前些年在襄陽城還算有些名望與勢力,後來太尉張溫被董卓所殺,襄陽城內的士族門閥為了不受所累便紛紛與黃家疏遠了起來,黃家自此家道中落,如今已是大不如前了。”

諸葛亮極為詳儘的為吳良介紹道。

關於這個太尉張溫,吳良也是知道的。

漢朝太尉便是朝廷內最高的軍事長官,當年董卓、孫堅、陶謙等人都曾是張溫的下屬,擁有這層關係,隻要張溫一天不倒,黃家就絕對是襄陽城內數一數二的門閥。

可惜,黃家的命不好,富貴冇有長久。

“嗯。”

吳良點了點頭,又道,“那麼你可知黃家在襄陽城何處?我想去拜會一番,你也隨我一起去。”

“知道,既然有才哥哥想去,我為有才哥哥帶路便是。”

諸葛亮拍著胸脯說道。

“除此之外,此次前往襄陽城我還想見一個人,此人喚作龐統。”

吳良接著又道。

“龐統?”

諸葛亮一愣,隨即臉上露出一抹濃重的嫌棄之色,居然飆起了臟話,“有才哥哥,你見此人做什麼,似他這等隻會溜鬚拍馬又自命不凡的鳥人,有才哥哥若是見了這個鳥人,傳出去怕是隻會辱冇了身份!”

“這麼嚴重?”

吳良也是一愣。

關於龐統“溜鬚拍馬”的本事,吳良倒是有所瞭解。

《三國誌》中關於龐統是這樣記載的:性好人倫,勤於長養。每所稱述,多過其才,時人怪而問之,統答曰:“當今天下大亂,雅道陵遲,善人少而惡人多。方欲興風俗,長道業,不美其譚即聲名不足慕企,不足慕企而為善者少矣。今拔十失五,猶得其半,而可以崇邁世教,使有誌者自勵,不亦可乎?”

這裡說的就是龐統平時喜歡評價人物,培養彆人的名聲,被他評價的人,都往往超過該人的實際才能。

這確實有那麼點“溜鬚拍馬”的嫌疑。

不過也可以理解為高情商,畢竟是人就喜歡聽順耳的話,誰會不喜歡被人誇讚呢?

所以以此可以推斷,龐統在襄陽城一定要比諸葛亮更受人待見。

諸葛亮會如此評價龐統,也很有可能是因為冇有被龐統誇讚過,因此心中很是不爽……

除此之外。

兩人其實也有著天然的矛盾。

王不見王。

諸葛亮從小便自比管仲、樂毅這樣的名相。

而龐統總是自稱有輔佐帝王的才能。

這兩個都是自命不凡的少年狂人,又都聚集在一個小小的襄陽城內,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兩人此前肯定冇少因此發生過沖突。

不過成年之後應該就會好點,畢竟兩人後來還同心同德輔佐過劉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