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過劉將軍,謝過吳校尉。”

接過諸葛亮送上的禮物,兩位夫人都是懂得禮數的大家閨秀,自然不會當著吳良等人的麵打開檢視,隻是連忙行禮道謝。

但那個叫做“環兒”的小姑娘,卻是忍耐不住好奇心,拿到禮物就立刻拆開了外麵那層絹布。

“爹爹,孃親,你們看這是什麼?”

環兒將一個金燦燦的黃金小擺件舉過頭頂,小臉上卻帶了些失望的表情。

在這個年紀的小姑娘眼中,好吃的與好玩的纔是她最關心的事物,像這樣的黃金小擺件實在很難引起她的興趣。

當然,主要還是黃家如今家道中落,這小丫頭懂事之後根本就冇見過黃金,更不可能有機會使用黃金,因此不知道黃金的真正價值。

也是這一刻。

黃承彥與那兩位夫人才終於明白吳良送的禮物究竟是什麼東西,一時之間竟有些惶恐,連忙說道:“使不得啊吳校尉,你奉命來探望我們已是仁至義儘,如今又送上如此貴重的禮物,我們如何當得起啊?”

這對於他們來說無異於雪中送炭。

自打太尉張溫被董卓所殺,黃家失去了依仗之後便被襄陽城的士族門閥邊緣化了,他們的日子自是一如不如一日。

這些年下來,黃承彥不得不遣散了家中傭仆,自家的產業亦是不得不逐一賤賣,如此才得以維持生活。

眼下能變賣的家產已經賣得差不多了。

可以這麼說,眼下黃家就隻剩下了這座宅子還能勉強撐撐門麵,這宅子真不能再賣,若是再賣他們一家可就無家可歸了。

為了維持生活,黃承彥今年開春已是不得不靠家中僅剩的十幾畝地自力更生,可惜這依舊存在不少阻礙,因為黃承彥生了兩個女兒,家中並冇有其他的男丁,又冇有錢租用彆家的牲口,那些農活基本都得他一人去乾,著實是有些吃不消。

而吳良送來的黃金,恰是解決了黃家的燃眉之急,非但能夠趕上春耕播種,還能讓他們過上一段時間的舒心日子。

如此隻要熬到秋收時節,就算日子清苦一些,也還能夠過得下去。

“這是劉將軍的意思,黃先生與兩位夫人不必推辭。”

吳良笑嗬嗬的道。

“想不到多年未曾見麵,我那小妹還記得有我這個姐姐,她也是有心了。”

其中一位略顯發福的夫人紅著眼眶說道。

如果所猜不錯的話,這位夫人應該就是蔡諷的大女兒了,而她口中的“小妹”,自然便是嫁給劉表的那個蔡諷的小女兒。

而黃承彥與劉表,正是曆史記載的連襟關係。

說完這位夫人又有些埋怨的對黃承彥說道:“我早就勸你去投奔劉將軍,他好歹也是我的妹夫,有我小妹這層情麵,劉將軍定會給你安排個一官半職,如此一來咱們一家也能過上幾天好日子,何苦受這個罪?”

“你這婦道人家懂些什麼……”

黃承彥麵色微微變了變,應該是礙於吳良的身份不便多說,他倒也冇有繼續說下去,隻是轉口又有些英雄氣短的對吳良說道,“請吳校尉回頭轉告劉將軍,劉將軍這份厚禮……我便厚顏收下了,今日的恩情永不敢忘,待黃家度過難關之後,定會如數償還。”

“黃先生言重了。”

吳良看得出來,黃承彥應該是有些難言之隱,並不願意與劉表扯上什麼關係,隻是受形勢所困纔不得不收下這些黃金。

至於是什麼原因?

那可就海了去了,可能是政治立場不同,可能是不願捲入戰亂,也有可能是另有其他的打算……

吳良對此並不是太感興趣,自然也冇有在這個黃承彥明顯不便與他說起的問題上糾纏。

而另外一邊。

這位身材略顯發福的夫人已經來到了那個叫做“環兒”的少女身邊,一臉笑意的說道:“環兒,這禮物十分貴重,還是母親先替你存起來吧,待你嫁人時再當做你的嫁妝送還於你。”

這畫麵立刻令吳良想起了小時候母親從自己手裡騙壓歲錢的情景。

“母親,我現在對這禮物也很是喜歡,我自己可以存著。”

這夫人不要還好,一來要便立刻引起了環兒的警惕,連忙將黃金小擺件藏到了身後。

“你若將這禮物交給母親保管,母親明日便給你做一身新衣裳。”

夫人又循循善誘道。

“真的?”

環兒頓時一臉期盼。

“母親何時欺騙過你?環兒聽話。”

夫人笑道。

“母親要說話算數!”

環兒這才滿心歡喜的黃金小擺件上交。

簡直太真實了。

而另外一邊,經過這個小插曲,諸葛亮也是等待了片刻,終於拿著禮物來到黃月英麵前。

“交、交給母親保管吧……”

黃月英到底大了一些比較懂事,又或是知道這禮物最終肯定落不到自己手中,不待諸葛亮將禮物奉上,便微微抬了下頭,又連忙低下聲若蚊蠅的說道。

也是微微抬這一下頭。

“怎麼是你?”

諸葛亮頓時一愣,麵露驚喜之色道。

“你、你是……”

黃月英自是不解諸葛亮為何會是這樣的反應,也是有些好奇的再抬了一下頭,這時她才終於看清了諸葛亮的樣貌,而後也是微微一愣,驚奇道,“是你?”

諸葛亮已是喜不自勝的笑了起來:“哈哈,那日過後我便一直尋你,想著當麵向你表達謝意,可惜一連尋了數月也不曾再見過你,還道你隻是路過襄陽的過客,想不到今日竟在此處遇上了你!”

“我、我極少外出,那日、那日不過是碰巧……”

黃月英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又微微低下頭小聲說道。

哎呦?!

吳良心中驚奇,看來這兩個人之前就已經見過,而且還一同經曆了一些事情。

這不巧了麼這不是?

若是如此的話,曆史上黃承彥將“醜女”黃月英介紹給諸葛亮,諸葛亮這種心氣甚高的人還能滿口答應就不奇怪了,原來這二人是有感情基礎的啊!

“昏兒,你與這位公子見過?”

黃承彥與兩位夫人也是一臉詫異的看了過來。

現在諸葛亮雖然“惡名在外”,但因為年紀尚小,成天打交道的也隻是各個士族門閥的小屁孩,似黃承彥這個年紀的成年人,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與諸葛亮接觸的,不認識他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隻見過一次……”

黃月英不是那種愛說話的人,因此說的很是簡短含糊。

“諸葛賢弟,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吳良知道想讓黃月英把話說明白恐怕要費些力氣,因此也不問她,而是直接向諸葛亮發問。

“有才哥哥,此事還得從去年說起。”

諸葛亮大大方方的說道,“猶記得去年中秋那日,我來襄陽城遊玩,遇上幾個公子哥正在城內用六博棋賭酒,我在旁邊觀望了一陣,見他們的棋術實在不行,便忍不住出言指點了他們一番,哪知他們非但不感謝我送我酒喝,還說什麼觀棋不語真君子,我與他們爭了幾句,他們便拉幫結夥要來揍我。”

“我自然不能吃這個虧,於是撒腿便跑,無奈他們人多勢眾,怎麼都逃不脫。”

“正當走投無路之際,一個人忽然拉了我一把,將我拽入草垛中躲藏,如此才終於躲過一劫,而那拉我的人,正是麵前這位,你說她是不是我的恩人,我是不是應該好生謝她……可惜那日之後我便再未見過她,想不到她竟在這裡。”

“原來如此。”

吳良總算明白了事情的始末,點了點頭笑道,“你破壞人家的賭局,倒也確實該揍。”

“這可怪不得我,怪隻怪那幾個公子哥棋術太差,那麼差的棋術也好意思拿來賭酒,他們要是與我下棋,我能贏到他們再也不敢提起六博棋。”

諸葛亮一臉臭屁的道。

“哪都有你!”

吳良白了他一眼,回頭又故意對黃承彥說道,“黃先生,想不到我這賢弟與令千金竟還有如此一段過往,這也算是一種緣分了。”

“正是如此,不過這位公子複姓諸葛……據我所知,住在襄陽一帶的諸葛姓氏似乎隻有一家,這位公子難道是?”

黃承彥似乎想到了什麼,試探著問道。

“他姓諸葛,單名一個亮字。”

吳良笑道。

“這……久聞其名未見其人,如今一見確是一表人才,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黃承彥的情商也是不低,明顯愣了一下之後,便是話鋒一轉一臉笑意的說道。

然而吳良怎會聽不出來他這是在說好聽話,以諸葛亮此前在襄陽城的名聲,黃承彥能夠說出這番話來也確實是難為他了。

不過吳良一點都不覺得尷尬,笑了笑又道:“確是如此,我這諸葛賢弟如今雖然有些落魄,但諸葛一脈也曾是琅琊一帶的望族,先祖諸葛豐曾在前漢做過司隸校尉,父親諸葛珪前些年又曾任泰山郡丞,叔父諸葛玄還曾做過豫章太守,如今他雖年少輕狂,但若是好生管教,前途也是不可限量。”

這些家世我可從未對有才哥哥說過,叔父也是從未對他提起,他又是怎麼知道的?

聽了吳良的話,諸葛亮頓時又有些迷。

是了,有才哥哥能掐會算,天底下便冇有他不知道的事情,這些小事自然也瞞不過他……總有一日,我要像有才哥哥一般通曉天下之事。

“哦?如此說來,這位公子也是名門之後了。”

黃承彥頓時上下打量著諸葛亮,算是瞬間對他刮目相看,就連兩位夫人也是已經打量起了諸葛亮。

這倒無可厚非。

這年頭士族的社會地位就是這麼超然。

哪怕落魄的士族也是一樣。

最主要諸葛亮外形也是十分養眼,雖然現在年紀尚小,還冇有達到史書上記載的“身高八尺”,但就算是穿了一身破舊布衣,也依舊是個“容貌甚偉、麵如冠玉”的帥小夥。

除去他此前在襄陽城留下的名聲,光看外形的話,其實還挺養眼……哪怕東漢末年,也還是個看臉的世界啊。

“對了,有才哥哥。”

“名門之後”這四個字對於諸葛亮來說自然是頗為受用,他得意一笑的同時,卻又忽然想到了什麼,接著又道,“方纔老先生不是一進門便說,他一眼看出這座宅子乃是一處犯了‘五鬼煞位’的凶宅麼?而且我聽老先生說他有辦法化解煞氣,這位姑娘曾對我有恩,你就與老先生出一次手幫他們化解此煞,替我還了這份恩情吧,這份人情算在我頭上,日後我定會想辦法報答你們。”

“五鬼煞位?凶宅?”

一聽這話,黃承彥與幾位家眷頓時又緊張起來。

這年頭人們就信這些東西,他們自然也不能例外。

不過也不是說誰都能忽悠得住他們,主要是諸葛亮這番話並冇有從他們身上索取什麼的意圖,而且黃家現在也確實冇什麼好忽悠的……

再者說來。

哪有人跑來忽悠人,卻要先送上黃金的,確定這是忽悠人,而不是扶貧做慈善?

……

其實吳良也有助黃家化解此煞的意思。

誰叫曆史上黃承彥正是諸葛亮的老丈人,而黃月英又是諸葛亮的妻子呢?

雖然自打他來了之後曆史走向已經發生了一些改變,但他還是願意在尊重雙方意願的情況下成就這份姻緣,畢竟“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親”嘛。

最主要吳良還想進一步激發諸葛亮的才能,而民間傳說黃月英就是諸葛亮的賢內助,很多事情若是冇有她的幫忙,諸葛亮也是舉步維艱,所以,吳良也想看一看這兩個人在一起到底會產生怎樣的化學反應。

不過在向黃承彥與兩位夫人皆是“五鬼煞位”之前,吳良還是先問了一個關乎原諒與綠色的問題:“黃先生,這‘五鬼煞位’先放到一邊,在這之前,我想先瞭解一個事實,令千金的頭髮與膚色是生來便是如此,還是後天逐漸變成了這樣?”

他當然不可能直接問你們家曾經來冇來過崑崙奴?

這個問題實在太直白了。

黃承彥隻要不是傻子,隻怕瞬間便會意識到問題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