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這……”

吳良襠下一顫,頓時愣住。

雖然這種賞賜在一夫多妻製的東漢末年並無什麼不妥,但曹老闆避重就輕的跳脫思維卻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這會不會又是一種試探?

“怎麼,不夠?”

曹操挑眉問道。

“夠!”

簡單的思考過後,吳良決定以避重就輕來應對曹老闆的避重就輕,皺著臉為難的道,“隻是夠是夠了,可小人如今居無定所,就算使君將美人賞給小人,小人也無處安置她們。”

“好說,我再賞你一套大宅子,地方你來選,如何?”

曹操又豪氣道。

“既然如此,小人想住在陳留,陳留乃是使君的大後方,想來戰火很難燒到此地。”

吳良立刻說道。

這是事實,就連曹操也將家眷安置在了陳留,此處自然有重兵把守,說是東漢末年最安全的地方也不為過。

不過這卻隻是吳良選擇陳留的其中一個原因。

另外一個原因則是。

曆史記載,如今的陳留太守張邈幾個月後將會與東郡守備陳宮等人合謀叛亂,將正四處逃竄的呂布迎為兗州牧。

屆時曹操倉皇回救,怎奈又逢蝗災大起軍糧耗儘之苦,自此徹底失去兗州,陷入起勢之後最大的低穀,險些投降袁紹,甚至連家眷都做了人質。

當然,隻是險些而已。

之後僅過了一年,曹老闆便又重整旗鼓,三敗呂布,重新將兗州奪了回來。

所以吳良完全不用擔心曹老闆這條大腿會倒台,他隻是想在這次叛亂中發揮一些“積極”的作用,從而進一步增加自己在曹老闆心中的分量。

他要用實力證明:舔狗舔到最後,也是可以應有儘有的!

e…

這算是吳良的後招,無論現在能不能執掌瓬人軍,都是錦上添花的事。

另外。

除了以上兩個原因,吳良還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有意將有“古之惡來”之稱的名將“典韋”收入瓬人軍,給自己做個貼身護衛。

如今典韋還隻是張邈手下的一員普通兵士,幾月後張邈與曹操決裂,典韋才轉投了曹操。

可惜那時典韋依舊冇有得到重用,直到後來曹操回救兗州時與呂布發生鏖戰,戰況危機時典韋應招為敢死隊,才因作戰勇猛又粗中有細,被曹操任命為都尉,常伴左右日夜守護,儼然已經成了曹老闆一生中最信任的人之一。

曹老闆這麼多疑都能信任的人,吳良當然更信得過。

再加上這次盜取梁孝王墓,已經讓吳良體會到了盜墓過程中的凶險,他不想那麼輕易的狗帶,自然最好帶上一個十分得力的保鏢。

典韋要戰力有戰力,要衷心有衷心,自然是個相當不錯的選擇。

而且以典韋現在的身份,收服難度應該不會太大,性價比超高。

至於這麼做會不會引發蝴蝶效應,導致曹老闆因為冇了典韋捨命相救,意外死在張繡手中……

等曹老闆攻打宛城的時候再說吧。

其實這件事本是可以避免的,隻要幫曹老闆管好自己的鳥即可。

“如你所願便是。”

曹操又點頭應了下來。

“可還有問題,使君賞我美人十名,一下子多了十張要吃飯的嘴巴,小人如何養活的起?”

吳良又苦著臉糾結道。

“再賞你粟米百石,布帛五十匹,可夠?”

曹操終於皺起了眉頭,大概他也很少遇到像吳良這種得寸進尺的傢夥吧。

“夠了,這下夠了,小人拜謝使君。”

吳良連忙拜道,一副喜不自勝的模樣。

“不過這些賞賜不是白賞,你仍需在瓬人軍內任職,閒時如何逍遙快活都隨你,但一旦瓬人軍召集,你必須立即整裝歸隊,不得有誤!”

曹操接著又道。

正題來了!

吳良精神一振,臉上卻立刻露出一抹難色,哭喪著臉哀求道:“使君恕罪,可能是小人剛纔說的不夠清楚,這盜墓之事不但凶險,而且有悖人倫,實在大大損害陰德,小人既要為祖宗傳宗接代,若是再去辦這種有損陰德的事,隻怕生下子嗣冇有腚眼啊……”

“你在與我討價還價?”

曹操忽然嚴肅起來,逼視著吳良道。

曹稟則是心中疑惑起來,此前有才賢弟還口口聲聲說隻想在瓬人軍中過安穩日子,我都已經打算向伯父請命將軍候一職讓給他了,怎麼一扭臉便又死活不願留在瓬人軍了?

“小人不敢。”

吳良連忙噤若寒蟬的拜道,一雙眼睛驚懼的瞄了曹操一眼,又低下頭小心翼翼的道,“隻是……隻是……”

“有話直說!”

曹操沉聲喝道。

“隻是小人如今也算是有家室的人了,若在墓中有了閃失,隻怕家人又要受苦……”

吳良身子一顫,早在腦中想好的話脫口而出。

“汝妻子吾養之,汝勿慮也!”

曹操也是脫口而出。

出現了!

二十一世紀曹老闆最膾炙人口的台詞終於出現了!

但這絕不是吳良想要聽到的話,他說了這麼多其實是想向曹老闆表達另外一個意思——得加錢!

以此來塑造一個貪生怕死又有點小貪財的小人物形象,從而儘可能消除曹老闆的戒心,讓他覺得自己是一個極容易掌控的人……如此才能放心讓他接替曹稟的位子。

如此想著,吳良連忙糾正道:“使君誤會了,這等小事如何敢叨擾使君,小人隻是想給她們多留下些遺產,若有一天小人不在了,她們也能活的下去。”

一聽這話曹操都氣笑了,當即拍桌瞪眼罵道:“再加百石粟米,你若再敢討價還價,此前那些賞賜一併收回,你照樣留在瓬人軍做奴役!”

“小人不敢,謝過使君。”

吳良嚇得身子一顫,慌忙謝恩。

言至此處,曹操已自認為對吳良有了足夠的瞭解,又瞪了一眼才終於不再理他,扭頭看向曹稟時卻已麵露讚賞之色,笑道,“安民,這次你當居首功,也應有賞,我欲將提拔你為校尉,你意下如何?”

“多謝伯父,侄兒早已迫不及待想追隨伯父上陣殺敵,建功立業!”

曹稟驚喜的站起身來,一臉激動。

“上陣殺敵倒也不急,我要你繼續統領瓬人軍,此乃我軍命脈,比上陣殺敵更加重要,這校尉嘛……”

曹操沉思片刻,道,“你帶回黃金有功,便封你為摸金校尉。”

出現了!

傳說中的摸金校尉也終於出現了!

吳良心中激動,但曹稟卻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下來,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曹操也不管他,接著又道:“至於你那軍候一職,暫時便由吳良接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