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日後。

曹老闆終於來了陳留。

吳良自是提前收到了程昱的訊息,與他一同前往城外迎接。

除此之外,隨行的還有陳留城內以朱遜為首的一乾士族家主,他們雖然有逼迫曹老闆站隊的意思,但表麵上依舊是在向曹老闆表忠心,這些表麵文章自然也要做足。

於是。

吳良就在這樣的條件下與這些士族見了第一麵。

程昱作為陳留太守,夾在中間自然免不了要為雙方引薦一番,不過在為眾多家主介紹吳良的時候,他還是略微有些偏向,不著痕跡的說道:“老夫身邊的這位便是如今的雍丘令吳縣令,各位可不要小瞧了他,他此前追隨使君立下汗馬功勞,早已被封作了校尉,當初若非他過於謙讓,這陳留太守一職便是他的,恐怕就輪不到老夫了。”

校尉?

聽到程昱的介紹,朱遜與諸多家主頓時又對吳良多了一層認知。

他們此前到底還是小瞧了吳良,以為吳良隻是一個不起眼的官吏罷了,如此看來,吳良的能量比他們想象的要大,至少不是任人揉捏的角色。

尤其是那些勢力小一些的士族,如今心中已是不由有些忐忑,扭頭看向了朱遜。

“見過吳校尉,吳校尉看起來年紀尚小,真可謂是年少有為,百聞不如一見啊。”

朱遜卻麵不改色的衝吳良拱了下手,笑嗬嗬的說道。

“見過朱家主,此前我也經常聽永康賢弟說起朱家主,隻是冇有找到機會登門拜訪,如今一見朱家主果然英姿勃發,絕非常人可比。”

吳良也是一邊拱手還禮,一邊笑盈盈的說道。

“永康……”

聽吳良提起了永康,朱遜目光不易察覺的冷了一下,嘴上卻是依舊客氣道,“吳校尉謬讚了,幸會幸會。”

“幸會。”

如此兩人的初次對話便已經草草結束。

吳良已經對朱遜有了一個初步的印象,此人從外貌上來說,隻能說是其貌不揚,頂著一張不太容易引人關注的大眾臉不說,身上也冇什麼異於常人的氣質,若是換上一身布衣,吳良在大街上與其迎麵而過,恐怕也不會留下什麼特彆的印象。

但身為朱家的家主,這恐怕就要另當彆論了。

此人看起來如此平凡,卻能夠令目前在朝中已無官職的朱家成為陳留士族之首,在陳留士族中樹立起極高的聲望,足以說明他的城府與手腕。

尤其是方纔。

程昱拋出吳良的校尉身份之後,在場的不少家主都不約而同的表現出了一些憂慮,唯有他還能麵不改色的與吳良打招呼,使得吳良僅通過這些表象無法判斷出他的內心想法,這便已經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你故意的!”

與程昱站在最前麵,吳良瞟了他一眼,壓低聲音說道。

“老夫也是一片好心。”

程昱也是壓低了聲音,露出老狐狸一般的狡黠笑容,“若是他們知道了吳校尉的官職,自覺知難而退的話,使君來到此處見到陳留一片和諧景象,無論對於老夫,還是對於吳校尉,都是一件好事,吳校尉以為呢?”

“但你剝奪了我裝逼打臉的機會!”

吳良故意說道。

其實他比程昱更加清楚,曹老闆此行前來陳留,一來是想看看他從荊州歸來的收穫,二來肯定也是得到了一些風聲,想藉此機會緩和一下與當地士族之間的關係,如此才能放心的率兵攻伐徐州。

畢竟剛剛經曆了張邈反叛的事。

曹老闆傷疤還冇好不可能忘了疼,尤其張邈此前還是他最信任的友人之一,這無疑給他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陰影,對這方麵的事情定是更加上心。

甚至就算繼續攻伐徐州、誓要滅掉張邈、呂布所部的決定,某種程度上也有一些做給這些陳留、乃至整個兗州的士族看的意思。

所以。

這個時候曹老闆與陳留士族交惡,絕對是一個極不明知的選擇,吳良想的明白,曹老闆肯定也想的明白。

也是因此。

吳良根本就冇有想過要在這件事上與朱遜還有那些陳留士族一較高下。

他隻是要藉此機會達成自己的目的……

“裝逼打臉?”

這個從未聽過的詞彙,自是令程昱顯露疑惑之色。

“總之你要記得,我拿你當莫逆之交,你卻為了一己私利算計我,這個仇我記下了,從現在開始除了那十斤黃金,你又欠下我一個人情。”

吳良一臉傲嬌的道。

“……”

程昱頓時有一種被訛上了的感覺,但見吳良不依不饒的樣子,也隻得無奈的點頭道,“隻要這次吳校尉答應老夫以大局為重,這人情老夫認了,日後定會儘力彌補,如何?”

他這意思也很明顯。

無非就是叫吳良忍住脾氣受些委屈,不要與那些士族硬剛,不要令自己為難,更不要令曹老闆為難,如此方可實現“他好我也好”的結果。

結果。

吳良的回答卻又立刻令程昱緊張起來,隻見他笑了笑,不置可否的道:“那就要看他們的本事了。”

……

與此同時。

朱遜與陳留士族也在私下議論。

“朱家主,這縣令竟還是曹孟……使君親封的校尉,此事恐怕不宜過激行事,還需從長計議啊。”

有人已經有些不太自信了。

“隻要咱們齊心,陳留亂不亂便是咱們說了算,一個校尉又算的了什麼?”

朱遜目露不屑之色,試圖以此來穩定軍心。

“可程太守說他曾立下汗馬功勞,我聽說曹孟德頗為護短,恐怕未必會因此偏向咱們。”

又有人小聲說道。

“你們不要忘了,咱們還將為獻上五千石糧食,曹孟德即將出征,如今最缺的便是糧餉,孰輕孰重他應該心中有數!”

朱遜又胸有成竹的說道,“不過……”

“不過什麼?”

眾人連忙問道。

“不過此人既然不僅僅是個縣令,還是個有功的校尉,咱麼也應該適當加碼增加在曹孟德的心中分量,教他無法不傾向咱們。”

朱遜說道。

“加碼?如何加碼?”

眾人一臉疑惑的問道。

“將糧食增加到一萬石,我朱家原本貢獻兩千石,如今願願自領四千石,你們也在原有的基礎上翻倍!”

朱遜自信說道,“一萬石糧食,莫說是一個曹孟德,便是勢力更大兵卒更多的袁本初見了,亦是無法拒絕,曹孟德又怎能不心動?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隻要我們給的夠多,便冇有人能夠拒絕咱們。”

“這……”

說到這裡,已經有一些家主皺起了眉頭。

他們並非每一個人都像朱遜一般家大業大,隨隨便便就捨得將捐獻出來的糧食翻倍,免不了還是要考慮一下此舉的得失。

尤其此事還是朱家牽頭,隻怕到時候曹操記住更多的還是朱家。

他們這些湊數的一不小心就會變成“支援曹老闆的某某某”,連名字都未必能夠被曹老闆記住。

見狀,朱遜似乎已經看透了他們的心思一般,接著又道:“當然,這多出來的糧食自然不能白給,隻要大夥願意配合我,到時我定會向曹孟德請命,為各家在各自的勢力範圍內謀得一些實權,從今往後就再也不怕來個什麼所謂的吳縣令、李縣令、張縣令之流了,諸位以為如何?”

“若是如此,我們便可一勞永逸,高枕無憂了。”

一聽這話,立刻有人點頭響應。

還是那句話,這些人既然身為士族,哪怕有些已經成了寒門,但對權利依舊有著近乎瘋狂的渴望,更是深刻理解權力的重要性。

所以朱遜的這套說辭還是很能夠打動他們的……

此舉雖然有些類似於買官。

但買官怎麼了,買來的官也是官,隻要能夠被承認,一點都不寒磣!

“我也覺得此計可行,那就仰仗朱家主了。”

“願聽朱家主調度。”

“還是朱家主眼界高……”

“……”

……

迎接曹老闆的人可謂是各懷心思。

也就在眾人的竊竊私語中,一隊高舉“曺”字旗的人馬終於出現在了視線之中,這正是曹老闆的隨行人馬。

吳良眼力不錯。

大老遠就看到了騎著高頭大馬走在最前麵的曹昂與曹稟。

曹昂自不用說,曹稟自打離了瓬人軍之後,便一直作為裨將跟在曹昂身邊打仗,也算是遂了他的夙願,此刻比在瓬人軍的時候精神多了。

程昱與諸多士族自然不敢站在原地等待,連忙策馬迎了上去。

吳良也跟在其中。

不過吳良卻有意冇有騎乘曹老闆賞賜的絕影。

此前在公輸塚外的時候,他無意間發現了絕影的特殊脾性,便已經多留了個心眼兒,不管這是不是曹老闆對他的試探,他都絕不會教曹老闆知道絕影甘心為他的胯下之臣。

不久之後,兩撥人馬已經迎在了一起。

曹老闆這次倒是挺講究排場,自一輛綢緞裝飾的奢華馬車中走出來,在程昱的陪同下與一乾士族一一相見,顯得頗為親善。

隻是單單冇有與吳良說話,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之後便隔了過去。

甚至就連曹昂與曹稟也是一臉的冷漠,就好像從來都冇見過吳良一般。

這一幕自是被朱遜與一眾士族看在眼裡。

見這情況,他們看向吳良的眼中已經略帶了一些不屑與嘲弄:

“什麼校尉?”

“什麼立下了汗馬功勞?”

“曹孟德根本就冇有將此人當一回事,虧我們還惴惴不安了半天!”

“是不是根本就用不著一萬石糧食,五千石糧食足以,要不要與朱家主商議一下,莫要再加碼了……”

“……”

吳良心中卻是一點都不鬱悶,更談不上擔憂。

曹老闆無疑是個聰明人。

吳良能夠將朱遜與這些士族的“獻禮”當做好事,曹老闆自然也有類似的想法。

就像程昱說的,打仗不比其他,冇有人會嫌糧餉太過充足,曹老闆也冇有理由將這五千石糧食拒之門外。

因此在曹老闆來之前,他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這次不管他收穫如何,都肯定是要受些“委屈”的,而這次受的“委屈”越大,立下的功勞也就越大,曹老闆定會想辦法補償於他。

正如此想著的時候。

“吳校尉,戲司馬請你去後麵車上一敘。”

一名兵士已是悄然來到吳良身邊,捏著嗓子小聲說道。

“帶路。”

吳良微微頷首,這是曹老闆派戲誌纔來與他溝通,準備在朱遜與這些士族麵前演一場雙簧了。

“請。”

在這名兵士的帶領下,吳良隻身來到隊伍最後的一輛馬車旁邊。

戲誌才已經掀開了簾子,一臉笑意的迎接道:“吳校尉受了使君冷落,心中冇有不滿吧?”

“末將怎敢。”

吳良也是翻身下馬,將韁繩交給身旁的兵士之後,大大方方的跨上了戲誌才的馬車,這才笑著說道,“戲司馬差人將末將叫來此處,定是使君的安排,使君文成武德運籌帷幄,此番冷落於我定有他的道理,末將配合便是。”

“吳校尉恐怕早就猜到了,莫要再裝。”

戲誌才直截了當的拆穿了他,接著說道,“這正是使君的意思,這次為了獲得這些人的支援,他會當眾收回你這縣令一職,另外,你在雍丘做的那些事,使君也已經有所耳聞,隻要你衷心為使君辦事,他倒不反對你藉機謀取一些私利,但你仍需把握分寸,莫要壞了使君大計纔是。”

已經知道了雍丘的事情,又要收回縣令一職。

言下之意就是雍丘的那些“田產”也不用再想了,要麼收歸公有,要麼便可能作為禮物送給朱家,以此來籠絡人心。

不過通過這這番話也可以看得出來,曹老闆對吳良還是十分偏袒的。

言外之意便是告訴他,隻要把握住分寸不影響後方穩定,謀取私利之類的事情曹老闆還是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哪裡是偏袒,根本就是縱容了好麼?

想想後世乾隆年間的和珅,也就不過是這種待遇了。

“使君與戲司馬恐怕是誤會末將了。”

吳良聞言卻是已經笑了起來,而後不緊不慢的從懷中掏出一卷竹簡遞到了戲誌才手中,“請戲司馬過目,以戲司馬的聰明才智,定是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