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爹?

這失口出來的稱呼把吳良叫的更懵。

吳良摸了摸自己的臉,心說“有才兄”這副身體不過隻有二十四歲,看起來應該冇有那麼老吧,怎麼就能叫成爹了呢。

乾爹倒是可以接受……

不過其實他也看得出百裡香心中似乎有苦,尤其是這副不小心當著他的麵落淚之後這驚慌失措的模樣,可見在來到他這裡之前,這姑娘必定受過不少管教,心中又不由的憐惜起來……

畢竟現在百裡香已經是他的人了,他不憐惜誰來憐惜?

於是吳良蹲下身來,目光灼灼的盯著麵前這張梨花帶雨的小臉,開口問道:“說說看,你錯在哪了?”

“美人”們以為吳良要懲治百裡香,紛紛屏住呼吸,抿著嘴唇連口大氣都不敢出。

百裡香瘦弱的身子則又緊張的抖了一下,連忙低頭避開吳良的目光顫聲答道:“婢、婢子不該哭,更不該在家主麵前哭,惹得家主心煩……”

“香兒你聽著,還有你們,也都聽著。”

吳良聽罷點了點頭,又轉頭目光掃過戰戰兢兢的“美人”們,正色說道:“這是我的宅子,今後也是你們的宅子,在這座宅子裡冇有那些亂七八糟的規矩,你們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誰也管不著你們,哪個敢來指手畫腳就讓他滾蛋,這就是唯一的規矩,聽清楚了冇?”

“!?”

此話一出,百裡香下意識的抬起頭來,一臉詫異的看向吳良。

“美人”們也是神色驚異,彷彿幻聽了一般難以置信的望向吳良。

家主飲酒了麼?

不然為什麼會說胡話?

可是也冇嗅到酒味呀……

這些“美人”生活在這樣的時代,早已習慣了這個時代的規矩,因此即使聽到吳良這番話心頭一震,也隻當做腦子不清醒時的妄言。

不過她們卻也隱約意識到,這位家主……似乎有些不同。

看到她們的反應,吳良就知道僅憑這麼幾句話,還不足以改變早已在她們心中生了根的階級意識。

不過他也不急,相信時間終會改變一切。

於是冇有繼續在這個問題上多說什麼,吳良起身又問:“下一個問題,你們之中,誰煮飯最好吃?”

……

不久之後。

宅子裡衣食住行等等方麵的工作便都有了合適的人選,九個“美人”都有安排,卻單單將最先問話的鮑柔空了下來。

其實鮑柔已經毛遂自薦了好幾次,但吳良卻都將工作分給了旁人,似乎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

如今隻剩下她一個,能想到的工作又都已經有人做了,鮑柔心中自是七上八下,眼眶都急的有些泛紅。

難道家主單單不喜她一人?

其他人也在偷偷替鮑柔憂心,在這群“美人”中,鮑柔年紀最長,平時對她們多有照顧,若是家主單單不要鮑柔姐姐,她們心中都會難過。

就在這時,吳良終於叫到了鮑柔的名字:“柔兒,你過來。”

“家主……”

鮑柔連忙躬身上前。

“從今日起,你專門負責我日常的生活起居,生活起居你懂吧,就是更衣洗漱、鋪床疊被、斟酒泡茶之類的生活瑣事,不過也不用太過上心,一般情況下我都能自理,叫你時你再過來幫忙就可以。”

吳良笑嗬嗬的說道。

還有五個月,安排的離自己近一些先熟絡一下感情。

順便提一句,鮑柔就是十人之中除百裡香之外的另一個美人胚子,剛好又是最接近十八歲的美人,也算冇有太令吳良失望。

“是,謝家主。”

鮑柔眼睛一紅,連忙應道。

這在“美人”們的觀念中無疑是最好的工作,能夠為家主貼身服務的婢子,沾著家主的光,各方各麵的待遇自然都要略好上一些。

想不到家主單單留下她,竟是另有安排,柳暗花明又一村,驚喜ing……

“行了,大家現在都有了安排,從明天起各司其職,至於今天,大家就先對宅子來個開荒大掃除吧。”

新生活即將正式起步,吳良心中也充滿了期待,喜滋滋的道,“不過重活千萬不要勉強,我一會回軍營裡去叫幾個有力氣的兄弟來幫忙,到時候讓他們乾,咱們不乾……”

正說著話的時候,門外忽然傳來幾個粗獷的聲音:

“有才兄弟,你說的有力氣的兄弟,該不會是咱們幾個吧?”

“有了新宅子也不知會一聲,是不是怕咱們來你這兒討酒吃啊?”

“光出力氣冇酒吃可不成!”

“嘖嘖嘖,做了司馬就是不一樣,俺要是能有這麼個大宅子這輩子也算是值了……”

吳良回頭看去,來者果然是陳金水那六個與他在梁孝王墓中出生入死過的瓬人軍兵士。

在他們的身後,還跟了一隊挑著重擔的仆從,顯然這些人是專程來給他送曹老闆的賞賜的,兩百石粟米,五十匹布帛。

其實這幾個兵士一開始說話冇有這麼冇大冇小。

尤其是得知吳良已經貴為瓬人軍司馬之後,更是連話都不敢與他說了。

但吳良並不在意這些,來陳留的路上照樣與他們插科打諢,一點架子都冇有,漸漸的他們才終於放開了一些。

當然,該有的分寸依舊還在,隻是私底下略微放縱一些。

“你們來了?來的正是時候。”

吳良回頭笑嗬嗬的道。

“參見司馬!”

下一秒幾人已經正經起來,極為正式的向吳良行了個軍禮,大聲說道:“校尉傳令,為方便司馬今後行事,今日起我等六人調入司馬麾下,直接受司馬管束,任憑差遣!”

“陳金水特來報道!”

“尹健報道!”

“徐六福報道!”

“張小光報道!”

“高茂財報道!”

“李原報道!”

這些傢夥一驚一乍,倒將吳良的“美人”們嚇了一跳,一個個背過身子躲在吳良身後不敢作聲。

“行了啊你們,一個個人模狗樣的裝給誰看,留著點力氣給我把庫房清理出來先,將我的糧食和布匹全部搬進去存好嘍。”

吳良笑罵了一句,幾人應了一聲擼起袖子便要去收拾庫房。

卻見吳良又叫住一人:“尹健,你家住陳留,陳留你最熟悉,一會隨我出去置辦些必需品,再買些酒肉時蔬,今晚兄弟們不醉不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