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唰!”

聽到吳良的命令,瓬人軍眾人皆是精神一震,立刻將一直掛在腰後的一個方形類似長方體的鐵匣子取了下來。

戰國連發弩!

這是集孫業、百裡香與諸葛亮三人之力修複並改良過的戰國連發弩。

體積比丘穆公墓中發現的戰國連發弩那個更小,並且外形也進行了一些調整,在冇見過的人眼中根本就不像是什麼危險武器,而隻是一個用來儲物的匣子。

這次出征之前,吳良特意教孫業、百裡香與諸葛亮三人監督製作了這樣一批連發弩,為的便是提升瓬人軍兵士在小範圍遭遇戰中的戰鬥力,從而儘可能保證安全。

也是因此。

方纔那青年自恃人多勢眾,又見吳良等人身上並冇有攜帶什麼兵器,纔敢如此肆無忌憚的對他們進行劫掠。

“?!”

那一夥人注意到瓬人軍的動作,立刻便意識到了危險。

“小心!”

“危險!”

“敵襲!”

“殺!”

那青年麵色一變,連忙大聲下令。

這夥人聽令立刻策馬向吳良等人衝殺過來,他們亦都是訓練有素的精兵,而且應該還都是十分勇猛的騎兵,非但反應速度極為驚人,竟還隱隱組成了衝鋒戰陣,若是喚作平時,隻怕數倍於他們的步兵亦要搭亂陣腳。

而以那青年為首的幾名挎著弓箭的人,亦是立刻將長弓取了下來,意欲彎弓搭箭射向瓬人軍兵士。

然而。

就在這夥人纔剛剛有了反應的時候。

“啪!啪!啪!……”

伴隨著一陣輕響,那些在他們眼中十分古怪的鐵盒子卻已經率先發難,數十支短小精悍的鐵箭一起射出。

“咻咻咻……”

雖然遠遠達不到萬箭齊發的震撼效果。

但這玩意兒勝就勝在一個“奇”與一個“快”上。

那夥人甚至還冇來得及做出做好準備,便已有十多人被那小箭射中,慘叫一聲自馬上跌落下來。

除此之外。

還有一些馬匹也同樣中了箭。

這些馬匹吃了痛便受了驚,立刻反瘋一般嘶吼跳躍起來,不但將背上的兵士掀翻了下來,還波及到了周圍的人與馬,那夥人自是瞬間亂了陣腳。

如此一通下來。

這支五十來人的人馬,竟隻是瞬息之間便有二十餘人或死或傷失去了戰鬥力,原本看似極有優勢的戰局瞬間變成了五五開。

“欸?!”

那青年顯然冇有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下意識的驚叫了一聲。

“莫叫那幾個帶弓的人射出箭來,殺!”

吳良卻是立刻又嚎了一嗓子。

這戰國連發弩的優勢便在於半自動,也就是所謂的“連發”,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一張尋常的長弓完成彎弓搭箭的功夫,差不多已經夠戰國連發弩將箭匣清空。

當然。

若是要比威力與射程,自然還是尋常的長弓更勝一籌。

隻不過在這種短距離的短兵相接之中,便是戰國連發弩的主場,除了甲冑後世的兵種,幾乎無人能出其右。

“諾!”

瓬人軍兵士自是明白吳良的意思,立刻便有幾人將戰國連發弩指向了以那青年為首的幾人,剩下的人則依舊射向其他的兵士。

“啪啪啪啪……”

話音未落,鐵箭已經射了出去。

那幾人甚至還未來得及將箭筒中的羽箭取出來,便看到十數支鐵箭向自己射來,隻得連忙躲避,甚至有的人更是不得不牽動韁繩用座下戰馬來為自己擋箭。

“啾——”

“啊啊呀……”

伴隨著戰馬的痛鳴與人們的慘叫,又有不少戰馬吃痛受驚,不少人摔落馬下。

就連那青年的座下戰馬也中了兩支小箭,一支還剛好射在了馬眼上,使得那匹健碩的戰馬耐不住痛瘋狂的撂起了蹶子,僅是兩下便將那青年甩了下來。

不過那青年身手倒很是了得。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依舊能夠穩住身形,落地時及時使出一個漂亮的後滾翻卸去力道,雖然看起來灰頭土臉略顯狼狽,但應該並未受什麼傷。

但你以為這樣就完了麼?

“啪啪啪啪……”

戰國連發弩每次射出兩箭,箭匣**有十八支存箭,足足能連射九次,這才哪到哪呀。

吳良已經下了必殺令,瓬人軍兵士心中本就憋著一肚子火,如今自是不會手下留情,恨不得瞬息之間清空箭匣。

怪隻怪這夥人不長眼睛!

居然敢劫到他們身上來?

況且劫就劫吧,公子為了息事寧人已經做出了許多妥協,你卻還要得寸進尺,竟將主意打到了公子精心為典韋打造的兵器上麵。

自己打燈籠進茅房找屎,那就怨不得我們心狠手辣了!

“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

“……”

彷彿發泄一般,瓬人軍兵士接連不斷的扣動技機,戰國連發弩不斷髮威,將這兩倍於瓬人軍的兵馬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僅僅隻是十秒來鐘的功夫,箭匣終於完全清空。

不過沒關係,那些鐵箭是可以回收起來重複使用的,隻要將這夥人儘數射殺,他們快速將戰場收拾一番便可完成補給。

如此情形之下,這夥人可就倒了黴。

尤其一些最早被射落馬下的兵士,要麼受到了其他馬匹的踩踏,要麼便又被隨後而來的鐵箭補了刀。

場內最悲催的幾個傢夥已經被射成了刺蝟,便是神仙下凡恐怕也不可能救得過來。

但卻依舊有人毫髮無傷。

其中一人便是那領頭的青年。

此人武功著實了得,從馬上摔落之後,他孑然一身反倒靈活了許多,在箭雨中躲閃騰挪,再以彎刀或撥或擋,竟避開了所有的箭矢。

除此之外,還有一名中年人亦是巍然而立。

這中年人便是最開始便引起了吳良注意的那匹頗為紮眼的純白色駿馬的主人。

此人非但人冇有中箭,就連那匹白馬亦是毫髮無傷。

隻因吳良下令攻擊之後,眼見那青年跌落馬下,他便也已經翻身下了馬,順便還踢了那白馬一腳,將其趕到了幾十米外的地方,因此才使那白馬也避過了箭雨。

這亦是一個武功了得的人物,方纔在箭雨之中,他與那青年合力施為,配合的簡直天衣無縫,這也是二人能夠毫髮無傷的原因之一。

“你們……”

時至此刻,那青年看到滿地的屍體與傷員,桀驁的臉上終是多了一抹懼意,咬著牙問道,“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嗡——”

回答他的卻是典韋的手戟。

吳良的要求是不放跑一個人,在這夥人冇有全部倒下之前,典韋自然不會輕易收手。

“殺!”

吳良亦是隻回了一個簡短而又果決的字。

一不做二不休。

此前的隱忍是為了不惹事端,如今的狠辣亦是為了不惹事端,兩者並不矛盾。

如此說著話。

吳良已是與瓬人軍眾人一同挺身而上,完全阻斷了這兩個人的退路,絕不給他們留出任何逃生的機會。

“鏘!”

那青年不得不被迫抬起手中彎刀抵擋典韋這雷霆一擊。

刹那間火星四濺。

擋雖然是擋住了,但卻極為勉強,非但他手中的那柄彎刀被典韋的手戟砍出了一個大大的豁口,就連那青年亦是被擊的連退數步才終於穩住身形。

除此之外,那青年握著彎刀的手已是如同脫力了一般抖個不停。

“?!”

青年意外的看向典韋,眼中劃過一抹驚色。

他應該是對自己的戰力極為自信,否則便不會是這樣的表情。

“公子!”

那騎白馬的中年男子見狀立刻奔來相助,手中一柄看起來也有幾十斤重的截頭大刀帶著風聲向典韋劈砍而來。

“插標賣首!”

典韋回首便是一戟迎上。

“鏘!”

這次交鋒亦是典韋勝了一籌,他隻退了一步,那中年男子卻退了三步,“地麵無敵”真不是說說而已。

“哈哈哈,痛快!許久冇有遇上你們這樣的敵手了!”

此時典韋已是青經暴起,渾身關節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音,就連皮膚都衝起了血,儼然已經進入了極為興奮的完全體狀態,狂放大笑起來,“若非我家公子不想耽擱,我倒不介意與爾等大戰三百回合練一練手,不過現在,取爾等首級纔是正事!”

說著話,典韋還欲再殺向這中年男子。

可那中年男子似是已經意識到了典韋的可怕之處,竟不再與他正麵向抗,轉身便向遠處跑去,似是已經認輸了一般。

典韋見短時間內可能拿他不下,自是不願在他身上多耽誤功夫,轉身又向那有些發懵的青年殺去。

但那中年男子見典韋冇有追他,卻又立刻停了下來,接著轉身反手持弓,快速自箭囊中抽出一支羽箭搭上。

拉動弓弦!

此人竟是想暫避鋒芒,再伺機使用弓箭偷襲典韋!

與此同時。

吳良終於趕到了典韋身邊,其餘瓬人軍兵士則聽從他的命令,或是由外向內包圍,或是提前翻身上馬,確保這兩個人冇有生還的機會。

“咻——!”

這一箭力道很足,破空聲都比瓬人軍的戰國連發弩尖銳了許多。

“嘩啦!”

吳良毫不猶豫的按下了“金剛傘”手柄上的技機。

緊接著一張金屬大傘頃刻張開,將吳良與典韋的後背護在了傘後。

“鏘!”

隻聽一聲脆響。

吳良雙手感受到了沉重的力道,這一箭若是射中脆弱的人體,就算不能直接射出一個透明窟窿,亦是足以射個對穿。

但射在同樣使用那些開山劈石的鑿子熔鍊製作而成的“金剛傘”上麵,卻是隻留下了一個小小的凹坑,反倒是那支羽箭的木製箭身瞬間破竹般劈開,化作木片跌落在了地上。

“這又是什麼鬼東西?!”

那中年男子倒被“金剛傘”嚇了一跳,氣急敗壞的罵了起來。

下一刻。

“噗!”

一支遠處射來的羽箭已是洞穿了他的脖子。

這一箭的力道甚至比他自己剛纔那一箭更足,更是絕非瓬人軍兵士持有的那些戰國連發弩可比。

“中了!中了!”

馬車那邊傳來一老一小兩聲歡呼。

吳良循聲望去,果然看到於吉與諸葛亮正自馬車的車窗裡麵探出頭來,手中舉著的正是此前給曹老闆展示過的那個“三弓床弩”模型。

那玩意兒可不僅僅隻是一個模型而已,是真的有殺傷力。

出發之前諸葛亮執意要帶,因為他已經給那個模型加上了用於瞄準的“望山”,還把三個箭槽改成了一個箭槽,從而進一步提升了那個模型的殺傷力與精準度,隻是發射起來冇有戰國連發弩那麼便捷罷了,需要提前上力。

如果說戰國連發弩是衝鋒槍的話,那麼諸葛亮改良過後的“三弓床弩”模型應該就是狙擊槍了。

“噗通!”

那中年男子緩緩的倒在了地上,脖子上不停的冒著血泡,眼睛卻睜得很大,臉上儘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戰力顯然不俗,甚至能與典韋鬥個來回,應該從未想過自己會在這麼一條小陰溝裡翻船吧……

“令明叔!”

眼見那中年男子中箭倒地,那青年大驚失色,連忙大叫一聲。

“嗡——”

典韋可不會與他客氣,一對手戟連連劈砍,彷彿有使不完的力氣一般,逼的那青年疲於招架節節敗退。

隻聽“喀嚓”一聲。

青年那柄彎刀終於在也承受不住終極,竟被典韋一戟劈做了兩截。

與此同時。

“令明?!”

吳良心中一驚。

據他所知,三國時期說得上名字來的人中,隻有一個人以“令明”為字,這個人便是龐德。

另外,龐德還被稱作白馬將軍,因為他總是騎著一匹白馬。

再加上此人箭術似乎十分了得。

所以!

吳良看向幾十米外的那批純白色的馬匹,他剛剛殺的這箇中年男子難道正是曾一箭射中關羽前額的白馬將軍——龐德?

如果這中年男子就是胖的的話,那麼這個青年的身份是……

根據這個青年的年齡,以及與龐德頗為親近的關係,吳良想到了一個人。

未來的蜀漢五虎上將——馬超!

不過現在的馬超尚且冇有露出頭角,反倒是龐德更加有名一些,他此前跟隨馬騰進擊反叛的羌、氐等外族時屢建戰功,如今應該已經官拜校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