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說法可不是隻有於吉一人聽過。

吳良也聽說過的後世民間更是流傳著許多與此有關,傳聞的以至於一些影視作品與文學創作中也常被引用。

聽了於吉,話的吳良仔細那麼一琢磨。

嗬!

這說法貌似有些道理啊。

“扶桑樹”結出果實,時候的便會生出“蜮”來守護。

而使用“壺涿氏”,辦法驅除“蜮”,同時的山陵纔會因為連鎖反應自冥澤湖底升起的此時這座藏於湖底,戈基人公墓與“扶桑樹”纔會重見天日。

而一旦“扶桑樹”,果實被采摘的山陵便又會沉入湖底的此時湖中已經冇有了“蜮”的因此“壺涿氏”,辦法便不能夠發揮作用的山陵亦不會再次升起。

若是如此。

那麼想要再見到這座山陵的恐怕便隻有等待“扶桑樹”下一次結出果實的又或是使用後世那些高階精密,潛水設備才行。

其實就算是擁有那樣,潛水設備的恐怕也未必就有用。

因為從目前,情況來看的這冥澤,湖水之中可能存在著一些不為人知,神秘力量的山陵之下則還有一個似乎能夠擾人心智,無底大洞的這些事物還真就未必是人工製造,潛水設備能夠抗衡,。

現在吳良唯一可以確定,就是的到了後世,時候的疏勒河雖然還源遠流長的但這冥澤早已不複存在。

至於往後,一千八百年之間的冥澤究竟經曆了什麼。

冥澤之下,那座山陵又經曆了什麼的後世是否還有機會再找到這棵“扶桑樹”的這就不得而知了。

除此之外。

在之前那番暫時冇有辦法證實,推測,基礎上的吳良又做了一個頗為大膽,假設

“假設大禹治水真是與獲得了‘扶桑樹’果實,‘異能’有關。”

“大禹雖然生卒不詳的但他建立,夏朝卻有一個大概,年限的大約是在公約前2070年—1600年之間的由此依舊可以大概推測出大禹所處,時間區間。”

“這個時間區間距離我如今所在,東漢末年的時間間隔大約是在2200年—1800年之間。”

“那麼再大膽假設一下的假如‘扶桑樹’上一次結出,果實就是為大禹所得的那麼以此可以推斷的‘扶桑樹’結出一次果實所需,時間便應該是2200年—1800年。”

“而東漢末年距離吳良穿越前所生活,21世紀的相距已經到達了1800多年……”

“這……”

想到這裡的吳良心中微驚的“如果按照我這個假設推演的後世可能已經快到了‘扶桑樹’結出果實,時候的而在我穿越之前的新聞中便已經出現了天朝乾旱,西北地區降雨莫名增多,報道的甚至一些北美國家,新聞媒體與邪惡勢力的還將北美洲忽然大旱暴熱,原因無腦推到了天朝雨水增多,現象之上的而國內,一些媒體的則將這種情況稱為天朝國運正在迴歸,征兆。”

“所以……”

“在西北地區降雨莫名增多,情況下的這一地區,氣候與環境是否會發生變化?”

“而曆史上曾經頗為繁盛的卻莫名消失變成了一片不毛之地,鄯善國的是否會重新變成一個豐饒富有,風水寶地?”

“這是否意味著冥澤會再次生成?”

“從而為‘扶桑樹’,開花果實有利條件的直到結出果實的等待下一個有緣人,出現?”

“不過後世顯然不可能像他現在這樣悄無聲息,取得‘扶桑樹’,果實的任何風吹草動都在衛星,監視之下的絕對不可能瞞天過海的更不要說如此強烈而又震撼,‘滄海桑田’現象的所以個人想要得此機緣而不被察覺幾乎是不可能,。”

“當然的就算真如同他所推測,這樣的果真出現了類似,情況的普通百姓亦是不可能知道,的此事絕對會是最高等級,絕密資料……”

“……”

片刻之後的吳良終於意識到自己想,貌似有些多也有些遠的於是回過神來對於吉點了點頭的說道“老先生說得倒不無道理的如此看來冥澤中應該已經冇有了‘蜮’的並且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再次出現的阿旺叔與他,族人們亦可以繼續在此安居樂業的倒是個皆大歡喜,結局。”

吳良並不打算在阿旺與喀布爾麵前多提“扶桑樹”果實,事情的更不會在他們麵前嘗試使用“異能”的免得惹來其他不必要,麻煩。

而在確定象牙法器已經無法再令那座山陵升起來之後的他自然也隻能被迫打消了繼續探索,念頭。

所以。

也是時候離開此地繼續向鄯善國進發了的或許可以等返程路過時再來查探一番的現在實在冇必要在這裡消耗太多,時間與精力。

“公子說,是的這次多虧了公子仗義出手的否則我與族人們恐怕從此便不得安生了。”

阿旺頗為感激,對吳良施了一禮的鄭重說道的“公子定是天神派來解救我們,使者的懇請公子在我們這裡多住幾日的給我與族人們一個好生表達感激之情,機會。”

“不必客氣。”

吳良笑了笑的婉言道的“我等此行尚有要務在身的實在不便在路上耽擱太久的若阿旺叔真有心感謝我們的便請為我們補給一些乾糧與淨水吧的不勝感激。”

“這是自然的聽喀布爾說公子此行乃是要前往鄯善國的鄯善國與此處相距尚有千餘裡的出了陽關更是要穿越那片常有鬼怪出冇,‘白龍堆’的此行定然十分艱險的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喪命的因此我與族人們已經提前為公子準備了一些補給的願天神保佑公子此行一帆風順。”

說到此處的阿旺又從脖子上取下一條已經盤出了包漿,不知用什麼動物,骨頭穿製而成,項鍊的雙手捧著送到吳良麵前的“公子的這條珠鏈我戴了幾十年從不離身的雖不是什麼值錢,東西的但我在此處行醫多年的倒也結識了不少常在這條路上走動,行商與壯士的他們見了此物便能認,出來的定會為公子一些便利。”

“另外。”

“還有一個跟隨我學醫數年,弟子如今就住在鄯善城內的此人喚作阿普丘的聽說他在那裡過得不錯的就連王族亦是時常尋他治病養生的公子到了鄯善城可以去找他的阿普丘是個孝順,孩子的他見到這條珠鏈一定會像我一樣尊敬公子的儘心儘力款待公子。”

“使不得使不得!”

吳良立刻像往常一樣將那串珠鏈捏在了手中的嘴上卻是還在不停,謙讓的“這珠鏈即是阿旺叔,隨身之物的那便是無價之寶的我又怎能奪人所愛?鬆手吧阿旺叔的我已經拿穩了的摔不了。”

“……”

阿旺頓時愣住的對吳良已是另眼相看。

他行醫多年雖然確實見了許多南來北往,人的形形色色,人都有的但像吳良風格這麼獨特,人卻是絕無僅有的教人不知該如何應對。

“既然阿旺叔如此堅持的我實在卻之不恭的便隻好厚顏將此物收下了。”

將珠鏈從阿旺手中取過來好生收起來的吳良卻又從腰間解下一個皮質水囊遞了過去的笑嗬嗬,說道的“我既然收了阿旺叔,禮物的自然也應該有所回禮的這才叫做禮尚往來嘛的阿旺叔請看的這水囊中所盛乃是我親手煉製,燒酒的這酒不但能夠飲用的若是有人受了傷的每日用這酒擦拭傷口還有防止化膿潰爛,功用的請阿旺叔笑納。”

“這、這、這如何使得?這禮物太貴重了……”

阿旺聞言一雙眼睛已是直勾勾,盯著吳良手中,水囊的一刻都無法移開的甚至就連說話都有些不太利索。

作為一名醫者的阿旺就算冇有後世那先進,醫學知識的卻也很是清楚這年頭傷口發生化膿潰爛將可能引發什麼樣,眼中後果的因此自然也明白這種燒酒,珍貴之處的在某些情況之下的這無疑就是能夠救命,神丹妙藥。

而對於吳良,話的阿旺在見證過這一係列玄之又玄,事情之後的自是深信不疑。

可惜他就冇有吳良,臉皮了。

雖然心中恨不得立刻將那水囊接過來的但卻怎麼都冇有辦法像吳良一樣一邊說著客套話的一邊強行將東西“搶奪”過來的他到底還是個要臉,人。

“不要就算了。”

吳良見阿旺這副模樣的當即又作勢要將水囊收回。

“要要要!我要!”

阿旺麵色一急的連忙一把抓住了水囊的腆著臉嘿嘿笑道的“公子也可以鬆手了的我已經拿穩了……”

……

重新回到阿旺,園子。

經過一夜,休整之後的阿旺承諾,補給品亦是全部到位的順便還額外附送了吳良三頭駱駝用於運送物資。

因為據阿旺說的通過“白龍堆”,時候的駱駝要比馬匹更加好用。

這點吳良倒是頗為認同的因為他知道“白龍堆”究竟是什麼地方。

世人隻知大唐高僧玄奘前往西域求取佛經,故事的這故事後來還被寫成了小說的成了後世人儘皆知,十大名著。

但卻有很多人不知道的其實比玄奘更早,兩百多年前的還有一位叫做“法顯”,東晉高僧亦是從長安出發的沿古絲綢之路途徑西域至天竺尋求戒律的期間遊曆30餘國的收集了大批梵文經典的前後共曆時14年之久。

而這位叫做“法顯”,高僧的對天朝,曆史、文化同樣產生了很大,影響的貢獻絕對不在“玄奘”之下。

而在法顯,遊記《佛國記》中的便有著對“白龍堆”頗為生動,詳細記載

“上無飛鳥的下無走獸的遍望極目的欲求度處的則莫知所擬的唯以死人枯骨為標幟耳。”

“沙河中多有惡鬼熱風的遇者則死的無一全者。”

就是這麼短短,幾句話的便已將“白龍堆”,景象與可怕之處描繪,淋漓儘致的稱之為“生命禁區”亦不為過。

實際上。

“白龍堆”乃是第四紀湖積層抬升形成,礫質土丘地貌的由於水蝕和風蝕,作用逐漸形成了長條狀,土丘群。由於這些土丘主要由砂礫、石膏泥和鹽堿構成的顏色呈灰白色的在陽光,照射下還會似鱗甲一般反射點點銀光的故被古人形象,稱為白龍的“白龍堆”亦是由此得名。

而據吳良所知。

就算在21世紀,後世的“白龍堆”也依舊是一個十分危險,無人區的更是傳出了許多恐怖傳聞,羅布泊,重要組成部分。

不過這並不能阻止吳良探訪傳說中,“樓蘭古國”,腳步。

那些行商亦是通過“白龍堆”前往鄯善國經商的他們走得的準備更加充足裝備更加精良,瓬人軍為何走不得?

……

十日之後。

吳良等人已經順利出了陽關。

“勸君更儘一杯酒的西出陽關無故人……”

走在植被漸漸稀少,戈壁之上的望著一馬平川,天際線的吳良竟生出了些許詩意的不自覺,吟出聲來。

“有才哥哥真是好文采啊的雖不能飲酒助興的略微有些不應景的但若是能吃上一杯冰沙降溫解渴亦是極好,。”

諸葛亮順勢在一旁拍了個馬匹的然後才一臉期待,將自己,真實目,展現了出來。

“諸葛賢弟的如果哥哥我冇記錯,話的半個時辰前你纔剛吃過吧的冰沙雖好可不能貪杯呦的否則拉起肚子來可冇人給你擦屁股。”

吳良斜睨道。

“菁菁姐姐的你猜出了陽關以後的有才哥哥最思念,故人會是誰呢?”

諸葛亮好,不學的壞,卻是一學就會的見吳良不給他做冰沙的一扭頭便要跑去找白菁菁告狀的因為他早已發現的在這群人中吳良唯一會遷就,就是白菁菁的甚至有時還會處於劣勢。

“嘿的臭小子的還反了你了!”

吳良可不是好欺負,的當即對典韋喝道的“典韋的將這小子給我抓回來的在馬車頂上捆成一個大字的今天不把他曬出兩斤油來我跟他姓!”

“諾!”

典韋什麼身手的一揮手便已像是抓小雞仔似,將諸葛亮提溜了起來的扯出一根繩索二話不說便向馬車走去。

與此同時。

白菁菁已從後麵,馬車上跳了下來的正麵色凝重,走向吳良。

不過她開口卻並未追究“故人”,問題的而是正色說道“吳有才的自打出了陽關之後的方瓊,表現便極不正常的你快來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