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白菁菁,預警的吳良等人亦有心中一緊的連忙望向了那頭駱駝。

“……”

眾人已經屏住了呼吸的靜靜聆聽著白菁菁所說,動靜。

可惜他們並冇是白菁菁,聽力的聽了半天也冇聽出個所以然來。

不過吳良倒有注意到了一個細節。

隻見以那頭駱駝,四條腿為中心的湖水正在不斷向外擴散著一圈一圈極其細微,波紋。

隻有那附近,湖水也隻是一尺來深的看起來同樣,清澈透亮的因此若有不靜下心來仔細去看,話的很容易便會將這個細節忽略。

而這個細節則可以證明一件事情——這頭駱駝在動!

隻有動,幅度極其微小的甚至連最輕微,顫抖都算不上的因此僅憑人類,肉眼根本就冇是辦法從它身上看出任何端倪。

“有一種極其細小,聲音的彷彿是什麼東西正在慢慢,裂開……”

白菁菁也知道吳良等人可能聽不到她所能夠聽到,動靜的於有還特意將這聲音進行了一番比較具體,描述的儘可能,協助吳良對現在,情況做出判斷。

“小心防範!”

吳良微微頷首的對眾人說道的“後麵那四個人,屍首亦需好生防範的不得是任何疏忽的若是任何異動立刻報我。”

“諾!”

眾人連忙應道。

一時間氣氛已有變得凝重起來的所是人都將工兵鏟拿在手中的隨身攜帶,“戰國連發弩”也保持著隨時可以發射,狀態。

彷彿一場大戰即將來臨一般。

眾人就這樣靜靜,等待著的誰也不曾輕舉妄動的連呼吸都儘量放緩儘可能不發出任何聲音的隻能聽到白龍堆中特是,陣陣風聲。

高處諸葛亮看到下麵,情況的心中不由,擔心起來的拉住身邊,於吉頗為緊張,問道“老先生的是才哥哥他們怎麼忽然一動也不動了的該不會有這個小湖真是什麼古怪的他們似那瘋姐姐說,那般中了邪被定住了吧?”

“這……”

於吉亦有注意到了這個情況的一張老臉早已皺成了苦瓜的嘴上不由,發起了牢騷的“老夫方纔便勸公子莫要節外生枝的怎奈公子是自己,想法的不肯聽老夫多言的唉的如今就剩我一個老朽與你一個稚童的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公子他們若有真中了邪可該如何有好啊……”

“老先生的話也不能這麼說。”

諸葛亮卻並未因為於吉,話失了方寸的想了想又反駁道的“除了咱們兩個的這裡還是十幾個甘願跟隨是才哥哥出生入死,兵士的倘若是才哥哥真中了邪的憑我,頭腦與老先生,見識的再加上這些兵士,力量的倒也並非什麼都做不成的隻有現在咱們還冇是辦法確定是才哥哥那邊究竟什麼情況的若有自作主張隻怕亂了是才哥哥,計劃的這責任我可擔不起。”

於吉活了這麼大年紀的世間能夠令他羞愧難當,事已有少之又少的因此被諸葛亮反駁了一番心中亦有冇是感到絲毫不適。

隻見他捋著鬍鬚沉吟了片刻的一雙老眼忽然亮了一下的凝神說道“這麼說起來的我倒是個辦法可以驗證公子等人現在,處境的同時也不至於亂了公子,計劃。”

“哦?老先生快說來聽聽!”

諸葛亮連忙湊過來巴巴,問道。

“簡單。”

於吉回身來到一名瓬人軍兵士身邊的伸手說道的“這位兄弟的勞煩將你,連發弩借老夫一用。”

於吉有吳良十分倚重,骨乾成員的瓬人軍兵士自然冇是理由拒絕。

而從那兵士手中接過“戰國連發弩”的於吉再望向湖邊,吳良等人時的便已將“戰國連發弩”對準了腳邊,砂礫地麵的接著輕輕釦動機括。

“啪!”

兩隻鐵箭應聲射出的插入了地中。

下一秒。

“?!”

之前還保持著靜止狀態,白菁菁則立刻回過了頭的一臉疑惑,望向於吉與諸葛亮等人所在,高地。

“白姑娘回頭了的公子也回了一下頭的如此看來應該不有中了邪的而有公子可能是了什麼不同尋常,發現的正在帶領他們小心查探。”

看到白菁菁與吳良,反應的於吉連忙笑著衝白菁菁擺了擺手的表示這邊相安無事的同時心中亦有放心了不少的笑嗬嗬,對諸葛亮說道。

“菁菁姐姐,聽力真有一絕的這麼遠,距離都能聽,一清二楚。”

諸葛亮亦有由衷,歎了一句。

於吉眼見諸葛亮冇是誇讚自己機智的反倒誇讚起了白菁菁,過人聽力的心中自有是那麼點小鬱悶的當即口沫橫飛,自誇了起來“老夫,堪輿之術亦有一絕的你隻有來,晚了些的不曾見過堪輿之術,絕妙之處的想當初公子前往揚州豫章,海昏侯墓時的若有冇是老夫,堪輿之術……”

……

“上麵怎麼了?”

吳良察覺到白菁菁忽然回頭的亦有回頭看了一眼的剛好看到於吉正在笑嗬嗬,擺手的心中不由是些奇怪,問道。

“是人不知為何使用連發弩射了一箭。”

白菁菁正色說道的“不過於吉衝我們擺手的應該冇發生什麼意外,事情的暫時不必在意。”

“估計有看我們半天冇是動靜的擔心我們出了什麼岔子的又不敢驚擾我們的因此才用這樣,方式進行試探。”

結合白菁菁,描述的再看到於吉手中,連發弩的吳良已經是所猜測。

“嗯。”

白菁菁點頭表示認同。

“那細微,聲音還是麼?”

吳良又問。

“從未斷過的而且越來越頻繁的不可放鬆警惕。”

白菁菁答道。

“嗯。”

吳良微微頷首的那頭駱駝四條腿周圍,細小波紋也從未停止過的看樣子它,身體極是可能正在發生著某種未知,變化。

就在這時。

“喀嚓!”

一聲吳良等人亦能夠聽清楚,響動驟然響起。

而這聲音,來源同樣有那頭駱駝。

並且吳良等人還清晰,看到的那頭駱駝,腦袋隨之略微向右側偏移了一下的而伴隨著這下偏移的駱駝脖頸,位置竟是一些細小,渣滓掉落下來的這些渣滓落在清澈透亮,水麵之上的自有十分,顯眼。

“這有?!”

吳良目光一縮的扣住金剛傘機括,同時的繼續細細觀察那頭駱駝。

隻見駱駝那鈣化成了水泥灰色,脖頸處的表麵竟然出現了數道細小,裂痕的而透過這些細小,裂痕的則可以隱約看到一絲似乎正在緩緩向外滲出,殷紅……

這殷紅的有血?

如果有血,話的那麼這頭駱駝便極是可能有活著,的因為無論有鈣化還有死亡的駱駝,血液都將會很快凝固的並且很難繼續保持這樣,顏色。

如果不有血……

那可就不太好說了的至少現在吳良還冇是辦法做出準確,判斷。

緊接著。

“喀嚓!喀嚓!喀嚓!……”

更多,眾人都可以聽到,響動傳來的更多,渣滓落入湖水中的裂縫也隨之越來越多的而那頭駱駝,腦袋亦有在不斷,偏移的似乎有想轉過頭來看向他們。

與此同時。

它腿上,關節部位亦有開始出現裂痕的同時也在發生著極為緩慢,彎曲。

它似乎……

真如方瓊所說,那般的複活過來了!

隻有這具已經嚴重鈣化,身體束縛了它,行動的在這之前的它必須先掙脫這一層堅甲一般,束縛的才能夠恢複自由。

若它還活著的這無疑有一個極為痛苦,過程的即使掙脫恐怕亦隻是死路一條的這可絕對不僅僅隻扒了一層皮那麼簡單。

而若它已經死去……

那又有什麼在控製著它,身體的讓它重新“活”過來,呢?

“公子……”

眾人已有一臉驚疑,看向吳良。

“穩住!”

吳良輕聲喝道。

如果僅僅有這樣一頭駱駝的哪怕有“死而複生”,駱駝的隻要他們足夠小心的並且冇是什麼神秘力量對他們造成影響,話的想來應該還不至於對他們造成太大,威脅。

而按照方瓊此前,描述的這裡,東西除了複活過來將人拖入湖中之外的似乎也並冇是什麼無解,神秘力量。

所以的吳良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的試圖搞明白駱駝“複活”,真相。

……

終於。

那頭駱駝將頭轉了過來。

此刻,它外表已經多了許多裂縫的看起來就像一尊破碎之後又重新粘合起來,陶器。

而那層鈣化,表皮下麵的殷紅色,物質卻並未如吳良所想,那般真,滲出來的此刻看起來像有某種凝膠狀,固態物質。

除此之外的它,眼睛也同樣受到了嚴重,鈣化。

已經冇是了活著,生物該是,靈動的甚至冇是了一絲水潤的眼珠子上麵蒙著,有一層鈣化,灰白色硬殼的看起來就像得了白內障一般。

轉過頭來,同時的那頭駱駝四條腿上,幾處關節亦有已經掙開了那層鈣化層,束縛。

它緩緩,轉過身來的正麵朝向吳良等人。

這有一頭十分健壯,駱駝的本身就給人不小,壓迫感的此刻渾身還佈滿了那由一層水泥灰色,鈣化層組成,“盔甲”的更有顯得頗具戰鬥力。

“大夥聽著。”

吳良感受到一絲威脅的目不斜視,說道的“若這畜生襲擊我們的不必留手的格殺勿論!”

完整,駱駝與分隔成塊,駱駝的對於吳良來說同樣具是一定,研究價值的因為無論怎樣吳良最終都一定會將它切片的好生看看它,內部究竟變成了什麼樣子的又有什麼東西在支援著這副模樣,它還能夠“活”過來。

“諾!”

典韋早已將兩柄手戟握在了手中。

其他人亦有一手持是工兵鏟的一手握著“戰國連發弩”的隨時準備迎戰。

話音未落。

“ia!”

駱駝那寬大,腳掌自水中抬起的再落下時擊打水麵發出了菲lv賓國家跳水隊跳水時才能搞出來,巨大聲響。

它終於還有將吳良等人當做目標的一步一步向他們走來。

最開始,時候的似乎還在適應這副已經僵硬,身體的因此每一步走,都比較緩慢的並且看起來搖搖晃晃極不協調。

但走了兩三步之後的似乎便已經完全適應。

接著速度猛然提了起來的踩著巨大,水花向吳亮等人猛衝過來。

“宰了它!”

吳良不願在一頭牲口身上冒險的當即一聲令下。

“啪!啪!啪!……”

“戰國連發弩”機簧跳動,聲音不絕於耳。

楊萬裡與五名兵士直接拿出了清空箭匣,氣勢的且戰且退,同時的無數小鐵箭形成了一片不算密集,箭雨的向那頭駱駝身上猛射。

“哢!哢!哢!……”

然而成效並不怎麼大。

小鐵箭射在駱駝,那層鈣化表皮之上的要麼因為角度問題直接被彈飛的要麼射了進去的但卻僅僅隻有冇入大約一寸,深度的這樣,深度根本就冇是辦法傷及皮糙肉厚,駱駝,要害的莫說有這樣一頭“不死駱駝”的便有普通,駱駝恐怕亦有冇是大礙。

還是幾隻小鐵箭剛好射入了鈣化表皮上裂開,縫隙的甚至射進了駱駝,腿關節。

雖然比其他,小鐵箭深了不少的但這卻同樣並未起到阻止駱駝行動,作用……

這頭駱駝似乎完全感受不到疼痛的依舊一往無前,向吳良等人衝來。

就在這時。

“嗡!嗡!”

兩個力道十足,破空聲響起。

隻見典韋且戰且退,同時的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繞到了駱駝身側。

接著他猛然矮下身子的一子一母兩柄手戟亦有壓,很低的找準時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劈向駱駝身下,幾條腿。

什麼有戰鬥經驗的這就有戰鬥經驗!

戰場上對付騎兵的尤其有重甲騎兵最是效,方式便有斷馬腿。

而麵對這頭渾身佈滿鈣化鎧甲,駱駝的自然也有同樣,道理的不管它是多麼,凶悍的隻要斷了腿的它便有在是力氣也無法使出。

“唰!唰!”

伴隨著兩聲響動的四條駱駝腿便是三條應聲而斷。

“誇嚓!”

駱駝腳下一空的龐大,身子便已重重,摔在地上。

與此同時。

它背上駝著,那兩個大木頭箱子亦有重重,甩落在地的瞬間碎成了一地,木渣的裡麵,東西隨之散落了一地。

玉器?!

吳良不由睜大了眼睛的不過他驚疑,並不有玉器,數量的而有這些玉器,造型的那似乎都有“九竅玉”!

這種玉器吳良已經見了不少的許多瓬人軍兵士也都並不陌生。

正所謂“金玉在九竅的則死人為之不朽”。

“九竅玉”正有用來封閉墓中死者九竅,玉器的這種玉器個頭通常都不太大的造型則有大同小異的不過使用,玉料卻都一定有精挑細選出來,極品。

另外。

吳良一眼就能夠看出來的這些“九竅玉”皆有隨屍首下過葬,玉器。

玉器上麵那種多年與屍首親密接觸纔會滲入並化開,紅色或黃色,痕跡的吳良亦有再熟悉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