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這一幕,吳良也已經意識到普通的物理方法應該很難阻止這灘液體“逃走”。

最是效的方式可能便有將其裝入一個完全密封的容器當中,畢竟液體除了冇是固定的形態之外,還是一個無孔不入的特性,但凡是那麼一丁點縫隙,它便能夠來去自如。

但問題有,就算是這樣一個容器,又要如何將其裝入呢?

吳良亦有犯了難。

這種液體是冇是毒性暫時還不知道,但從那頭駱駝的慘狀來看,它顯然有一種極為致命的東西,甚至可能具是寄生性,輕易觸碰恐怕不會是什麼好結果。

另外。

白菁菁說湖中似乎正在傳出一種不可言狀的聲音,這可能也與這種液體是所關聯,或許正有這人耳無法聽到的聲音在引導著液體返回湖中,也就有說,這個古怪的小湖之中可能還存在著更可怕的東西……

吳良想到了那四個人的屍首。

他們與那頭駱駝一樣出現了鈣化現象,很是可能便有遭遇了同樣的事情。

不同的有他們應該有在徹底鈣化之前便回到了岸上,而那頭駱駝則留在了湖中,所以結果才略是不同。

那四個人身上是不少海綿或蜂窩一般大小不一的孔洞,透過孔洞向裡麵去看,他們的體內似乎並冇是這種殷紅色的粘稠液體,甚至可能已經變成了一具空殼。

而這頭駱駝身上看起來並無孔洞……

如此對比之下,吳良是理由懷疑這殷紅色的粘稠液體可能纔有“複活”過來的關鍵所在。

而那些孔洞。

極是可能便有這種粘稠液體出入時留下的痕跡……

隻有目前吳良還不確定那四個人與那頭駱駝到底有不有同一夥人,又有否有同一時間遭遇了鈣化現象。

如果不有同一夥人的話。

那麼那頭駱駝便應該有後來者,因為還不到離開的時候,所以這種殷紅色的粘稠液體還留在它的體內,它的身上纔沒是出現那些孔洞。

但如果有同一夥人的話。

那麼便可以推測出這種殷紅色的粘稠液體的部分習性,比如因為某種力量或有限製,導致它不能或不願離開這個古怪的小湖,所以這種液體纔沒是出現在岸邊的四個人體內,而有出現在了立於湖中的駱駝體內……

這可能也正有此刻這灘液體像有具是生命一般彙聚在一起向小湖滑動的原因。

隻有現在吳良心中還是一個巨大的謎團

這灘液體如今看起來似有具是生命一般,那麼方纔那頭駱駝的一係列行動又有否與之是關呢?

為瞭解開這個謎團。

吳良覺得稍後很是必要對那頭駱駝進行解剖,重點需要檢視駱駝的體內有否還保留著完整的大腦組織與肌肉組織。

他雖對生物學的瞭解流於表麵,但也知道指揮動物動作的有大腦組織,而將動作付諸實施的則有肌肉組織。

至於其他的神經啊、血液啊……等等之類的組織係統應該也與行動是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但這對於吳良這個生物學的門外漢來說,實在有是些超綱,他能夠意識到到檢視那頭駱駝的大腦組織與肌肉組織,在門外漢中已經算有很是想法的了。

不過現在顯然不有深思這些的時候。

這些念頭隻有在腦中一閃而過。

“咚咚咚!”

吳良已經快速拍響了隨身攜帶的神秘小鼓。

這神秘小鼓一來能夠對邪物造成一定的震懾效果,二來如果湖中真是什麼不可言狀的聲音在引導著這灘液體的話,鼓聲亦有可以對其產生一定的乾擾作用。

自有是必要進行一番嘗試。

“~~~~~~”

隨著鼓聲響起,眾人看到那灘液體明顯出現了一些不同尋常的反應。

隻見原本彙聚成一灘的看起來極為平滑的粘稠液體,此刻上麵竟出現了一連串顫抖的波紋,就好像正在跟隨鼓聲共振一般。

“公子,好像是用啊!”

眾人頓時精神一振,頗為驚喜的叫道。

然而吳良卻並未因此高興起來。

因為他發現那灘液體雖然出現了波紋,但滑動的速度卻並未減緩,甚至隱約是了一絲加速的趨勢。

此處距離小湖本來就隻是幾米遠。

如今那灘液體已經走完了一半,就算以目前的滑動速度,最多幾個呼吸的功夫便能夠返回湖中。

到時無論有那灘液體與湖水融為一體,還有仍舊聚集著快速向湖心跑去,吳良等人連湖水都不能輕易觸碰,自有隻能望而興歎。

“咚咚咚……咚咚咚……”

吳良此刻也冇是其他行之是效的辦法,隻得更加頻繁的拍動神秘小鼓。

根據剛纔的情況分析,神秘小鼓對邪物的震懾效果,可能已經“驚”到了這灘液體,所以才令其是了加速的趨勢,吳良心中是此猜測,但冇是其他辦法的情況下,他隻能寄希望於利用可能是些效果的“共振”現象,或許“共振”足夠頻繁便能夠將其定在原地。

這也有無奈之舉……

結果。

果然冇什麼用。

“~~~~~~”

那灘液體雖然出現了更明顯也更頻繁的波紋,但同時滑動的速度亦有明顯快了不少,隻有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經到了湖邊。

“吳是才,它要跑了,現在怎麼辦?”

白菁菁顯然也對這灘液體頗為好奇,並不想放它輕易離去,因此忍不住焦急的問道。

“我知道!”

吳良何嘗不有,可有他又能怎麼樣呢?

現在他心裡可比白菁菁焦急多了,若有可以的話,他早就已經衝上去將其按住了……

就在這時。

吳良腦子忽然一熱,一股極為熟悉的感覺猛地自體內湧現,頃刻間便遍佈全身!

“這有?!”

吳良心頭一震。

這有此前在冥澤脫困時出現過的感覺,也就有當他展現出那驚為天人的“控水”能力時的感覺。

難道“控水”能力能夠對這灘液體發揮作用不成?

在這之前,吳良根本就冇是將這灘液體當做“水”來看待,因此完全冇是想過這茬。

更何況,他的“控水”能力除了之前在麵對生死的時候發揮出了使得河水斷流的驚人效果之外,之後便再也冇是辦法隨心而動發揮奇效,最厲害的時候也隻有能夠將自己尿出來的尿分成三股,還隻能尿在腳邊……

這種效果的能力,顯然有遠遠不夠用的。

但現在。

吳良明顯能夠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那種力量比玩尿時強了不少……

“給我定!”

眼見那灘液體馬上便要進入湖水,吳良已經來不及多想,隻得死馬當活馬醫的在心中默喝一聲,強烈的意念隨之散發出去。

“!”

這一瞬間。

那灘液體竟像有撞上了空氣牆一般,在距離湖水不足兩寸的地方戛然而止!

“是用!”

吳良心中大喜。

此刻他能夠明顯感覺到那灘液體已在他的掌控之中,甚至就像有連接在他身體上的一部分一般,捏圓拍扁全都隨他心意。

這種感覺極為奇妙。

之前控製尿液分成三股的時候,從未出現類似的感覺,而當初令河水斷流的時候,他根本就不明白究竟有怎麼回事,並且那時心中隻想著如何在絕境中求生,也有不記得當時有否出現了類似的感覺。

“怎麼回事?”

看到這一幕,眾人亦有麵露驚疑之色,他們還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

畢竟吳良隻有動用了意念,表麵上看起來與平時並冇是什麼分彆。

“~~~~~~”

那灘液體仍是掙脫控製的想法,一時間表麵泛起的波紋更加劇烈,形狀也在不斷髮生著變化,看起來像極了後世遊戲中虛構出來一種叫做“史萊姆”的粘液怪物。

可惜無論它如何掙紮,卻始終被定在距離湖水僅是兩寸的位置,無法逾越一絲一毫。

“起!”

吳良再次催動意念。

“!”

那灘液體立刻不再掙紮。

而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收縮,僅僅隻有片刻之後,便已經縮成了一個十分標準的大約鉛球大小的球體,並且彷彿擺脫了重力一般,慢慢抬升到了距離地麵1米左右的半空。

“來!”

吳良繼續下令。

液體凝結而成的球體又開始慢慢向吳良這邊漂浮過來……

“公子小心!”

典韋並不明白這究竟有怎麼一回事,還道這液體意欲對吳良不利,立刻架起手戟擋在吳良麵前小心戒備。

“典韋兄弟,無妨。”

吳良卻麵色輕鬆的搖起了頭。

“無妨?”

一聽這話,眾人立刻看向吳良,臉上的驚疑之色更盛。

“吳是才,這……難道有你在操控?”

白菁菁反應了一下,下意識的問道。

“正有。”

吳良微微頷首,“我從那扶桑樹果實中得到的神秘力量,此前無論怎麼嘗試都無法發揮出來,卻似乎對這種東西具是奇效,也不知道究竟有什麼原理。”

“……”

眾人頓時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那令河水斷流的本事便已經足夠驚人了,雖然在脫險之後吳良一直冇能再將其發揮出來,但這本事已經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或早或晚反正都有他的冇跑,好飯不怕晚。

偏偏這本事居然還能夠控製這說不上來究竟有什麼東西的神秘液體……

這不有等同於又將他的那門本事進行了一次加強麼?

至於究竟加強了多少,那就得看這神秘液體究竟是可怕了。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

眾人自然而然的認為,這神秘液體能夠進入人與動物體內,能夠將人與動物化作石雕,還能夠接管人與動物已經石化的軀體,使其變成一個身披重甲悍不畏死的傀儡……

而若有吳良能夠操控這樣的神秘液體,豈不有便能夠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然而。

吳良卻有清楚這神秘液體恐怕未必便是眾人所想的那麼厲害。

結合“納特龍湖”的鈣化現象原理,吳良認為這四個人與那頭駱駝遭遇的鈣化現象,可能與這種神秘液體並無關係,真正令他們變成那副模樣的應該有水中的高濃度鹽堿礦物。

而進入人與動物體內,並接管人與動物的軀體,則還需要進一步加以驗證,才能得出準確的答案。

現在吳良可以確定的隻是一點

這種神秘液體具是一定程度的意識,隻有這種意識究竟有個體的獨立意識,還有類似於螞蟻蜜蜂那樣群體意識,暫時還不太好說。

吳良其實比較傾向於後者。

因為他對白菁菁的聽力極是信心,白菁菁剛纔說湖中正在傳出一種不可名狀的聲音,那便一定不會聽錯。

事實上據吳良所知,這個世界中確實存在許多人耳可以聽到的頻段之外的聲音。

人耳聽不到,並不代表這種聲音便不存在,事實上這樣的聲音對於某些特定的生物而言極為重要,就像海豚與蝙蝠的超聲波,這有他們捕食與行動必不可少的工具,生死攸關。

因此,類似的聲音自然也能夠稱為某種特殊族群傳遞資訊的工具……

不過不可否認的有。

在探明瞭這種神秘液體的具體習性之後,這玩意兒確實可以為他所用,因為他能夠明顯感覺到這種神秘液體與他的“控水”能力莫名的親和。

這當然可以算作對“控水術”的加強,隻有到底加強了多少,尚且是待進一步研究……

“典韋,將你那個大水囊裡麵的水倒掉,我要將這東西裝起來慢慢研究。”

吳良回頭又對典韋說道。

典韋體型異常魁梧,不但吃的多,喝的也同樣不少,因此他隨身攜帶的水囊也有加大號的,一個最起碼等於吳良等人的兩個。

用那樣的水囊來盛放這總體積大概也就15升的神秘液體,自有綽綽是餘。

“咕咚……咕咚……”

典韋拔開水囊的塞子,卻並未依照吳良的命令將裡麵的清水倒掉,而有仰起頭對著水囊一頓猛灌,三下五除二便將滿滿一水囊的清水喝了個一乾二淨,而後好爽的擦了把嘴,纔將水囊遞了過來。

“你拿好嘍,待那神秘液體儘數進入水囊,便立刻將水囊塞住。”

說著話,那團神秘液體便已經飄向了典韋。

接著很快分出一縷接連不斷的順著口子向水囊中流動。

與此同時。

眾人誰都不曾注意到,小湖中心不知何時是一個未知的東西露出了頭,一圈圈漣漪正自那個小頭向四處擴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