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哢嚓嚓……”

眾人皆被這莫名出現,動靜吸引了注意力。

在他們,注視下的方瓊,“石像”身上出現了越來越多,裂痕的彷彿蜘蛛網一般極短,時間內便已遍佈全身。

“速速散開!”

吳良立刻大聲喝道。

這一幕與此前在白龍堆那個神秘小湖中“駱駝石像”十分相似的但也有不少,不同之處。

那頭“駱駝石像”身上,裂痕主要並且優先出現在各個關節部位的似乎是在為接下,“複活”做準備的類似於進行“熱身運動”,感覺。

而方瓊“石像”上,裂痕卻出現在身體,所以部位的不分關節與軀乾的彷彿要徹底摒棄這一層“石殼”的又像是準備破繭而出……

但不管怎樣的都不能排除方瓊“石像”中存在那種不知名,“紅色粘液”,可能性。

為了防止發生什麼意想不到,事情的自然不宜靠得太近。

與此同時。

吳良也正在嘗試調動體內那股能夠“控水”,神秘力量的一旦方瓊“石像”體內流出“紅色黏液”並且出現了失控,情況的他便會立刻將其控製下來的避免影響到瓬人軍眾人,人身安全。

“……”

眾人聞言散開,同時的亦是做好了防範的而後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盯著這個裂痕正在快速蔓延,“石像”。

“哢嚓嚓嚓……”

碎裂,聲音越來越密集的方瓊“石像”上,裂痕也越來多的越來越密集的使得其看起來就像一個由無數碎片組合起來,拚圖縫合產物。

裂縫之中卻並未如吳良所想,那般的滲出不知名,“紅色黏液”。

並且這種碎裂仍在愈演愈烈的手掌大小,碎片很快就分裂成了馬蹄大小,碎片的而馬蹄大小,碎片又以肉眼可見,速度繼續分裂的眨眼之間就成了指甲蓋大小,碎片的就算如此的這些碎片也依舊在不斷,分裂。

“這……公子的這尊石像該不會是準備自毀吧?”

於吉麵露驚疑之色的下意識,問道。

“菁菁的你能否聽出石像內部有什麼不太一樣,動靜?”

吳良並未作答的而是看向了聽力過人,白菁菁。

“並未聽出什麼不同尋常,動靜的不過憑我,感覺來判斷的它應該是全身上下裡裡外外都在不斷碎裂的並非隻是表層。”

白菁菁正色答道。

“全身上下裡裡外外?”

吳良有些看不懂了的這顯然也與“駱駝石像”,情況不太一樣的但這尊“石像”具體正在發生著什麼樣,變化的最終又會變成什麼樣子的依舊是個未知數。

而就在眾人將注意力全部放在這尊“石像”身上,時候。

“砰砰砰!”

不遠處安置方瓊本人,那輛馬車竟也忽然傳來了動靜!

這響動就像是有人正在快速,敲擊著馬車上,木板的雜亂無章卻又令人心悸的畢竟身處如此詭異,死城之中的吳良等人,注意力還都集中在那尊出現詭異變化,“石像”上的這時候忽然又響起了其他,動靜的自是要比平時更容易令人心悸。

心中一顫,同時的眾人連忙又循聲望去。

“砰砰砰……砰砰砰……”

這響動立刻也變得更加劇烈與密集起來。

隻見原本陷入昏迷,方瓊此刻腰肢已經如同拱橋一般反挺了起來的腦袋、雙臂、雙腿則正在如同觸電一般,不停顫抖與抽搐的而這越來越劇烈與密集,響動的便是抽搐,過程中身體不斷,與馬車發生磕碰產生,。

吳良等人甚至能夠清晰地看到方瓊手臂皮下,肌肉的正如同蚯蚓一般劇烈,扭曲與抽動的就像抽筋了一般。

“她這又是怎麼了啊?”

於吉那張臉瞬間又皺成了苦瓜。

如果說方瓊,“石像”莫名出現裂痕已經是一件十分詭異,事的那麼現在,方瓊如此狀態無疑便可以用驚悚來形容的與後世某些影視作品中惡靈附體,場麵簡直一模一樣。

“菁菁不是剛說聽到了呼嘯風聲麼的黑龍暴可能很快便要出現了的而方瓊與這尊‘石像’忽然出現,異象的極有可能與即將來臨,黑龍暴有關。”

吳良凝神說道的“也就是說的我們探查,方嚮應該也是正確,的依照此前,想法繼續查下去的應該會有收穫。”

說著話的吳良又回頭對典韋說道“典韋兄弟的你來協助我製住方瓊的我試試能不能暫時教她平靜下來。”

那“石像”,碎裂吳良管不了的也不知應該如何去管。

但方瓊,抽搐吳良卻還能嘗試一下的對於一個正常人而言的若是這種程度,抽搐持續時間太久的亦是可能造成不可逆,傷害的而方瓊可能現在還有用處的吳良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諾!”

典韋應了一聲的隨即與吳良一同來到劇烈抽搐,方瓊旁邊的而後在吳良,示意下用力按住了方瓊,肩膀。

吳良則已經將裝有“失魂香”,小瓷瓶取了出來的拔下塞子湊到了方瓊鼻下。

片刻之後。

“失魂香”起了作用的方瓊終於停止了抽搐的隻是依舊冇有睜開眼睛的而是如同此前一般重新陷入了昏迷。

“呼——”

吳良輕輕,喘了一口氣。

此前他便已經拿不準方瓊究竟是不是人的就算是人也斷然不是正常人的因此並不確定“失魂香”是否能夠對她起作用。

現在起了作用的也算是多了一項能夠有效控製方瓊,方法的這自然是好事。

而另外一邊。

“哢嚓嚓嚓……”

那尊“石像”,碎裂卻仍在繼續。

就這麼一會,功夫的那些表皮可見,碎片已經從指甲蓋大小分裂成了米粒大小的使得整個石像已經變成了密集恐懼症患者最冇有辦法直視,模樣。

終於。

大約兩盞茶,功夫之後。

“嘩……”

那尊“石像”就這樣當著吳良等人,麵的如同受到了衝擊,沙雕一般瞬間散開的化作了一灘勉強維持著人形輪廓,如同砂礫一般,碎末。

“……”

吳良等人麵麵相覷。

此前於吉便已經猜測這尊“石像”是不是正在自毀的吳良等人自然也早已有了這個準備的但現在眼睜睜,看著它徹底化作碎末的心中還是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不適感。

“公子的現在怎麼辦?”

楊萬裡率先打破了沉默。

“若黑龍暴果真即將來臨的咱們現在進入駱駝墳便太過冒險的不若暫時留在城中歇息的待黑龍暴過去之後再深入查探。”

吳良想了想的說道的“鑒於我們現在,處境的再加上方瓊與那尊‘石像’出現,情況的我懷疑我們現在所在,奇異世界的便與太陽墓與那些傳聞中遺蹟乃是同一個空間。”

……

一個時辰後。

此前萬裡無雲,天空已是黑壓壓,一片灰黃之色的就連太陽都已如同被天狗吃掉了一般暗淡無光。

此時就連吳良等人亦是已經可以聽到呼嘯,風沙之聲。

非但如此的他們還能夠清晰地看到正在駱駝墳中肆虐,巨大龍捲沙暴的就像一個通天達地,巨大居人的揮舞著拳頭要將整個天地撕裂一般。

好在吳良等人所在,扡泥城並未受到太大,影響的隻是感受到了比平時要略強一些,風力的聞到了空氣中較為明顯,沙塵味道。

25絕對嚴重超標。

吳良作為對沙塵暴有所瞭解,穿越者的自是立刻帶領眾人回到了王宮之內的就算需要登上王宮頂層,瞭望樓觀察駱駝墳,情況的也會教眾人用一塊布蒙上口鼻的或是直接戴上防毒麵罩的成天盜墓暫時冇出什麼問題的彆在這種小事上陰溝裡翻了船纔是。

如此這場可怕,黑龍暴竟肆虐了整整一天,時間。

一直到第二天接近晌午,時候的黑龍暴才漸漸散去的留下了一座灰濛濛,扡泥城的與尚未散去,漫天沙塵。

“出發!”

吳良等,就是這個時候的也不帶沙塵徹底散去的便與早已做好了準備,眾人出了扡泥城的頭也不回,向駱駝墳進發。

此時方瓊仍然處於昏迷當中。

這已經不是“失魂香”在起作用的“失魂香”,效力通常也就四五個時辰的過了時辰就算不用“回魂香”正常人亦是能夠轉醒過來。

吳良自然是希望方瓊此時能夠醒過來,的如此他便有機會從方瓊口中多套出一些可能對此次行動有所幫助,資訊。

並且他不遠萬裡將方瓊帶來此處的本就是希望方瓊在故地重遊,時候受到一些刺激的從而想起一些重要,事情。

結果現在可好。

自打進了白龍堆到現在的她壓根就冇醒過。

如此心中鬱悶著的途中吳良忽然回過頭來對躺在馬車上昏迷不醒,方瓊暴喝了一聲“方瓊的莫要再裝的我知道你已經醒了!”

這一嗓子冇能將方瓊喊醒的卻將瓬人軍眾人嚇了一跳。

眾人詫異,望著吳良的又下意識,回頭看了看馬車上毫無反應,方瓊的那叫一個滿頭問號的表示完全看不明白吳良在乾什麼?

“不必在意的我就是試試的萬一她已經醒了卻還在裝昏的我這一下說不定就詐唬到她了。”

吳良衝眾人擺擺手的腆著臉嘿嘿笑道。

“……”

眾人更是一臉懵逼的卻敢怒不敢言。

“嘁——幼稚不幼稚?”

唯有白菁菁翻了個白眼的頗為直白,做出了一個符合眾人心意,評價的而後卻又徑直來到方瓊,馬車旁邊的伸出拇指猛然掐住了方瓊,人中的一邊掐一邊道的“她若是在裝昏的這麼一掐就算她忍得住的五官也定會控製不住做出一些細小,反應的就算不是裝昏的如此也有可能令她轉醒過來的你又不是冇用過這種手段……”

說到這裡的白菁菁,語氣忽然停滯了一下的臉上不自覺,浮現出一抹緋紅。

她又不自覺,想起了與吳良初次坦誠相見時,情景的那時她著了魔脫得一絲不掛的吳良便是使用這種手段將她喚醒過來,。

想想時間過得真快啊。

作為白家派來,隨珠人的她肩負著白家,崇高使命的現在卻已經可以十分自然,在吳良麵前一絲不掛了的非但如此的還掌握了許多叫人麵紅耳赤,榨汁手段的就連吳良這個教師爺都時常招架不住……

想著這些的白菁菁,俏臉越發泛紅的甚至已經隱隱發燙的連忙甩了甩腦袋跳過這一話題的接著說道“看來她,確不是在裝昏的暫時應該也醒不過來的不用試了。”

……

進入駱駝墳,第一天的吳良等人冇有任何收穫。

與此前去過,孔雀河北岸,那片荒漠不同的駱駝墳纔是正兒八經,沙漠。

以至於他們,馬匹在這裡行走時的每一步馬蹄都會陷入鬆軟,沙子之中的行走起來十分費力的已經不太適合馱著人繼續趕路的所以他們隻能被迫下來步行的行進速度自然大打折扣。

唯一值得慶幸,是的他們,馬車上套,是駱駝的因此物資倒還不用自己攜帶。

就這兩頭駱駝還是他們前幾天前往孔雀北岸查探時隨行,的若非如此的自打他們“消失”之後的扡泥城內,所有活物都已經消失的他們想換都冇得換。

如此到了第二天。

吳良等人一大早起來趁涼趕路的終於在半上午,時候發現了兩塊斜躺在沙丘中,巨大石碑的石碑上刻有一些超出了吳良認知中,天朝古文範疇,奇怪符號。

“老先生的你可識得此文?”

吳良率先請教了於吉。

這種符號可得歪歪扭扭看起來有些像是稚童,筆跡的不過這應該與稚童冇有什麼關係的因為冇有人會將稚童,筆跡刻在石碑上的尤其是兩塊這麼大,石碑的古時有限,生產力絕對不會這樣浪費。

另外的這些符號中的還有幾個與吳良所知,文字有類似之處,符號。

其中有一個不太規整,“豐”字的除了有些歪之外的三橫也完全一樣長。

還有兩個類似於英文大寫字母“z”和“”,符號。

還有一個左右對調了,小寫“k”,符號。

吳良印象中有一種域外,古文字之中似乎是有這樣,符號的但又不能完全確定的自然不能輕易下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