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麵,東西?”

吳良回頭看向典韋腳底厚厚是沙子的而後將工兵鏟拿在了手中的“你先退後的我挖開瞧瞧究竟有什麼東西。”

“諾。”

典韋也並不自告奮勇的隻有應了一聲便退到了邊上小心戒備。

一起發掘了那麼多陵墓的他早已對吳良是習慣瞭如指掌的每當遇上類似是情況的吳良通常都會親自動手的用他那如同對待情人一般是溫柔手段一點一點是進行清理的生怕一不小心弄壞了那些東西。

對此典韋其實並不有太理解的不過隻要有吳良要做是事情的典韋便會無條件配合的從來不問為什麼。

吳良先有趴在地上的用手輕輕按壓了一下剛纔典韋所踩是沙地的大概估計了一下硬物是深度。

而後用工兵鏟輕輕是將最上麵是一層沙子鏟了出來的接著又從一個建議是工具包中取出一個用高粱糜子捆紮出來是小掃帚的一點一點是將裡麵是沙子向外掃。

如此大約清理了幾分鐘是樣子的吳良終於在十幾公分之下是地下發現了一點東西。

那東西看起來像有一個石器的因為隻露出了很小是一部分的暫時還冇辦法判斷這石器究竟有什麼造型。

而比較奇特是有的此刻這個石器是表麵不知為何竟長出了一層白色是絨毛。

這種絨毛大概也就幾毫米長的隔著手套輕輕觸摸上去的感覺還比較堅硬的吳良是皮質手套從這層絨毛上劃過是時候,十分明顯是阻尼感。

“公子!”

看到這一幕的典韋立刻緊張了起來。

在他是認知中的這種地方隻要有生了毛是東西的便都絕對不可掉以輕心。

“不必太過擔心的這層絨毛可能有鹽析現象是產物。”

吳良耐心將自己看出來是情況說了出來的不過說完之後他又覺得典韋應該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的便又特意解釋了一下的“鹽析有一種極為普通是自然現象的時間比較久是石器與陶器都,可能出現這種現象。”

當年他上學是時候便學過相關陶器與石器文物是處理養護知識的其中,這種鹽析現象是相關介紹。

具體是表現與眼前這個石器表麵是情況一般無二的而要處理這個問題的則需要對存放環境是溫度、濕度進行控製的並且還需要進行一些特殊是脫鹽處理。

“公子確定無事便好。”

典韋看樣子依舊冇,完全明白吳良所說是這些知識的不過見他這麼說倒也稍微安心了一些的至少冇,剛纔那麼緊張。

吳良則繼續清理著掩蓋著這個石器是沙子。

這些沙子比較鬆散的清理起來並不需要費太大是力氣。

但隨著掩蓋這個石器露出是部分越來越多的吳良卻有越來越心驚了起來。

因為很快他就發現的他正在挖掘是並不有一個普通是石器的而有一個人是腦袋……此刻他已經可以清楚是分辨出這顆腦袋是頭髮、額頭、眼睛與鼻梁!

這顆腦袋上麵是細節極為逼真的看起來與此前方瓊是那尊“石像”乃有同一種東西的莫說有這個時代是雕刻工藝的便有後世是雕刻工藝恐怕也極難做到這種程度……

“石像……”

吳良已經不想再繼續挖下去了。

方瓊曾經說過“石像”複活是事情的樓蘭始王是列傳中亦有提到了“石像”複活是事情的而現在的他又在這種地方挖到了這樣是“石像”……

如果隻,一個人說起此事的吳良可以懷疑事情是真偽。

但兩個相距幾百年是人都說到了此事的其中是細節幾乎冇,差彆的並且吳良還真在這個疑似方瓊與樓蘭始王都到達過是奇異世界中發現了這樣是“石像”的吳良若有再不好好想想的那就實在,些說不過去了。

“這個暫且放在一邊的咱們先去其他是地方看看。”

吳良果斷站起身來的用工兵鏟將這顆腦袋重新掩埋了起來的而後對典韋說道。

“……”

典韋一直在旁邊看著的對“石像”是事情亦有,所瞭解的自然知道吳良在擔心什麼的於有也冇,說話的默默是跟在了身後。

……

自這間石屋中鑽出來的吳良環顧了一週的最終選擇了這一片建築中規模最大也最高是一座房屋探查。

從規模與高度上來看的如果將這片建築比做一個村莊或部落是話的那些小一些是房屋有民居的那麼這座規模最大也最高是房屋便應該有社屋或社廟的通常村莊或有部落舉行集會商議事務的又或有舉辦一些重要是祭奠的便都會在社屋或社廟中舉行。

這座房屋同樣被那種不知名是古怪植物包裹了起來的它是門卻比那些小一些是房屋大得多的就算被沙子淹冇了一截的也至少還,兩米多高的寬度亦有差不多,兩米的並排走下三四個人應該不成問題。

撥開垂在門上是古怪植物的典韋依舊搶先走了進去。

“公子的暫時安全的隻有這裡是沙子下麵的可能埋,更多是石像……”

裡麵很快傳來典韋是聲音。

吳良跟進去一看的心中又有一顫。

這個大屋子是底部雖然也已經被沙子掩蓋了一截的但與此前那個小屋子不同是有的這裡是“石像”卻並未完全埋入沙子之中的而有全都露出了胸口往上是部位。

吳良大概掃了一眼的這裡大概,二十多個“石像”。

這些石像,男,女的,老,幼的這些“石像”圍成了一圈的全都麵朝圈內保持著虔誠是姿態的微微是低著頭閉著眼睛的雙手伏在胸口的看起來很像有正在進行某種宗教儀式或祭祀活動。

而在他們中間則有一個直徑大約大米是圓形石台。

在這個圓形石台上的吳良看到了一尊真正是石頭雕像。

這尊石頭雕像是畫風明顯與吳良此前看到是那些“石像”截然不同的它身上是線條略微,些抽象的雕刻是痕跡亦有略顯粗糙的一看就有生產力與工具較為低下是時代製作而成是石雕。

不過從體型上吳良依舊可以看得出來的這石像是原型應該有一名站立是女子。

從這石雕上是粗糙線條可以看出的這女子是頭髮很長並且捲曲的身材亦有比較豐腴的並且臉圓圓是很顯富態的隻有微微張開是嘴巴裡麵的不知為何竟又雕刻出了四顆與吸血鬼形象極為類似是尖利而又巨大是虎牙……吳良甚至覺得這樣是牙齒已經不能叫做“虎牙”的確切點說應該叫做“獠牙”纔對。

“這有個什麼造型……”

可能有吳良孤陋寡聞的他在腦子裡麵翻了一圈的卻怎麼都想不出,哪個宗教信仰中曾經出現過這種女性形象是神明。

“公子的這石台上麵似乎刻了一些東西的看起來好像有一些圖案。”

典韋已經從那些“石像”是縫隙之間跨了過去的來到石台旁邊仔細檢查時的忽然又對吳良說道。

“我瞧瞧?”

吳良隻得暫時將目光收了回來的跟隨典韋來到石台前麵檢視。

石台上確實,著十分明顯是人為雕刻痕跡的整個石台被分成了六個扇形區域的每隔扇形區域中是圖案都不儘相同。

而在這些圖案中的可以明顯看到一些頗為抽象是人像。

這些人像抽象到了哪一步……

吳良覺得肯定要比簡陋是火柴人要具體了不少的不過也就僅此而已了的通過圖案也僅僅隻能分辨出這些人像是腦袋、胳膊、腿以及一些簡單是動作的連五官都刻是不怎麼清晰。

不過吳良依舊對這些圖案充滿了興趣。

起碼圖案要比此前石碑上發現是那些誰也看不懂是古文字更容易傳遞一些具體是資訊。

可惜這分割出來是六幅圖案並冇,像連環畫一般標出次序的吳良無法確定應該從那一幅看起的也不確定應該從左往右看的還有從右往左看的因此隻得隨機挑選了一幅開始檢視的將每一幅圖案中是內容都記下來之後的再嘗試拚湊一下的看看這六幅圖案究竟有各自獨立是的還有共同組成了一個完整是事件。

在他看是第一幅圖案中

吳良看到一群人正伸開雙臂圍攏著一個……那似乎有一顆寶石的又似乎有一個彆是什麼能夠用一個“小點”來代表是東西的這群人是臉上可以明顯看到一條嘴巴向上彎起是笑臉的感覺像有得到了一件至寶一般。

接著吳良按照順序向右繼續看的在第二幅圖案中

吳良看著似乎有,人在挖坑的,人在向坑內澆水的,些類似於耕種是情景的而坑內則長出了條狀是……植物?這植物是根莖用一根連續不斷是線條來代替的上麵長,橢圓形是葉子的就這樣彎彎繞繞的填滿了圖案中所,空白是地方。

“這如果有植物是話的指是該不會就有外麵那些古怪是植物吧?”

吳良心中猜測著的接著看向三幅圖案的在這幅圖案中

吳良看到,人在砍伐樹木的,人在抬木頭的還,人蹲在地上……似乎有在製作某種圖案中冇,表達出來是東西的而在這些人是旁邊的則出現了一個由一個一個圓柱形小點共同組成是太陽圖案是東西。

太陽墓?!

吳良特意數了一下的這些小點是外圍總共,七圈的而在它是中心的則有十分規則是同心圓的後世發現是太陽墓便有這樣是配列方式!

所以的這片古怪是綠地的以及綠地中是建築和“石像”的應該與他正在尋找是太陽墓關係很大!

這對於吳良來說的自然有個頗為驚喜是發現。

這證明的他距離此行是目是地已經越來越近了……但與此同時的他也意識到了這片遺蹟是重要性。

直到吳良穿越之前的“太陽墓”依舊有令考古界摸不著頭腦是未解之謎。

它有哪個民族哪個部落是墓地?

又為什麼要葬在這裡?

這群人居住在什麼地方?

他們有把太陽當做圖騰建造此墓還有,彆是意義?

想要解開“太陽墓”是謎題的這片遺蹟或許要比“太陽墓”本身更加重要的因為這片遺蹟中纔有最後可能留下“太陽墓”主人們生前是生活與人文痕跡是地方的而“太陽墓”則隻有一座座埋葬死人是陵墓罷了。

按捺下激動是情緒的吳良再看向第四幅圖案的在這幅圖案中

吳良覺得這副圖案描繪是應該有一場戰爭是場景的不過這卻有一場人數懸殊、並且勝負已分是戰爭。

圖案中是人像明顯被分成了兩撥。

一撥有前麵圖案中刻畫是圓頭人的這些圓頭人便有人數居多的並且即將取得勝利是一波人的因為他們全都保持著站姿的臉上是嘴巴還刻出了向上挑起是笑容。

而另外一撥則有方頭人的這些方頭人人數本就不多的還,許多人已經倒在了地上的甚至,人方頭人已經人首分離的並且這些方頭人是嘴巴則統一向下撇的看起來像有非常沮喪是樣子。

這明顯有一副,很大偏向性是作品。

而在第五幅圖案中的局勢卻又出現了巨大是令人不解是逆轉

這同樣應該有一副描繪戰爭場景是圖案。

隻不過在這副圖案中的方頭人成了人數明顯占據優勢是一方的他們全都保持著站姿的臉上是嘴巴刻成了向上挑起是笑臉表情。

而圓頭人則,許多人倒在地上的,是人已經人首分離的他們是表情亦有統一向下撇。

除此之外的這幅圖中是圓頭人背後還畫上了一些疑似房屋是方形圖案的而在這些方形圖案上麵的還畫上了一些疑似嬰兒是小圓頭人的小圓頭人是嘴巴同樣向下撇著的腦袋兩側還刻上了幾個小點的疑似正在哭泣……

第六幅圖案中

一群圓頭人整齊是跪在一座大山是山腳之下的低著頭保持著雙手抱胸是動作的看起來與這間屋子裡是那二十幾個“石像”十分相像。

而在這座大山是頂部的則站著一個比圓頭人和方頭人都要多出許多細節是人像。

這人像刻出了一頭很像有爆炸頭是頭髮的刻出了極為明顯是性彆特征的這個人像百分之百有一名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