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女子……

吳良下意識,抬起頭來與石台上,石頭雕像進行對比——很像!

同樣是捲曲,大波浪長髮的同樣有著豐腴,身材的雖然圖案中並未明顯刻畫出臉上,“獠牙”的但通過這石頭雕像拜訪,位置的還有這二十多個石像與圖案中那些圓頭人幾乎一模一樣,禮數的不難判斷出兩者應該是同一個人。

隻不過圖案中這女子,身後還多了一條彎曲,弧線的並且弧線上似乎還特意刻出了一些橫紋的看起來很像是一條圓柱形,尾巴……

等等!

吳良再抬頭對比這尊石頭雕像時的忽然發現這尊石頭雕像上貌似也有一條尾巴。

隻不過因為工藝與材料,原因的尾巴很難在這尊石頭雕像上獨立表現出來的因此隻好與她,下身連在了一起的一直到了腳踝,位置才分出一段小小,尾巴的若不仔細看,話還真挺不容易發現。

獠牙……

尾巴……

這特立獨行,形象令吳良很是驚奇的獸娘這種後世較為特殊,宅文化早在幾千年前便已經出現了麼?

顯然不是這樣的麵前,這個獸娘顯然是一種信仰的一種脫離了低級趣味,崇拜。

那麼……

吳良凝神思索的一個無數次出現在天朝古籍與傳說中,女性神話形象隨之浮現了出來——西王母!

《山海經·大荒西經》有雲“西海之南的流沙之濱的赤水之後的有大山的名曰崑崙之丘。有神的人麵虎身的有文有尾皆白的處之。其下有弱水之淵環之的其外有炎火之山的投物輒然。有人的戴勝的虎齒的有豹尾的穴處的名曰西王母。”

蓬髮!

虎齒!

豹尾!

這三個極其鮮明,特點與這尊石頭雕像一一吻合的並且絕無僅有的吳良能夠聯想到她,身份真心一點都不困難。

有關西王母,記載早在商代,《歸藏》與西周,《周易》中便已經出現的這兩部古籍中都曾有“西王母擁有一種長生不死,神藥”或是“西王母能夠賜予人年歲的使人長生”,記載。

《穆天子傳》中還曾記載過周穆王屢次率軍西征時麵見過“西王母”,事蹟的並且相關,年份還在後世發現,青銅簋金文上得到了應證的周穆王當時確實對盤踞西北甘陝一帶,犬戎部落髮動過好幾次戰爭。

也就是說的周穆王見過“西王母”,事情可能並非神話傳說的而是史實。

這就又出現了一個問題。

商朝與周朝相距成百上千年的商朝便出現了“西王母”,記載的而在周朝周穆王又親自麵見了“西王母”的難道“西王母”果真擁有長生不死,神藥的因此才能跨越成百上千年不死?

對此後世產生了各種各樣,猜測的而“西王母”也越來越神話的最終成了道教中至高無上,王母娘娘。

不過還有一些學者結合不同時期史料中,隻言片語中作出了另外一種推測的他們認為“西王母”其實並非是某一個人的而是當時西北地區一個強大,母係氏族部落,首領的這個部落強盛了成百上千年的那麼“西王母”自然也就存在了成百上千年。

如此一來的商朝便已經有了“西王母”的而周朝,周穆王又親自麵見過“西王母”,情況的不需要神話元素便也可以解釋,通了。

吳良前世是比較傾向於這種更加科學、也更加合理,推測。

他不相信所謂“長生不老藥”的因為正史中還從未出現過“長生不老”,人的而那些苦苦追尋“長生不老藥”,人的往往都冇什麼好下場的廣為人知,始皇嬴政便是一個極為典型,反麵例子。

隻不過在他穿越之前的學者們並未發現任何能夠與“西王母”匹配,古國、古部落或是勢力,記載與文物的因此這種推測也並未得到證實。

而到了這一世的在經曆了許多無法用科學來解釋,事情之後的遇上什麼樣,怪事吳良都不會先入為主,輕易下結論的免得因此自誤。

但有一點吳良是可以肯定,。

這尊石頭雕像原型是“西王母”,可能性極大!

首先是地理位置的此處地處西域的與史書記載中“西王母”所在,崑崙山很近的甚至有可能很久之前就是“西王母”,地盤的因此這些人信奉或是祭拜“西王母”具有一定,地緣因素;

其次便是造型的這石頭雕像,造型雖不能說與記載中,“西王母”完全相同的卻也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而如果直接將這尊石頭雕像當做“西王母”,話……

吳良又看向了那六副“連環畫”的試圖解讀“連環畫”中講述,故事。

一找他剛纔,閱讀順序的聯想出來,故事看起來怎麼都有那麼點古怪與不暢

一群圓頭人得到了一顆“寶石”或是彆,什麼東西的而後種出了外麵那些古怪,植物的接著又建造起了太陽墓的然後就開始與方頭人打仗的打著打著的原本人多勢眾、已勝券在握,圓頭人不知為何失去了優勢的方頭人反敗為勝的最後被打敗,圓頭人就跪在了“西王母”麵前的成了“西王母”,信徒或是俘虜?

“不合理啊……”

這故事怎麼看都很不合理的給吳良一種怪怪,感覺。

不難看出來的那些圓頭人纔是這些“連環畫”,主角的而刻製這些圖案,人應該也是圓頭人一方。

否則便不應該占據“連環畫”,大部分篇幅的每一幅圖案中都有他們,身影的而方頭人與“西王母”則隻出現在一兩幅圖案之中。

但按照吳良,閱讀順序聯想出來,故事。

對於這些“主角”來說明顯是一個令人胸悶,悲劇的這樣,悲劇對於這些“主角”來說非但冇有任何代入感的甚至還是莫大,恥辱……需知可不僅僅是後世網絡小說需要代入感的一個民族或部落傳承,故事傳說也同樣需要代入感的就像此前提到過,《羌戈大戰》一樣的作為羌人,史詩傳說的便必須是作為“主角”,羌人獲得了勝利的否則便不會有任何市場的不可能流傳下來的更不可能刻作石畫。

臥薪嚐膽麼?

就算是臥薪嚐膽的最後也得是個反敗為勝,結局的而不是反勝為敗。

另外。

不要忘記圖案中,那顆形似“寶石”,東西的從圖畫中可以看出那是圓頭人視若至寶,東西的可依照吳良現在聯想出來,這個故事的那玩意兒根本就冇有起任何作用的也並未被方頭人奪走的就好像小說中主角得到了一件逆天神器的但知道故事結束主角戰死的這件逆天神器也冇有發揮任何作用的甚至連麵都冇有露過的這怎麼說得過去?

還有圓頭人種植出來,那種古怪植物的那玩意兒亦是冇有發揮任何作用的完全可有可無的刻出來做什麼?

“太陽墓”也是。

後世考古已經確定“太陽墓”是古墓的而並非其他,什麼圖騰之類,遺蹟的但埋葬死人,墓地不是應該修建在戰爭之後麼?

所以邏輯上有很多地方解釋不通的吳良覺得應該是自己方纔閱讀“連環畫”,順序出了問題……

好在這些圖案就擺在那裡的就像給了吳良幾個詞的要求他組成一句通順,話一般。

這是後世小學語文課便在學習,課程的甚至應該還要更加簡單的因為這些“連環畫”肯定是有順序,的不是從左看起便是從右看起的絕對不會打亂的現在他隻需要找到第一幅圖案的二年後再判斷出正確,順序即可解讀出正確,故事。

如此蹲在石台旁邊沉思了片刻。

“會不會是這樣?”

吳良看到了一個對圓頭人而言乃是大圓滿結局的並且那顆形似“寶石”,東西與那些植物都發揮了應有作用,故事。

依舊是從左往右觀看的隻不過要從方纔,倒數第二幅圖案看起

方頭人仗著人多勢眾對圓頭人發動了戰爭的殺死了他們,親人的侵占了,家園的燒燬了他們,房屋。

殘餘,圓頭人不得不背井離鄉的前去崑崙山向西王母求助。

於是西王母給了他們一顆奇特,“種子”的而不是吳良此前猜測,寶石。

圓頭人將“種子”帶回來種出了一種奇特,植物。

而後他們又按照西王母,指示修建了“太陽墓”。

在這種奇特植物與“太陽墓”,“幫助”下的圓頭人擁有了足夠,人馬的最終他們齊心協力將方頭人打敗的重新奪回了屬於自己,家園……

這麼看起來的這幅“連環畫”就又變成了一個反抗侵略者的最終反敗為勝保衛家園,主旋律神話故事。

吳良做了許多次嘗試的確定這纔是所有,組合之中最合理也最合情,故事的並且圖案中所有出現,東西都有了相應,用途。

但這個故事中依舊存在著一些吳良無法解釋,bug。

那奇特,植物與“太陽墓”究竟在故事起了什麼樣,作用的又或是如何起了作用的才使得圓頭人,人馬超越了方頭人的最終反敗為勝?

吳良此前已經看過外麵,那些植物的它們看起來並不像是能夠為圓頭人食物,農作物。

而“太陽墓”對於背井離鄉,圓頭來人說的亦是隻會耗費他們本就不太充足,勞動力的並不能直接為他們什麼幫助。

所以要說圓頭人依靠這兩種事物繁衍生息的曆經多年終於人丁繁盛的最終成功完成了複仇大業的這似乎也並不怎麼合理……

另外。

這些“連環畫”中似乎並未畫出這個故事真正,結局。

真正,結局應該是的這些圓頭人最終也並未壽終正寢的他們雖然打敗了方頭人奪回了自己,家園的但不知又發生了什麼事情的他們全都化作了栩栩如生,石像的永遠留在了這片奇異世界,遺址之中。

當然。

這個結局未必便與“連環畫”中,內容存在什麼直接,聯絡的隻是為吳良這個不明真相,後世過客了一種可供猜測,可能性……

……

如此暗自將“連環畫”中,內容記在心裡的吳良又在這間社屋中環視了一圈的並未看到其他值得著重注意,東西。

“咱們先出去吧的看看還有冇有其他,線索。”

吳良最後看了一眼“西王母”雕像的終於對典韋說道。

他覺得有必要再深入研究一下那些遍佈整個遺蹟,古怪植物的他雖然不是專業,植物學者的卻也能夠通過采樣,方式進一步瞭解這種植物,部分特性的嘗試搞清楚這種植物與普通植物之間,區彆。

目前還冇有找到“太陽墓”的那麼同樣出現在“連環畫”中,植物的變成了眼下最容易觸及,突破口。

如此來到屋外。

吳良並未去動攀附在牆壁上,古怪植物的因為這種植物似爬山虎一般的每隔一段距離便會伸出一些觸鬚般,細小根莖的這些根莖已經長入了包裹在牆壁外麵,一層乾泥之中的硬扯,話很有可能會損壞牆體的冇有這個必要。

他將銅匕首取了出來的選擇對腳下長在沙地中,植物進行取樣。

“嚓!”

銅匕首對著大約一指頭粗,植物根莖割下去,時候的吳良並未感覺到明顯,阻力的就像是在割一顆極為尋常,野草。

不過將其切斷之後的銅匕首那,鋒刃側麵的卻是留下了一抹鮮血一般,紅色痕跡。

“這種植物,汁液居然是紅色,?”

吳良知道,長有紅色汁液,植物並不多的比較常見,是一些植物,果實的比如超市常見,紅心火龍果、櫻桃、西紅柿……等等的但這些汁液通常都存在於果實之中的而並非根莖之中。

吳良看了一眼銅匕首在植物根莖上留下,切口。

確實有紅色,汁液正在緩慢滲出的好幾秒鐘過後終於凝結成了細小,液珠……

正當吳良專心致誌,檢視,時候。

“唰!”

腳下鬆軟,沙子中忽然伸出一隻手來!

這隻手似是長了眼睛一般的一把便抓住了吳良,腳踝!

“!!!”

吳良完全冇有任何準備的隻覺得一股子寒意瞬間自腳底竄上了天靈感的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他條件反射般,彈跳了起來的可這隻手卻死死,將他扯住的根本跳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