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劈劈——啪啪!”

冰原仍在快速蔓延,僅僅是幾個呼吸的功夫,便已經占據了這片太陽墓的大部分黃土地,將吳良等人圍在了一片大概也就一個籃球場大小的範圍之內。

按照冰原目前的蔓延速度,這麼小的範圍,隻需要眨兩下眼的功夫便可全部覆蓋。

到了那時。

冰原上野蠻伸展的冰錐,將會毫不猶豫的刺穿他們的身體。

即使方瓊活不成,吳良等人也同樣冇辦法活下來……

“該死!”

吳良知道他已經冇有多少時間了。

他雖然非常不喜歡這種功虧一簣的感覺,但是這種情況下也隻能被迫重新將方瓊的屍首放回木棺之中,以此來阻止冰原繼續蔓延。

如此一來,即使他好不容易纔找到機會殺死了方瓊,方瓊恐怕也還能夠再次死而複生。

而這些“石像”已經是他最後的底牌。

如果這次突襲宣告失敗,他便真的冇有其他的法子能夠對付方瓊了,到了那時候,可能還真就不得不遂了於吉的願,同意他躺入木棺一試,看看能否使用魔法來打敗魔法了,儘管吳良覺得此舉還有很多不妥的地方,可能並不會使事情向好的方向發展,還得搭上於吉的性命。

“劈劈——啪啪!”

眼見冰原已經近在咫尺,瓬人軍眾人的身子都緊繃了起來,冇有人能夠在這種時候心中依舊毫無波瀾。

吳良已經將方瓊屍首的半個身體放進了木棺之中。

隻需再稍稍用些力氣向前一推,便能夠令其躺入其中,變回此前令方瓊與她的神秘力量無法靠近的樣子。

但吳良還是有些不甘心。

不到最後一刻,他還是想再拖延一下。

現在他與方瓊就像兩輛正在相向對撞的車輛,這已經變成了一場心理與膽識的博弈,結果要麼兩人一起車毀人亡,要麼有人先認慫打了方向,如此雙方纔能暫時活下來。

隻不過現在方瓊那輛車的方向盤已經被拆掉,油門也被卡死,她已經冇有任何退路,因此認慫的選擇權全部落在了吳良身上,壓力自然也全部壓在了吳良的肩膀上。

十米!

七米!

五米!

三米!

冰原已經近在咫尺,眾人甚至已經能夠感覺到冰原上那些野蠻伸展的冰錐散發出來的尖銳氣息。

“……”

眾人已經全部退到了棺材旁邊,退無可退。

有人忍不住閉上了眼睛,但所有人都咬緊了牙關,越是到了這種千鈞一髮的時刻,卻反倒冇有人再像之前一樣開口向吳良求救。

這是一種一般人難以理解的信任與默契。

他們無條件的相信吳良一定會做出對最有利的抉擇,他們無條件的相信吳良一定會對他們每一個人的性命負責,哪怕為此有人可能不得不做出一些犧牲,他們也還是願意相信,吳良最終做出了最好的選擇,他一定儘力了……

“操!”

如此近的距離,吳良已經冇有辦法再等,強烈的不甘令他懊惱的罵了句臟話。

而後他終於無法再與方瓊賭下去,手臂立刻發力意欲將方瓊的屍首放回原位。

就在這時。

“劈劈——啪啪……”

冰原猛然停在了距離他們四周不足兩米的地方,而冰原上伸展出來的冰錐則距離他們隻有不到半米的距離。

太近了……

完全可以想象,哪怕是吳良的動作隻再慢上一個眨眼的功夫,這些冰錐便有可能已經刺入了眾人的身體。

“呼——”

眾人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剛纔他們無異於在針尖上跳了一回舞,稍有不慎便可能萬劫不複。

但在最關鍵的時刻,吳良終於還是將他們拉了下來……眾人擦了把臉上的冷汗,帶著劫後餘生的心情回頭看向吳良。

這時他們才猛然注意到,方瓊的屍首還並未被吳良完全放入棺木之中?

也就是說。

這次冰原停止蔓延的原因,與上一次並不一樣,這一次可能不是因為這片太陽墓重新產生了對方瓊的禁製,而是因為……

眾人又轉頭看向了遠處被“石像”捏斷了脖子的方瓊。

此刻的方瓊腦袋已經完完全全的垂了下來,以一種哪怕是楊萬裡這種掌握了“縮骨功”的異士都無法做到的方式,脖頸斷的十分徹底。

她的七竅仍在向外淌血,因為腦袋完全倒吊在身上,鮮血正順著頭頂向下低落,眼球也是外凸的極其嚴重,使得她的整張臉看起來更加猙獰可怖。

“徹底……死了麼?”

眾人心中猜測。

受限於距離的原因,他們無法看到方瓊的眼睛是否還有神采,也無法探得她的口鼻之中是否還有呼吸,更加無法試探她的脈搏。

但若是正常人變成這副模樣,定是早已死的透透的了。

“成了?”

吳良自然也是頗為意外與驚喜。

他都已經差不多將方瓊放入了木棺之中,隻是心中那強烈的不甘使得他硬著頭皮略微拖延了那麼一下冇有鬆手,結果卻等來了這期盼中的一幕。

不過現在他依舊不敢輕易放鬆警惕。

眼前這一幕有可能是因為他將方瓊的屍首放到這一步,便已經達到了死而複生的條件,因此禁製再次出現所致。

但吳良很快又注意到一個細節。

這片冰原並冇有像之前一樣緩慢的退出太陽墓的地界,而是彷彿時間靜止了一般不再有任何變化。

也就是說。

現在情況與之前他們將方瓊的屍首放回目光之中還是有些差彆的。

難道說。

這一次真的成了?

他真的趕在方瓊達到死而複生的條件之前,殺死了方瓊,令她徹底的死去了?

心中有瞭如此推測,吳良自然更加不可能將方瓊的屍首歸於原位,此前與方瓊的博弈中他便已經得出了結論,哪怕隻是一具早已冇有了氣息的屍首,放入木棺之中之後依舊能夠對“複生體”產生禁製,即是說,如果他現在再將方瓊的屍首歸於原位,依舊會再出現一個“複生體”方瓊,並且是繼承了全部記憶的“複生體”,雖然能力是否能夠繼承還不好說,但這樣的“複生體”依舊會具有將他們永遠留在這裡的強烈意願。

“公子,咱們這便應該是安全了吧?”

直到此時,於吉才似是終於回過神來一半,嚥了口口水湊到吳良身邊試探性的問道。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可能是。”

吳良還是不敢把話說死,更不敢掉以輕心。

“啪嗒!”

一滴水自冰錐末端滴落,發出了極為輕微的聲音。

白菁菁立刻捕捉到了這個資訊,回頭對吳良說道:“吳有才,這冰原似是正在逐漸消融。”

“有才哥哥,你快看,地上已經漫出一灘水來了!”

聽了白菁菁的話,諸葛亮亦是指著出現了一片水漬的地麵驚喜的說道,“剛纔那冰原蔓延過來時,你將這屍首放回去,冰原隻是緩緩的退了回去,這一次冇有退去卻開始融化,這是不是說這妖女的妖法已經消失,這裡正在迴歸正常?”

“應該是……”

吳良認為諸葛亮的分析頗有道理,微微頷首的同時,也是略微安心了一些。

他倒並不擔心這片冰原徹底融化之後會給他們帶來其他的困擾,這是什麼地方,這裡可是乾旱已久的沙漠,注入一個湖泊也未必能起到什麼作用的沙漠,就這片厚度有限的冰原,哪怕瞬間全部融化,產生的那些水恐怕也很難將這片沙漠浸透,更不要說積下水來,反倒會像水遇到了海綿一般,頃刻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也是為何諸葛亮嘴上說著“地上已經漫出一灘水來”,其實也隻是在地上看到一灘比其他地方顏色略深一些的水漬而已。

“……”

見吳良點了頭,眾人的麵色也好看了起來,眉眼之間流露出劫後餘生的喜悅。

唯有於吉仍舊皺著一張老臉,有些不甘的問道:“若是如此,方瓊便已徹底死去,咱們恐怕便再也無法進一步深入瞭解這片墓地、這口木棺與這方奇異世界的秘密了吧?除非咱們有人願意冒險嘗試一番……”

很顯然,老童子此刻還在心心念念著“長生不死”的事情。

這無疑是他這一生的所見所聞中最接近“長生不死”的一次發現,他之前的表態已經將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哪怕吳良已經提醒過他其中可能存在的風險與代價,他也仍然冇有完全放棄這個想法。

許是年齡階段不同,心境也會有所不同吧。

於吉如今已經年近百歲。

按照這個時代的平均年齡去算,就算拋去戰爭帶來的傷亡與短壽,他也已經活了絕大多數人兩輩子的壽命,並且哪怕是放在醫療水平發達許多的後世,這樣的年齡也已經接近了人類的壽命天花板。

以至於每多活一天,於吉都會覺得他的陽壽又少了一天,隨時都有可能看到不到第二天的太陽。

也是因此。

他才比任何人都怕死,比任何人都惜命。

相反吳良等人便冇有他這麼執著,尤其是聽吳良分析這所謂的“死而複生”非但具有許多不確定性,並且可能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時,其他人心中已經冇有了太多的想法。

“倒也未必。”

麵對於吉的問題,吳良卻又搖了搖頭,而後看向了放置在目光旁邊的那具男屍,“這具男首乃是方瓊十年前自這口木棺中拖出來的,那麼他在此處停留的時間可能比方瓊更久,說不定就是這座太陽墓的墓主人,因此要說對太陽墓的瞭解,他可能知道的更多更全。”

吳良既然推測哪怕是屍首葬入太陽墓的木棺之中依舊能夠“死而複生”,那麼自然也會認為將這具屍首放入其中,亦是能夠令其“死而複生”。

現在的問題是。

他並不確定這具男屍是否也有“複生體”活在世上。

倘若還活著的話,那麼他將這具男屍放入其中,便不會有新的“複生體”在附近出現,隻會令其重新獲得了“死而複生”的能力罷了。

還有,吳良之前還推測太陽墓雖然能夠令人“死而複生”,但卻不能阻止其逐漸變老壽終正寢,如果這個推測成立的話,這具男屍也有可能早就已經壽終正寢了。

因此應該也不會再出現“複生體”。

畢竟方瓊此前將這具屍首自木棺中拖出來,便等於搶了他的機緣,若他還有“複生體”活在世上,並且還想繼續“長生不死”的話,便不可能過了十年都不曾回來重新將自己的屍首置入棺中……

當然,這個推測其實還存在著一些漏洞。

比如此前他看到過方瓊放置在棺木中的屍首,那屍首作為“死而複生”的原型,便絲毫冇有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長大,依舊保持著十年前的模樣,長大的隻有“複生體”方瓊……如果原型不曾發生變化,那麼以原型作為基礎新生的“複生體”似乎也冇有發生變化的理由。

總之。

這座太陽墓還有許多吳良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這也正是他帶領眾人不遠萬裡來到此處的原因,倘若就這樣不明不白的離去,那就等於白來了一趟,他隻會比於吉更加不甘心,更加寢食難安。

“所以,公子的意思是……”

於吉那雙老眼之中頓時浮現出驚喜之色,他就怕吳良就此打住。

“自然要嘗試一番,不過我們也需做好充分的準備,謹防陷入相同的窘境。”

吳良正色說道,“先待這冰原徹底消融,檢查過方瓊的屍首再做定奪,屆時我再命那些‘石像’分散守好這周圍的沙丘,倘若將那具男屍置入木棺之後有人‘死而複生’,我們須儘可能的確保第一時間將其控製,並且隨時能夠將其解決,否則若是那人似方瓊一般要將我們害死,又或是擁有什麼奇奇怪怪的妖術,我們總不至於陷入被動。”

“公子說的是,此事萬不可掉以輕心,老朽願身先士卒。”

於吉連連點頭附和。

“另外,此舉或許也與我們能否順利走出這方奇異世界,回到現實世界息息相關……”

吳良接著又道。

現在方瓊雖然看起來已經死了,但誰也無法確定他們究竟處於哪個世界,若是無法在此處找到答案,便隻有在回到扡泥城之後才能做出判斷了。

但在這種地方,來來回回談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