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仲勇,依你看此事當如何處置?”

沉吟片刻之後,郝萌扭頭看向了曹性,詢問他的意見。

“依我所見,如今尚不知這是什麼東西,不如先將此物帶回去慢慢研究,若真是什麼有用的東西,自是不能損壞遺失。”

曹性想了想,正色說道,“另外,亦不可排除此事乃是彆有用心之人所為,畢竟將軍曾在此處遭遇過怪人襲擊,尚不知那夥怪人是否真的已被趕儘殺絕,不得不防,自今日起將軍應命人進一步加強戒備,確保不會重蹈覆轍。”

“嗯,你說的有理。”

曹性的說法剛好與郝萌的想法不謀而合,自是點頭對身邊的兵士說道,“傳令下去,今日起夜間巡視人數翻倍,巡視間隔改為半個時辰一次,不得有誤!你們幾個,將此物帶回賬內,裝入木箱之中好生封存,任何人不得開箱觸碰!”

“諾!”

兵士們紛紛應道。

於是此事暫時告一段落。

結果第二天一大早,郝萌與曹性便有收到了一個報告:在另外一個坑洞之中,竟又出現了一大塊一模一樣的奇物?

不過這塊奇物絕對不是昨天的那塊。

ps://m.vp.com

因為昨天那塊已經被郝萌切開,並且鎖入木箱之中封存了起來,除了他與曹性之外,便隻有幾名掌管軍需的兵士有機會接觸,何況這些都是好夢絕對信得過的自己人,也完全冇有理由去搞這樣的事情,不存在任何的動機。

“這……”

再看到這一大塊奇物的時候,郝萌心中不由的浮現出一絲不安。

這件事怎麼看都透著一些蹊蹺與詭異,其中的許多細節都無法用常理來進行解釋,感覺絕對不是一件尋常的事情。

但要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一時之間卻又冇辦法做出判斷。

這種情況下,郝萌隻得又十分被動的將這奇物收了起來。

然而到了第三天。

他們竟又發現了第三塊奇物!

這塊奇物比之前兩塊都要略大了一些,除此之外,依舊冇有任何區彆。

這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那個坑洞之中正在不斷的生成這種奇物,取之不儘用之不竭一般。

人都是好事的,並且喜歡聯想。

也是這時候。

郝萌麾下的兵士之中已經開始傳出了一種說法:這玩意兒恐怕便是《山海經》中記載過的“視肉”,相傳“視肉”便是一坨取之不儘用之不竭的肉,與他們發現的這種奇物極為相似。

也有人說,這玩意兒恐怕便是傳說中的“太歲”。

因為《山海經》中的“視肉”、“聚肉”、“肉芝”以及“太歲”疑似就是同一種東西,都具有“食之儘,尋複更生”的特性。

不要看郝萌麾下的兵士大多都是平民,不會識字不會看書。

但其中還是有些有見識的人的,尤其是那些個斥候,其實還是略有那麼點文化的,否則又怎麼秘密傳遞資訊。

如此傳著傳著,恐慌情緒竟也在不知不覺中蔓延開來。

因為自“太歲”這種東西出現以來,便一直都是一種不詳的東西,漢代的《論衡·難歲篇》中便明確寫到:“移徒法日:‘徒抵太歲凶,伏太歲亦凶’。”

這話翻譯過來,意思就是:

但凡遇上“太歲”,遷徙房屋大凶,掘土建築亦是大凶。

而後世人們熟知的“太歲頭上動土”的說法,與這句話變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並且這種說法絕不是漢代纔有,而是自“歲星紀年法”,也就是後世依舊很常用的“黃曆”出現之日起,便一直存在。

並且他們或多或少都聽過一些相關的傳聞:大抵都是某家挖坑時挖出了一大塊古怪的肉,冇多久家中凶低奴婢係數暴斃之類。

在這樣的時代,這便是一種神秘莫測的力量的化身,一種能在冥冥之中支配和影響人們命運的力量……

與此同時。

這些兵士竟還有人對著奇物有了覬覦之心。

因為《山海經》這樣一部不去頭也能吃的食材百科中,此物若是“視肉”,吃了便可以增長力氣,簡直比靈丹妙藥還靈。

而此物若是“太歲”的話,那就更厲害了,因為始皇嬴政尋“太歲”的傳聞在漢代更是人儘皆知,這玩意兒吃了可是能夠“長生不死”的,那乾脆就是仙藥了!

所以。

不管是不是大凶之兆,這都不能影響他們對這東西產生想法……

畢竟自人類誕生之日起,人們便從來冇有放棄過追求長生不死與延年益壽的想法,甚至到了科技已經相當發達的後世,人們已經有能力看清楚許多事物的本質,照樣有大批的人為了這個目的傾家蕩產,心甘情願成為那些個保健品騙子的韭菜,勸都勸不回來。

這些流言自然也傳入了郝萌與曹性耳中。

“仲勇,這些流言倒也不無道理……”

郝萌摸著下巴,眉頭皺了起來,沉吟著說道。

“將軍的意思是?”

曹性湊近了一些壓低聲音問道。

“若此物真是視肉或太歲,那吃進肚裡對我們而言必定是有好吃的。”

郝萌說道。

“將軍萬萬不可輕易嘗試,這些流言畢竟隻是猜測,倘若有誤,到時想再吐出來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曹性連忙勸道。

“誰說我要親自嘗試了?”

郝萌卻又眨眼笑了起來,“下麵這些人有些日子冇嘗過肉味了,再加上這些流言,已經有人躍躍欲試,不是有一塊奇物已經切開了麼?倒不如做個順水人情,教他們先嚐試一番,若果真是好東西,咱們再品嚐不遲,反正這奇物每日都會複出,不怕用上一些……不怕再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可知呂將軍的勇猛神力是怎麼來的麼?”

“難道不是天生?”

曹性驚道。

“自然不是……”

郝萌忽然將聲音壓得更低,神秘兮兮的道,“有一次呂將軍喝了個酩酊大醉,當時我喝的少了些,於是便由我扶他回房歇息,回去的途中他說了許多醉語,最令我驚奇的便是,他竟親口說他這勇猛神力乃是多年前服用了一個神物而來,隻是究竟是什麼東西我便不敢追問了,否則若他忽然驚醒,又或是第二日醒來還記得當時所說的醉語,那我便不能活了。”

“……”

曹性聞言臉上驚色更盛,卻又不敢胡亂接話。

“你說,若是呂將軍能夠通過這種方式獲得勇猛神力,我們又有何不可?”

郝萌咧嘴笑道,“何況這奇物僅是一大塊便可供數十人分食,又取之不儘用之不竭,倘若真有什麼奇效,不隻是你我二人,便是咱們麾下的這些兵士,亦可受益頗多,到時這些人便都是我們手中的勢力,或許能做大事。”

“將軍說得有理。”

聽到此處,曹性終是點了點頭,“就算此物無效,隻要無害,亦是一種取之不儘用之不竭的口糧,我們亦可帶回去向吳將軍覆命,隻要與吳將軍說明情況,亦是大功一件。”

“嗯……”

郝萌露出英雄所見略同的笑容。

“不過將軍仍需注意一些事情。”

曹性接著又道,“凶兆之說亦是不可不防,倘若出現什麼詭事,咱們也需有兩手準備,避免陷入絕境之中。”

“這是自然,若遇詭異之事無法解決,我們應儘快退出山穀再做定奪。”

郝萌正色說道,“何況我身上這次還有呂將軍賜予的法器,用這法器泡水飲用,便可解去天下邪祟毒瘴之氣,說是百毒不侵亦不為過,便是真再來一次觸惡一類的疫病也是絲毫不懼。”

如此商量過後,他們竟真教人切下一塊“太歲”放入鍋內住了個爛熟,而後叫來五名兵士以封賞的名義命他們分食。

五名兵士雖心中忐忑,但一來軍令如山,二來其實也有些心動,自是照辦。

結果吃過之後,卻是毫無感覺,隻覺得這東西味道相當不錯,吃得很飽。

郝萌覺得有可能是食用的方法不對,又或是這玩意兒的效力還未發揮出來,因此纔會是這樣的結果。

於是隻得先教這五名兵士下去,出現什麼奇異的感覺再及時前來彙報。

在得出結論之前,他與曹性自然是不會輕易食用的。

當然。

吳良送來的“太歲”本身也冇什麼問題,說是一種美食亦不為過。

畢竟他本來也冇有下東西毒害他們想法,且不說郝萌與曹性所部會不會輕易食用,就算他們會食用,這也會令他們聯想到人為因素。

這便與吳良的計劃相悖了。

他就是要郝萌與曹性往“太歲”的方向去想,而後將接下來的遭遇都與“太歲頭上動土”聯絡在一起,最終不再去想這地方有冇有陵墓,有冇有守墓人的事情,從此廣川王墓與白家也就不用再擔心呂布捲土重來。

如此這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那五名兵士依舊冇有絲毫的變化,就好像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一般。

一直到了第四天早上。

這次不待兵士前來稟報,郝萌與曹性便早早率人一一檢查他們挖開的坑洞。

然而這一次,耗費了整整一個上午,將山穀內所有的坑洞都檢查了一遍,他們卻是一無所獲……

“怎麼冇了?”

郝萌自是有些不解,說好的取之不儘用之不竭呢?

“……”

曹性亦是有些不解。

“難道這奇物一共就這麼多,已經全部為我們所得?”

郝萌蹙眉猜道,“若如此說來,它便有可能根本不是傳說中的‘視肉’或‘太歲’,而是另外一種不為我們所知的東西。”

“也有可能是因為‘太歲星’移走了。”

曹性說道,“據我所知,‘太歲’其實乃是‘太歲星’的化身,‘太歲星’走到什麼地方,相應的方位地下纔會出現‘太歲’,若‘太歲星’走了,此地的‘太歲’便也要一同走了。”

“竟還有這種說法?”

郝萌愣住,他顯然比曹性的知識麵略窄一些,“或許正因如此,始皇嬴政纔始終找不到‘太歲’吧?”

“隻是有這種可能,我也說不準。”

曹性很是保守的說道。

“那麼接下來我們又當如何是好?”

郝萌又蹙起眉頭有些為難的說道,“吳將軍命我前來掘墓,如今這山穀也差不多挖遍了,卻連個陵墓的影子都不曾見到,如今雖得了這麼幾大塊奇物,卻連這東西究竟是什麼都拿不準,如此回去恐怕不好交差啊。”

“呂將軍見多識廣,說不定他知道這奇物究竟是什麼東西……”

曹性在一旁說道。

“你的意思是,咱們就這麼回去?”

郝萌問道。

“倒也不急。”

曹性搖頭說道,“此前將軍不是打算擴大挖掘範圍麼,我們可以再停留一段時間,也順便瞧瞧這奇物是否還會再次出現,反正呂將軍也並未為你我二人限定時間。”

“有理,就這麼辦吧。”

郝萌無奈的點了點頭。

然而當天晚上,便出現了令他們意想不到的異象。

分佈在外麵的暗哨忽然傳來訊息,山穀附近的山林之中忽然出現了一些飄忽不定的鬼火,他們不敢輕易前去查探,隻得先回來稟報。

“鬼火?”

聽到這個訊息,郝萌卻並未受驚,反倒是精神為之一振。

“正是!”

兵士連忙拱手答道,“那是一種綠色的火焰,冇由來出現,又冇由來的消失不見,在山林中行蹤飄忽。”

“找到了!仲勇,我們這次怕是終於要找到那陵墓的所在了!”

郝萌頓時變得激動了起來,“我掘墓多次已有經驗,但凡是能夠看見鬼火的地方,下麵便一定藏有陵墓,如果我所猜不錯,我們要找的陵墓八成便在這片山林之中,看來此前我們真是挖錯了地方,難道什麼都找不到!”

說完,郝萌又立刻對那名兵士說道:“傳令下去,命所有人帶上吃飯的傢夥隨我前往那片山林挖掘!”

“至於那鬼火,告訴大夥不必憂心,那玩意兒雖是死人魂魄所生,但我曾與其打過多次交道,不過是有光無焰的冷火罷了,傷不了人的,咱們這麼多活人一同前往,光是這浩瀚的陽氣便可令其退避三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