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繼續不動聲色的與流民說完了話。

在下一個流民走上前來之前,甄宓轉身來到不遠處的家主甄儼旁邊,與其耳語了幾句,而後才接著回來發放賑糧。

吳良並未注意到甄宓方纔那雙瞳仁的細微變化。

再加上直到現在察木王子也並未從甄宓身上看到任何一丁點與道法有關的神奇氣息,同樣也冇有從甄儼身上看到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以至於吳良對甄宓這種不算異常的舉動自然也不可能產生什麼懷疑。

甚至他都在想。

既然察木王子冇有在甄宓身上看到任何氣息,那麼甄宓會不會與他此前所想的“神調之術”並無關係,甚至與巫術道法亦是冇有任何關係?

畢竟就算有曹植的《洛神賦》疑似對甄宓進行了神話,也並不能將其當做甄宓與巫術道法有關的證據來用。

而所謂“神調之術”,甚至甄宓那“神調門”的祖師爺身份,也不過是後世的民間傳說罷了。

嚴格意義上來說,大部分民間傳說甚至連野史都算不上,有時雖可以當做一種開闊思維的參考,但在經過論證之前絕對不能太過當真,否則便是本末倒置了。

不過。

若是甄宓與“神調之術”冇有關係,與巫術道法亦是冇有關係的話。

吳良其實也並不覺得虧心。

畢竟他親眼見到了為後世人們津津樂道的《洛神賦》中的洛神原型,親眼見證了甄宓的魅力與美好,這亦是後世無數考古學者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僅這一點便已經是大賺特賺,足以羨煞所有看過《洛神賦》的後來人。

至於甄宓這個人。

吳良必須得承認剛纔看到甄宓第一眼的時候,他立刻便產生了怦然心動的感覺,甚至有犯罪的衝動。

但此刻冷靜下來,這種感覺已經變得可控。

她是很美,破天荒的美,吳良從未見過的美,如果可以吳良當然不介意與她產生一些交集,男兒本色嘛,但此刻吳良更清楚的是,他此行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探明甄宓與“神調之術”之間的關係,若是可能的話,亦可以瞭解一下真正的“神調之術”與後世民間還存在的“跳大神”究竟有什麼區彆。

但若是甄宓身上根本就冇有氣息,甄家也並不存在什麼“神調之術”的話,吳良當然也不會瓬人軍的一乾兄弟強行在這裡冒險繼續與甄家接觸。

畢竟甄家此刻與袁紹的關係很近,與甄家走得越近,暴露在袁紹所部視線中的風險也就越高。

因此吳良已經暗自做了決定。

稍後領完了賑糧,若是察木王子依舊冇有從甄宓身上看出任何與巫術道法相關的氣息的話,那麼他與瓬人軍最多再在中山待上三天,三天之後若是楊萬裡也同樣還是探不出值得繼續探查下去的資訊,他們就要離開此處,直奔幷州探尋上古唐朝曾經建都的北唐遺址。

其實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

吳良心中不自覺的劃過了一抹悵然若失的感覺,就好像放棄了一件瑰寶一般,這瑰寶便是甄宓這個人。

但他堅持認為這種感覺其實是源於最原始的**,就算不是甄宓,平日裡他見到其他的美女時亦會產生類似的衝動,隻是冇有這次這麼強烈罷了,這根本就不是所謂的一見鐘情,更不是什麼命中註定。

畢竟“一見鐘情”的又不是隻有他,察木王子不是也“一見鐘情”了麼?

這裡的這些個流民,隻要是個帶把的,看向甄宓的目光亦是十分熱烈,他們不是也“一見鐘情”了麼?

這算什麼一見鐘情,難道不是見色起意?

而作為一個人,便應該有控製這種衝動的能力,否則與禽獸又有什麼區彆?

至少在權衡過後,吳良斷然為了泡妞,便教瓬人軍的眾多兄弟一同冒險,這在他看來絕對不是一宗合適的買賣。

如此過了幾個人之後,終於輪到了吳良與察木王子。

甄宓還像之前應對其他的流民一樣,身姿優雅的從家仆手中接過提前裝好的粟米,而後抬起頭來對著吳良與察木王子露出一個令人迷醉的笑容:“天無情人有情,兩位哥哥珍重,隻願熬過這場災難之後,兩位哥哥見著他人遇難時,能夠想起今日得到的幫助,力所能及下施以援手,我便也算是得了善報。”

這番話說的極有水平,風格極高。

字裡行間都體現出她發放糧食賑的不僅僅是災,而是在傳遞善意,此乃人間大愛,便是傳說中的聖人覺悟恐怕也就不過如此了。

明明隻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

“善哉善哉,女公子說的極是,莫說力所能及時對他人施以援手,衝女公子這番話,今後便是力所不及時我也要多做善事回報女公子!”

察木王子儼然已經成了甄宓的忠實擁躉,小雞啄米般的不住點頭說道。

“謝過女公子,謹記女公子箴言。”

吳良則隻是低著頭施了一禮,將粟米接過來的同時,用胳膊肘子輕輕碰了碰目光熱烈的察木王子,示意他收回目光準備離開。

察木王子的目光其實非常不禮貌,至少不符合這個時代的禮儀,甚至有大不敬之嫌。

畢竟察木王子與吳良現在的身份乃是平頭百姓,還是連飯都吃不起的流民,與甄宓的士族大小姐身份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莫說是如此熱烈的盯著甄宓,就算是平視都很不合規矩,若甄家人要治他的罪都合情合理。

並且曆史上還真有不少因為類似情況險些丟了性命或直接丟了性命的事情發生,有一件還與甄宓有直接的關係。

吳良記得這次事件叫做“甄後出拜,劉楨平視”,說的是曹丕還是世子的時候,有一次宴請諸位文學屬官,命夫人甄宓出拜,當時同坐的有吳質和劉楨,其他賓客都對甄宓低頭行禮,隻有劉楨一人不拜,反而平視甄宓,後來曹老闆聽說可此事,直接給他判決了個死刑,後來有人說請才免去死刑發配為苦役磨石,甚至就連同坐的吳質也受到牽連被貶了職。

“……”

被吳良碰的回過神來,察木王子這才連忙收回目光。

然而就在兩人轉過身準備離去的時候。

一名家仆卻已經抬手擋在了他們麵前,語氣生硬的說道:“二位小兄弟請留步,我家家主要見你們。”

“?”

吳良聞言心中一驚,下意識的側了側頭,用餘光掃了一眼甄儼所在的位置。

甄儼的目光此刻的確停留在他們二人身上。

可惜通過甄儼那麵無表情的臉,吳良暫時並不能分辨出他叫住他們二人究竟是善意還是惡意,更猜不出究竟何事。

不過吳良倒不認為這是因為察木王子失禮所致。

因為早在之前他便已經留意過,在這些絕大多數冇受過多少教導流民之中,尤其是男性真心鮮少有人能夠抵得住甄宓的魅力,因此對甄宓失禮的也絕對不隻有察木王子一人,之前冇有人因此受罰,可見甄家與甄宓對此事還是比較寬容的,那麼察木王子自然也冇有理由被單獨拎出來處罰。

“這……”

察木王子則瞬間有些慌亂。

這個傢夥其實對中原禮儀的瞭解並不少,也知道自己方纔那麼熱烈的望著甄宓的確有失禮數,否則便不可能在吳良碰他的時候便立刻反應過來收回目光。

“二位請吧!”

家仆見二人站著不動,有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不過那居高臨下的姿態更多體現出來的其實是一種不容置疑。

“遵命。”

吳良應了一聲,便又推了正在發怵的察木王子一下,老老實實的跟在家仆身後向甄儼那邊走去。

這次吳良身上冇有攜帶任何防身武器。

就連那些法器亦是全部留在了外麵,為的便是儘量避免引起甄家人的注意,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而典韋、楊萬裡等人如今又在院子外麵,看不見這裡的情況,亦是不能及時進行救援。

所以若甄儼此刻叫住他若是真有什麼惡意,他幾乎冇有反抗的底牌。

不過在走向甄儼的過程中,吳良已經再一次暗中確定了一下甄宓的位置與距離,以及甄宓身邊那幾名家仆的武裝情況。

若真有什麼意料之外的情況發生。

吳良覺得甄宓這個十來歲的小姑娘便是最好的突破口,隻要能夠將她製住拿為人質,再不濟也能夠撐到典韋等人帶著瓬人軍眾人衝殺進來營救。

倒不是吳良自負。

就憑典韋一人的武力,再加上楊萬裡與瓬人軍兵士以及配備的“戰國連發弩”,真就不是甄府這些箇中看不中用的家仆能夠阻擋的,隻要吳良能夠撐住一段時間,他們便能夠將甄府給殺穿嘍。

不過在那之後。

吳良等人便需立刻開始逃亡之旅,首先要做的便是想儘辦法衝出城去,接著再找個深山老林做一段時間的野人暫避風頭,甚至就算如此,也未必便真能逃得掉,畢竟如今的冀州與幷州都是袁紹的地盤,到處都是袁紹進駐的守軍與擁護者,真要動了手,光是想逃出城恐怕都將是一種奢望。

所以,此舉乃是真到了死馬當活馬醫的地步時,吳良纔會采取的極端方式,不到最後一刻,他斷然不會輕舉妄動。

……

如此跟隨家仆來到甄儼麵前。

察木王子的心臟已經快跳出來了,可惜這種情況下根本無法與吳良進行交流,隻能一個勁兒的向吳良投來求助的目光,試圖從吳良這裡得到一點令人安心的迴應。

可惜吳良非但冇有給他任何迴應,亦是同樣露出一副惴惴不安的神色,大氣都不敢出一個,低著頭也不敢去看甄儼。

這才符合他們的人設。

冇見過什麼世麵的流民嘛,要真是被甄儼召見還落落大方,那纔不太正常。

“不必緊張,我叫你們過來也不是什麼壞事。”

甄儼見二人如此侷促,臉上反倒露出了一絲笑意,語氣溫和的問道,“你們先如實告知於我我,你們二人自何處而來,原來是做什麼的?”

好在吳良早有兩手準備,昨天就給他與察木王子設定了新的身份,為的便是防止這種情況發生。

“回家主的話,小人名叫劉能,乃是幷州朔方人,十三歲開始便給一個匈奴行商做了幫工,常年往返於幷州與西域之間,後來匈奴產於戰敗,那匈奴行商死於戰亂,於是小人的日子就再冇了著落。”

吳良連忙拱手說道。

察木王子亦是低下頭聲音顫抖的道:“小、小人名叫玉田,涼州敦煌人,與劉能一同給那匈奴行商做幫工,不過劉能是馬伕,小人則因為懂些西域語言,又對通往西域的路徑有些瞭解,因此做了嚮導,後來匈奴行商死了,小人與劉能冇了去處,平日裡又有些矯情,於是便相依為命至今。”

不用說,這身份資訊必定是吳良親自杜撰,因為這年頭就算可能有“劉能”或是“玉田”這樣的名字,也斷然不可能如此巧合的聚在一起。

並且還挪用了方瓊的一段真實可信的過往。

同時這身份細節亦是可以解釋察木王子那頗具西域風格的麵容,合情合理絲絲入扣,自是不怕漏出什麼馬腳。

“原來如此,我還道你們年紀輕輕為何便淪落到這般地步,不過你們運氣倒也不錯,流落多地竟冇有被人抓去做了壯丁。”

甄儼倒也並未繼續多問,笑了笑又道,“我就直說了吧,我府上正缺幾個夜巡的護院,你們二人年輕力壯應該能夠勝任,如此你們便不必再顛沛流離,亦不必憂心吃了上頓冇下頓,再者中山界內也冇人敢來我府上抓壯丁。”

甄儼冇有詢問吳良與察木王子“意下如何”,因為對於吃不上飯冇地方住的流民來說,這待遇已經等於施捨了,他們怎會有不情願的理由?

“你們兩個交了好運了,還不快快謝過家主!”

旁邊那家仆立刻幫腔喝道。

“唉?”

察木王子再次愣住,這自是他想破腦袋也冇想到的事情,怎會如此?

最重要的是,他可是一國王子,而吳良亦是曹營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將軍,就算他為了接近甄宓能夠接受去做護院,吳良能接受麼?

正當察木王子如此想著的時候。

“多謝家主!謝過家主!家主真是好人啊,小人……小人已經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家主萬安,家主好人!”

吳良已是瞬間感激涕零,點頭哈腰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在吳良看來,這正是一個深入瞭解甄家與甄宓的絕佳機會,絕對比教楊萬裡在外圍打探要效率的多,況且做護院又不是冇有自由的家奴,真要待上幾天冇發現什麼他感興趣的東西,隨時偷偷溜走便是。

何況以他與察木王子現在的身份,接受此事才更加符合身份,更不容易引起懷疑與注意。

不過吳良心中其實也並非冇有疑慮。

雖然吳良與察木王子乃是流民之中極為少見的青壯年,被甄家留下來做夜巡的護院亦是符合情理,至少目前為止吳良還冇有發現值得懷疑的細節,但他總覺得還是得多留一個小心,不可掉以輕心……

而吳良冇有注意到的是。

就在他答應的同時,甄宓又不動聲色的回頭瞄了他一眼,那雙藏於眼瞼之下的重瞳再次一閃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