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大概是因為糧草實在不夠用,壓根耽擱不起。

吳良等人剛走不久,劉備所部便已經有了行動。

劉關張三兄弟親自帶隊,帶了大約五十餘名兵士離開山穀,直接去了據此往西南方向大約二十餘裡地的一處山麓,名字叫做“讚皇山”。

接著這些人便在山麓之中重新搭建了簡易營帳,而後分散搜尋了起來,似乎是在尋找什麼東西。

很顯然,這五十餘名兵士纔是劉關張三兄弟真正的親信,因此能夠參與這次頗為隱秘的行動,而剩下那些留在山穀中的大多數兵士,則要相對疏遠一些。

不過這第一天。

因為馬匹不夠充足,光是趕路就花費了大半天的功夫,搭建好簡易營帳之後也就到了半下午,他們隻是在山穀內搜尋了一兩個時辰的功夫,天色便暗了下來,搜尋的工作隻能暫時告一段落。

所以,目前隻知道他們偷偷跑去了“讚皇山”。

楊萬裡談的差不多之後,派出一名兵士趕往郡城向吳良報信,自己則與剩下的幾人繼續監視著劉關張三兄弟的一舉一動。

“讚皇山?”

收到楊萬裡的回報之後,吳良若有所思。

這座山在後世雖然冇有五嶽出名,但因為關聯的頗為特殊的曆史典故,吳良亦是略有一些印象。

據說這座山最初應該是叫做“巑(cuan二聲)山”。

周朝的時候周穆王不顧重臣勸阻,毅然率領數萬精兵,在此處多次會戰犬戎部卒,終於將犬戎部族擊敗,維持了周朝數十年的穩定。

不過這場戰爭的過程卻冇有想象的那般順利。

麵對周穆王率領的數萬精兵,犬戎部族的首領也頗工心計,深諳用兵之道,知道敵我力量懸殊,便采取了“避實擊虛”的策略,與周穆王打起了遊擊戰。

最終犬戎部族的人藏進了巑山一帶,巑山一帶方圓百裡都是深山老林,抬眼層巒疊嶂,俯首溝壑縱橫,周穆王率兵在這裡尋覓了好幾天,壓根就冇找到犬戎部族的蹤跡,反倒是周穆王所部時常受到犬戎部族偷襲,吃了不少的虧,折損了不少兵士,士氣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正值周穆王一籌莫展之際,當天夜裡竟做了一個怪夢:

夢中他恍恍惚惚來到一座破敗不堪的廟宇,抬頭看時,隻見廟門口的鏽跡斑斑的匾額上有“三皇廟”三個模糊不清的大字。

疑惑的走入廟中,隻見三名鶴髮童顏的老者正在一邊喝茶一邊閒聊,旁邊還站著一個身著青衣的童子。

這四個人見到周穆王貿然闖入,臉上並冇有任何異色,相反還叫那青衣童子為他端來了用罈子盛放的“茶水”。

周穆王正有些口渴,端起罈子仰頭就喝。

結果“茶水”剛一入口,一股怪異的味道直衝口鼻,嗆的周穆王險些將喝入口中的“茶水”全部噴出。

勉強將“茶水”嚥下去,周穆王心中驚疑,連忙問三位老者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一名老者微微一笑,伸手蘸了一些“茶水”在石桌上寫下了一個“醋”字。

周穆王更是一頭霧水,心說哪有用醋來招待客人的道理,就在這時大帳外忽然傳來斥候報告軍情的聲音,周穆王從夢中驚醒,連忙起身命斥候進來稟報。

原來斥候剛剛探得訊息,犬戎部族此刻就藏在附近的壇山,打算在壇山一舉擊潰周穆王那士氣渙散的軍隊。

“壇山?壇盛醋?”

周穆王恍然大悟,原來那三位老者竟是在用這樣的方式提點自己!

再細細去想,那三位老者定然不是普通人……周穆王想到了那座破廟的匾額“三皇廟”,難不成夢中的那三位老者便傳說中的天、地、人三皇?

於是周穆王立即衝出大帳,命麾下兵士重整旗鼓,休整一日之後趕赴壇山與犬戎部族決一死戰。

麾下謀士提出反對意見:“二十一日是癸巳日,乃是有名的黑道日,怎麼可以貿然出兵呢?”

“兩軍交戰,應審時度勢,何言吉凶!”

周穆王大聲訓斥,“何況吾已得三皇指點,哪有不勝之理!”

果然,這一次周穆王大軍勢如破竹,在壇山將犬戎主力一舉擊敗。

得勝後的周穆王感謝三皇提點庇佑之恩,率領眾將士登上巑山,封巑山為“讚皇山”,也就是讚頌三皇的意思。

也是因為這個傳說。

後世仍然存在許多三皇廟,其中供奉的正是天、地、人三皇,天南海北都有,不過儲存下來的三皇廟最早智慧追溯到元朝。

至於後世的讚皇山上有冇有三皇廟,這個吳良還真說不好,畢竟他冇有親自去過,不過就算有肯定也不會太過久遠,因為後世比較有名的“三皇廟”古蹟中,並不包括讚皇山的三皇廟,即是說就算曾經有過,並未留存留存到後世。

其實除了“讚皇山”與“三皇廟”,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周穆王這個傳奇人物。

周穆王名為姬滿,也被稱為“穆天子”,他的列傳《穆天子傳》是後世非常有名的考古史料,其中記載的事情極為玄妙。

還記得此前在鄯善國駱駝墳中曾出現過的“西王母”雕像麼?

《穆天子傳》中記載,周穆王在位時曾西征崑崙,東征徐國,而在西征的時候便見到了西王母,兩人惺惺相惜,互生情愫,但最終西王母無法放下女王之儀,周穆王無法放下帝王之尊,兩人終究冇有結果,後來周穆王回到中原不久便駕鶴西去,分彆成了永彆。

所以……

在聽到劉備所部秘密去了“讚皇山”之後,吳良便難免又要依據自己的曆史知識做出一番推測。

難不成劉備此行的目的與周穆王有關?

又或是與被周穆王打敗的犬戎部族有關?

至於“三皇廟”嘛……

吳良倒覺得可能性不大,畢竟就算是傳說中,“三皇廟”一是出現在周穆王的夢中,夢中出現的事物自然不能太過當真,何況那還是一座破廟,顯然是冇有辦法為劉備提供他現在最為欠缺的物資的。

“回去告訴楊萬裡,繼續監視,務必搞清楚他們究竟要做什麼。”

沉吟片刻之後,吳良對回來報信的兵士說道。

“諾。”

兵士應了一聲,隨後便快步出了門。

……

第二日。

楊萬裡帶回來一個有驚無險的訊息劉備被蛇咬了。

那是一條顏色鮮豔的蛇,具體什麼種類楊萬裡也說不清楚,畢竟這年頭並冇有標準的物種學科,何況楊萬裡乃是藏在遠處暗中觀察,也冇有辦法看得太清楚。

總之就是,劉備被蛇咬了。

他們那多人從一棵歪脖子樹下魚次經過,那條蛇誰都冇咬,就偏偏在劉備經過的時候從樹上縱躍而下,然後無比精準在劉備的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

當時可把劉備嚇壞了,他立刻用扯開衣服綁住了手臂,而後便要教關羽拔刀斷臂。

畢竟哪怕是這個時代人們也有一種共識,那便是顏色越鮮豔的蛇毒性越大,若是不能儘快祛除蛇毒,毒氣攻心自然便迴天乏術。

而關羽為了救下大哥性命,亦是不敢有絲毫猶豫,抽刀便要為劉備斷臂。

好在一個野外經驗較為豐富的兵士攔下了他,看過劉備的傷口,有看過那條蛇之後,斷言劉備冇有中毒,而那條蛇也是一種無毒的蛇,如此才終於保住了劉備這條手臂。

就算如此,劉備亦是有些驚魂不定,整個人都蔫了下來,被人攙扶著回到營帳裡麵休息。

自此在“讚皇山”探尋的事務也教交給了關羽與張飛負責。

“……”

吳良默默不語。

誰都不咬,隻咬了劉備,真是有夠倒黴。

吳良有理由懷疑這裡麵有自己的緣故,畢竟甄宓之前說過,“小人”距離劉備越近,劉備就越倒黴,而吳良此刻就算已經與劉備辭彆,距離劉備也依舊隻有幾十裡地的距離。

何況前日他與劉備更是近在咫尺,甚至有過肢體接觸。

那時候劉備倒並未出現倒黴的情況,吳良甚至懷疑過甄宓所說的話是不是真的,現在看來,極有可能是黴運出現了些許的延遲?

不過這倒黴的程度卻是令吳良有些失望。

劉備被蛇咬雖然不幸,但同時也是不幸中的萬幸。

若真是倒了血黴,這條蛇便應該是有毒的,而且是劇毒……又或者待關羽將劉備的手臂砍下來之後,才發現這條蛇其實並冇有毒,而他也並未中毒。

隻有這樣的結果才能夠體現出吳良這個“小人”的厲害之處。

我在想什麼……

晃了晃腦袋,吳良終是將這些邪惡而又陰暗的想法甩出腦袋,然後才正色看向楊萬裡問道:“他們的行蹤呢?是圈定了範圍有的放矢的搜尋,還是漫無目的的四處搜尋?”

“應該是有的放矢的搜尋。”

楊萬裡點頭說道,“結合昨日他們的搜尋範圍,應該是鎖定了兩處山麓之間的一片方圓十多裡的空曠之地,此處樹木繁茂怪石嶙峋,還有一條發源於讚皇山的河流流經這處空曠之地附近,倒是個不錯的隱居之地。”

“這條河可是叫做濟水?”

吳良開口問道。

說起讚皇山的河,與之有關的還有一首收錄於《詩經》之中的情詩,這首詩叫做《瓠(hu四聲)有苦葉》。

這首詩的大意是在深秋的清晨,旭日初昇,河水盪漾,一個少女獨自站在濟水的渡頭,癡癡地等待著心愛的小夥子來向自己求親,她心裡很擔心,如果心上人來晚了,河水冰封,就又錯過了一年……不得不說,古代的詩歌真心比後世那些流行情歌有意境的多,隻是最原汁原味的唱法全都流失了,令人唏噓。

也是因此,吳良知道這裡有一條叫做“濟水”的河。

當然,真正令吳良記住這條河的,也並非是這首詩歌,而是有關這條河的爭議,這在考古界也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事件。

多年以來,學術界一直認為《瓠有苦葉》中的濟水是一條發源於豫州的大河,直到一位專家實地走訪考證,才最終證明豫州從未有過這樣一條河,而這首詩歌中的“濟水”其實應該是發源於讚皇山的一條小河,哪怕到了後世,這條河也依舊存在,隻是隨著叫法的改變,成了人們口中的“濟河”而已。

“公子真是神了,不出門便可知天下事!我回來之前特意找當地人詢問了一番,這條河正是叫做濟水!”

楊萬裡頗為驚奇的答道。

“那麼今天那夥人可有什麼不同尋常的發現?”

吳良謙虛一笑,接著又問。

“公子,我懷疑他們也是在尋墓……”

楊萬裡隨即壓低了聲音,頗為謹慎的說道,“因為他們的行為與咱們此前見過的郝萌所部極為相似,一邊在那片空曠之地上探尋,還時不時命人向下挖掘,今天一天他們便在那地方挖開了十多個坑洞,隨後又將那是幾個坑洞回填了起來,鋪上乾草樹枝加以掩飾,如此鬼鬼祟祟,正是與郝萌所部的掘墓無異!”

“不過他們顯然冇有這方麵的經驗,連挖掘工具使用的都不太利索,一天就崩壞了好幾個頭,而且挖掘的深度也遠遠不夠,隻挖下兩尺便要回填,這能看出個什麼來……說起來還是公子的洛陽鏟最為精妙,不費什麼力氣便能夠探得地下好幾丈的情況。”

“要說發現嘛,他們倒還冇什麼特彆的發現。”

吳良聞言卻是微微蹙起了眉頭,後世可冇聽說這地方出過什麼大墓。

當然,也有可能是早就被人盜了,因此根本就冇有留到後世,就像現在,若劉備來此真就是為了盜墓,而且還是有的放矢的話,這座墓自然是在劫難逃……

“你再帶幾個人去附近的村落走訪一番,查一查這地方是否有可能埋葬什麼權貴。”

略微沉吟了片刻,吳良終是對楊萬裡說道,“另外,明日一早你帶上於吉去讚皇山,教他登上山麓好好瞧一瞧此地的風水脈絡。”

pp2();

lusetxt/books/17/17732/660997771.html

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usetx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usetxt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