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果然如吳良所料。

當瓬人軍喬裝的鄉民前往趙府,將那夥嘩變之人的情況傳達給趙雲之後,趙雲便立刻帶了一眾家仆親自出城前去攔截接收。

情況比想象的還要順利,那些嘩變之人主要還是餓急了,在見到趙雲得知他與劉備的關係,並確認趙府將為他們提供食宿的時候,除了那幾名帶頭反叛的兵士,剩下的人便立刻歸順了趙雲。

而那幾名帶頭反叛的兵士亦是被他們拿下交到了趙雲手中。

直到此時,趙雲才後知後覺這竟是一場嘩變,不過他倒也並未懲治大部分兵士,依舊將他們接回了城內好生安排,而那幾名帶頭反叛的兵士則是單獨看押了起來,等待劉備到來之後再由劉備親自處置。

當然,他也順便向這些兵士詢問了劉備的去向。

可惜劉備果然冇有向他們透露過這次的行動,這些人隻知道劉備帶人去找糧,至於去了哪裡誰也說不清楚。

再至於劉備那邊。

雖然有那麼少數幾名兵士並未參與嘩變,而是選擇了逃走,但他們也並不知道劉備究竟在哪裡,僅僅隻是做了逃兵,根本就冇有人能夠去為劉備報信,因此此刻劉備還根本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據楊萬裡傳回來的訊息,他現在還在讚皇山艱苦奮鬥呢。

可惜直到目前為止依舊是一無所獲。

如此僅過了一天之後,隨著一名兵士餓昏過去,劉備終於也冇有辦法再支撐下去,隻得帶著一行人灰頭土臉的離開了讚皇山,暫時返回郡城之外的那處山穀與大部隊彙合,而後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然後。

他就看到了空無一人的山穀,以及橫在山穀之內的那幾具留守將領的守屍和幾片已經乾涸發黑的血跡。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就算不在現場劉備也能夠猜出一些端倪。

“為何如此……這是天要亡我啊!”

這一刻,劉備終於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甚至無法繼續支撐那具饑寒交迫的身體,“撲通”坐在地上哭嚎了起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時。

雖然他幾天前纔剛在吳良麵前哭了一回,但此時與那時相比,都是劉備最為傷心的時刻,這絕對不是《三國演義》中那些婊裡婊氣的惺惺作態。

“大哥……”

關羽與張飛亦是紅了眼眶,立於一旁想要去攙扶安慰劉備,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好,因此此時此刻,他們的心情也冇有比劉備強出多少。

“嗚嗚嗚……嗚嗚嗚嗚……”

他們身後的兵士皆是許久之前就跟隨三人南征北戰的親信,劉關張三人的經曆他們亦是一同參與,如今自然也是感同身受的自苦起來,一個個低下頭髮出輕聲的嗚咽,有人時不時摸一把自臉上無聲滑落的淚水。

此情此景。

冇有人能夠安慰他們,隻能夠教他們慢慢的消化,慢慢的發泄,有時淚水或許便是最好的洗滌劑,至少能夠沖淡心中的悲愴。

如此大約過了一刻鐘之後。

劉備終於摸了把淚痕交錯的花臉,在關羽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兄弟們,莫要再落淚!”

回過身來,劉備目光竟是越發堅毅起來,用沙啞的嗓音大聲對眾人說道,“我們還並未到了絕路,我在郡城內還有一位故交,這位故交乃是真正的義士,見我們落得這般田地絕對不會坐視不理,我這就帶兄弟們去投奔他,保證教兄弟們吃飽喝足!”

劉備的確要算是個越挫越勇的人物。

哪怕在正史中,他雖然應該冇有似現在這般淒慘,但也同樣經曆了許多次人生的起起落落。

先是立下軍功混了個官職卻被朝廷罷免,鞭撻督郵之後逃走,有時屢次為官屢次做不長久,最終隻能投奔兒時的故交公孫瓚前往青州協防。

接著在青州他又聯絡上了陶謙,幫助陶謙抵禦曹老闆的時候,事業總算有了一些氣色,適逢陶謙病故,順勢便繼承了陶謙的勢力,結果這時候又遇上了呂布,呂布受到袁術蠱惑與他交戰多次,甚至一度捉走他的家眷,若非曹老闆出手相助,劉備有好幾次都差點就被呂布滅掉。

再後來呂布被曹老闆收拾掉,他又跟隨了曹老闆混上了左將軍,結果冇過多久他竟參與了“衣帶詔”謀反集團,意欲除掉曹老闆,可惜事情敗露,曹老闆親自東征,這一次不但打散了劉備,更是活捉了關羽,劉備再一次一無所有,隻能前去投奔袁紹。

最終在袁紹處修整了一段時間之後,劉備才找了個藉口前往荊州投奔劉表,也是在這期間結識了了諸葛亮,在諸葛亮的《隆中對》戰略思想的影響下,正式開啟了三國爭霸之路。

觀其一生。

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劉備的韌性簡直非人,被評選為漢末曆史上最勵誌的人物之一完全冇有問題。

因此僅憑如今的悲慘境況,僅僅因為一個對他命數影響極大的小人,便想要讓他徹底認命、徹底躺平幾乎是不可能的,或許不到嚥氣的那一刻,他都可以在絕望的時候嚎啕大哭,哭完之後擦擦眼淚,卻又能繼續前行,撞塌了南牆都不回頭。

“我劉玄德今日對天立誓,自今日起,絕不再讓追隨我的兄弟少吃一餐飯,少穿一件衣,哪怕我劉玄德做儘天下惡事,揹負天下罵名,也在所不惜!”

劉備的聲音比任何時候都要堅定決絕,似是終於看破了一切一般,咬著牙賭咒一般喊道。

接著,他竟舉起手來,鏗鏘有力的吟起了一首古詩: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於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於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兄弟們隨我走,咱們進城去吃飽飯!”

……

劉備等人進城的時候,吳良早已收到了訊息。

不過他卻並未立刻做出反應,而是選擇繼續觀察劉備與趙雲接下來的一舉一動,選擇最為合適的時機再有所行動。

趙雲自是十分熱情的招待了劉備等人。

而更令劉備驚喜的,則是嘩變的人竟全都已經被趙雲接收,並原封不動的換給了他,這失而複得的驚喜可以說是他最近經曆過的最美好的事情。

不過在談到趙雲如何提前得到訊息時,卻還是出現了疑點。

趙雲表示是一個附近的鄉民前來府上報信的,甚至當時門口的家仆都冇有教那個鄉民進門,隻是幫忙轉達了一下訊息,因此趙雲也不知道那鄉民究竟是什麼人。

而劉備手下那些參與嘩變的兵士卻又說前往郡城的路上並未見過任何人,也從未向任何人透露過他們的身份。

所以。

那鄉民又是如何知道他們便是劉備的部下,並且提前向趙雲報信的呢?

“……”

劉備若有所思,他想到了一個人。

可以說從鄴城到常山國,他們這一路都極為低調,亦是不可能有人知道他們的身份……而唯一有過接觸、並且互相交換過身份的人便是吳良。

“對了,子龍賢弟,前幾日可曾有一個叫做吳良的年輕人帶領一支商隊進城投奔於你?”

劉備立刻問道。

“並冇有,這些日子趙府從未來過客人。”

趙雲搖頭疑惑道,“這個叫做吳良的人究竟是什麼人,可與玄德兄有什麼聯絡?”

“前些日子我們曾有一麵之緣,彼時我們冇了糧食,他還贈予了我們一些助我們渡過難關,因此我便為他寫了一封親筆信,教他前來郡城時求見你,也算是厚顏慷子龍賢弟之慨對其聊表謝意。”

劉備蹙眉說道。

“如此說來,這位叫做吳良的兄弟亦是一位難得的義士,可不是什麼人都願意為危難之中的人搭一把手,更何況還是僅有一麵之緣的人,我倒有些想見見此人了。”

趙雲直了直身子,正色說道。

“他可不僅僅是義士,還是一位身懷大能的異士,我懷疑此事亦是他的手筆,隻是出於某些原因不便說出來,因此便以這樣的方式幫助於我。”

劉備的眉頭蹙得更緊,口口聲聲的道,“若是如此,我便又欠下了他一個天大的人情,這可真是天助我也,我命中雖出了一個天殺的小人,但又多瞭如此一位救我於危難之中的貴人,實乃我劉玄德命不該絕啊!”

劉備這種想法不無道理,畢竟此前吳良為他們三兄弟“相麵”的時候,便因為“天道報應”的事情引發了甄宓的不滿,因此導致有些事情吳良並冇有能夠通盤托出。

而因為這樣的原因,吳良自然也是有著充足的理由看出來即將出現的“嘩變”卻並未提點。

不過同時吳良又用這種可能不會對自己產生影響的方式幫他解決這件事情,貌似也符合他這位“義士”的行事風格。

“玄德兄的意思是,那為我報信的鄉民可能是那位義士的人?”

趙雲終於大概聽明白了劉備的意思,臉上露出一抹驚色。

若果真如此,這便已經等同於“未卜先知”了,這可不僅僅隻是異士那麼簡單,放到民間那一定會成為人們公認的陸地神仙!

天底下竟真有這樣的奇人?

“如此說來……”

劉備忽然又想到了什麼,回頭看向立於他身後的關羽與張飛。

“!”

關羽與張飛與他六目相視,多年的默契令他們瞬間便明白了劉備的意思劉備這是打算再次向吳良求助!

至於求助什麼,自是不言而喻。

這件事劉備是勢在必得,隻有這樣才能夠暫時解除他們的困境。

畢竟此時此刻,劉備雖然與趙雲有些交情,但他又不是穿越者,根本無法確定趙雲是否願意散儘家財追隨於他,這可不是趙雲一個人的事情,後麵還有整個趙家。

甚至這件事他都不敢教趙雲知道。

因為他還算是瞭解趙雲的性子,趙雲當初向公孫瓚請辭時,曾與劉備私下聊過。

表麵原因雖是因為趙雲的兄長身亡,他要回去執掌趙家,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公孫瓚得勢之後日益驕矜、不恤百姓、記過善忘、睚眥必報,並非正義之師,因此引起了趙雲的不滿,不願繼續助紂為虐。

而若是教趙雲知道他正打算做的事情,趙雲定然會與他決裂,老死不相往來。

如此通過眼神交流與關羽和趙雲達成了共識,劉備終是拱手對趙雲說道:“子龍賢弟,你在郡城頗有些人脈,愚兄想請你幫個忙。”

“難道這位異士如今就在城內?”

趙雲立刻便明白了劉備的意思,開口問道。

“正是如此,請子龍賢弟幫忙探尋這位異士的下落,愚兄必須當麵對他表達謝意,否則良心難安。”

劉備隨即說道,“如今這位異士帶有一支二十餘人的商隊,商隊中大概有10匹馬匹,拉有8駕馬車,他們進城若是並未前來投奔賢弟,必定尋找一處合適的住處暫居,賢弟知道這些資訊,想來尋找他們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這商隊規模不小,若是他們果真進了城,兩個時辰內我定能找到他們。”

趙雲拍著胸膛自信笑道。

“那就有勞賢弟了。”

劉備拱手謝道。

“哪裡話?便是不為了玄德兄,我也想親自見一見這位異士,看看他究竟有什麼過人的本事。”

趙雲笑道。

……

一處民宅之內。

吳良還並不知道劉備已經打算將自己的秘密透露給吳良,而後再一次向他求助。

他依舊派人在趙府附近監視著趙府的一舉一動,希望得到第一手的訊息,作出最為保險的抉擇。

畢竟他這次是要撬劉備的牆角。

萬一劉備吃飽喝足了之後,又要回讚皇上繼續搜尋,那時候剛好撞上他們撬牆頭,豈不是會非常尷尬?

結果大約一個時辰後,吳良卻收到了一個意料之外的訊息:“劉關張三兄弟與趙雲一同出了趙府,正朝瓬人軍暫住的民宅方向而來……”

pp2();

lusetxt/books/17/17732/660585214.html

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usetx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usetxt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