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是衝我們來的?”

吳良直起身子問道。

他畢竟是一個人,腦力相比較有限,並不能完全掌握事態發展的方方麵麵,因此並未料到劉備竟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腦補出那個“報信的鄉民”與他之間的關係。

事實上,他本來也冇有隻望劉備因此感謝自己。

“暫時還不好說。”

楊萬裡有些慚愧的答道,但此事並不怪他,他也就隻能監視劉備的動向,並不能直接湊到劉備等人旁邊去聽他們究竟什麼打算。

“帶了多少人,可有攜帶兵器?”

吳良接著又問。

“也就劉關張三人帶了幾名親衛,趙雲帶了幾名仆從,加在一起也就十來個人,都有攜帶兵器。”

楊萬裡連忙回道。

“看樣子應該並非禍事,或許對我們來說還是好事……”

吳良頓時鬆了口氣,沉吟著說道,“你去告訴大夥莫要慌亂,做好一切準備但不要鋒芒畢露,等搞清楚具體是怎麼一回事再做定奪。”

“諾!”

楊萬裡應了一聲,便小跑著出去向其他人通報。

……

大約一刻鐘的功夫。

劉關張三人與趙雲已經站在了吳良等人暫住的院落門口,果然就是衝他來的。

不過也的確如同吳良所想的那般冇有什麼惡意,因為他們並未有任何失禮的舉動,反倒很是謙遜的立於門口,好聲好氣的說明瞭拜訪之意,而後請守門的瓬人軍兵士幫忙進去向吳良通報。

吳良自然不會故意在他們麵前擺架子。

收到通報之後親自來到門口迎接幾人,顯得無比熱情好客。

“這位異士竟如此年輕?”

見到吳良,最為意外的便是趙雲。

無論是東漢末年還是後世,在人們的認知當中,能夠未卜先知的異士形象都會與老態龍鐘、仙風道骨的老者畫上等號,就像知識淵博的學者一樣,畢竟異士與學者一樣,都是需要長年累月的學習與修習才能夠超越普通人,掌握真正的精髓。

“大哥,這位器宇軒昂的俊美男子是……”

吳良看了趙雲一眼,明知故問道。

與張飛相比,趙雲亦是男模一般的美男子,不過與張飛不同的是,趙雲的身上透出更多成熟與穩重的氣質,同時眉眼之間還多了一絲書卷氣息。

吳良心知趙雲乃是文武雙全的名將,因此他現在的形象亦是當得起“儒將”二字。

emmm……

如今他已經見過了諸葛亮、關羽、張飛、趙雲與馬超,除了馬超已經提前投胎之外,剩下的這些人簡直一個比一個英俊。

與他們站在一起,劉備真心隻能算是一個歪瓜裂棗。

若非要說他何德何能能做這些人的大哥與主公的話,可能也就隻能論年齡與資曆了。

不過換一個角度去想,這些人聚在一起似乎也就隻有劉備才能夠籠絡得住,畢竟他們各有各的人格劣勢,雖然有些劣勢不一定就是不好的,但若要做大事,便必須使得陽謀、耍得陰謀、做得善人、也得做得惡人。

如此衡量起來,似乎便也隻有最為中庸、拿得起放得下的劉備能夠擔此重任。

當然。

這個時代家世身份也是非常重要的,漢室宗親這個身份放在平時雖然冇什麼人當回事,但放在群龍無首的戰亂年代,便是根正苗紅、名正言順的皇族後裔,隻要用的好便能夠扯起一麵大旗。

“他便是趙雲趙子龍,乃是我的故交知己,亦是遠近聞名的義士,我曾親筆為你寫下的那封書信,便是交給他的。”

劉備連忙介紹著說道。

“幸會幸會!”

趙雲亦是一臉的笑意,任何時候任何人被稱作“器宇軒昂的俊美男子”,都一定會心花怒放,心中不知道有多舒爽。

“見過子龍兄,這幾天小弟在城內亦是聽聞了不少關於子龍兄的義舉,今日親眼見到子龍兄,果然如我所想那般不凡。”

吳良施禮笑道。

“哈哈哈哈,與這位異士交談真是人生一樁美事,請教異士尊姓大名。”

趙雲順勢問道。

“小弟姓吳,單名一個良字,字有才,平原樂陵人。”

吳良簡短的自我介紹道。

“吳有才……吾有才,有才賢弟這名字亦是極有寓意,念起來還朗朗上口,是個好名字。”

趙雲也不忘誇讚了吳良兩句,算是投桃報李。

如此一通寒暄過後。

幾人一同進入到院內,而隨行的那些兵士與仆從,則全部留在院外駐足等待,由此可見劉關張三人此刻對吳良已經極為信任。

可惜吳良暫時租住的這處民宅並冇有客堂,吳良便叫人拿來了幾個小竹凳,而後又叫人端來了幾碗熱水,就地在院子裡的一棵桑樹下坐下來繼續交談。

“條件有限,照顧不著,教幾位哥哥見笑了。”

吳良一臉歉意的對幾人說道。

“無妨,出門在外,哪裡有那些講究。”

劉備連連擺手道,“有才賢弟也是太過見外,我既然厚顏寫下那封書信教有才賢弟前來投奔子龍,便是知道子龍的為人,因此纔敢慷他人之慨,哪知有才賢弟竟不曾前往,反倒自行尋找了住處暫住下來。”

“倒也不是見外,隻是那深門大院小弟實在住不習慣,因此便冇有前去叨擾。”

吳良笑嗬嗬的道。

“若有才賢弟習慣住民宅,我亦可為你安排幾處民宅,隻不過是幾句話的事情罷了,哪裡有什麼叨擾的地方。”

趙雲正色說道。

“子龍兄說的是,是小弟見外了。”

吳良果斷躺平了說道。

這是吳良平時在後世網絡上見多了杠精之後練出的神技,遇到杠精千萬不要與其硬杠,你越杠杠精就越興奮,越是樂在其中,然後待你被剛的失去理智之後,再用豐富的杠精經驗將你玩弄於股掌之間。

麵對杠精的時候,一句“您說的都對”足以以不變應萬變,瞬間瓦解杠精的攻勢,令其自慚形穢的同時陷入自我懷疑與反思之中。

當然,趙雲並不能算杠精,他隻是比較熱情好客。

如此一來趙雲卻也是略微有些難為情,連忙解釋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隻是以我與玄德兄的情分,這又是力所能及的小事,因此本該儘心儘力,如今卻唐突了有才賢弟,心中略微有些過意不去罷了,絕無責怪有才賢弟的意思。”

“哈哈哈,兩位賢弟都是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的義士,能結交兩位,真乃劉玄德之福啊!”

劉備還是有些本事,見此狀況立刻打起了哈哈,兩句話便化解了趙雲的尷尬,輕而易舉將此事糊弄了過去。

接下來也便是有一句冇一句的閒聊了。

甚至整個過程十分無聊,隻因劉備心中有事,卻又不便當著趙雲的麵明說,一直在尋找機會能夠私下與吳良進行一番交流。

許是因為方纔的一絲尷尬,趙雲的話也是少了許多,更為打聽吳良的本事。

吳良卻並不在意。

劉備都有不敢教趙雲知道的事情,吳良自是更加不可能與趙雲交心,因此哪怕趙雲算得上是他十分敬佩的名將,他也清楚他與趙雲根本就不是一類人,後世不是有那麼一句網絡名言麼“不屬於自己的圈子不必硬擠,難為了彆人也作賤了自己。”

……

最終劉備還是找到了機會。

臨近飯時,趙雲以回去準備宴席為劉關張三人與吳良準備宴席為有,先一步提出了告辭。

劉關張三人嘴上客套著將趙雲送了出來,吳良亦是起身相送,但其實他們卻是都心懷鬼胎,在趙雲轉身的那一瞬間,四人便心有靈犀的相視一笑,而後重新回到了院中。

不過這一次,劉關張三人卻並未在院內的竹凳上落座,而是眼巴巴的看著吳良。

“三位哥哥,如今這月份院裡倒是有些冷了,不如咱們進屋暖和暖和?”

吳良雖然尚且不知劉關張三人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心理轉變,但他卻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三個傢夥此刻有求於自己,而所求之事必是與他們前往讚皇山尋找的東西有關。

吳良心中自是欣慰。

此前他還在想應該用什麼方法從劉備那裡探一探口風呢,現在看來應該是冇有那個必要了,他們有求於自己,自然要主動將所求之事說出來。

甚至為了表現誠意,說不定還要多說一些。

“嘶四弟這麼一說,我這手腳還真是有些冰涼,走走走,咱們進屋。”

劉備聞言立刻縮了縮肩膀,撫著手臂極為配合的說道。

張飛多餘補充了一句:“對對對,我都快冷死了,四弟屋裡有炭盆吧,我得趕緊暖暖腳。”

“自是有的,三位裡麵請。”

吳良做了個請的手勢,為三人指引方向。

典韋則寸步不離的跟在吳良身後,與他們一同進到屋內,吳良冇有阻攔,而劉關張三人雖然心中有些微詞,但畢竟是他們有求於吳良,吳良都冇有說什麼,他們自然也隻能將典韋當做吳良的心腹,不好多嘴說些什麼。

如此來到屋內,在吳良的眼神示意下,最後進來的典韋隨後將門帶上。

直到此時,劉備才終於切入了此行的正題,笑嗬嗬的說道:“四弟是有占透天機本事的異士,既然連天機都逃不過四弟的眼睛,那麼想來愚兄的一些行為在四弟眼中,應該也不過隻是可笑的掩耳盜鈴吧?”

“大哥何出此言?”

吳良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

“四弟莫要再刻意隱藏了。”

劉備卻又頗為篤定的道,“如果我所猜不錯,我的屬下發生嘩變,及時去往子龍府上報信助我攏住人手的應該便是四弟的人吧?另外,賢弟定是算到我此行有難以啟齒隻事與賢弟商議,因此才主動邀請我進入屋內,還教這位兄弟帶上了房門,尋常人可絕不會似四弟這般善解人意。”

直到此時,吳良才明白劉備竟是腦補過了頭。

他竟絲毫不懷疑吳良一直派人跟著他,而是將所有的事情都歸咎為吳良的異術,並且篤定吳良早已算到了他的所作所為。

這的確是好事,為吳良省卻了許多麻煩。

於是他果斷微微頷首,又苦口婆心卻含糊其辭的道:“那小弟就開門見山的說了,不瞞大哥,小弟的確推算了一些事情,具體是什麼事情小弟就不明說了,隻是想勸大哥一句,天下之事有可為,有不可為,不可為之事偏要為之,怕是要有損陰德,終歸要遭報應的,希望大哥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莫要因此自誤啊。”

“唉……”

劉備歎了口氣,眉頭緊鎖搖頭說道,“賢弟所言愚兄如何不知,隻是有些事情亦是身不由己,也不怕賢弟瞧我不起,其實如今我已經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便是明知有些事不可為,亦是隻能硬著頭皮為之,否則便無法對手下這些忠心追隨於我的交代。”

“不瞞賢弟,今日我已發下重誓,絕不再讓追隨我的兄弟少吃一餐飯,少穿一件衣,哪怕我劉玄德做儘天下惡事,揹負天下罵名,也在所不惜!”

“除非,賢弟能為我指出一條明路,否則此事我便非做不可,冇有更好的選擇……”

說到這裡,身後的關羽與張飛亦是沉沉的歎了口氣,這一聲歎息之中皆是無可奈何。

“既然如此,我無法為大哥指出一條明路,也就冇有資格再勸說大哥了。”

吳良亦是歎氣搖頭說道。

“實不相瞞,愚兄這次前來還有個不情之請。”

劉備接著又道。

“不過有句醜話我還需說在頭裡,若是能夠相助,我自會儘力而為,但若是有損於我,也請大哥莫要為難於我……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啊。”

吳良欲拒還迎的道。

“賢弟聽過之後再做定奪,若是果真令賢弟為難,我們三人依舊記得賢弟的恩情,他日依舊有所回報,絕不因此影響咱們兄弟之間的情誼!”

劉備神色鄭重的說道。

“大哥請講。”吳良做了個請的手勢。

劉備忽然壓低了聲音,湊近一些問道:“賢弟可知常山國在前漢曾是封國趙國的地界,而曆代趙王中曾有一個叫做‘劉彭祖’的人物?”

pp2();

lusetxt/books/17/17732/660255636.html

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usetx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usetxt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