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哎呦!

還真詐出個意外收穫來?

吳良心中大喜,表麵上卻極為平淡的看向曹稟,笑著問道:“安民兄,依你所見,要不要再給此人一次機會?”

此時吳良的笑容已經恢複正常,但看在曹稟眼中卻依舊驚悚萬分。

隻見他不由自主的抖了下了脖子纔回過神來,下意識的答道:“給、給吧。”

“既然我們校尉已經發話了,就給你一次機會,你若事無钜細如實道來,便不必承受鼠刑之苦,如若不然……”

吳良順勢沉聲說道。

結果不待他說完,那個叫楊萬裡的探子便忙不迭頭如搗蒜一般的應道:“小人不敢,小人定如實道來,絕不敢再有所隱瞞,求將軍收了神通吧!”

“你先說。”

吳良點了點頭,不置可否的道。

楊萬裡麵色蒼白的嚥了口口水,連忙徐徐道來:

“小人跟隨呂布駐紮武邑時,呂布聽聞冀州境內所留古墓繁多,便又動了掘墓的心思,遂命小人秘密潛入附近的信都城內打探民間訊息。”

“這一探才知道,信都周邊原本確有不少大墓,諸如魏襄王墓、晉靈公墓、晉幽公墓、且渠墓、欒書墓……等等不勝枚數,但如今這些古墓早已被人盜過,隻剩下了些破爛遺蹟,毫無價值可言。”

“而盜墓之人不是彆人,正是兩百多年前居於信都的廣川王劉去。”

“此人幼而狠戾,長肆貪虐,在位時最喜聚集市井少年無賴挖掘古墓,廣川國境內隻要是說得上名字的古墓皆被他盜過,所得奇珍異寶不可勝數。”

“後來小人一想,如今此人已不在世上,便也該有墓纔是,那些被他盜去的珍寶或就在墓中陪葬,若是能盜了他的墓,豈不更妙?”

“於是小人便又多方打聽這劉去的下落,這一打聽,才知此人後因逆亂暴虐、又聽信寵妻讒言,燔燒烹煮,生割剝人,甚至殺害老師父子,滅絕人倫,終被宣帝廢黜,被判攜帶妻子兒女遷徙上庸,後又在遷徙途中自殺,自此便冇了確切線索。”

“不過民間仍有三種傳聞:”

“一是劉去並非自殺,隻是宣帝不願落下不仁之名,才先判其遷徙,再於途中將其劫殺,如此即可除去皇室汙點,又顯宣帝仁德。”

“二是劉去並未身死,隻是金蟬脫殼,攜帶巨資尋了一個無人知曉的去處隱居。”

“三是劉去早已為自己修好陵墓,此前掘墓所得奇珍異寶皆藏於其中,於是明知去了上庸再無往日光景,便提前做了安排,在途中自殺秘密下葬,轉到地下過起了比活著時仍要富足快活的日子,神仙難比。”

“小人自是更願意相信第三種傳聞,於是便循著當年劉去被迫遷徙上庸時的路線一路打聽,終於在元城找到了一些線索。”

“當年劉去便是行至元城時自殺。”

“小人又在城內打聽一番,能夠說出此事的百姓不少,但又出現了多種傳聞,這些傳聞皆與鬼神之說相聯,總結起來便是當年確實有人親眼看到劉去自殺,但後來又發生了一係列詭秘之事,劉去的屍身竟不翼而飛,誰也說不出究竟去了哪裡,於是傳聞四起。”

“此事自然引起小人驚疑,此後便在元城郊外的山巒村落之間行走打探。”

“不久前終於在一處不起眼的山麓之間找到一座無字石碑,細細查探之下,竟又在石碑不遠處發現數尊被山洪衝出來的石製雕塑,這些雕像僅露一角,小人小心挖出一尊檢視,但見其人體人麵,鹿兒鹿角,跽坐於地,恰是前朝流行的一種鎮墓獸,非一般人可造!”

“小人以此判斷此處必有大墓,雖此暫時無法確定是否與劉去有關,但看那規模非常值得發掘,於是便欲返回武邑向呂布報告此事,不成想卻在途中被識破身份抓獲……接下來的事情,兩位將軍已經知道,便不用小人再說了吧?”

“小人所言句句屬實,絕無半點虛言,請兩位將軍開恩呐!”

聽到這裡吳良半途皺起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

半途皺眉,是因為那時吳良覺得楊萬裡在胡說八道,為了免受酷刑糊弄於他。

因為這廣川王劉去在西漢曆史上可是個超有名的人物,作為史上最變態、最喪心病狂的盜墓賊,他盜墓可並不僅僅隻為求財尋寶,還特彆喜歡喝墓中陪葬的酒,甚至與葬於墓中的皇後妃子睡覺……

除此之外,此人害人的手段更是令人瞠目結舌,割鼻斷舌、挖棺燒屍、灼目灌鉛都是小兒科,他甚至在一個寵妃不堪折磨跳井之後,還將她的屍首撈上來大卸八塊,放入大鼎中新增木灰毒藥,連續好幾日直至完全煮爛……

這麼“高光”的人物,在曆史長河中便如同黑夜中的螢火蟲一般閃閃發光,吳良斷然不可能不知道。

據他所知,曆史上劉去最後雖然確實是在遷徙上庸途中自殺,不過並未說明具體地點,更未說明是否下葬,並且後世考古界也並未發現過哪怕隻是疑似廣川王劉去之墓的陵墓。

況且通常情況下這種令皇室臉上無光的罪人死後,漢宣帝能看在血脈之情上允許他下葬就已經算夠意思了,幾乎冇有可能為其厚葬。

所以剛纔聽到楊萬裡說起在他找的是劉去墓的時候,吳良便先入為主的認為這個傢夥是在忽悠他。

但聽過楊萬裡後麵所說的一係列傳聞與尋找陵墓的詳細過程,絲絲入扣合情合理,終於還是令吳良改變了看法。

更何況最終楊萬裡也並冇有斷言其發現的那座無字石碑與鎮墓獸便是劉去墓,而隻是說那周圍肯定藏有大墓,這種推斷也十分嚴謹,頗有那麼點後世考古工作者的務實精神,又令他所說的話增加了一些可信度。

“emmm……如果此墓真是廣川王劉去之墓,那可就大發了,裡麵不知道藏了多少從彆人墓中盜來的奇珍異寶,恐怕就是一座墓葬珍品博物館。”

雖然現在還無法確定楊萬裡口中所說的大墓就是劉去之墓,但吳良還是忍不住期待了起來,心動不已。

誰不想做黑吃黑的黃雀啊,一次盜墓便能享受一個墓葬群甚至是多個的成果,難道不香麼?

不過在決定是否行動之前,吳良又問了一個比較關鍵的問題:“此行不會隻有你一個人吧,是否已經有其他的探子回去向呂布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