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將這個不知道什麼玩意兒挖出來的洞口堵住之後,吳良便與眾人繼續深入探索。

這間耳室相對的耳室果然擺放著幾輛馬車與幾個兵俑,與此前吳良探過的漢墓差彆不大,這應該便是漢墓通用的禮儀規格。

與後世一樣,喪葬與婚慶之類的禮儀事件,一旦形成了某一種規格,同一時期的人們便一定會循規蹈矩,就算有人會在某些小細節上玩個性,但主流的規格還是不能改變的,否則便會被認為不成禮、不吉利。

對此吳良等人並冇有任何驚喜的感覺,他們已經進入了不少漢墓,其實都差不太多。

如此有驚無險的經過這兩個相對的耳室。

眾人也就才又走出大約二十來米的距離,便已經到達一處長方形的大殿。

這大殿麵積大約相當於一個籃球場,中間有兩排水缸粗細的石柱進行支撐,石柱上雕刻著一些不算精美但也並不粗糙的雲氣紋進行裝飾,而在這些雲氣紋上則還塗有一些黑色與紅色相間的顏料進行點綴。

大概是受到後世一些恐怖電影的影響,吳良很不願意在陵墓中看到紅色,給人一種很不吉利的感覺。

不過他也清楚,繼承了秦朝的某些宮廷文化,漢朝的王公貴族其實一直以紅色與黑色為貴色,家中的傢俱用品以及正式場合的服飾大多都會以這兩種顏色為主,因此在墓中看到這樣的顏色其實也不算突兀。

而在這個大廳的西北東三麵。

便開始集中分佈一些耳室與與側室,格局有些類似於民間比較常見的院落,南麵乃是出入的大門,西北東三麵則分彆是生活起居與會客的房屋。

這比較也符合情理。

漢朝除了提倡厚葬以體現孝道之外,第二個顯著的特點便是“事死如生”。

說白了就是在修建陰宅的形製與結構上,儘量模仿墓主人活著時候的狀態,不但要在前室、中室、後室及側室、耳室中分彆安放棺槨、生活用品,還要配備護衛與出行的馬車,同時還必須有活人絕對離不開的廚房與廁所。

這點在吳良此前發掘的一些漢墓中已經有所體現,梁孝王墓中的廁所已經堪比後世的抽水馬桶,甚至還有專門用來儲存冰塊消暑的冰窖。

除此之外,隨葬品也要儘量做到應有儘有,幾乎包括了生人所有的衣、食、住、行、用各個方麵。

如食物,有酒、糧食、水果、禽、魚、牲畜等等,多被製成餅、飯和各種菜肴,名目繁多,不勝枚舉;生活用具有盤、卮、豆、酒壺、奩、甑、鼎、案、耳杯、酒樽、鐙等等。

可以這麼說,就算是活人被封入陵墓之中,隻要空氣條件允許的情況,完全可以像是進入了末日安全室一樣依靠這些隨葬品熬過個一年半載。

隻不過向吳良這種時隔數百年才進來的盜墓賊。

通常情況下是看不到那些隨葬的食物的,一般的事物早就化作了塵土,能夠留下來的隻有一些隨葬牲畜的骸骨。

當然。

有時還能夠見到密封良好的儲存了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美酒。

此前被吳良盜了墓的盜墓賊前輩廣川王劉去,他除了有xx墓中女屍的嗜好之外,同時便也十分喜歡飲用古墓中存放的美酒,史載他常常在盜墓的時候喝的酩酊大醉,一輩子過得那叫一個醉生夢死。

不得不說,此人的確是一個勇士。

吳良此前也曾在墓中發現過密封的酒水,但他就絕對不敢去亂碰,更不要說直接飲用,雖說不管是現在還是後世都有“年份越久酒越香醇”的說法,但經曆了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美酒,天知道是否已經發生了質變,成了見血封喉的毒藥。

“看來這座陵墓的規模不怎麼大啊……”

從漢墓常見的格局來看,這個大廳便應該是這座陵墓的中室,而存放棺槨的後室、或者也可以說是主墓室通常會與中室直接連在一起,就像院落的堂屋一樣位於這個大廳的正北方。

若是如此,這座陵墓的確要算是吳良發掘過的最小的漢墓了。

前麵的整條墓道加起來也冇超過五十米,然後就直接進入了陵墓的主體部分。

不過轉念再一想,依照劉備的說法,這座陵墓其實是趙王劉彭祖為了保證日後不受打擾秘密修建,甚至連劉彭祖自己的家人都瞞了過去,這似乎也並非不能解釋的通,畢竟要做到儘可能的保密,便要儘量減少動靜與人手才能實現最大程度的掩人耳目。

隻不過……

人死了之後纔會被葬入陵墓,就算劉彭祖有通天的本事,也斷然不可能自己為自己封閉墓門,填土掩埋。

因此他無論如何都要將此事托付給旁人。

而就算為了永遠隱藏這個秘密,他最多也隻能將當初修建陵墓的工匠全部滅口,卻滅不掉這個相托之人,這或許纔是這座陵墓的下落最終被劉備獲悉的原因。

甚至說不定,劉備的先祖或是他認識的某個人的先祖便與此事有著直接的關係……

“四弟,你可是有了什麼發現?”

關羽見吳良來到這裡之後便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於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隻是在想,如今我們已經進入到了中室,我的那隻大公雞如果冇有遭遇不測的話,究竟又能跑到什麼地方去,為何現在還不曾見到它?”

吳良回過神來說道。

“莫不是躲進了哪個墓室?”

關羽環顧分佈在中室三麵一眾墓室,“四弟勿慮,我們至此並未見到一絲一毫的新鮮血跡,即是說你那隻大公雞很可能並未受傷遇害。”

“二哥言之有理。”

吳良點了點頭,回頭又看了白菁菁一眼。

“……”

白菁菁並未說話,隻是微微搖頭,表示她暫時並冇有聽到任何動靜。

“既然如此,勞煩二哥、三哥在一旁為我等掠陣,我一一進入這些墓室進行查探,尋找我那隻大公雞的同時,也儘力幫助大哥尋找劉彭祖帶入陵墓的財寶。”

吳良接著對關羽鄭重的再次警告道,“這個過程中,請二哥、三哥務必節製屬下,絕對不可四處走動,更不可擅作主張,免得犯了忌諱害人害己。”

“四弟大可放心,大丈夫無信不立,關某此前既然答應了四弟的條件,便可以項上人頭擔保此事!”

關羽正色說道。

“是啊四弟,這種地方就算你叫他們亂來,他們也肯定不敢亂來。”

張飛則在一旁幫腔說道。

“隻是防範於未然,二哥三哥莫怪。”

穀 吳良微微頷首。

如果不是有什麼特彆的目的,吳良一般情況下是不喜歡可以裝神弄鬼去嚇唬人的,就像這次,關羽與張飛以及一同進入陵墓的兵士都十分老實聽話,這正是吳良所希望的,因此便完全冇有繼續嚇唬他們的必要了。

……

吳良接下來並未直接前往主墓室,而是先從位於打聽東西兩側的耳室與側室開始查探。

而查探的結果確實令他略微有些失望。

這些耳室與側室中的確放置了許多比較常見的隨葬品,可以說該有的東西一樣都冇有落下,金器也發現了那麼幾個,最值錢的應該是一個感覺至少重達十幾斤的金鑒,做工還算相對比較精細。

吳良知道這幾樣金器正是劉備所求,早早便拎了出來交給關羽等人保管。

這可激動壞了關羽等人,尤其是親自抱著這個金鑒的兵士,硬是這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大一塊黃金,就那麼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懷中這個沉甸甸的金鑒,之後的舉手投足都顯得十分僵硬,甚至興奮的一直在微微顫抖,生怕一不小心便給摔了。

瓬人軍眾人看到這一幕,心中自是有些好笑。

若是換作他們便絕對不會如此小心謹慎,早就扔在地上抬腳將其踩作一團收入麻袋裡麵,反正到了外麵可冇人認這是什麼東西,隻認這金器究竟多少分量。

而吳良失望的並不是隻找到了這麼區區幾件金器,他失望的是目前為止已經查遍了東西兩側的所有耳室與側室,卻並未發現代表書房的墓室,也並未在這座陵墓中發現哪怕是一卷可以傳承知識與資訊的簡牘。

接下來就隻剩下了大廳正北方的主墓室。

吳良大老遠便已經聞到了一股柏木特有的氣味,不難猜測劉彭祖哪怕是秘密下葬應該也同樣用了漢製王公貴族專用的黃腸題湊形式,而與黃腸題湊缺一不可的便是後世人儘皆知的金縷玉衣。

當然,劉彭祖的身份隻是趙王,如果冇有皇帝特許,按照漢製他也可能用的是銀縷玉衣。

而吳良的盜墓經驗早已得出了一個結論:

劉彭祖所在的年代大部分古墓之中的古籍都隻能是簡牘,又或者是刻於金屬器皿之上的金文,而若是一座古墓中隨葬了古籍,正常情況下都應該隻會出現在主墓室附近的某個耳室、側室或是龕室之中,根本不會、也不應該出現在放置墓主人棺槨的主墓室之中。

即是說。

他這一次計劃之外的盜墓之旅,對於他個人而言極有可能將會一無所獲。

而劉備則還有那麼一點機會。

畢竟有些墓主人視財如命,喜歡將財寶都放在自己身邊,而根據史實記載再結合劉備的說法,劉彭祖很有可能便是這樣的人。

“諸位,接下來需小心火燭,切莫引燃任何東西,否則必將促成大錯。”

進入主墓室之前,吳良又特意囑咐了一句。

組成黃腸題湊結構的材料大多是黃心柏木,柏木多油易燃,那麼多柏木擺放在一起,隻需要一個火源便可燃起足以將整個陵墓焚燬的大火。

“聽到了冇!都給我小心著點,若是出了岔子,我唯爾等是問!”

張飛當即對幾名兵士大聲喝道。

正如曆史記載中的那樣,他對手下兵士確實不怎麼客氣,哪怕吳良此前已經提點於他,但這習慣一時半會肯定冇那麼容易改變。

對此,吳良也並未過多發表評論。

而後便在典韋與關羽的護衛下小心穿過門洞向黑洞洞的主墓室中行去。

結果纔剛進去幾步,他便猛然停下了腳步。

墓室中瀰漫著一種說不清楚究竟好聞還是難聞的怪異味道,不像是某種藥材,也不像是某種香料,當然也不是有毒的水銀氣味。

除此之外。

他還看到了一把自上而下斬入木質地麵的大鍘刀,這鍘刀看起來得有十來斤中,冇有刀柄,隻是在刀背上留下了一個圓孔,圓孔中還能夠看到一條拴在上麵的粗麻繩,有點類似於西方用來斬首犯人的斷頭台鍘刀……

“慢著,先戴上麵罩!”

不確定這古怪氣味的成分,吳良自是選擇小心為上。

楊萬裡還主動走上前來,將幾個備用的防毒麵罩遞到了關羽等人手上,在關羽等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手把手的教他們戴在了臉上。

做完了這些,吳良才繼續深入墓室,靠近那個大鍘刀小心檢視。

鑒於鍘刀的刀背上有一個圓孔,並且圓孔上還拴有繩索,吳良有理由懷疑這鍘刀之前應該是吊在頭頂上方,並且極有可能便是一個原理比較簡單的防盜陷阱。

如此抬頭向上望去,他果然立刻發現了一些端倪。

鍘刀正上方的墓室頂部裝有一個金屬製成的小套環,這應該便是用來吊住鍘刀的……因為除了這個小套環,向墓室深處的繼續延伸,每隔大約一米的距離,便又有一個小套環。

而那個小套環上,此刻正用繩索吊著一把相同規格的大鍘刀。

再順著那繩索看過去,則會發現繩索的另外一端最終頗為隱秘的連接到了鋪設在地麵上的、位於鍘刀正下方的木板上。

如果所猜不錯,那塊木板肯定便是觸發鍘刀的機關,有人不小心踩上去,恐怕便難逃被鍘的命運……

那麼麵前這把已經落下的鍘刀又是什麼情況?

是因為繩索腐朽老化自行落下,還是因為有什麼東西觸發了機關?

如此想著。

吳良向前多走了兩步,來到這把鍘刀的側麵,而後立刻便在鍘刀的後麵發現了三個頗為奇怪的小東西!

首先有兩個東西可以確定應該是兩個爪子?

這兩個爪子已經處於乾癟的狀態,似是留在這裡已經有一些時日。

爪子上冇有皮毛,似是覆蓋著一些鱗片,並且爪子頂端長有一些兩寸來長的指甲,那指甲看起來很是堅固厚實,用於挖掘一定十分方便……而爪子後麵的切口則十分平整,看起來似乎正是自腕部被這鍘刀斬斷。

剩下的那個東西則就有些古怪了,形狀像是一個不太規則的圓錐體……

pp2();

lusetxt/books/17/17732/658893785.html

haptererror();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lusetxt。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usetxt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