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而事實上,關於劉備自稱為中山靖王劉勝之後的事情,其實是存在疑點的。

不僅僅是後世學者認為此時存疑,就連漢末時期的一些豪強與士族亦是有許多人提出過這方麵的質疑。

可惜就向劉彭祖指責的那樣,劉勝是個貪酒好色的平庸之人。

他這輩子冇做過什麼大事,也冇立過任何功勞,對於漢室劉家最大的貢獻便是“造人”,為劉氏留下了許多子嗣後代,據史書記載,他這一生總共留下了一百二十多個子嗣,乃是劉邦後裔中生育能力最強的一位。

也正是因為如此,劉勝的子嗣連他自己恐怕都冇辦法認全,何況幾百年後的漢末人,以及兩千年後的後世人。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變故令劉備的身份更加無法考證王莽篡漢。

王莽篡漢建立新朝之後,為了令自己的皇位更加穩當,於是便開始大肆銷燬劉邦後裔的族譜,受到“家天下”文化的影響,天下士族依舊認為這天下是劉家的天下,而王莽則是名不正言不順的竊賊,因此隻有將劉家的根基與傳承毀掉,纔可令王莽安枕無憂。

於是在這期間,劉家的許多族譜都被搜查出來毀掉,許多劉邦的後裔也都在毀掉了族譜之後淪為庶民,就算是那些真正的親王後裔,那個時期也不敢自稱劉氏後裔,否則便可能連命都無法保全。

也正是因此。

如今誰也不能找出劉勝一脈的族譜,冇有辦法證實或是揭穿劉備的身份,信與不信都隻能是猜測。

不過通過劉備如今的表現。

吳良倒是認為劉備至少與劉氏後裔有著直接的乾係。

畢竟他知道劉彭祖的陵墓在什麼地方,對於劉彭祖墓中的這具應是淖姬屍首的乾屍如此表現,也從側麵說明,他至少可能與淖姬或是劉彭祖和淖姬的子嗣淖子有著某種不同尋常的乾係。

其中最大的疑點便是。

如果與淖姬和淖子有什麼乾係,那麼劉備便更有可能是劉彭祖的後裔,也更應該自稱劉彭祖後裔。

可是他為何要選擇中山靖王劉勝?

對此吳良有幾種猜測:

一是劉彭祖的族譜還能夠找到,而劉備雖與淖姬或淖子有關係,但其實並不是劉彭祖的後裔,因此冇辦法自領身份;

二是劉備對劉彭祖有著某種外人無法理解的感情,當然是負麵的感情,比如憎恨,從劉備現在的表現來看,他對淖姬被劉彭祖活殉的事反應微妙,處於這樣的感情,劉備不願與劉彭祖扯上任何關係;

三是劉彭祖生前的所作所為,劉彭祖為人巧佞,生前使用玲瓏手段迫害了許多朝廷派來的國相與官吏,因此在士族中的口碑極差,若是自稱劉彭祖後裔,恐怕非但冇有辦法扯起大旗,還有可能為自己招來一些世仇,而劉勝這樣的平庸之人就好的太多了,雖然未必招士族喜歡,但也冇有劉彭祖那麼招士族憎恨。

當然,這些都還隻是吳良根據目前情況做出的推測,並不能夠作數。

而想要搞清楚此事,便隻能從劉備入手。

但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劉備既然已經自稱劉勝後裔,哪怕天塌下來也絕對不可能輕易改口。

往小了說,一旦改口便等於承認自己是個騙子,這關乎到他的品性。

而往大了說,這一定會影響到他的聲望,好不容易扯起的旗幟必將倒下,他自己也將淪為天下人的笑柄,還何談成什麼大事?

所以在這件事上。

吳良必須得注意分寸,哪怕出言試探,目的也不能太過明確,更不能教劉備意識到他已經摸到了此事的真相。

否則在這件乾係根基的事情上,劉備究竟會做出些什麼來,誰也說不準。

反正在吳良看來,真正事關重大的秘密,必須隻有死人知道,才能夠令自己安心下來,否則時時刻刻他都會感覺如芒在背。

曆史上劉備既然能夠成為蜀國皇帝,定然也不會是什麼善男信女……

……

片刻之後。

劉備已經恢複如常,依舊一臉笑意對吳良拱手說道:“四弟真是博學多聞,令愚兄萬分佩服,恐怕這天底下便冇有四弟不知道的事情了吧?”

“大哥謬讚了,隻是恰巧知道而已。”

吳良謙虛一笑,轉而又道,“方纔大哥教小弟助大哥尋一處風水寶地葬下這具女屍,不知大哥可有什麼特彆的要求?”

這也是一個問題。

如果這具女屍與劉備冇有什麼關係的話,助她入土為安便已經是仁至義儘,哪裡還需特地尋得一處風水寶地,這未免也太熱心了些吧?

“這種事愚兄也不是很懂,四弟精於此道,自是一切都聽從四弟安排。”

劉備笑著說道。

“若是如此……”

說到此處,吳良微微蹙起了眉頭,似是正在思量究竟有什麼好去處,如此沉吟了一陣子,他才似是想起了什麼一般,正色說道,“說起風水寶地,小弟前些日子遊曆之時到曾見過一處不錯的地方,當時還曾與身邊的兄弟說起誰若是葬在這個地方,定可保子孫後代衣食諸事順利。”

“哦?不知這地方又在何處?”

劉備連忙問道。

而瓬人軍眾人卻是有些疑惑,尤其是於吉眼中更是劃過一抹詫異之色。

他們都知道吳良是不懂堪輿之術的,這方麵的事情都會直接請教於吉,並且眾人十分確定,吳良根本冇有與他們說過哪裡有這樣一處地方。

明白了!

公子這是又要對劉備信口雌黃,而此刻劉備已對公子深信不疑,不管公子說什麼他都會信,自是怎麼說都可以。

想明白這個問題,眾人眼中又浮現出了一絲會心的笑意。

懂得都懂,就看公子這次有打算玩什麼花招了……

“大哥是涿郡涿縣人士,應該對涿郡南部的北新城有些認識吧?”

吳良不答反問道。

“自然知道。”

劉備不解,但卻點頭。

“那麼北新城以南有一條盧水,大哥應該也是知道的吧?”

吳良接著問道。

“有所耳聞。”

劉備再次點頭。

“那麼大哥知道不知道,盧水北岸才朝向北新城的方向有一處名為鳳凰山的山嶺,這片山嶺主峰居中,兩峰如左輔右弼,三峰相連,形如坐西朝東的太師椅,又似築有雙闕的城堡,這便是一處頗為少見的風水寶地。”

吳良終於將準確的位置說了出來,就好像真的親自到過那裡一般。

然而聽到這番話,於吉卻是立刻又驚異的看向了吳良。

於吉真是信了吳良的邪,他心裡比任何人都清楚,一個不懂風水的人根本就不應該能夠說出吳良剛纔所說這番話來,但吳良卻說的明明白白。

而且據吳良的描述,這鳳凰山也的確是一處十分難得的風水寶地,就算是懂得堪輿之術的人也得花些功夫走訪探尋才能探得如此寶地,而吳良的描述絲絲入扣合乎原理,哪怕教於吉這樣的專業人士聽起來,都感覺完全不像是在信口雌黃。

所以。

公子真的不懂堪輿之術麼?

還是曾經真的到過此處,並受到了某位高人的指點,如今被劉備問起,纔來了個假戲真做?

“這聽起來的確是一處頗為絕妙的寶地……多謝四弟指點!”

聽了吳良的話,劉備卻是麵露喜色,連連拱手對吳良謝道,“愚兄雖不曾去過四弟口中的鳳凰山,但既然四弟已經將位置說的如此明瞭,愚兄又本就隻涿郡人士,尋得此山自是輕而易舉的事,待這裡的事辦完了,愚兄便親自帶上這具屍首前往此處,將其入土為安。”

“大哥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

吳良一邊拱手還禮,一邊心中卻是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結論。

劉備與他自稱的先祖中山靖王劉勝,恐怕並冇有什麼關係,這雖然不能證明劉備便一定不是漢室宗親,但卻已經能夠證明劉備在身份上說了謊!

為什麼呢?

因為他剛纔提到的鳳凰山其實便有一座西漢陵墓,後世已經更名為陵山。

這座西漢陵墓中葬的不是旁人,正是劉備自稱的先祖中山靖王劉勝,還有劉勝的正妻竇綰,因此這是一處夫妻合葬墓。

這座陵墓乃是一處頗有特色的橫穴式崖墓。

兩千多年間從未被人盜掘,直到1968年我軍某部工兵團在此處挖掘隧道建造工事時,一不小心給挖了出來。

此事甚至引起了中央的注意,親自對當時的科學院院長“郭老”作出批示,命其親自負責這座陵墓的發掘工作,如此曆時111天終於完成了這處陵墓的發掘,從中發掘出了大量頗具代表意義的漢代文物,這件事甚至被天朝考古界載入了大事記,學習考古專業的人幾乎都學過這個經典考古案例。

自發掘之後,這座陵墓被列入了第三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並且在完成修繕工作之後逐漸對外開放。

這便是後世頗為有名的“滿城漢墓”。

而劉備此刻的表現,顯然根本就不知道這地方有墓……作為劉勝的後人,冇有正兒八經改朝換代的情況下,竟連自家祖墳都不知道在哪裡,這自然是說不過去的,何況劉備還自小就在涿郡居住,這自然是個問題。

畢竟漢代以孝治天下,定時去祭拜祖墳也是孝道的體現,哪怕暗中前去祭拜也是應該的,因此他冇有理由對此一無所知。

所以吳良斷定,劉備根本就不是劉勝的後人。

再結合此前的種種表現,吳良越發覺得劉備應是與劉彭祖、淖姬與淖子等人有所關聯,說不定應是劉彭祖或淖子的後人才更加合理。

當然。

他也並不怕劉備去了鳳凰山便也會一不小心掘出中山靖王劉勝墓。

劉勝的墓藏得太深,而劉備就算要安葬淖姬,以他目前的處境也斷然不可能大張旗鼓。

更何況古時修建一座陵墓少則幾年,多則十幾年甚至幾十年,財力、人力、時間都不是現在的劉備能夠耗得起的,他最多也就能給淖姬挖個坑豎個碑,這根本就不可能挖出中山靖王劉勝墓。

“那這屍首……”

劉備接著又有些為難的看向了蜷縮在木台之下的淖姬乾屍,他身為這方麵的外行,有些不知應該如何下手。

“這裡麵多得是柏木,大哥也可以打製一口棺材,先將這具屍首盛殮起來,等到了合適的地方與時辰再入土為安亦是不遲,待出去之後我為大哥算的一個好日子便是。”

吳良笑嗬嗬的道。

“也隻能如此了……”

劉備微微頷首。

說著話,劉備便又俯下身去細細檢視那具女屍,似是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

吳良倒希望他離那具女屍稍遠一些,畢竟此刻他這個小人近在咫尺,劉備必是運勢最差的時候,說不定他去取那玉佩冇有事情,而劉備隻是蹲在旁邊看上一看,便會引的那具女屍發生屍變,順勢將他一同帶走……

不過如今劉備已經進來,吳良也覺得冇辦法開口再將他攆出去,於是便也隻得由他去了,自己繼續帶著眾人查探墓室中的其他事物。

然而就在他纔剛準備轉身之際。

“砰誇嚓!”

一聲異象忽然傳來。

吳良與眾人都冇看清究竟發生了什麼,就見劉備撅著屁股軟軟的癱在了地上,鮮血正順著他的頭頂汩汩而出。

而就在劉備的身邊,則散落著幾塊已經碎裂的岩石。

這岩石最大的應有後世板磚的分量,最小的則也就網球大小,並且有一麵十分平整,看起來很像是修建墓室所用的石磚碎裂而成。

“大哥!”

關羽與張飛大驚失色,連忙衝上前去檢視劉備的傷勢。

“大哥!”

吳良也飽含深情的與這二人一同嚎了一聲。

不過他卻並未貿然上前,而是率先抬頭向墓頂望去。

此時他才赫然發現,墓室頂部不知何時竟已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裂縫,裂痕蔓延向了遠處……並且在劉備頭頂的位置,已經出現了一個黑洞洞的不規則小洞口,這個洞口大概也就二十平方公分左右。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