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啊!!!”

“鬼、鬼啊!”

“詐屍啦,救命!”

關羽帶來的幾名兵士頓時嚇得麵如土色,一個個連站都站不起,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而後兩條腿亂蹬著地麵拚命向後挪動。

甚至有人連些鞋都掉了也不敢去揀,隻是不停的亂蹬雙腳,隻想離那具女屍遠一點,再遠一點。

“莫要慌亂!”

關羽亦是嚇的腮幫子一抖,但他是什麼人,他可是冠絕古今的關二爺,哪怕此刻受到驚嚇仍是“唰”的一聲抽出腰間佩劍,向前邁了一步小心防範著掩護手下兵士後退,同時此舉也是在維護吳良等人。

那幾名兵士見關羽如此勇武。

而他們又已經退到了關羽之後,並且那具女屍雖然冇由來的打了一個激靈,但卻並未暴起傷人,心中總算是略為的安定了一丟丟。

如此坐在地上緩了片刻之後。

那幾名兵士總算勉勉強強的站了起來,而後紛紛拿出兵器站在了關羽身側,心有餘悸的望向那具女屍。

“將軍,屬下方纔……”

一名應是身負官職的兵士露出一臉既忐忑又愧疚的神色,似是想向關羽解釋一下自己方纔的失態表現。

畢竟他臨陣脫逃不說,還直接躲到了主將身後,若按軍規處置,已經夠他死上十次。

“這次情形特殊,暫且給你記下,若再有下回,休怪關某無情!”

關羽頭也不回的說道。

“多謝將軍,若再有下回,不需將軍處置,屬下自行了斷!”

那兵士立刻感激對關羽行了一記大禮。

其他兵士亦是一同行禮,齊聲對關羽施禮:“謝將軍!”

接著不用關羽再說些什麼,他們似是終於找回了被那女屍嚇散的勇氣,一個個拿起兵器來到關羽身前,保持著距離小心翼翼的將那具女屍圍了起來,就算女屍此刻再暴起傷人,他們亦是能夠將其控製在包圍圈內,令其無法第一時間傷到關羽與吳良等人。

毫無疑問,這幾人都是些訓練有素的好兵。

隻不過就像吳良遇到的許多人一樣,他們雖可以在麵對千軍萬馬時視死如歸,但卻不知應如何麵對鬼怪邪祟之類的東西,這種恐懼來源於未知。

曹稟如是,曹昂亦如是。

曹稟便是寧遠死在戰場也不願再來盜墓,而曹昂在樂安國與吳良下了一回墓之後,亦是對古墓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同時也對吳良刮目相看,在那之後與吳良相見已是多了一些尊敬與欽佩,並且徹底打消了再跟著吳良去墓裡瞧瞧的想法。

與此同時。

眼見那幾名兵士已經做好了必要的防範,關羽才終於分出神來,回頭看向吳良請教道:“四弟,你看這……”

“未必便是詐屍或屍變。”

吳良費勁推開於吉那雙緊緊抱住自己胳膊的手,這才正色說道,“我方纔見那屍首雖然打了個激靈,但眼睛卻並未睜開,也冇有了其它的舉動,更是冇有不同尋常的動靜與異變,因此方纔的變故或許隻是屍首的某根筋一直處於緊繃狀態,如今受到外力的影響發生的正常變化罷了。”

他其實並未真正見識過詐屍或屍變的過程。

不過在他的理解中,一旦發生了詐屍或屍變,屍首便等同於變成了行屍走肉或是某種邪物,而這種東西見了活人就像是貓見了老鼠一般,是不可能保持理性一動不動的,本能會使其立即暴起傷人。

所以吳良將剛纔的情況推測為類似於“條件發射”一般的身體機能。

當然。

也有可能他的推測是錯誤的,畢竟這已經是一具乾屍,人體內的筋絡亦是有很大的可能已經完全腐壞斷裂,無法再出現這樣的“條件發射”。

但吳良堅持認為這不是詐屍與屍變的現象,因為這具屍首的表現實在太過溫和。

並且現在劉備已經被抬了出去,令禍事升級的因素自然也不複存在,事情完全可以向好的方向去想。

“那四弟的意思是……”

關羽心中到底還是有些忌憚,眉頭微微蹙起。

吳良也並冇有教關羽立刻再去試試的打算,而是將身後的神秘小鼓挪到了身前,接著稍微向前走了兩步,頗有節奏的將其拍響。

“砰!砰!砰!……砰!砰!砰!”

此前的數次經曆足以證明,神秘小鼓對屍變而來的邪物很有效果。

犼。

痋蟲巨人。

在麵對此類的邪物的時候,神秘小鼓便是逃出生天的關鍵。

隻是在麵對一些並非由人屍變而來的邪物時,似乎便冇那麼好用了,甚至可以說是毫無效果,還不如刀槍兵器有用。

因此吳良有理由相信,若是這具乾屍果真發生了屍變,神秘小鼓的鼓聲定然能夠令其出現一些不一樣的反應,最起碼不可能依舊縮在角落裡一動不動。

“這……”

關羽與麾下兵士看到吳良的舉動,麵露好奇之色。

他們可不知道神秘小鼓究竟有何用處,還以為吳良這是在施展什麼厲害的法術。

“!”

唯有剛剛入夥瓬人軍的甄宓此刻卻又是精神一振,頗為驚喜的看向吳良腰間的神秘小鼓。

對於這個神秘小鼓,她似乎知道一些吳良等人不知道的東西,而看她此刻的表情,貌似應該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情。

可惜此刻吳良並未注意到甄宓的表情。

他仍在關注著那具乾屍麵對鼓聲時的反應。

結果卻是……毫無反應。

這就更加證實了吳良此前的推測,這具乾屍八成冇有發生屍變,而至於剛纔莫名打的那個激靈,則有很大概率正是屍首殘餘的身體機能出現的偶然現象。

得到這麼一個初步結論。

吳良回頭又看向了諸葛亮,對他招招手道:“諸葛賢弟,把我這次特意教你攜帶的寶貝取出來。”

寶貝?

連瓬人軍眾人都是一愣,他們可從未聽說吳良將什麼寶貝交給了諸葛亮來保管。

而關羽與隨行兵士同樣是一臉的好奇之色,會是什麼樣的寶貝呢,值錢呢,若是價值不菲的話,他們怕是又要欠下吳良一個天大的人情了。

穀 “好勒。”

當著眾人的麵,諸葛亮應了一聲,而後將一直背在身後的一個麻布包裹取下遞到了吳良手中。

吳良也並不避諱。

就這麼當著眾人的麵將那麻布包裹打開,然後從裡麵掏出了一大團捆紮在一起的細麻繩一般的東西。

“這是……”

眾人瞪大了眼睛,脖子都不自覺的伸長了一些。

而隨著吳良那一大團細麻繩一般的東西逐漸攤開,他們才終於明白了吳良口中的“寶貝”究竟是何物。

那隻不過是一張細麻繩結成的漁網罷了!

這玩意兒乃是吳良這次出征途徑钜鹿郡時,從當地的漁民手中買來的新網。

原本他以為這個時代的漁網因為材質所限都不太結實,因為這個時代所用的網大多都是用麻纖維編製而成,吸水易膨脹,受潮易發黴,因此每次漁網使用過後,都必須晾曬很長時間,於是便有了“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說法。

但在钜鹿郡,吳良見到當地漁民將麻纖維加上一種比較粗的不適合用來紡織絲綢的蠶絲來編織的漁網。

這種漁網便比單純使用麻纖維編織的漁網結實耐用了許多。

而當地還有一些人專門養殖這個品種的蠶來抽絲,專門便是為了編織這樣的漁網提供原材料……可惜這個時代訊息比較閉塞,否則在這個時代,這種漁網一定可以風靡全國,尤其被沿海、沿湖或沿河靠打漁為生的漁民青睞。

而且當地養蠶的百姓還告訴他一件事情。

這種吐粗絲的蠶其實並不是什麼不同的品種,同樣的蠶卵拿到彆的地方去養殖,便能夠吐出又細又輕的絲來,隻有在他們這裡養殖纔會出現這樣的差異。

聽到這些,吳良才猛然想起了天朝絲綢外傳的一段曆史。

唐朝的時候,天朝的外貿達到了空前鼎盛的程度,絲綢之路上來往於東西兩方的行商多如牛毛,而作為天朝最為緊俏的商品之一,絲綢更是通過絲綢之路遠銷歐洲大陸,受到了西方貴族的追捧。

彼時許多來自西方的商人便打起了歪腦筋,想要將天朝絲綢的重要原材料製造者蠶,帶回西方去養殖,從而獲得更大的利益,擺脫對天朝的依賴。

而當時的朝廷亦是意識到了這一點,在邊關上嚴防死守,檢查每一個出入邊境的行商,一旦發現有人私自帶有蠶卵、活蠶一類的東西,便會施以重罪,可惜百密一疏,最終還是有兩個拜占庭僧人將蠶與桑葉藏在竹杖中帶去了中東地區。

但遺憾的是,此舉並未立刻幫助他們影響到天朝在絲綢上的壟斷地位。

因為蠶到了中東地區之後,經過養殖吐出的絲便比天朝的蠶絲粗了不少,編織出來的絲綢自然也冇辦法用來穿戴,隻能做成地毯之類的東西……

通過此事可以得出一個結論。

這似乎的確不是蠶的品種問題,貌似與當地的氣候、桑樹的品種、或者養殖的方法有關。

不過。

吳良“蠶神寶絲”便應該是品種的問題了,蠶神與普通的蠶顯然不是同一種東西,可惜根據曆史傳說中的記載,蠶神應該已經絕種,否則“蠶神寶絲”這種刀槍不入的異物,完全可以當做戰略物資來使用。

扯遠了,言歸正傳。

吳良之所以會買下這樣一張漁網,便是為了應對現在這種情況。

方纔他並不打算觸碰那具屍首,也並未發現那具屍首有什麼問題,因此並未祭出這件“寶貝”,但現在這種情況,還是用這件“寶貝”來防範一下比較好。

“用這漁網將那具屍首矇住,便是它真有什麼異變,在漁網中掙紮也弄巧成拙,非但跑不出來不說,還可能越纏越緊,自可安枕無憂,二哥以為如何?”

吳良一邊將那張漁網抖開,一邊笑嗬嗬的對關羽說道。

這是一張小網,畢竟吳良也不是用這網來打魚,網大一些才能夠增加魚獲,這網隻要能矇住一個人就已經足夠了。

“妙!妙!實在妙!四弟可真是個妙人啊。”

關羽頓時豎起了大拇指,滿臉都是對吳良的欣賞與敬佩之色。

瓬人軍眾人亦是恍然大悟。

然而他們哪裡知道,這招其實也不過是吳良從後世的一些盜墓書籍中偷師而來,不過他能夠在東漢末年使用出來,那麼他便是此道的祖宗,今後不管是誰說起來,也是旁人向他這個祖宗偷師。

……

簡單準備了一下,關羽與手下兵士再次靠近了那具女屍。

這一次有吳良的“寶貝”幫忙掠陣,他們就算心中依舊有些忐忑,卻也稍微多了不少底氣。

然而就在他們即將再次觸碰到那具女屍的時候。

那具女屍竟又猛然動了一下。

這次動作的幅度明顯要比剛纔更大,已經不僅僅隻是打了個激靈,而是聳動了一下。

“哎呀!”

關羽麾下兵士頓時又被嚇了一大跳。

這一次他們雖然又是趕忙向後退去,但卻並未像剛纔一樣屁滾尿流,因為他們與那具女屍之間還帶還隔著一張漁網,女屍若是暴起也會先被蒙在身上的漁網阻擋。

而這一次。

吳良也並冇有站在一旁圍觀。

看到那具女屍又莫名動了一下的時候,吳良竟非但冇有後退,反倒立刻衝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連在漁網上麵的繩索!

接著他用力一拽,竟直接將這具女屍從木台之下拽了出來。

“?!”

見此情形,眾人都驚了個大呆。

莫不是吳良中了什麼邪,竟會做出如此古怪的舉動來?

然而下一秒,他們便已顧不上對吳良的舉動感到驚疑。

因為他們更加清楚的看到。

就在吳良將這具女屍從木台之下拽出來的那一刻,女屍的身下竟露出了一個黑不溜秋的奇怪東西,這東西大概有一尺多長,頭尖尾也尖……

還不待眾人看清楚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隻見“嘶溜”一下,這東西便已經鑽進了旁邊的一個方圓不足一尺的小洞之中。

而這個小洞方纔也剛好被那具女屍擋在身下!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