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順利與劉備等人告彆,途徑上艾(陽泉)、榆次,瓬人軍終於在半月之後到達太原郡城。

接著在太原郡城修整了幾日之後,吳良等人再次出城,往西南方向前進,於兩日之後到達晉陽城。

如今的晉陽城已經是一座曆史名城。

非但是上古唐朝的國都北唐選址於此,後來春秋時期亦是趙國的國都,同時也是漢朝並未完全建立起來時的國都。

而就算不是國都的時候,也總是此地封國的首府與郡府。

並且據吳良所知,除了他這次要探尋的北唐遺址,這裡應該還有一座現存的古城,這座古城乃是春秋末年晉國大卿趙簡子的家臣董安建造,曆經秦漢、三國、南北朝、隋唐、五代,於宋太平興國四年(公元979年)才最終毀於戰火。

就算如此。

後世的考古工作者依舊在這座古城的遺址附近找到了一些重要的文物古蹟,隻不過這些古蹟大多隻能追溯到六朝與隋唐時期。

六朝與隋唐對於現在的吳良來說,也要算是並未出現的後世了。

而與他這次試圖探尋的北唐遺址更是相去甚遠,因此後世的考古發現對他而言基本上冇有什麼參考價值。

現在他唯一需要擔心的便是,北唐遺址是否還有留存。

畢竟在鄯善國駱駝墳中遇到的那個賽日部落的不死人雖說見過這座古城遺址,但那已經是距今兩千年多前的事情了。

曆經兩千多年,很多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改變。

何況晉陽城還是一座曆史名城,後來屢次作為國都與重要城市,在這裡生活過的人絕對不少,並且一定經過了多次重建、改建,這必定會對相關遺址造成相當程度的破壞,甚至可能是直接將遺址剷平了重建。

如此一來,調查的難度與以往盜墓肯定不是一個級彆。

因此在來之前吳良便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他這一次極有可能什麼都查不到,隻是不來查上一查,他又實在冇辦法說服自己不去惦記此事,來此也可以算是為了徹底了卻自己的這一樁心事吧。

……

此時的晉陽城果然依舊能夠看出濃重的曆史痕跡。

它的城牆顯然是在古城牆的基礎上進行擴建與修複才形成了今天的模樣,看起來有些古今結合的感覺,很像是後世的西安古城牆風格。

不過規模上就要比西安古城牆差了不少。

畢竟如今晉陽城留下的古城牆部分乃是春秋末年所建,而那時這裡已經不再是趙國的國都,城牆的規模自然也達不到國都的水準。

另外。

此事晉陽城的城牆也不似後世的西安古城牆一般可供遊客上去遊覽,這是真正的戰爭工事,全天二十四小時都有守城軍守衛,吳良等人冇有特殊的關係與身份,自然也隻能在城下觀摩一番。

不過來日方長。

吳良既然到了晉陽城,並且打算以此為據點探尋上古唐朝的北唐古都,便必須在這裡耐心待上一些時日,充分瞭解這裡的風土人情與民間傳說,從這些民間傳說中篩選對自己有用的訊息,從而推測出探查的方向。

這必然是一個相對瑣碎而且漫長的過程,說不定今年這個春節都要在這裡度過了……

結果瓬人軍纔剛剛到城門口,便已經發現了不太尋常的地方:

晉陽城的守衛居然十分稀少,總共就隻有六名兵士。

並且這六名兵士也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對於初入的行人最多隻是簡單的詢問兩句,連基本的檢查都完全免了。

虧吳良在進城之前還特意命瓬人軍眾人在城外尋了一處隱秘的地方將那具“汗屍”連通棺材一同埋了起來,為的便是避開城防守軍的檢查。

雖然通常情況下,就算是守軍也不願去觸碰棺材這種不吉利的東西,但也備不住有些地方防守級彆太高,非要打開棺材檢視,若是一不小心教這些人發現這棺材裡麵的屍首居然穿著金縷玉衣,那便絕對不是小事,瓬人軍眾人一定會惹上大麻煩。

與此同時。

城門口出城與進城的行人也是十分稀少,給人一種十分淒涼的感覺,就好像晉陽城已經完全破敗,成了一座人口稀少的死城一般。

疫病?

傷寒?

還是有彆的什麼原因,導致晉陽城變成瞭如今這副光景呢?

吳良自是有些憂慮。

倘若晉陽城如今正在經曆一場無法控製的疫病,那麼他們現在進城顯然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畢竟就連吳良也並冇有足夠有效的辦法能夠保證瓬人軍眾人不受到波及。

“楊萬裡,這是怎麼回事,晉陽城遭了大劫?”

吳良側頭看向了楊萬裡,來之前他已經命楊萬裡提前一天進入晉陽城打探了一番,可冇聽楊萬裡彙報這方麵的訊息。

“冇有的事。”

楊萬裡卻是一臉輕鬆,笑嗬嗬的對吳良說道,“昨日我進城時可不是這副光景,這城門口更是人來人往熱鬨的很呢,今日之所以人跡罕至,乃是因為恰逢冬至。”

“冬至?”

吳良一愣。

算起來今日是十一月十八,的確是二十四節氣中的冬至,再過一個小寒與大寒,就是一年一度的春節了。

而雖然戰國末年成書的《呂氏春秋》中記載,戰國時期天朝還隻有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等八個節氣。

但到了秦漢年間,二十四節氣的名稱便已經確立了下來,並且推行到了全國使用,成了反應季節變化、指導農事活動、影響千家萬戶的衣食住行的重要文化。

而在後世,依舊有“冬至大如年”的說法。

每逢這一天家家戶戶都是要吃餃子慶祝的,或是在南方的某些區域,也會舉行祭祖、宴席等活動來進行慶祝。

不過在漢末。

貌似還冇有餃子這種東西,並且就算有也一定冇有推廣開來。

因為據傳說,餃子的發明者正是漢末名醫張仲景,那個在後世被稱為“醫聖”的男人。

這個時期戰亂不斷,百姓時常衣不遮體,很多人到了冬天都承受不住寒冷的天氣被,耳朵患上了十分嚴重的凍瘡,而張仲景見此狀況,便用羊肉配合上一些祛寒的藥物放在一起,再用麪皮將其包成耳朵狀,下鍋煮熟了分給被凍傷的百姓食用,百姓吃下這種食物後渾身發熱,血液通暢,兩耳很快就變暖了,一段時間之後,病人的爛耳朵也都好了。

因為這種食物形似耳朵,百姓便很是文藝的將其稱作“嬌耳”。

再後來還陸續出現了餛飩、牢丸、扁食、粉角一類五花八門的叫法,到了後世終於被統一叫做了“餃子”,成了逢年過節舉家團圓時必不可少的傳統美食……而在筆者的家鄉,依舊有許多人說起方言時,將餃子叫做扁食,聽起來十分親切。

而張仲景正是正活在這個時代。

根據曆史記載,張仲景現在應該大約有四十來歲的樣子,如果這時候他已經發明瞭“祛寒嬌耳湯”,想來應該也還冇來得及推廣至太原郡,不過等到了幾十年後曹丕登基建立魏國政權,便已經有了相關的記載,隻不過在記載中,“嬌耳”已經被稱作了“餛飩”。

再說這冬至。

楊萬裡一說出這個節氣,吳良便已經差不多明白了晉陽城如今如此光景的原因。

據《後漢書·禮儀》記載:“冬至前後,君子安身靜體,百官絕事。”

即是說到了這一天所有人都會在家裡好好待著,哪怕是漢朝官員也會謝絕公事,與全國人民一同處於躺平與停擺的狀態。

當然。

《後漢書·禮儀》中還說:“應選能之士,鼓瑟吹笙,奏黃鐘之律,以示慶賀。”

即是說,有些地方還是會在這一天舉行一些祭祀活動,不過至於是一個地區的大型活動,還是一些官員的家庭祭祀,還是不太好說。

“正是冬至,因此纔會出現這副光景。”

楊萬裡答道。

“明白了。”

吳良微微頷首,接著便對楊萬裡說道,“先去你提前幫我們問好的房屋安頓下來,然後你再去購置一些羊肉、佐料與麪粉,若是冇有麪粉,其他的糧食粉也可以,若是冇有羊肉,豬肉也同樣可以,總之儘快置辦回來,咱們今天吃頓新鮮的美食。”

“諾。”

楊萬裡應了一聲,而後便不自覺的嚥了口口水,“公子,你這究竟是打算帶咱們吃什麼新鮮的美食啊?”

眾人亦是好奇的看向了吳良。

吳良平時是不怎麼燒火做飯的,不過他若出手便總能搞出一些眾人冇見過的新鮮東西來,味道亦是極好,因此隻要吳良親自動手,他們便立刻來了精神。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對了,在購置些酒來,咱們今夜好好放鬆一下。”

吳良笑嗬嗬的道。

不過這笑容之中卻又夾雜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傷感。

每逢佳節倍思親。

冇有穿越之前,每逢冬至母親都會提前包好他最愛的豬肉大蔥餡餃子,父親則會提前準備幾個小菜與白酒,還要親自搗上一頭蒜吃餃子的時候蘸用……

穿越至今也一年有餘了。

這期間他經曆了許多事情,既新鮮又忙碌,幾乎將自己的時間填得滿滿的,但總有那麼某個時刻,令他似現在這般不自覺的想起後世的父母。

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

自己被那鎮墓獸砸中之後應是已經身死,在那之後他們定是承受過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巨大悲傷,如今已經過去了一年多,應該好一些了吧?

孩兒不孝。

若有來世,孩兒再來報答你們的養育之恩,雖然這想法有些自私,但好在我不是獨生子,這一世也隻能將你們托付在妹妹身上了……

……

安頓好了瓬人軍之後。

楊萬裡便馬不停蹄的帶人外出去購置吳良交待的東西。

而吳良等人則在院內收拾一下房屋,接下來他們可能會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必須得有一個舒適的環境。

大約半個時辰後。

楊萬裡先將購置的豬肉送了回來。

羊肉還是不用想了,這年頭許多百姓都吃不飽飯,實在冇有餘糧與草料去餵羊,就算有到了年末也已經被那些大戶人家收走了,肯定冇有那麼好找。

而豬肉就不太一樣了。

這時候的豬都養在廁所旁邊,說白了主食就是人的糞便,順便再搭配一些主家外出割來的野草,幾乎不用什麼成本就可以養大。

隻是如此餵養的豬肉都有一股腥味,士族門閥嫌噁心瞧不上,但對於百姓而言,隻要不吃什麼意外,這麼順帶手養的豬便能夠確保他們過一個好年,甚至保證明年一整年的生活,因此有條件的百姓都會養上一頭豬,如此年底殺了豬賣剩下一點邊角與雜碎,自己家也能嘗上一點葷腥。

與此同時。

楊萬裡還給吳良帶回來一個重磅訊息:“公子,我剛剛打探到訊息,一會到了申時正時,晉陽令將帶領城內官員前往城北的古祭台舉辦祭天典禮,到時城內有名望的人都會出席,亦準許城內百姓前往觀禮。”

“聽起來很隆重的樣子。”

吳良回過頭來看向楊萬裡。

看來《後漢書·禮儀》中記載的兩種看起矛盾的情況都真實存在,人們不但要在家中靜養,也同樣會舉行祭祀典禮,慶祝冬至到來,乞求明年風調雨順。

“的確很隆重。”

楊萬裡接著說道,“聽說晉陽令還請了一位精通五經、懂得占星、善用奇門遁甲之術的陸地神仙來支援此事,而今年忽然舉辦祭天典禮,亦是這位陸地神仙的意思。”

“哦?你可打探出來這陸地神仙的身份?”

吳良蹙眉問道。

瓬人軍中雖然有不少異士,但對於那種在俗世中拋頭露麵的所謂陸地神仙,吳良一般都會習慣性首先將其當作裝神弄鬼的騙子。

“聽聞此人應是姓左,單名一個慈字,自號烏角先生。”

楊萬裡拱手答道,“我有多找人打聽了一番,城內卻並冇有親眼見識過他的神通,也不知是不是真有些本事。”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