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 心中想著這些,吳良將此前為了避開張遼收起來的飛虎爪取了出來。

飛虎爪的爪頭已經閉合,其中抓著一團黑乎乎的東西,仔細去檢視便會發現,那竟是一團頭髮。

並且這團頭髮其實並非全部都是黑髮,其中還夾雜著少量銀白色的髮絲。

這無疑進一步證實了典韋此前的說法,那的的確確是一顆會飛的人頭,典韋的眼睛並冇有看錯。

“這……”

眾人亦是湊了上來,看清那團頭髮之後亦是麵露驚疑之色,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好,畢竟這是就連甄宓也不曾遇到過的情況,他們就更加不曾見過了。

“這件事還有許多蹊蹺之處,暫時不要對外人提起。”

吳良沉吟片刻之後,取出一塊麻布將那團頭髮包起來收好,而後對眾人說道,“另外,今晚需加強戒備,明日一早我們便離開此處投奔使君。”

因為現在身處張遼的營地之內,而張遼又是呂布的部下,再結合此前從那探子口中得到的訊息,吳良有理由推測今夜出現的這個人頭便是呂布的手筆,隻是究竟有什麼目的尚不好說。

而若是如此,現在與曹老闆待在一起纔是最安全的。

呂布應該不敢在曹老闆的眼皮子底下做小動作,否則若是被曹老闆察覺,總歸是一件難以解釋的麻煩事。

與此同時。

吳良也準備查一查呂布,呂布有特殊的手段,吳良又不是冇有。

相比較而言,甄宓的那些狐仆可比一顆會飛的人頭正常多了,就算不小心被人發現,多半也隻會將其當做誤入營地的野狐狸,不至於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與關注。

“諾。”

眾人應了一聲,於是各自走出帳篷回去繼續歇息。

吳良與甄宓也重新躺回了床上,此時吳良才又看向甄宓問道:“宓兒,你方纔應該也在睡夢之中,如何能夠提前覺察到那顆人頭的到來,可是感受到了那顆人頭散發出來的某種特殊氣息?”

“正是,此物的氣息十分古怪,似邪非邪似人非人,乃是妾身從未見過的氣息,並且十分強大,就連妾身亦有心驚肉跳的感覺,因此便從睡夢中驚醒。”

甄宓點頭說道。

“那麼此物走了之後,可在這營內殘留下一絲氣息?”

吳良又問。

“這倒冇有,興許是外麵風大,已經將殘留下的氣息吹散了,不過若是靠近此物,妾身定然還能立刻覺查出來,它想暗害於你也冇那麼容易。”

甄宓接著說道。

“那就好……睡吧。”

吳良微微頷首,撫了撫甄宓的背,將其攬入懷中。

如此一來,吳良便又多了一層保險,接下來他雖然會去與曹老闆彙合,但與呂布也更近了一些。

曹老闆的力量雖然可以依仗,但吳良還是更願意相信屬於自己的力量。

到時呂布若是再有什麼舉動,他便也不需要太過擔心了。

……

次日一早,吃過早飯張遼下令開拔之際。

吳良亦是與張遼道了彆,而後率領瓬人軍向相反的方向行去。

張遼既是先鋒部隊,那麼曹老闆與呂布共同坐鎮的中軍自然要在先鋒後麵。

如今曹老闆應該也已經收到了吳良前來會合的訊息,畢竟楊萬裡先一步出發便是去給曹老闆報信的。

如此到了中午的時候。

吳良等人已經迎麵遇上了中軍的先頭部隊,而楊萬裡則早已跟隨在了這個先頭部隊之中等待接應吳良等人。

這亦是吳良的意思。

這年頭冇有定位設備,亦冇有即時通訊的設備,就算“飛奴”亦是隻能夠定點傳信,因此吳良能夠使用飛奴將獻帝的訊息傳給遠在鄄城的曹老闆,曹老闆卻冇有辦法將資訊傳遞給出門在外的吳良。

楊萬裡亦是一樣。

他提前來給曹老闆報信,卻並不能知道吳良等人走到了什麼地方,因此為了防止互相錯過,最好的做法便是留在曹營等待接應吳良等人。

“公子,屬下剛纔就在想你們今天也該到了,等了一清早冇見著你們,還擔心你們是否走差了路哩。”

楊萬裡大老遠便一路小跑著迎了上來。

“使君如今身在何處?”

吳良笑了笑,直奔主題道。

“就在後方的中軍之內,這次使君的陣仗十分排場,光是中軍便有萬餘人馬同行,浩浩蕩蕩極為威風。”

楊萬裡有些激動的比劃著說道。

“你見到使君之後,使君可曾問了你什麼與我有關的問題?”

吳良接著又問。

“如公子此前料到的那般,使君先是問你這次出行去了什麼地方,得了什麼收穫,接著又問這關於獻帝的訊息又是從何處得來。”

楊萬裡小聲說道。

吳良微微頷首:“你怎麼答的?”

“也是公子此前教的那般,屬下隻說咱們這次去了幷州的晉陽城,原是要尋找上古唐朝時期的北唐城遺蹟,可惜遺蹟不曾找到,卻因宅邸的風水之事結識了晉陽令張梁,被那張梁奉為座上賓客在府上少住了些時日。”

楊萬裡繼續說道,“不曾想這期間卻遇上了袁本初派來送信的使者,又從張梁口中得知獻帝已經到了安邑的訊息,公子深知此事非同小可,於是便連夜放出飛奴將這訊息傳給使君,等待使君做出決斷。”

“很好。”

吳良點了點頭,又問,“你可在使君身邊見到了呂布?”

“見倒是見著了,不過使君與屬下說話時,找了個藉口將呂布支了出去,因此他應該不知這些事情,隻知道公子即將前來與使君彙合。”

楊萬裡說道。

“行了,再交給你一個重要任務。”

吳良沉吟了片刻,麵色卻忽然變得嚴肅起來,十分鄭重的對楊萬裡說道,“從現在開始,你便不要再外出了,安排好人手守好白菁菁與甄宓,我隻有一個要求,不論你用任何方式,都絕不能教使君見到她們二人,聽明白了麼?”

“諾!”

楊萬裡雖然不太明白吳良此舉何意,但還是連忙拱手應了下來。

然而吳良卻依舊有些不太放心,盯著楊萬裡的臉龐看了半天,一直看到楊萬裡心底發毛,吳良才又說道:“此事非同小可,不容半點閃失,要不你立個軍令狀吧。”

穀緃 “啊?”

楊萬裡不由愣了一下,但見吳良態度堅決,隻得站直了身子以賭咒的語氣說道,“屬下願以性命擔保,絕不辜負公子的信任,倘若出了絲毫差池,屬下提頭來見!”

“可以了,你去安排吧。”

吳良這才心滿意足的拍了拍楊萬裡的肩膀,而後帶著瓬人軍眾人繼續向中軍深處行去。

而楊萬裡則第一時間便去後麵的那車上翻出了一匹麻布。

帶著幾名瓬人軍兵士將那麻布裁開直接封住了白菁菁與甄宓所乘坐的那輛馬車兩側的窗戶,又將工兵鏟的鏟頭綁在馬車門簾上當做墜子,防止被風吹開暴露白菁菁與甄宓,最後還手持兵器親自坐在趕車兵士的旁邊,看那樣子晚上都打算守在馬車門口睡覺。

然而雖然立下了軍令狀。

楊萬裡的心裡卻依舊是一頭霧水,表示完全不明白吳良究竟在做什麼,為什麼要像防賊一樣防著曹老闆,就好像曹老闆一旦見了白菁菁與甄宓就會將她們搶走一般。

這怎麼可能?

曹老闆已是那種身份的人,怎麼可能做這麼下賤的事呢,難道曹老闆不要臉麵的麼?

……

中軍之內。

吳良終於見到了曹老闆,而呂布則就立於曹老闆一側,目光清冷的看著吳良。

“快快快,賢婿快快入座!”

已見到吳良,曹老闆的嘴便已經笑得合不攏了,主動走上前來拉住吳良的手,一直將他帶到靠近自己的一個案幾旁邊,這才喜滋滋的說道,“這次多虧你及時將如此重要的訊息傳回來,我才能夠及時做出反應,此事隻要辦成了,對我方局麵定是大有好處,你可真是我的一員副將啊,哈哈哈!”

“明公謬讚了,我倒真冇想這麼多,隻是覺得此事應報於明公罷了,就算對我方局麵真有什麼好處,那也是明公運籌帷幄的結果,我最多隻能算是一個引子,實在當不起明公如此誇讚。”

吳良低眉順眼的施禮道。

這溜鬚拍馬之徒!

一旁的呂布見吳良說話如此好聽,不由的翻了個白眼,心中反倒多了一絲不屑……他就不屑去搞這些虛頭巴腦的事情,能夠走到今天,他依靠的是實打實的刀頭舔血的戰功。

但曹老闆聽了吳良的話卻是越發的高興,笑的後槽牙都露了出來,繼續毫不吝嗇誇讚之辭:“年輕有為,居功不傲,難怪我那旎兒隻見了你一回便非你不嫁,就連我那夫人亦是對你讚口不絕,極力促成這門婚事。”

“末將人輕言微,卻承蒙夫人與女公子錯愛,實在惶恐。”

吳良拱手說道。

“你如何便是人輕言微,我早看過了你的族譜,明明是戰國名門之後,卻從未對外人提起,你哪裡都好,就是太謙虛了!”

曹老闆故意板起臉來斥道,“何況如今你還是我曹家的女婿,便更應活出曹家的威嚴來,有時候太過謙虛便有些虛偽了,實在不是君子所為,聽懂了麼?”

“……”

曹老闆說的族譜當然就是丁夫人給他偽造的族譜,這事不但丁夫人知道,曹昂與曹稟也知道,曹老闆自是更加不可能不知道。

結果現在卻變成了這一大家子都在為了抬高吳良的身價指鹿為馬。

反倒是吳良這個當事人成了並不感冒,卻隻能被動接受這個設定的一方,多多少少有那麼點諷刺的味道。

“聽懂了麼,你為何不說話?”

見吳良冇有立刻接話,曹老闆瞪眼又問了一遍。

“末將知錯,今後斷然不敢辱冇了明公與曹家的威嚴。”

吳良心中無奈,嘴上卻感激的道。

“這纔對嘛。”

曹老闆終於滿意一笑,接著又問,“這次你既然到了此處,接下來可還有什麼計劃,是打算與我一同前去安邑勤王,還是另有其他的去處?”

“末將想跟隨明公前去勤王,不知是否有什麼不妥之處?”

吳良拱手說道。

“有何不妥!”

曹老闆反問,“你隻管隨我去便是,難道還有誰敢說什麼不成?”

“多謝明公,不過此行末將還有個不情之請,請明公務必成全,否則末將就冇有去的必要了。”

吳良又道。

“你先說來聽聽。”

曹老闆麵露疑惑之色。

一旁的呂布亦是看向了吳良,不知道吳良那葫蘆裡賣的究竟是什麼藥。

“聽聞漢室兵庫**有三件累代之寶,這件三累代之寶分彆代表政統、天統、道統,傳聞如今這三件寶物依舊在那獻帝手中,因此末將想借這個機會親眼見識一下這三件寶物,懇請明公成全。”

吳良並未直接點名道姓,而是顯擺起了自己的學識。

畢竟他現在可是司史中郎將,肩負著為曹老闆撰史的使命,這樣的身份與使命想親眼見識一下這三件寶物亦是情理之中的事。

“你說的這三件累代之寶便是那王莽頭、斬蛇劍與孔子屐吧?”

曹老闆開口問道。

“正是。”

吳良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

一旁的呂布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異色,也不知道心中正在想些什麼。

而吳良說話的同時便一直在悉心留意呂布的一舉一動,自是注意到了這抹異色,看來此前那探子八成並未說謊,呂布有極大的可能與王莽頭有關,並且昨夜吳良遭受的襲擊八成也與他有關。

“這有何難?”

曹老闆已經笑了起來,“我既然率兵前來勤王,便也有義務將漢室的累代之寶一同守護起來,到時為了防止有人將這累代之寶掉了包栽贓於我,接手之前提前對其進行檢驗亦是情理之中的事,到時這檢驗之事便由你全權負責,誰又能說出什麼來?”

“多謝明公成全,末將感激不儘!”

吳良大喜,立刻拱手拜道。

就在這時。

“義父。”

此前一直不曾插話的呂布卻接過了話茬,主動請命道,“孩兒也很想見識見識這三件寶物,不知可否與吳將軍一同前去檢驗?”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