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日一早。

楊萬裡與典韋再次帶回訊息。

昨夜亥時之後,穀內那詭異的女人哭聲大作,郝萌所部受到了驚嚇,於是夜裡並未繼續尋墓,而是全部返回營地內歇息。

哪知早上起來查數時,竟像楊萬裡之前的經曆一樣,也是莫名其妙的少了兩個人。

郝萌立即命人四處查探,同樣一無所獲。

最終此事隻能不了了之,郝萌當眾將那兩個消失的兵士定為逃兵,如此安撫完兵士們的情緒之後,下令繼續兵分多路前往山穀各處挖掘。

“為什麼每次失蹤都是兩個人?”

“難道是守墓人人手有限,一次隻有能力無聲無聲息的乾掉兩人?”

“又或是守墓人也並不願大開殺戒,因此才略施小戒作為警告,隻以嚇退來犯之敵為目的?”

有些事情僅憑想是想不明白的。

但吳良也並未輕易動搖“這裡有守墓人存在”的推斷,隻是安排楊萬裡與典韋先去進食歇息,到了晚上再前往山穀繼續監視。

至於視線比較好的白天,隨便去兩個人在很遠的地方便能夠監視到郝萌所部的動向。

正好讓楊萬裡和典韋輪個班。

……

第二日傍晚。

郝萌所部並未找到陵墓,不過天纔剛剛暗下來,便已經全部提前返回營地修整。

可見夜裡那詭異的女人哭聲,以及兩個兵士的失蹤到底還是給他們的士氣造成了一定的負麵影響,令他們心裡多少有點發怵。

……

第三日早。

郝萌所部又有兩人失蹤,依舊查無所獲。

楊萬裡與典韋也依舊冇有看到那兩個人如何失蹤,楊萬裡再一次發表了他的墓主人報複推論。

……

第三日傍晚。

無事發生。

……

第四日早。

郝萌所部再有兩人失蹤,軍中已經有人開始散佈鬼怪之說。

郝萌命部下抓了兩個領頭的,當眾各抽十鞭以儆效尤,暫時將鬼怪之說壓了下去。

……

第四日傍晚。

郝萌命人在營地一圈綁下許多錯綜複雜的繩索,繩索上又栓上了一些輕小鐵器,夜裡若是有人碰到繩索,便會叮噹亂響。

……

第五日早。

鐵器一夜未響,郝萌所部也終於冇有再增添失蹤人口,軍心大定。

……

……

……

第七日。

晌午時分,陸續有人被抬回營地,這些人有的不停嘔吐,有的不住已經拉了褲子,甚至還有人出現了昏厥的情況。

營地中亂作一團,遍地都是有氣無力、痛苦呻吟的兵士。

……

第八日。

情況越發嚴重,目測至少有半數兵士出現了類似的症狀。

已經一小部分兵士嚥氣,郝萌命人在營地附近挖開一個大坑,將死者裹上草蓆丟入坑內,放火焚燒。

兵士們恐慌至極,跪於郝萌麵前,請求下令撤軍。

郝萌陷入兩難境地,但仍不肯輕言撤軍,親自率人出營查探,不久竟在小溪上遊找到六具嚴重腐爛的屍體。

這六具屍體正是前幾日連續失蹤的兵士。

腐屍浸泡在溪水中,又被繩索拴住固定在溪邊的樹木之上,防止水流衝去下遊,原來最近一段時間郝萌所部飲用的溪水,正是這種浸泡過腐屍的溪水!

郝萌大怒,命人將六具腐屍拉出來焚燒成灰,返回營地向兵士解釋了其中緣由,打破軍中流傳的鬼怪之說,並嚴令禁止飲用生水。

後又派人重新搜山,依舊一無所獲。

……

第十日。

患病症狀依舊在兵士之間交叉傳播,死亡人數已經超過半數。

郝萌被迫與暫未出現症狀的兵士搬出營外,禁止與營內兵士接觸,一旦有人死亡立刻焚燒以絕後患。

至此郝萌所部還能站立的已不足百人,俱人心惶惶士氣低落。

然而就在當夜,楊萬裡與典韋終於看到了一個郝萌所部之外的神秘人,夜色中郝萌命人佈置在營地周圍的輕小鐵器忽然有了響動。

郝萌所部此時已如驚弓之鳥一般,聽到動靜立即傾巢而出。

結果便在繩索附近抓獲了一個如同犯了羊癲瘋一般倒在繩索旁邊不停抽搐的神秘人。

但待郝萌等人看清那神秘人的樣貌之後,臉上竟露出了明顯的驚懼之色,不過到底還是七手八腳將其綁回了營地之內。

藉助營地的火光,楊萬裡與典韋也終於看到了神秘人的樣貌。

據二人所述,與其稱之為人,倒不如說是一種“怪物”。

那“怪物”的前額比正常人要大出許多,頭上冇有幾根頭髮,眼睛一大一小,嘴唇也隻長了半邊,一半的牙齦與牙齒都裸露在外,隨時都在耷拉著口水。

除此之外,那“怪物”的手臂也是一長一短,走起路來彎腰駝背,一搖一晃極不協調。

這不是“怪物”又是什麼?

緩過神來,郝萌就想從“怪物”口中問出一些資訊,但那“怪物”卻隻會咿咿呀呀的嚎叫,郝萌又命人撬開“怪物”的嘴,才赫然發現那“怪物”早被割去了舌頭。

郝萌認定“怪物”還有同夥,便又將那“怪物”綁在河灘上不停的折磨,一刀一刀割在“怪物”身上,令其不斷髮出慘叫。

不多時,“怪物”的慘叫還真就引出了七八個同樣的“怪物”。

那些“怪物”也是形態各異,看起來有老有小,有男有女,手中舉著叉子彎刀,不要命的向郝萌等人撲去。

可惜兩者之間人數懸殊,僅僅是幾個呼吸的功夫之後,“怪物”們便悉數倒在了地上。

死的死,傷的傷。

戰鬥結束之後,郝萌命人檢查時才發現,這些“怪物”竟也都被割了舌頭,不但不會說話,就算問他們話,他們也是一副聽不懂的樣子。

……

與此同時,這些天下來,吳良在曹稟、典韋、楊萬裡、以及瓬人軍兵士的眼中,儼然已經成了能掐會算的神運算元!

因為除了最後那些突然出現的“怪物”,其他的事幾乎都被吳良提前預測了出來。

甚至就連那六名失蹤兵士的屍體,吳良也是早兩天就派人前往溪水上遊進行過查探,那時就已經發現,需知那時郝萌軍中還冇開始大規模患病呢!

不過此刻吳良的注意力。

卻在一個清早剛被楊萬裡和典韋從山裡抓回來的看起來不太聰明的年輕女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