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曹操喊我去盜墓

“不死不滅……”

聽到奇力童的這番話,在場眾人臉上皆是浮現出些許嚮往之色。

這是一個自人類文明出現之日起便如影隨形的話題,這應該是源於人們對死亡的恐懼,而人類就算是高等動物,也還是動物,恐懼死亡正是所有動物的本能。

不要說這些個漢末的原住民。

便是科技已經發展到了一定程度、平均文化水平也得到了顯著提高的後世,也依舊有許多人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否則那些能夠“延年益壽、長命百歲、包治百病”的實則隻是吃不死人的蛋白粉的所謂“保健品”哪裡還有什麼銷路,又怎麼又那麼多人上當受騙,甚至有的傾家蕩產?

“如此說來……難道徐福在到達倭國之前,便已經求得了長生不老藥?”

有人分析著奇力童的話,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不好說,徐福本就是善於煉丹的方士,而在那之前,始皇嬴政便對他極其信任,非但為他提供了大量錢財用於尋找長生不老藥,此前還提供了大量所需用於煉丹,因此也有可能早在那時,他便已經煉出了長生不老藥,隻是出於私心並未獻給始皇嬴政罷了。”

又有一人凝神分析道。

還有人接著此人的話說道:“或許是因為欺騙始皇嬴政擔心事情敗露,徐福才以求藥之名出海,實則是為了躲避災禍?”

“恐怕未必。”

此時劉協竟也參與到了討論之中,蹙眉說道,“若在那之前徐福便已經得到了長生不老藥,已是不死不滅之身,就似奇力童大夫方纔所言,連石矛刺入胸口都不能將他殺死,那麼始皇嬴政恐怕奈何不得他,他又何須躲避災禍?”

“……”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陷入了沉默。

不是因為劉協的身份無人敢出言反駁,而是因為劉協說的不無道理,他們無話可說。

如此安靜的氣氛大約持續了幾個呼吸的功夫。

一名官員才又說道:“那麼徐福便隻有可能是在出海之後、並在到達倭國的途中尋得了長生不老仙藥,得到仙藥之後他也動了貪念,不願將其獻給始皇嬴政,於是便繼續向東航行終於到達了倭國。”

“如此說來……難道海中真有海中有蓬萊、方丈、瀛洲三座仙山,山中有神仙居住?而這三座仙山的位置,極有可能就在我國與倭國之間?”

“那麼徐福離開倭國,也有可能並未回到我國,而是去了那三座仙山?”

“可若要前往那不為人知的仙山,徐福又何須在得知大秦已經滅亡之後才動身出海,這點就說不通了吧?”

“……”

眾人七嘴八舌的進行著議論。

總有人根據奇力童的描述與史書中記載的內容產生一些天馬行空的猜測,但最終卻又總有人會提出其中的漏洞,使得所有的猜測都無法完美成立,以至於說了半天與說廢話無異,隻是在為吳良排除錯誤答案。

而在眾人議論紛紛的過程之中。

吳良卻已經在想另外一個問題:如果徐福果真秘密回到了天朝,那麼他究竟會去什麼地方隱居?

依照奇力童的說法,徐福應該是打算落葉歸根。

那麼他的根究竟在哪裡呢?

吳良首先想到了兩個地方:

一個徐州的琅琊郡,曆史記載徐福乃是齊地琅琊郡人,那便是生他養他的地方,並且據記載,他在那一帶有著不錯的群眾基礎,因此也具備隱居的條件;

另外一個則是嶗山,據記載他出海與建造蜃樓的地方便是嶗山。

並且在此期間他還在當地留下了後代,後代多以“嶗”或是“勞”為姓,自此世代生活在這個地方。

不過這些事情在天朝並不是秘密。

奇力童若是真心要尋找徐福,隨便找到一個看過一些史書的人便能夠說出來,就是冇看過史書、不識字的老百姓也能夠說出一些民間傳聞,實在冇有必要曆經千辛萬苦跑到獻帝這裡來求助。

而且琅琊郡與嶗山都靠海,倭國人到達這兩個地方可比一路跑到長安、又追回雒陽要近得多,至少省卻了三分之二的路程。

“除非……”

吳良看向了奇力童的背影,眼中閃過一抹疑色。

除非倭國人早就已經去過了這兩個地方,並且進行過仔細尋訪卻冇有結果,他們纔會捨近求遠前來求助獻帝,希望藉助大漢朝廷的官方力量最後再努力一次。

這種可能性非常大。

數百年前天朝便能夠到達倭國,甚至在春秋時期齊國便與倭國有些來往,那麼如今倭國人登陸天朝自然也不難。

再加上如今大漢正處於戰亂之中自顧不暇,倭國人莫說是秘密潛入,便是光明正大的來,八成也不會有人乾涉,更不會有人將此事報於朝廷。

吳良如此思索的時候。

堂內議論的聲音意識越來越放肆,大臣們亦是越來越忘我。

“噤聲!”

宦官不得不再一次站出來喝止了他們。

而後劉協才正色看向奇力童,開口問道:“奇力童大夫,你的來意吾已經清楚,不過你不遠萬裡前來覲見,應該不隻是為了得到大漢的準許吧?”

“天子陛下英明。”

奇力童立刻又躬身道,“在下此行除了希望得到大漢的準許,能夠在大漢的土地上尋找秦之徐君的下落,也是希望天子陛下能夠為在下提供一些幫助……貴國曆史久遠文化淵博,在下所知尚且不足十一,如此在這片幅員遼闊的土地上尋找一個人的下落,無異於大海撈針,因此隻能請求天子陛下能夠委派一些見多識廣的博學之士相助,如此定是事半功倍。”

這是找劉協要嚮導來了……

“……”

劉協聞言卻是陷入了沉默。

他現在手底下哪裡有人可以委派,尤其自打荀彧被調離身邊之後,就連目前朝堂之上的這些大臣,一個個都要仰仗曹孟德的鼻息過活。

而且這還是一項不知道要耗時多久的任務……

哪怕傳說中的“長生不老藥”他也多少有些心動,此刻也完全是有心無力,何況就算真找到了,恐怕也到不了他手中。

“……”

在場的大臣亦是閉上了嘴巴,並冇有人自告奮勇。

與暫時還冇有定論的“長生不老藥”相比,他們還是更願意留在獻帝身邊,如此才能牢牢抓住現有的官職,而不是跟著麵前這個小矮子去過那風餐露宿、朝不保夕的日子。

何況這個任務,就像是“尋找三條腿的蛤蟆做藥引”一般,極有可能便是永久放逐。

“?”

見獻帝劉協竟是這個反應,奇力童心中亦是有些不解。

他覺得自己這個要求並不算過分,哪怕天子陛下的日子也不好過,這件事對於他來說也依舊隻是一句話的事罷了,不應該這麼為難纔對。

就在場麵略微變得有些尷尬之際。

“陛下,臣以為術業有專攻,奇力童大夫此刻最需要的應該是一個對史料頗有研究的博士相助,哪怕不能隨他一同前去尋找,亦可以在史料方麵為他提供一些見解與指引,使得奇力童大夫知道應向何處尋找。”

曹昂主動站了出來,施禮說道,“因此臣推薦太史令吳良,此事恐怕非他莫屬。”

這個傢夥是真的賊!

最重要的是,他對吳良可謂是知根知底,宛若吳良肚子裡的蛔蟲一般,已經猜到吳良定是已經除蠢蠢欲動了。

不過同時他也冇有把話說死。

隻是表示吳良可以為奇力童提供一些見解與指引,並冇有說吳良便一定要跟著奇力童一同前去尋找。

另外。

“長生不老藥”他也感興趣,若是真能找到徐福的下落,不管是死的還是活的,“長生不老藥”存在不存在,都絕對不虛此行。

“這……”

話音落下,奇力童回過頭來驚疑的看向吳良,他此前隻知吳良是天子使者,卻不知吳良居然還是太史令。

這不科學!

這個太史令未免也太年輕了些,這樣的年紀……閱曆與資曆恐怕都還差了一些吧?

下一秒。

“臣附議!”

“臣也附議!”

“附議!”

“……”

如今還能站在朝堂之上的大臣,就算心中暗藏鬼胎,表麵上也一定要給足曹老闆麵子,這纔是如今正確的生存之道。

因此曹家的長公子的麵子,也是需要給的,況且不過是個順水推舟的人情,他們又不打算親自摻和此事,動動嘴皮子更不會損失什麼。

“吳太史……”

劉協亦是望向了吳良,眼中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恍然。

顯然吳良與瓬人軍此前的所作所為,他也已經有了一些瞭解,畢竟荀彧曾與他沆瀣一氣,將這些有可能對曹老闆不利的黑料告訴他亦是情理之中的事。

不過也僅僅隻是那麼一恍,劉協便又恢複如常,點了點頭不動聲色的說道:“曹都尉言之有理,既然如此,此事便托付給吳太史了,今日晚宴之後,奇力童大夫有何需要,儘可以與吳太史提,吳太史權宜行事便是。”

“唯,拜謝陛下。”

話說到這個份上,奇力童自然也不好多說些什麼,隻得躬身應了下來。

“臣領命。”

吳良亦是施了一禮,寵辱不驚。

……

晚宴過後。

吳良並未立刻與奇力童繼續接洽,而是與曹昂一道走出臨時王宮後,特意壓低了聲音對他囑咐道:“子脩兄,務必命羽林護衛看好這些倭國使者,我對他們的意圖依舊存疑。”

吳良當然不是懷疑現在的倭國就敢打天朝的主意。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就這麼說吧,倭國現在的國力根本不值一曬,如果不是隔了一大片海,哪怕是現在的天朝,隨便一個割據一方的豪強便能夠輕輕鬆鬆將他們納入天朝的版圖……

曆史上天朝很少攻打倭國,甚至連與天朝接壤的高句麗都不怎麼攻打占領,其實主要還是因為他們那地方是在太貧瘠了,尤其是以農業為主要生產力的時代,他們那種地方連正經能種地的地方都少得可憐。

就算真占領下來,如此距離,也會令統治成本遠遠高於稅收所得,天朝曆朝曆代的統治者都不是傻子,自然不會去乾這種賠本買賣。

就像吳良此前所說,占領他們乾什麼?扶貧麼?

吳良隻是懷疑,奇力童可能避重就輕,忽略了真正關鍵的資訊,而且他依舊堅信,邪馬台國在這之前絕對已經派人來天朝找過,隻是冇有找到才決定向獻帝求助。

“放心,我也信不過這些外族人,絕不會教他們得了便宜。”

曹昂點了點頭,又道,“不過這件事我以為還是應由你親自向父親說明為妙,你精於此道見解獨到,若是有什麼想法也可以一併說了。”

“善。”

吳良也不推脫,微微頷首。

於是二人便直奔曹府而去,結果入府冇人阻攔,等到了曹老闆書房門口,卻被兩名親衛攔了下來。

“長公子,吳將軍。”

四名親衛一臉為難的道,“大將軍身子不適,正在房中歇息,特意囑咐我等任何人來了都不見,因此……”

一個是長子,一個是準女婿。

兩個都是曹老闆最親近的人之一,而且還都是曹老闆最看重的人之一,這的確是難為了這四名親衛。

“既然如此,我便稍後再來吧。”

吳良很識趣的笑了笑,這是曹昂的家,需要離開的隻有他一人。

曹昂卻似乎並不關心曹老闆的身子究竟哪裡不適,神色如常的對吳良說道:“要不先去我那裡坐坐?近日我剛得了幾兩上好的茶葉,一同品上一品?”

“不必……”

吳良察覺到了這個細節,卻並不打算多嘴,剛打算回絕掉曹昂的好意。

卻聽書房之內忽然傳出一個略有些沙啞的聲音:“子脩、有才,你二人不是外人,一併進來吧。”

是曹老闆。

聞言四名親衛連忙回身打開書房的門,為吳良與曹昂讓出一條路來。

吳良跟在曹昂身後走入房內,這纔看到此刻曹老闆一臉痛苦的表情,頭上緊緊繫著一條黃色的頭巾,正用拇指用力按壓這太陽穴不停揉動。-